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帝國第一紈絝
帝國第一紈絝 連載中

帝國第一紈絝

來源:google 作者:寶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明山 高紹義

大乾末年,工業革命剛剛完畢,天下大亂,帝國第一紈絝、當朝皇帝的外甥、帝國三等侯爵高紹義忽然覺醒了地球的記憶,本以為可以嬌妻美妾,繼續紈絝下去,但現在的大乾帝國風雨漂泊,外有強敵,內有昏君,保命都是個問題,高紹義無奈走上自強之路,賣了祖產開啟武器兌換系統嘟嘟,恭喜宿主兌換成功98K兩千隻嘟嘟,恭喜宿主兌換成功155毫米重炮20門嘟嘟......靠武器兌換系統和自己的聰明才智,高紹義對內剷除奸臣,對外四處征戰平原上數萬坦克裝甲車如萬馬奔騰一般海洋上百艘航母為首的三大艦隊為帝國簽下數百份不平等條約高紹義大手一揮,三軍踏平一切膽敢抗天朝者!展開

《帝國第一紈絝》章節試讀:

  高紹義一路狂奔,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奮武將軍府。
  「將軍府前,按朝廷律令,三品以下文武官員下馬。」
  高紹義這邊還沒說話呢,將軍府的幾個護衛竟然是先跑出來了。
  高紹義是將軍府的小舅爺,算是將軍府的貴親,這幾個傢伙都認出來了,但並沒有該有的禮數反而是故意刁難。
  一來是因為高紹義不成器,是整個京城貴族圈的笑話。
  二來也是因為李明山已經休妻,馬上就要迎娶東狄公使大友良二大人的妹妹,你這個舅爺已經不算數了。
  毗的一聲,馬鞭子就甩了過去,說話的人臉上登時一條紅印子。
  「放肆,我家侯爺乃是帝國侯爵,當今聖上乃是我家侯爺的親舅舅,一品大員見了也要下跪,你算個什麼東西?
作死么?」
  高紹義橫了一眼,王武一鞭子就打了過去,再看看他們幾個魁梧的樣子,挨打了的護衛也不敢吭聲了,其他的護衛也都過來參拜侯爺。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高紹義是貴族圈裡的笑話,也絕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侍衛能招惹的。
  只是平時高紹義沒這麼大的火氣,今天這是怎麼了?
身邊的隨從也不是那幾個無賴了。
  奮武將軍府?
  高紹義冷哼一聲,掏出腰間的兩把轉輪手槍,對着這塊牌匾就是噼里啪啦的一頓亂射,瞬間就把牌匾打的和蜂窩煤一樣,你打我姐的臉,我就抽你們將軍府的臉。
  槍聲把府里和周圍的人都給吸引過來了。
  連發手統?
  很多人看着高紹義手裡的銀色手槍有些納悶兒,這是什麼武器?
竟然能開這麼多槍?
  現在佐輪手槍在西方已經是做出了他的前身轉輪手槍,但各種毛病太多,還需要改進。
  所以這種手槍在西方先進國家也不多見,更何況在這比較落後的大乾王朝了。
  「你這是要幹什麼?
我與你姐姐已經恩斷義絕,你還要在這裡胡鬧什麼?
讓滿京城的人恥笑嗎?」
  李明山也從裏面出來了,不過從未把這個小舅子放在眼裡。
  「你憑什麼打我的人?
你還有王法嗎?」
  看到自己的人一臉紅腫,再加上周圍那麼多人,李明山可不能吃這個虧,更何況他有東狄人的支持,為何要害怕這個不成器的小舅子?
  砰…  在所有人的驚訝聲中,高紹義一槍把剛才挨打的那個傢伙給斃了,李明山站的比較近,被噴了一臉的血。
  當街殺人!


  周圍的老百姓嚇得趕緊躲遠了一點兒。
  雖然這上京城十幾年前被西方的溫莎帝國和高盧帝國聯合佔領過,但經過這十幾年的發展,治安情況還算可以,當街殺人的事情很久沒有發生過了。
  「按照大乾律例,無故冒犯貴族,當街斬首,家屬流放三千里,你不提王法我賞他一鞭子就算了,可你要提王法,那我就按王法辦。」
  高紹義的話說的斬釘截鐵,周圍的人雖然覺得高紹義的話過分,但的確是符合大乾律例的規定。
  「你…」  李明山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自己的得力手下在府門前被斃了,自己竟然一句話說不出來。
  眾目睽睽,竟然找不到這小子的毛病,他什麼時候懂得大乾律例了?
  對於這個小舅子,李明山太了解了,吃喝嫖賭樣樣精通,從來就沒有干過一件正事,今天這是怎麼了?
換了個腦袋嗎?
  「放肆……」  李明山憋了半天吐出倆字,從府里跑出來二十多個帶刀護衛,在現如今的大乾,大部分的人還是使用冷兵器的。
  咔咔…  王武兄弟幾個也不怵,直接子彈上膛,把高紹義護衛在中間,森冷的槍口對着李明山的家將,雖然咱們人少,但真要動手的話,老子們未必占不到便宜。
  你們要是覺得自己的皮肉比子彈硬的話,大可以放馬過來試一下。
  新式步槍?
這怎麼可能呢?
李明山被拉槍栓的聲音吸引過去了。
  李明山原來供職於兵部,最近才被調往了總理事務衙門,自然知道這種新式步槍的厲害,絕不是他手下這幾個人能解決的。
  只是這種步槍進口極少,除了大內侍衛之外,就只有幾個王府里才有,這小子哪來的?
  「不要亂來……」  李明山很快就分析出了當前的情況,真要是發生衝突的話,他這邊占不了多大的便宜。
  「就當你剛才說的對,你今天來幹什麼?
我與你姐姐已經沒什麼關係了,我家的大門不歡迎你。」
  其實李明山上一個回合已經輸了,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傢伙也只能是快速進入下一個議題。
  周圍的老百姓又不是傻子,看他的時候都帶着一絲不屑。
  親信被人家當街斃了,人數又佔優勢,竟然就這麼慫了?
  「按大乾律例,休妻可是要退還嫁妝的,我姐姐身無分文被你休妻,她的嫁妝以及我父母的饋贈,都被你貪了嗎?
合著你是這麼休妻的?
那你多娶幾個媳婦豈不是京城首富了?」
  高紹義當然不是來要嫁妝的,純粹是來報仇的,但這卻是一個正大光明的理由。
  當年李明山只不過是個新科狀元,沒有什麼靠山背景,如何能夠在大乾王朝立足呢?
還不是靠着自己的父親多方行走,他才算是有了今天的一切。
  雖然高紹義記得不是很清楚,但那一筆嫁妝也絕不是小數。
  「怪不得人家來找呢,休妻不退嫁妝,哪有這樣的?」
  「誰說不是呢?
皇上抄家都不抄嫁妝,這將軍府的人看來是真心黑,怪不得人家舅爺當家殺人。」
  「將軍府看着顯赫,沒想到連女人的錢都惦記,真是老侯爺瞎了眼。」
  周圍的人一聽這個話紛紛議論起來,李明山也是一臉的黑線。
  如果要是提別的事情,他有一萬種說法等着,唯獨這個嫁妝說不清。
  當年岳父待他的確不薄,他在京城無依無靠,所有的一切都是岳父給的。
  結親的時候從宅子到傢具,幾乎他都沒有花多少錢,如果要是當真拿着單子來點算的話,至少要幾萬帝國銀幣。
  當年高紹義的父親嫁女,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李明山,一百六十八抬的嫁妝堵滿了整條街。
  既然你要休妻,那就代表和妻子沒有任何的關係,人家的嫁妝是必須要退還的。
  可這錢都花的差不多了,李明山這一次去總理事務衙門,就是花光了老婆的嫁妝運作,真要還錢得把整個將軍府賣了…  李明山瞪着自己的前小舅子,看似是個莽漢來這裡鬧,其實每件事都是有理有據的,皇帝來了,今天這個嫁妝也是他的錯,該怎麼辦呢?
 

《帝國第一紈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