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頂級操偶師
頂級操偶師 連載中

頂級操偶師

來源:google 作者:八班班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清 寧蝶 都市小說

寧清桀桀怪笑,大手一揮,一座宮殿瞬間籠罩了在場所有人「你說單挑?你們三單挑我一個?」「夥計們來活了,他們要和我單挑!」寧清小手一揮,宮殿的角落裡迅速走出了十幾個肌肉壯漢將眼前三人圍住(簡介與內容無關)【群毆流】展開

《頂級操偶師》章節試讀:

寧清,男,17歲男高中生,藝術特長生,夢想是成為大畫家。

才怪。

鹹魚沒有夢想,更何況還是沒錢的鹹魚。

從小父母雙亡的他,放在小說里是妥妥的主角人設,但在現實里就一艱苦度日的衰小孩。

如果不是鄰居是一名美術老師,且他還算有些天賦,每天可以賣些自己的畫補貼家用,再算上貧困補助也算是勉強夠活。

這不,中午其他同學都在家休息,寧清就大包小包的在千達商圈一號門擺攤畫畫。

是的,畫畫。

烈日當空照,晒黑了不知道多少打工人。

「小老弟啊,現畫畫一副多少錢啊?」一個長相清秀,氣質略顯猥瑣的青年開口問道。

「十五元包您滿意,包售後。」

寧清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三上悠亞老師能畫不?」青年擠眉弄眼的說。

「穿,穿衣服嗎?」

寧清有些猶豫。

「當然是不穿啊,穿衣服誰看啊,你說是不?」

「確實,不過建議你先看看這東西。」

寧清迅速從書包里抽出一本不可名狀之物——《東國刑法》

翻到34頁寧清大聲朗讀給面前的青年聽。

「傳播淫穢的書刊、影片、音像、圖片或者其他淫穢物品,情節嚴重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大可不必啊,小兄弟。」

青年滿臉的無所謂。

「麻煩你下次干這事先觀察一下地形,喏,看到沒**局就在對面呢。」寧清指了指馬路對面的**局。

「真他娘的晦氣,勞資十五塊都能買好幾部毛片了,有生意還不做,呸晦氣東西。」

青年吐了口老痰,罵罵咧咧地走了。

唉,這年頭生意不好做啊,不僅要防城管,還要防色批啊

寧清還來不及嘆息,就只見兩個人帶着粉色佩奇的面具意圖對一個衣着靚麗的美女不軌。

媽的,哪有在警局對面搶劫的啊,作為二十一世紀時代青年,這種事我絕對不能置之不理。

於是寧清邁步向警局跑去。

就在寧清快要跑到警局時,突然寒芒一閃而過亮瞎了他的鈦合金狗眼。

這尼瑪佩奇帶刀啊!

這她媽謀殺吧,開玩笑吧,警局對面搞這事?

來不及多想,出於本能寧清立馬掉頭直奔倆佩奇。

路見不平一聲吼,寧清直接一個飛踢再接一個下勾拳打的劫匪那叫一個毫髮無損啊。

就這樣寧清成功把自己放倒了,還被劫匪補了兩刀。

血流的那叫一個驚心動魄啊。

可憐的寧清就這樣GG了。

才怪。

寧清意識慢慢模糊,血液很快將地面染成紅色,在一片紅色中,突兀地出現了一塊黑色的石頭。

如果寧清還醒着的話一定會對這塊石頭非常熟悉。這是寧清十二歲生日那天,他的父親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這塊石頭非常邪門,只要離開它超過一段距離,它就會自動出現在寧清的周圍,像個舔狗一樣不離不棄。

寧清曾經一度認為撿到金手指了,用過許多方法嘗試後才發現這僅僅只是一塊邪門的石頭,僅此而已。

更令人沒想到的是,這塊石頭竟然在主動吸收寧清的血液,地面上流淌的血液很快就被黑色石頭吸干,可黑色石頭還不滿足,閃現到寧清身上的刀口上吸。

損不損呢,看這架勢寧清不死也得被這石頭吸死。

石頭隨着吸的血越來越多,顏色也從黑色變成了淡紅色,直到變成深紅色的時候,石頭又突兀的消失了。

好嘛好嘛,吸完了就走,有史以來第一個吸死主角的金手指,不愧是你。

就在寧清的意識快要潰散的時候,說白了就是要死的時候,深紅的石頭出現在他的腦海里化作一個古建築式的宮殿。

寧清的意識慢慢聚攏在宮殿中,一個身着紅衣的女子出現在他的意識體面前。

寧清定睛一看,這誰啊,天使嗎,天使怎麼穿紅衣,該不會是紅衣女鬼吧,不會吧不會吧,我啥壞事沒幹怎麼就下地獄了呢,我還是個處男啊!

「那個,你誰啊,是來收我的嗎?」寧清怯生生地問道。

「紅衣女鬼」從上到下從裡到外地打量了一番寧清,聲音嘶啞道。

「你可真讓人好等啊。」

寧清一頭霧水,啥玩意,這女鬼該不會從我出生就盼着我死吧?這多損啊,難不成地獄還是一對一客服服務?

「抱歉,我沒能早死,讓你久等了。」寧清不好意思的說。

「紅衣女鬼」歪着頭盯着寧清,像是看一個傻逼一樣,就在寧清被盯得發麻時才緩緩開口。

「喂,我說,你是不是理解錯了,你還沒死呢?」

黑人問號.jpg

「怎麼可能,我明明記得我剛剛在行俠仗義,最後技遜一籌然後涼涼了。」

「呵呵,你那是行俠仗義嗎?你那是在送菜!」

寧清的臉一黑,我竟無言以對。

「不過也多虧了那兩人才能讓你見到我。」女鬼接著說。

「是啊是啊,多虧了他們才能讓我見到「天使」。」寧清在天使兩個字上故意加重。

「你還記得你父親送給你的十二歲生日禮物嗎?」女鬼沒有在意寧清的陰陽怪氣。

「那塊邪門的石頭?」

「對,如你所見,我就是那塊邪門的石頭?」

???

寧清使勁搖頭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怎麼可能!」

人家都是狐狸變成神子,我這是石頭變成天使?

「怎麼不可能,明明滴血認主就能讓我和你深度綁定,你怎麼就沒想到?那麼多年的都市爽文白看了嗎?」

紅衣女鬼一字一頓地說。

自己貌似是血流滿地,都已經快因為失血過多死翹翹了,你管這叫滴血認主?

「拜託,哪有滴血認主是吸一灘血的啊!」寧清憤憤道。

「誰讓你經歷了那麼多挫折竟然還沒覺醒,你的心到底有多大,覺醒者當然一滴血就行,你呢,至少半桶。」女鬼不以為然道。

「啥玩意?」

寧清感覺自己腦子不夠用了,覺醒是什麼?覺醒者又是什麼,難道開掛走上人生巔峰終於要輪到我了嗎?

「如你所見,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就讓我這個知性大姐姐來告訴你吧。」

……

在漫長的交流中,寧清終於了解到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不過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他還是不明白。

寧清現在身處的地方就是那塊邪門的石頭所形成的世界。

對的沒錯,世界,處於寧清腦海里的世界。

這個世界目前僅僅只有這個宮殿這麼大,以後會隨着寧清精神力的增長而擴大,宮殿是世界中樞,核心之所在。

「紅衣女鬼」名叫瑪琪,是世界的化身,目前與寧清處於深度綁定的狀態,就是寧清死了她也要死的狀態。

關於覺醒,通過瑪琪的一番操作,成功喚醒了隱藏在寧清的負面情緒,通過負面情緒衝擊精神思想,寧清成功的覺醒了,開了個覺醒掛。

覺醒的能力是精神控制系,這讓寧清有點小難受,竟然不是透視唉。不是透視也就算了,竟然還不是戰士,真男人就得手拿大劍沖沖沖!

「拜託,可不可以刪號重來?控制系有什麼用!我要當狂戰士!!」寧清嘟囔個嘴表達自己的不滿。

「當然可以啊,你現在去死,等過個幾百年你又是一條好漢啦。」

瑪琪哎呀哎呀的說。

「那算了,我這能力有啥用,我怎麼感覺我用不了啊?」

寧清疑問道。

「每個人的精神力量都不同,雖然被劃分了不同系,但同一系的能力都有所不同,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質,具體什麼能力你要自己實踐。」

「不過精神控制系大多都擁有讓其他人變成傀儡的能力吧。」

瑪琪耐心的解釋道。

寧清還想接着詢問,就看見瑪琪揮了揮手讓自己快走。

「少年,快回到現實中去吧,有個女孩一直對你念念不忘呢。」

「加油哦少年,這裡有一個知性大姐姐等着你回家哦!」

彌留之際的寧清聽到了瑪琪的兩句話後,意識就重回到自己的身體里的。

一陣刺眼的白光照射過來,快要把裝睡的寧清照瞎了。

不是寧清不想醒,實在是趴在他身邊的女生太香了,物理意義上的香。

不可名狀的兩隻呼之欲出的東西正懟着他的臉。

這感覺,這酸爽。

就在這時,不可名狀之物從寧清身上起開,寧清緩緩睜眼,發現了這個女孩正是被兩隻佩奇拿刀威脅的那個人。

有一說一,英雄救美反被救丟臉丟到瑪琪家了。

那女孩看見寧清睜眼,迅速低頭詢問寧清的狀況。

「恩人啊,你終於醒了,你沒什麼事吧?」

「呃,沒事,你沒事就好,後來怎麼了?」

寧清有些尷尬。

「後來你的血都快流警局門口了,成功的引起了**的注意,不然千達門口cosplay的人,誰會注意兩隻佩奇啊!」

那女孩迅速回答。

「對了還不知道恩人你叫什麼名字啊?」

「寧清。」

寧清開口回答。

「我是寧蝶。」

這姑娘的名字應該佔了很多人的便宜吧,不知道她父母在家是不是喊她蝶蝶。

「嗯好。」

然後就陷入了無窮的尷尬之中。

寧清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天又被自己聊死了。

不如趁現在試試自己的超能力?

想到這裡,寧清說做就做。

一股細微的精神力通過寧清的神經中樞傳遞出,在通過精神構築的橋樑與寧蝶建立聯繫。

然後,然後。

我沒有使用能力啊,這都是少女自願發的福利。

才怪。

慘叫聲不絕於耳此起彼伏,剛開始是寧蝶在叫,後來是寧清在叫。

意識到不對的寧蝶趕忙向寧清道歉。

這個歉讓寧清很不好受,畢竟罪魁禍首真的是他。

原本寧清準備控制寧蝶抬個手而已,結果因為第一次使用能力有點生疏,手連帶着裙擺一起抬起。

也就造成了眼前的一幕。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寧蝶滿懷歉意地說。

「沒事沒事,真的沒事,我剛剛什麼都沒看到,我閉眼了。」

寧清慌忙解釋。

「呃,好吧,真的沒看到嗎?」

「真的,不用害羞。」

說完這句話的寧清瞬間感覺後背一涼,完了說錯話了。

慘叫聲又開始不絕於耳,不過這次只有寧清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