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等星星下墜
等星星下墜 連載中

等星星下墜

來源:google 作者:霽色昭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段衡 洛安 現代言情

「我叫洛安洛神的洛,安靜的安」她叫洛安,貌比洛神,只一眼便刻進了段衡的心「你為什麼對我愛答不理?」「你過來,我告訴你」「她跟星星似的」「怎麼說?」「明明亮的耀眼,卻掛的高高的,看起來觸手可及,可實際上再沒人比她更疏遠了」「段衡,謝謝你等我這麼久」等到少年老成,星星睏乏本以為她異性過敏,沒想到她能與別的男生同桌吃飯!本以為她只是無心戀愛,沒想到她轉身就跟別人告白!本以為已經沒有希望和她在一起,可她抱着我哭怎麼辦?!「段衡,我感情潔癖」她笑意盈盈,看不出半點怒氣他心中惶恐,「洛安,我錯了,這都是假的,我沒碰到她們!」她莞爾一笑,眼中是疏離淡漠他日常作死,追妻路長遠漫漫「段爺,你說得不對,我覺得你追不上洛安,完全是因為你總是作死」「反正她最後是我的,你們就是嫉妒!」展開

《等星星下墜》章節試讀:

景辛月沒有纏着洛安聊太久,很快就放她回去休息了。

洛安回到自己的宿舍,宿舍里的其他三人已經洗漱好,躺在床上閑聊。

走到宿舍門口,她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黎南,新來的洛安同學人怎麼樣啊?感覺她好高冷啊,好相處嗎?」

黎南其實也沒跟洛安有太多接觸,但她感覺洛安並不是那種難相處的人,也不像表面表現的那麼冷。

「也沒有很難相處吧,我覺得她可能不是冷,只是有點社恐吧,她還挺好說話的。」

另一個女生說:「那她跟段衡是怎麼回事啊?他們本來就認識還是……段大少爺看上她了?」

「我覺得是後者,她長這麼漂亮我都要彎了好嗎?」

黎南也說道:「我覺得也是後者,而且我感覺洛安挺抵觸段衡的,不過我希望她不要看上段衡,段衡怎麼看都像個浪蕩公子,實在配不上洛安。」

「段衡其實也就看着浪了些,他以前談戀愛其實對女生都挺不走心的。」

「是呀,我聽邵飛說,其實段衡挺討厭女生纏在他身邊的,而且他談過的幾任女朋友,其實連手都沒牽過,女生一靠近他他就皺眉頭。」

「當代柳下惠啊。怪不得當初甩陸晴甩得那麼乾脆,原來是名義女朋友。」

黎南撇嘴,「那我也不希望洛安看上他,我覺得我們洛女神獨自美麗挺好的。」

洛安也不想聽牆角的,但她們的話題人物是她,如果貿然進去,大家都會挺尷尬的。

聽她們聊的差不多了,洛安抬手叩門,提醒她們自己要進來了,然後假裝什麼都沒有聽到,淡定的走進了宿舍。

宿舍里除了黎南之外的其他兩人都沒跟洛安說過話,洛安顯然也不是會主動搭話的人。

於是黎南就主動擔當牽引線,緩解尷尬氣氛。

「洛安,好巧啊,我們一個宿舍,還是臨床誒。」

洛安一點也不覺得巧,這明顯就是何逸的特意安排。

不過她還是說:「好巧。」

黎南沖她笑笑,指着對面床上的兩人說:「給你介紹一下,左邊那個是江燦,右邊那個是孔禾涵。」

洛安十分上道,主動跟兩人打了招呼:「你們好,我是洛安。」

兩人半天沒回應,洛安抬頭一看,兩人正泛着星星眼看她。

洛安實在頂不住,留下一句「我去洗漱」便倉皇而逃。

進了洗漱間,她還能聽到外面三人的議論聲。

孔禾涵:「她是害羞了嘛?為什麼跑了?」

黎南:「應該是害羞了,你們兩個太可怕了,她耳朵都紅了。」

江燦:「啊啊啊她好可愛,我又要彎了!!」

黎南:「你淡定點,你可是你們家獨女。」

……

洛安看向鏡子中的自己,耳朵確實微微泛紅。

等洛安洗漱出來,三人已經老老實實閉眼睡覺了,當然是裝的,她們怕洛安不好意思。

洛安拿着手機,走到宿舍門口關了燈,然後藉助手機屏幕散出的微光走到自己的床位旁,躺下給景辛月發消息。

。:室友都很可愛。

洛神的小月亮:OK.gif

洛神的小月亮:晚安,好夢。

。:晚安。

放下手機,洛安並沒有立刻入睡,想想這兩天發生的一切,還有些夢幻。

爸媽從國外回來,告訴她要帶她回C市上學,爺爺奶奶堅決不同意,硬要留她在L市。

兩方各不讓步,她夾在中間實在頭疼,於是提出了自己前往A市。

爸爸問她為什麼,她怎麼說來着?

她說:「A市到C市和L市的距離相等,而且,宋叔叔前不久搬到了A市,方便我看病。」

提到她的病,四個人都沉默了。

宋叔叔名叫宋肖,是她的心理醫生。

最後雙方作出妥協,同意洛安獨自在A市上學。

今天上午,便是四個人送她來A市,眾人坐在一起吃了頓家常便飯,洛安裝乖裝了五個小時。

她並不熱衷於和父母親人待在一起,但也不是討厭,只是覺得,在他們面前裝乖太累了。

可是不裝乖,他們又會各種擔心,各種憂慮,到最後還要她一遍又一遍的解釋,那樣更累。

所以有時候親人太熱情也是一種苦惱。

想着想着,洛安便進入了安眠。

她做了一個夢,夢到了比她大三歲的哥哥。

夢裡的哥哥不像現在這般成熟,但已經初顯鋒芒。

在夢裡,那個有潔癖,永遠乾乾淨淨的少年,伸出一雙滿是血跡的手,心疼的說:「抱抱哥哥好不好?」

許是血跡刺激了她,十二歲的她不僅沒有抱他,反而惡狠狠地把他推開,瞪着一雙發紅的眼睛警告道:「不要過來。」

她看到了哥哥眼中的心疼和無奈,卻唯獨沒有看到失望。

睡夢中的洛安皺着眉頭,不解地想:不失望嗎?那為什麼從不回來?

夢裡的場景快速地變換,從滿手是血的哥哥,變成了同樣稚嫩的景辛月。

她朝她伸出手,輕聲跟她說:「不要怕,我保護你。」

她不再抗拒,任由景辛月抱着她,捋着她的頭髮輕聲安慰她。

許是那時的景辛月實在太溫柔,夢中的洛安 安睡過去了,現實中的洛安卻醒了。

洛安從床上坐起,揉了揉眉頭,讓自己清醒些。

三個室友已經起床在洗漱了,她也連忙下床開始洗漱。

黎南看她醒了,說道:「洛安,一會兒我和林茵要去吃早飯,你是和我們一起,還是我們給你帶飯?」

林茵是和她們一起吃飯的另一個女生。

楊樹中學是先吃早餐再上早自習,所以住校的學生起床後都會先去食堂。

「麻煩你們幫我帶吧,我想早點回班。」

黎南擺擺手:「不麻煩,只是你要一個人回班嗎?」

洛安想起貝思思不知道她哪個宿舍的,應該不會來找她,於是點了點頭。

「行吧。」黎南見她肯定,也不再說什麼。

另一邊。

身為走讀生的段衡和邵飛還流連在校外的早餐攤上。

「老闆,兩杯豆漿,兩個茶葉蛋,再來四個肉包子。」邵飛摸着他的寸頭沖忙碌的老闆嚷嚷道,那模樣活像個街頭小混混。

段衡站在他身邊,許是A市早上的霧氣太大,他帶了個黑色口罩,修長的手指快速的在手機屏幕上滑動。

與邵飛相比,他更像個安靜的美男子,在一旁靜靜地聽着邵飛點單。

臨走前,他才懶懶得抬起眼皮,手指接過邵飛遞過來的包子,聲音帶着些慵懶地損道:「兒子挺孝順。」

邵飛:「要不是打不過你我早就動手了。」

段衡往他肩膀上拍了兩下,摘掉口罩叼着包子吃起來。

又忽而站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