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幽異姓王
大幽異姓王 連載中

大幽異姓王

來源:google 作者:紅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傾 紅一

宋傾意外穿越到一個名為大幽的世界,家族世代鎮守邊關,他原本只想當個平平凡凡的公子哥,但天不遂人願,災難突然降臨,各種危機迫使他一步步成長,當他擁有逐鹿天下的巔峰實力之時,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還是曾經那個少年,沒有一點點改變......展開

《大幽異姓王》章節試讀:

對於眼前的丫環靜靜,宋傾心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出生在這個世界,除了產婆以外,宋傾第一眼見到的人便是靜靜,那時候她才十歲,在床邊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盯着剛出生的宋傾。

靜靜的父母都是城主府的僕人,她從小便住在城主府,長大後,也成為了一名丫鬟。

直到宋傾出生,她便承擔起了負責照顧小少爺的重任。

可以說,除了奶媽餵奶之外,宋傾的生活起居都是靜靜負責。

當然,靜靜並不知道,當他帶着宋傾同睡在一個被窩的時候,某個看起來是小孩內心卻十分成熟的傢伙曾動過幾次邪念,只不過身體不允許呀。

如今靜靜已是二十多歲的人了,發育得也更加成熟,逐漸長大的宋傾舔着個碧蓮,以自己一個人睡害怕為由,每次睡覺都要和靜靜睡在一起,而且總會在睡夢中不知不覺的抱着靜靜,並將腦袋埋入某個高聳的山峰之中。

「少爺,你對奴婢真好。」聽了宋傾這般霸氣的話語,靜靜臉上綻放出甜美的笑容,十分溫柔的將長袍披在宋傾身上。

……

傍晚。

整個城主府燈火通明,府中賓客如雲,有城主府的將士首領,也有城中的達官顯貴,他們都是為了慶賀宋傾的生辰而來。

「今天是我兒十二歲生辰,今天大家放開了喝,一定要喝個高興!」

主桌上,宋傾的父親舉起酒杯,看着府中熱鬧的場面,對在座的各將士以及商賈巨富舉杯示意,一番言語後飲盡杯中酒,顯得十分豪邁。

「城主大人,如今宋傾少爺和雲溪小姐都已經長大了,你就沒想過再給我們找個城主夫人嗎?,弟兄們可一直為你操心這事情呢。」

「對啊,我們陽寧城目前還缺個城主夫人呢。」

……

幾杯酒過後,有人開口起鬨道,說話這人宋傾知道,是父親的左膀右臂,也是一名實力強大的武者,在父親麾下跟隨多年,深知父親的脾氣與性格。

將士們口中的雲溪小姐自然就是比宋傾小兩歲的妹妹,名叫宋雲溪,母親在生她的時候難產而死,這麼多年來,宋傾的父親也未曾再娶她人。

「那小丫頭又跑哪去了,整天到處亂跑,連他哥哥我的生日宴會都不參加,真是太過分了。」

環顧一周,沒看見那個調皮搗蛋的妹妹,宋傾心中不由得一陣吐槽。

雖說是親兄妹,但宋雲溪與他的性格截然不同,宋傾平時不喜歡出門,多數時間都是待在府中,她就不一樣了,從小古靈精怪,整天四處閑逛,陽寧城都被她逛了個遍,此時不知道又在哪個角落裏面玩躲貓貓呢。

……

「嘿嘿,我這輩子有傾兒和溪兒陪伴就夠了,至於其他的,我沒想過,我只想看着他們兄妹二人快快樂樂的長大成人就心滿意足了。」

宋傾的父親嘿嘿一笑,看宋傾的眼神滿是寵愛之意。

感受到父親投來的目光,宋傾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前世的他在孤兒院長大,不知道父母是何人,又為何把他丟棄。

但那已經不重要了,或許上天憐憫他,這才讓他在這個世界體會到了父母的關愛,雖然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去了,但對他來說,這依舊是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宋傾只想好好珍惜這份曾經奢求過的親情。

……

「聽聞宋傾少爺棄武從文,三歲讀書識字,五歲便能朗誦詩經,小小年紀便名滿陽寧城,不知道小少爺能不能為大家展示一番你的才學!」

一個書生模樣的老者開口發言,這老者早年間曾是一介書生,落榜之後便開始經商,如今也是陽寧城中的商賈巨富之一。

對於宋傾的才學,陽寧城中總有人在傳,說城主府的小少爺天資聰慧,是個讀書奇才,將來必定有一番作為。

俗話說百聞不如一見,如今有幸在城主府見到宋傾本人,老者當然沒忍住開口,他倒不是故意找茬,只不過想看看傳言是否屬實。

「啥?,我在陽寧城這麼出名為何我自己都不知道,三歲識字沒錯,五歲能朗誦詩經也沒錯,可我一直很低調的啊,究竟是誰走漏了風聲!」

聽到老者的話,宋傾一陣愕然,他一直不顯山不露水,城中的百姓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因為這個朝代的文字和他記憶中的並無多大差別,他小時候閑來無事,想多了解一下這個時代,常常會翻看一些書籍詩經,沒想到竟然被傳揚了出去,還吹得這麼誇張,果真是人言可畏!

傳言真是當不得真,宋傾不禁想起了前世在網上看到的帖子:

我說我喝不了多少酒,傳着傳着便成你說我活不了多久。

我說我快餓昏了,傳到別人耳中變成我二婚了……

「老先生謬讚了,傳言不可信!」

宋傾起身,很有禮貌的作了個揖,語氣淡然的說道。

「小少爺就別謙虛了,老夫曾經也是讀書人,不如我考一考你如何。」

老者見宋傾如此懂禮數,暗自點了點頭,目光之中充滿讚賞之意。

「既然如此,老先生請吧!」

見老者執意,宋傾也不好拒絕,真金不怕火煉,他好歹也是九年義務教育的推崇着,難不成還會怕了,再三拒絕的話,恐怕父親臉上無光,人們會認為這是父親在背後推波助瀾,給他營造好的聲勢。

「你家族世代鎮守邊關,保衛城中百姓的安危,說是老百姓的守護神也不為過,不知道你能不能用文字來表述一下你父親鎮守邊關的壯舉。」

老者思索良久,開口說道,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目光望向宋傾,似乎很好奇他會用什麼方式來表達。

文字不過詩、詞、歌賦這幾樣,宋傾在腦中不斷回憶着曾經在課本上學到過的關於鎮守邊關的詩詞。

沉默片刻,宋傾目光看向場中,又看了一眼身旁的父親,道:「我父親常年鎮守邊關,常在生死邊緣徘徊,我有一首詩贈與父親大人與在座的各位為了國家安定而浴血奮戰的將士們!」

在座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紛紛看向宋傾以及他身旁的城主大人,很想知道他會念出一首怎樣的詩。

掃視一眼場中端着酒杯飲酒的將士們,宋傾擲地有聲的朗誦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

此詩一出,全場寂靜無聲,似乎陷入了這首詩的意境之中。

過了半晌,府中眾人才回過神來,頓時想起了一陣掌聲。

「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好詩,真是難得一見的好詩!小少爺果真是個奇才,小小年紀便能作出如此行雲流水,惟妙惟肖的詩句,當真稱得上文曲星下凡。

「哈哈,我兒宋傾有詩仙之姿!」

……

《大幽異姓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