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帝道至祖
帝道至祖 連載中

帝道至祖

來源:google 作者:筆名夜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帝易 筆名夜黎

諸天萬界,各族林立,各方勢力縱橫交錯、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爭那掌握眾生的權柄!試問誰主沉浮?又有誰能面南?這是最鼎盛的時代,也是最絢麗的盛世,更是最激烈的競爭!展開

《帝道至祖》章節試讀:

「少尊別亂跑啊。」「少尊別去池塘那,那裡水深危險!」

「少尊,別亂跑了,你要是出了什麼事,道尊不得扒了我們的皮!行行好啊,行不?」

一群身着藏青道袍,頭別發簪的俊男靚女跟在一個兩三歲左右的男童屁股後面,不地的嘰嘰喳喳,各個臉上都帶有慌亂之色,生怕帝易出事。

只見那男童唇紅齒白,胖嘟嘟的就像一個瓷娃,很是可愛。乍一看和普通孩子並無兩樣,但他的眼睛卻格外不同,眸如太極,陰陽交替黑白二氣流轉;

瞳被黑白兩色平分,不多也不少正好。他的眉心有一絲細不可察的紅線。這讓男童顯的有些妖異了。

此男童名為--帝易!

這林間,山清水秀,鳥語花香,有仙霧瀰漫和靈鶴飲泉;時常有悅耳的仙音傳來,優雅動人,耳暫明;每棵樹木皆散發出柔和的光暈,就像熒光燈籠,照亮着行人的步伐。

男童一行人就在這池塘邊,餵魚嬉戲玩耍,好不熱鬧。此間景色,無比怡人宛如仙境,人間不常有。

就當帝易想要跳入池塘陪魚兒玩耍,被眾人急忙拉住時,迎面走來了一個頭戴黑白蓮冠,長相俊朗身着一襲黑白相間道袍的中年男子。

當他走來時歡鬧的氣氛瞬間凝固,喧鬧也一下子消失不見了。眾弟子連忙行禮道:「拜見道尊。」男子微微頷首,對男童道:「易兒,時辰到了,該去泡葯浴了。」

帝易聽了這話面露驚慌,慌忙躲到一個男弟子後面,試探性的奶聲奶氣地問道:「師尊,能不能不泡葯浴啊?」

試圖說服男子,男子卻面無表情用着不可抗拒的語氣道:「不可。」

帝易也知道自己難逃「一劫」,一臉沮喪且滿不情願地跟着男子走了。眾弟子看見帝易極不情願的樣子,忍不住掩面低笑,帝易走時也不忘回頭做一個鬼臉,其可愛搗蛋的模樣令人忍俊不禁。

帝易站在一個大木盆前,看着其內五彩斑斕的藥液,怎麼也不想進去泡澡。他扭頭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師尊,男子也只是輕輕地別過頭去,不看他賣慘。

帝易一臉害怕的將衣服脫完,露出光溜溜的身子,猛的一屁股坐進了木盆。隨即傳來孩童的尖叫聲,「啊!!!」這一凄厲的慘叫聲似乎連耳膜都可刺破......

春去冬來,一晃眼又過去了兩年,此時的帝易已經五歲了,個子也長到了成年人的大腿一般高了。

這一天,帝易在另一座山頭玩耍,其身旁有幾個少年把帝易圍成一窩。一個長相俊俏的白衣少年,蹲着身子,在帝易耳旁低聲細語地說些什麼。

一番吵鬧過後,隨即帝易就高興地手舞足蹈了起來,一群人也扭過頭去露出了奸計得逞的壞笑,有好戲看了。

不一會兒,帝易來到了一座巨峰的山腳底下,這山高聳入雲,四周又有山霧繚繞,山上種有五顏六色、各種各樣的花朵樹木,可以說是應有盡有、無所不有。

最具有象徵性的除了山上的宮殿,就是山腰那兒刻有一個巨大顯目的「丹」字。

剛剛那群少年屬於是這個丹峰的弟子,他們和帝易是同輩,他們的師尊也是和帝易師尊關係極好,倆人時常稱兄道弟。

帝易師尊經常帶帝易來這串門,久而久之帝易也在這兒混熟了。這群少年也喜歡帶着帝易玩耍。少年生性鬧騰,喜歡耍小辮子逗帝易玩。

這次忽悠帝易,告訴他這丹峰頂上在他們師尊的殿宇旁的側殿,殿中有個丹爐,丹爐旁有條長案,上面會有玉瓶,玉瓶裏面裝有他最愛吃的糖豆。

帝易因其師的原因,上山暢通無阻,一路上所行弟子遇見,皆視而不見,喊一聲「少尊」就匆匆而過。

帝易覺得自己腳程太慢,於是就隨便喊了一個要上山的弟子載了自己一程。

站在正殿前,這殿宇金碧輝煌、耀眼奪目恢宏至極左右兩側的偏殿也不遑多讓。但帝易對此熟視無睹,看到第一次時帝易是震驚的,因為他師尊對自己的道場很少打理,而且倆師徒住的地方可以說就是個茅草屋,相對比之下帝易當然對此感到震驚,不過看多了也就習慣了。

帝易悄咪咪地來到了他們所說的偏殿,果不其然他們所說,這殿內的確有一條長案,不過這長案擺在殿正中,而且殿內並沒丹爐,長案上有個玉盤,玉盤上盛放這一枚龍眼大小丹丸。這丹丸通體黑白,還有絲絲煙氣冒出。

帝易看着這枚黑白丹,喉嚨不自覺地鼓動了一下,咽了一口口水。帝易現在知道自己被那群傢伙忽悠了,也能明白長案上的丹丸絕非糖丸,可他的還是被這枚丹丸所吸引住了,他的身體在渴求它,需要這枚丹丸!

一番思想鬥爭後,在好奇心與身體渴求的雙重壓力下,帝易最終還是被「打敗」了。

他來到了長案前,慢慢地將這枚黑白丹捏了起來,放入了口中……

哪知,這丹入口即化,絲毫不給帝易反應的時機。霎時間帝易的身體猛地膨脹了,血管也粗暴的顯示出來,青筋暴起似要破皮而出,眼睛也瞪的老大,眼珠子都快掉下來。眼、鼻、耳也在不斷的淌血。帝易像熱氣球一樣氣脹,快了浮空……

「嗯烏……」

全身上下散發出黑白的光霧,瀰漫在四周,平靜的虛空也如石落水潭一般,蕩漾出陣陣漣漪。

帝易被脹的喘不過氣,聲音也是艱難的發出了這麼點兒。人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一腳蹬翻了腳邊的長案,側殿空蕩,長案翻滾倒地的聲音,響亮的在殿內回蕩。

這響聲驚動了殿門外的弟子。

他們衝進來一看,看見了這驚人的一幕,也不知是哪個女弟子的一聲尖叫,響徹了大廳,眾人方回過神來,大事不好了!

正當有人打算去向此山主人稟報此事時,空間瞬間扭曲了一下,毫無徵兆的在帝易面前,出現了一個白須老者。

有眼尖的弟子一下子發現了他,連忙躬身行禮。

「弟子拜見丹尊!」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一併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