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帝都最狂九零後
帝都最狂九零後 連載中

帝都最狂九零後

來源:google 作者:雷雨假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趙鵬 都市小說 雷雨假期

醫學天才趙鵬因為三年前一場意外,斷送了前途三年來只能靠當一名銷售員維持生計,受盡了羞辱「趙神醫,這三年您受苦了,風家老爺子吩咐,為了表達歉意,要將市值百億的九岳集團轉讓給您,還有這張紫金黑卡也要送到您手中」三年後,風家三當家找到了趙鵬趙鵬知道,自己馬上就要重登巔峰,報復那些曾經羞辱自己的人!展開

《帝都最狂九零後》章節試讀:

因為高中的時候趙鵬是班裡學習最好的學生,是年級里的學霸,那時候的趙鵬才貌俱佳,可十幾年後再次見面卻發現趙鵬如此窮酸,出於他們嫉妒和報復心理,趙鵬成了眾矢之的。

趙鵬不打算再搭理這些勢利眼的同學了,他準備去找個位置坐,一直站着也不是辦法,他只能讓這些老同學的笑點從自己身上轉移。

趙鵬準備找一個空位置坐,他來到曾經的班花許夢夢旁邊,想要找一個位置。許夢夢是一個身材妖嬈的一個極品大美女,上學的時候,他不僅是班花,而且還是校花。

此時許夢夢正牽着另一個同學馮洛的手,看上去兩人像是一對情侶。

馮洛長得很胖,很醜,一米六的個子,臉十分臃腫。而許夢夢可是校花一般的人物,趙鵬真的搞不懂許夢夢為什麼會和馮洛在一起。

「那個夢夢姐,你往那邊去一下好嗎?我想坐在這裡。」

許夢夢看見趙鵬這副窮酸樣,十分鄙夷,她最討厭趙鵬這種窮就窮還喜歡裝的男人。

「滾開,我看見你就煩,你也配坐在這裡。」許夢夢長得漂亮,罵起來倒是毫不留情,直接把趙鵬罵的狗血淋頭。

「不讓坐就不坐唄,神氣什麼啊。」

不久同學聚會開始了,包間的桌子上擺上了十幾盤菜肴蔬果,開了好幾瓶香檳,點開了包間的音響。熱鬧非凡的聚餐開始了。

這些同學除了蘇雅雅每一個都瞧不起趙鵬,他們在那裡吃,趙鵬只能站在一邊。不是不想坐,而是沒人想跟趙鵬挨着,都十分的嫌棄他,趙鵬本來想和蘇雅雅挨着,可是考慮蘇雅雅身邊的袁凱,趙鵬還是放棄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正喝酒吃飯起勁的時候,平時酒量最大的王勝喝暈了,他的臉通紅,一看都是醉的不行了。可他還是一杯一杯往嘴裏灌酒。

這時王勝突然站起身,端着一杯酒來到了馮洛的身邊,然後給這個矮挫胖敬了一杯酒,一邊敬酒,一邊說道:「大家有所不知啊,現在馮哥,是咱們盛海市九岳集團的財務總監,太不了起了!」

王勝的這句話再次點燃了全場,眾人紛紛震驚,九岳集團啊,那可是盛海市的龍頭企業。

在場的各位同學議論紛紛,然後把欽佩和羨慕的眼光投向馮洛,於是爭先恐後拍馮洛的馬屁,尤其是袁凱。

袁凱做夢也沒想到馮洛這個矮挫胖竟然是九岳集團的財務總監,他開始還疑惑為什麼許夢夢那樣絕世大美女會瞎了眼跟馮洛在一起,沒想到都是因為錢啊。

袁凱也拿起一杯酒開始敬馮洛,畢恭畢敬,生怕自己的馬屁拍的不到位。

「馮總真是年輕有為啊,當年上高中的時候我就看出了馮總的不凡,沒想到馮總竟然今日和我想的一模一樣。」袁凱說道。

「對,像馮總這樣的人才,我能成為他的同學簡直是我的榮幸。」班長宋金澤也不甘示弱,上前誇馮洛。

許夢夢此時正拿着櫻桃往馮洛嘴裏面塞,馮洛哈哈一笑,嘴中噁心的黃牙就露了出來。

「哼,九岳集團的財務總監。」

趙鵬哼了一聲,以表示自己的不屑。趨名逐利,勢利眼,以貌取人,這些老同學真是讓他噁心到了極點。

趙鵬自己可是九岳集團新任的董事長啊,一個小小的財務總監算什麼?一個個勢利眼趨名逐利,一直在討好馮洛,貶低自己,趙鵬實在無法忍受了。

滿場都是誇馮洛的,只有趙鵬哼唧一聲,這讓馮洛很不滿。他趙鵬算個什麼玩意,一個既窮又喜歡裝的煞筆,他竟然表現出很不屑的樣子。

馮洛還沒有開口,班長宋金澤和袁凱就站了起來,為了爭着在馮洛面前表現的好一點,好巴結馮洛。

馮洛抬手示意袁凱和宋金澤坐下,自己站了起來。

剛才趙鵬的行為讓馮洛極為的不滿,自己堂堂九岳集團的財務總監,哪一個人不是爭着討好自己,趙鵬一個沒錢沒權沒勢的三無人員,竟然敢表現出那樣的態度。

「趙鵬,你很不屑嗎?我讓你參加同學聚會是給你面子,你在這裡連一條狗都不如知道嗎?」馮洛站起來罵道。

「對對對,趙鵬算個什麼狗東西,上學的時候學習好,現在混的連一條狗都不如,也配跟馮總叫板。」許夢夢在一邊說道。

袁凱以及宋金澤和袁凱三人,本來他們是在誇馮洛,但現在看見趙鵬得罪了馮洛,於是開始一致的口誅筆伐趙鵬,場面一度有些混亂。

趙鵬淡然一笑,對着馮洛說道:「你是九岳集團的財務總監,那你知道嗎,我是九岳集團的董事會主席。」

趙鵬此話一出變成了這次同學聚會最大的笑話,九岳集團的董事會主席,在場的人根本沒一個人相信。

「趙鵬,原來你不僅窮,腦子還有問題,怪不得你窮,原來是腦子不正常啊。」馮洛笑道,這是馮洛聽過的最大的笑話。

「你要是九岳董事長集團的董事長,我袁凱跟你姓,趙鵬你真的是腦子沾漿糊了,大半天說什麼夢話呢?」袁凱說道,由於趙鵬說的過於荒謬,以至於他的臉都快笑變形了。

蘇雅雅也很吃驚趙鵬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這簡直就是太荒謬了,趙鵬說自己是九岳集團的董事長,這牛胡亂吹也不能這樣吹啊。

趙鵬的表情很認真,他徑直走到馮洛面前,眼神剛毅,行為果敢。

「馮洛,如果我是董事會主席怎麼辦?不然我們打這個賭吧?你敢不敢。」

趙鵬突然認真起來,馮洛隱隱約約有點不祥的預感。不過想到趙鵬這樣的三無人員根本沒什麼好怕,於是馮洛爽快的答應了,因為在他眼裡,天可能會塌掉,但趙鵬的大話絕對不可能靈驗。

「好啊,既然你的白日夢做的這麼香,這麼想要自取其辱的話,我就跟你賭,可我真怕戳破了你的美夢,你想不開怎麼辦。」馮洛戲謔地說道。

這時候袁凱站了出來,他真的搞不懂像馮洛這樣的大人物竟然會和趙鵬這樣的小人物,一般見識。但馮洛答應了,袁凱自己也不敢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