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打造古代幸福生活
打造古代幸福生活 連載中

打造古代幸福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你好好想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朵 雲翔 古代言情

遊戲第一女神匠一朝穿越古代,變成一個舉人家的窮小姐,眼看就要吃了上頓沒下頓不怕,技能在手,天下我有展開

《打造古代幸福生活》章節試讀:

穿越苦啊!

穿越成「殺人兇手」苦比黃連,而這個兇手還是個被逮住的,那就是穿心蓮。

雲朵剛剛整理好腦袋裡混亂的記憶睜開眼睛,就看到一群人朝她飛奔而來。而被她「殺死」的受害人,剛剛從池塘里撈上來。

雲朵趕緊掙扎着撲過去,現在的關鍵是看這個人死了沒有!

「走開!都是你害死了我哥哥!」一個小女孩突然衝過來狠狠推了雲朵一把。

雲朵這剛剛接收還沒捋順的身體瞬間失去平衡,朝水裡栽去。

池塘里凸起層疊的怪石越來越近,雲朵嘆口氣,閉上眼,飛快地調整了一下姿勢,讓一會兒的傷害可以降到最低。

突然,似一陣風刮來,一雙堅實有力的胳膊接住了她,一個用力,她就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裡。

「朵朵,有沒有受傷?」雲翔緊張地檢查着懷裡的女兒,發現她渾身濕透,趕緊把身上的外袍解下來,緊緊地包住她。

「還有沒有哪裡疼?別害怕,快告訴爹爹。」雲翔眼裡的擔憂都要化為實質溢出來。

雲朵仔細打量着這具身體的父親,面如冠玉,眉目疏朗,好一個風姿俊秀的美男子。

帥!

雲朵的心稍微放下些,有這樣的一個爹,她的模樣應該差不了。

記憶中照鏡子的畫面不多,還都是模糊的,她還真不知道自己現在長什麼樣。

「朵朵?」

雲朵遲遲不出聲,急壞了雲翔。

「啊~~我的兒啊!你死的好慘!娘一定會為你報仇,把那小賤人拉下去給你…」陪葬!

遠處一個婦人被一大群丫鬟婆子簇擁着奔來,一路哭喊,披頭散髮、釵環零落,好不凄慘。可惜最後兩個字被回頭迎過去的男人一巴掌拍了回去。

院子里一靜。

婦人歪在傭人身上,不敢置信地看着男人。

「哭什麼哭!孩子還沒死呢豪什麼喪!」李順黑着臉吼了一句不着調的媳婦,又趕緊回頭去看兒子。

雲朵被打斷的思路終於接上,趕緊對雲翔道:「爹,快去救李達!」

那個被她推下水,也把她拉下水的表哥。兩個人剛才因為「非她不娶」的問題在池塘的小石橋上發生了爭執,原主就推了他一把。

小石橋為了追求意境,都是用一個個造型別緻的石頭做得,表面凹凸不平,12歲的李達下盤不穩,被原主一個10歲的小女孩推了一把就落水了。

不過落水之前,他伸手拉住了原主。

原主淹死了。

而李達,還不知道是死是活。

雲翔抱着雲朵,看向躺在地上,一臉醬紫無聲無息的李達,蒙住了雲朵的眼睛。

這是死了吧?那…一定是李達見義勇為,勇救落水的妹妹,不幸遇難,他會好好感謝李家的。

至於拉他的女兒陪葬?雲翔看着被僕婦架過來的李大夫人,那是不可能的。

雲朵一把拉下雲翔的胳膊,身子一扭,跳到地上,朝李達撲了過去。

人還沒死啊,還有救!

她還沒功夫想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但是她知道李達要是死了,她肯定也不好過。

雲朵抬起李達的下巴,扒開他的嘴,裏面果然塞了一嘴水草,雲朵趕緊把手伸了進去。

「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哥!他死了你還不放過他嗎?你這個…」之前推雲朵的小女孩一邊喊着一邊朝雲朵衝過來。

「閉嘴!你哥死了也是你害的!」雲朵頭也不抬地喊了一句,手裡已經扣出一把水草。

雲翔的眼睛一亮:「阿生,快去幫幫大小姐。」能不死,還是不死的好。

雲翔身後一個30來歲的清瘦男人立刻走了出來,蹲到雲朵身旁:「大小姐,需要怎麼做?您說,我做。」

雲朵的手又在李達的嘴裏劃拉了一圈,確定沒有異物了才拿了出來。

「人工呼吸。」雲朵說道。

吳生一臉茫然。

「好吧,捏住他的鼻子,用嘴往他嘴裏吹氣。」雲朵簡單地講解了一下急救的要領。

吳生的臉皮抖了一下,不過雲朵話落,他的手已經捏住了李達的鼻子,確認雲朵說完,沒有其他交代,他的第一口氣就渡了進去。

贊!

雲朵心裏贊了一下他的行動力,手已經按在李達的心口上,給他做心脈復蘇。

「哎呀我的兒啊!你怎麼這麼慘啊!怎麼死了也不放過你啊!」李達母親哭嚎着就沖了過來,要推開雲朵。

又被李順一把拉住:「閉嘴!等着!」

這救人的方法他雖然沒見過,但是這場景這氣氛,讓他莫名地不敢妄動。

萬一這是什麼秘法,就把他兒子救活了呢?如果救不活,再哭再拿人,都不遲。

沒用多久,也就是1分鐘的時間,「已經死了」的李達就一口水噴了出來,連連咳嗽。

「活了!」周圍一瞬間響起了不敢置信地嗡嗡聲,氣氛陡然逆轉。

李達的母親邊哭邊笑地撲過去看兒子,雲翔走過去一把包起雲朵。

「舅兄,我先帶雲朵回客院了,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雲翔沉靜地看着李順,話雖客氣,氣勢上卻毫不退讓。

這事誰有理還不好說呢,就算他們之前沒理,現在人是雲朵救活的,他們也有理了。

「好好。」李順隨意應了兩句就朝身後的人喊道:「還傻站着幹什麼!快去找大夫!」

雲翔帶着人,不理身後的嘈雜,一路順利地回了客院。

「快去打熱水來!給小姐沐浴更衣!」雲翔一進院子就對院子里的茜草和石斛喊道。

茜草是他家用了多年的廚娘,石斛是茜草的女兒,跟雲朵同歲,算是雲朵唯一的丫鬟。

「小姐這是怎麼了?」兩個人見到雲翔抱着雲朵,立刻跳了起來。

「快去!」吳生立刻催道,現在哪有時間給她們解釋,還是先把小姐照顧好。

兩人也知道事情輕重,趕緊手忙腳亂地跑了出去。

「石斛留下!阿生你去抬水。」雲翔又喊了一句,得留下個丫鬟,先幫雲朵把衣服換了。現在已經是十月深秋,冷得很,他的朵朵要凍壞了。

一番忙亂,雲朵終於穿上了乾淨的衣服,又被雲翔抱在了懷裡。

他顫抖的手終於停了下來,手腳也不再冰涼。

剛剛聽說女兒落水的時候,他的心就像浸在冰窟里,整個人都木了。

「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告訴爹爹?」雲翔一邊給雲朵把脈一邊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