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敵對榜一大佬竟是我男友粉
敵對榜一大佬竟是我男友粉 連載中

敵對榜一大佬竟是我男友粉

來源:google 作者:學飛行的魚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學飛行的魚 遊戲動漫 鹿溪

鹿溪建號第一天,掛機被個女玩家殺了,還被誣陷勾引她cp?鹿溪本以為解除誤會就無事,結果一直被那女玩家連發懸賞擊殺不能忍,鹿溪只能努力自(ke)強(jin)以暴制暴,誰還沒錢發懸賞了?鹿溪:看我不把你東西爆乾淨!沒成想,這名女玩家竟是某大幫會一大佬的情緣情緣帶着人狙擊鹿溪,連她所在的休閑幫會成員也不放過鹿溪叫上現實閨蜜當自己綁奶,跟着金蘭加入戰鬥幫會,從此化身一個無情的劍客偶爾遊戲吃瓜,什麼?誰跟誰奔現後被拋棄了?什麼!那男的結婚還在遊戲找cp被老婆發現了?兩個月假期結束,鹿溪接了部校園新劇,拍攝地點在A大偶然發現,天天殺她的榜一大佬竟然是A大的學生,還是她的男友粉?鹿溪:小子,接受我狂風暴雨般的報復吧展開

《敵對榜一大佬竟是我男友粉》章節試讀:

陽光男孩聽了鹿溪二人的話,心裏激動到直呼,多謝【戰天下】助攻,親手送來兩富婆!

【隊伍】陽光男孩:「1個月後就是全員會武,按照你跟婧婧的速度,戰力應該能跟上。主要是會武比試你是自己打還是找代打?」

【隊伍】迷鹿(鹿溪):「代打是?」

【隊伍】陽光男孩:「代打就是找人幫你打,很多主播接單。打到前三名大概需要代打費4到5萬。如果運氣好,拿到第一名會有一把定製的武器,價格就是10萬。」

【隊伍】迷鹿(鹿溪):「這麼貴?還有一個月時間,我練練技術自己打還來得及嗎?你會武是自己打還是代打?」

【隊伍】陽光男孩:「我當然都是自己打的。遊戲自己玩才有樂趣你說對嗎?如果你有天賦一個月時間足夠了。」

【隊伍】婧婧:「我還是找代打吧,我懶得練。最近沉迷時裝搭配染色。」

【隊伍】陽光男孩:「我最近時間比較多,小鹿,我陪你練技術吧。咱們去競技場的公平房間。公平房間雙方都平衡了屬性,不受戰力影響。」

【隊伍】迷鹿(鹿溪):「好。」

說完,婧婧退隊去搭配時裝拍照。鹿溪跟陽光男孩去了競技場房間練pk技術。

【房間】陽光男孩:「劍客就講究手速跟意識,還有預判。來咱們先打一次,讓我看看你現在問題在哪。」

鹿溪點了開始,兩個人開始對打。

本以為自己經過兩周的練習,已經很不錯了。沒成想,遇到陽光男孩這種會玩的,自己就是個菜雞。

鹿溪不管放哪一個技能,都能被他完美預判然後躲過。躲過就回擊她,鹿溪跑都跑不掉,也按不出來解控技能,直接技能全黑,雙手離開鍵盤。

鹿溪一邊聽陽光男孩講解,一邊試着吃透技能。

【房間】陽光男孩:「你現在就是缺乏對自己的技能的熟練運用,大致的連招你都會,就是過於死板。連招斷了就不知道怎麼下一步打什麼。要學會隨機應變。」

鹿溪暗暗記下。

兩個人又打了將近一個小時,鹿溪對招式逐漸熟悉。

【房間】陽光男孩:「你還是挺有天賦的,好好練,堅持到一個月後的會武沒有問題。我情緣找我,我過去一趟。」

【房間】鹿溪:「呦,你還有情緣?怎麼來幫會都沒見過啊?」

【房間】陽光男孩:「她這幾天回老家,家裡信號不好沒上線,所以你沒見過。剛剛回來了。我先退了。」

陽光男孩一走,鹿溪也退出了房間,打開某些直播平台觀看遊戲主播的競技場pk的直播。

這些主播都挺強。鹿溪看完學到了好幾個技巧,迫不及待給陽光男孩發信息問他有沒有忙完來試試招。

結果好友列表翻來覆去,怎麼都沒找到他的頭像。

奇怪了。鹿溪打開排行榜,陽光男孩在排行榜總榜第五,用鼠標點擊他名字。

嗯?怎麼是添加好友的狀態?

因為游戲裏玩家之間是好友的情況下,點擊對方的頭像,不是顯示添加好友的字樣,而是顯示「刪除好友」,代表有對方的好友。

奇怪。鹿溪發個信息過去。

【密聊】迷鹿:「忙完了嗎?怎麼突然好友沒了。」

【密聊】陽光男孩:「我是他的情緣。」

【密聊】迷鹿:「噢。」

鹿溪看到這信息就懂了,好友估計被他情緣刪了。看來要換個單身技術狗練pk了。

【密聊】陽光男孩:「遊戲這麼多人,為啥只找我情緣練pk?剛才因為你倆這事,我跟他大吵了一架,我希望以後你多一點分寸。」

鹿溪心想:???我倆啥事?我跟他有啥事,清清白白坦坦蕩蕩好吧。

鹿溪一陣無語,考慮到陽光男孩人還不錯,看在他的面子上,就不懟她了,不然高低給她說幾句。

哎,難啊。鹿溪默默打出幾句話。

【密聊】鹿溪:「你誤會了,咱倆啥事沒有。平時也沒啥交集。就今天練了下pk。」

【密聊】陽光男孩:「如果是我誤會了,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是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女孩。我情緣戰力高,以前經常有妹子以切磋的名義勾搭他。」

【密聊】鹿溪:「那他理會別的妹子了嗎?」

【密聊】陽光男孩:「那倒沒有,但是我心裏就是控制不住去想。」

【密聊】鹿溪:「你對他多點信任吧。」

鹿溪暗暗記下,以後找人切磋前,一定要問清楚,對方有沒有情緣,免得落下一個勾搭人的名聲。

咱就是說,玩遊戲也搞得這麼複雜,哎。來自母胎單身狗鹿溪的嘆息。

這時,微信有消息發來。

陽光男孩:「小鹿,剛我情緣上我號估計把你遊戲好友刪了吧。不知道她聽誰說,咱倆最近關係密切。我不管怎麼解釋都不聽。她吵着要上我號看看,就給她看了。」

陽光男孩:「我的遊戲異性好友,除了你,就加了我情緣的閨蜜。現在把你也刪了,壓根就沒別的女性好友了吧。我都這樣了,她還總不相信我。」

鹿溪看陽光男孩咔咔一頓說這麼多,直接回過去:「別,別跟我說這些。不是很想聽。整得你有找別的女生傾訴自己女朋友那味了。」

鹿溪:「劇情都這麼發展,先找異性朋友傾訴,然後被異性朋友安慰,然後發現異性朋友的好…」

陽光男孩:「hhh,被你逗笑了,在我眼裡,你就是個男的好吧。哪有女孩子沉迷弄戰力練切磋的。」

鹿溪:「呵,我謝謝你哈。對了,你情緣的閨蜜id是哪個?」

陽光男孩:「好像叫蘇酥愛吃糖?」

鹿溪暗暗把這個名字記下,按理說,陽光男孩的情緣剛從老家回來,就跟陽光男孩吵架,不在線的她肯定是從別人嘴裏聽說關於遊戲發生的事情。

最親密的人說的話往往最容易讓人相信,很有可能這個蘇酥愛吃糖在陽光男孩的情緣面前說了些什麼。被添油加醋也不一定。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敵對榜一大佬竟是我男友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