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巔峰對決
巔峰對決 連載中

巔峰對決

來源:google 作者:滄海一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莉莎 都市小說 馨雨

美國華人幫會的林天來到慕尼黑,遇到漂亮的單身母親馨雨,又遇到留學女孩秦琴……然而,敵人接踵而至……展開

《巔峰對決》章節試讀:

  明子用手捂着嘴,輕輕地笑起來:「你以為你能離開嗎?
別忘了,房間里有兩個保鏢,門外還有十幾個。
而你,連什麼武器都沒有。」
  「不如這樣吧,我們打個賭,如果我能順利離開,你就不能再糾纏我,回去告訴你爸爸,你不想嫁給我。」
  明子搖搖頭:「我不和你打賭,你太狡猾了。」
  我忽然抬起手,房間里的兩個保鏢條件反射地緊張起來,急忙把手放到衣服內側,準備舉槍。
  我嘲弄地笑道:「別緊張,我只是看看時間而已。」
兩個保鏢悻悻地把手從衣服內側取了出來,端端正正地站在房間里。
  我撩起袖子,露出勞力士,在兩個保鏢面前晃晃,表示這不是武器。
兩個保鏢有些尷尬地微微低下頭。
  「已經4點了,不聊了。」
我到衣架上取下莉莎的大衣,替莉莎穿上。
  明子生氣地看着我:「不許走!」
  我挑挑眉毛:「你阻止不了我。」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右手從莉莎的大衣里取出一把特製的小手槍,嘌嘌兩聲,房間里的兩個保鏢應聲倒下。
他們中了深度麻醉,估計要睡上幾個小時才會醒。
誰都不會想到,我會把武器藏到莉莎的大衣里。
  開槍打保鏢的同時,我伸出左手把明子挽到我懷裡。
看着倒在地上的保鏢,我的手指掐住她的脖子,順便摸摸她光滑的下巴:「我們關係那麼好,不如你送我出門吧。
否則……」   明子瞪着眼睛看着我:「你不敢!」
  我得意地笑道:「你的保鏢可不這麼想。」
回頭對沙發上的莉莎說,「莉莎,跟着我。」
莉莎顯然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乖乖地跟着我離開房間。
  我挾持着明子,那些保鏢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眼睜睜看着我和莉莎離開。
  打開車門,我撫摸着明子的頭髮,把她推進車子里:「開車。
我這槍雖然不致命,不過要是被打中一槍,還是很疼的哦!」
我故意用日語裏面俏皮的尾音,氣得明子咬牙切齒。
  開了一陣,回頭看到明子的保鏢果然沒有追過來。
  「你真是個好司機。」
我用槍頂了頂明子的腦袋,「停車吧。」
  明子有些懊惱地用力踩下剎車,車子猛地剎車,我差點撞到前窗玻璃上。
  她這種不配和的舉動讓我很生氣,我替她打開車門,粗野地把她推下車:「sa-yo-na-la!」
  我嘭地關上車門,一踩油門,急馳而去。
  「爸爸,那個女的是誰?」
莉莎沉默一段時間之後,忍不住問我。
  「是我的一個朋友,我們剛才在玩遊戲。
回家之後,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你媽媽。
否則我把你吃冰激凌的事情告訴你媽媽。」
  莉莎想了想:「爸爸你騙我。
那些人不是你的朋友,是壞人。」
  我停下車,回頭看着莉莎:「朋友也好,壞人也好,莉莎能替我保密嗎?」
  莉莎燦爛地笑着:「能!」
  我把車拋棄在停車場,牽着莉莎走回家。
  雨已經停了,整個天空和城市都顯得明朗起來。
  莉莎握着綠色雨傘,在水塘之間蹦來跳去。
水塘里一幢幢樓房的倒影在莉莎的搗亂下,變得模糊不清。
  一眼看見那輛已經不屬於我的、閃耀着烏黑色光芒的奔馳,心的不滿升騰起來。
  馨雨這傢伙,現在一定在悠閑地看電視吧!
  走進門,一陣撲鼻的芳香把我的不滿消除得一乾二淨。
  「吃飯吧。」
馨雨把最後兩個菜端上飯桌,摘下圍裙,「莉莎,去洗手。」
  住在馨雨家,純粹是一個偶然。
  「不講誠信的人,不是我兒子。
滾吧!
想清楚了再回來。」
  我記得憋紅了臉的老爸當初是這麼說的。
對了,老爸的身旁,站着一臉尷尬的渡邊叔叔。
  於是我決定離開舊金山,翻出那本青龍會聯繫手冊,查到了慕尼黑聯絡人的住址。
我按照地址找到房間,沒想到,開門的竟然是個年輕的女人。
  「我是林天,我想在這裡住一段日子。」
看女人沒有什麼反應,我加了一句,「華人互助。」
  「華人互助」是青龍會的宗旨,我希望這句話能夠起到暗號的作用。
  女人的表情很古怪,也許懷疑我是個瘋子,但看我的樣子,又不像瘋子。
  我們在門口僵持了幾秒,女人開口說:「剛來德國,沒地方住嗎?」
  我鬼使神差地點點頭。
  她再一次仔仔細細打量我一番,沉默片刻之後說,「住我這裡可以,不過要付房租。」
  房租?

我頓時明白,這個女人不是我要找的聯絡人。
大概聯絡人搬走了,大概我找錯地方了。
慕尼黑這城市,要找個人或者找個地方還真不容易。
  我正猶豫着要不要離開,女人打開房門,並對我笑笑。
  正是這個淺淺的笑容,讓我決定住在這裡。
反正我短期之內,不希望和老爸再有什麼聯繫。
  如今回想起來,也許那句「華人互助」幫了我的大忙。
  這個女人就是馨雨,她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叫莉莎。
馨雨很年輕,和我同歲,23歲。
莉莎卻已經四歲,也就是說……   我停止自己胡亂的猜想,因為我從不打探別人的**,對於莉莎的來歷,我從來不問,我始終清楚,我只是一個房客,隨時可能離開。
  而馨雨是個很特別的女人,她從不提起自己的過去,甚至很少提自己。
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她姓什麼,也許姓劉,「流星雨」,很幽默。
  可是她並不幽默,甚至有點冷酷。
和我一樣,她不關心別人的私事。
我們像兩根冰冷的鐵軌,雖然挨的很近,卻碰不到一起,而莉莎則是鐵軌之間的枕木,勉勉強強把我和馨雨聯繫在一起。
  老爸終究還是不忍心,在我的帳戶上匯了很多錢,我卻無意要搬出這裡,取了一些錢,買了一輛奔馳。
馨雨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依然讓我呆在這裡——只要每月交房租就可以——儘管我可以自己花錢買房。
  一個月前,莉莎開始叫我「爸爸」,因為她發覺,她可以名正言順地讓「爸爸」給她買冰激凌。
  於是,一個七拼八湊的「臨時家庭」組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