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
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 連載中

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喵菲達令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勉勉 陸離

【乙女】【團寵】【只跟美男搞事業】【站姐支棱起來】【權謀開掛】從站姐到小助理,做牛做馬把初戀捧成頂流的方勉勉,第N次撞見不堪場面,和頂流一起被追車、發生車禍,穿進了測試版乙女遊戲在聽系統指導認真做題、卻慘死六次後,方勉勉終於悟了,不要男人愛了,只要男人跪了,停止習慣性付出,敢讓系統為她打工越胡作非為越開掛,方勉勉一心登頂從日光山的小師妹,到征服修仙江湖各路美男子的女仙尊,隨着身世謎底揭開,她發現自己竟然有多個……還直達女帝寶座?而那些她拿命愛過的人,把欠她的都還了回來至於一起穿來的頂流宋預,成了搶着給方勉勉端洗腳水的小轎夫……展開

《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章節試讀:

「七婆,你覺得,這些都是巧合嗎?」

端方居後院花園裡,方勉勉坐在花蔭下頻頻擦汗。

記憶中,七婆向來幹練老辣,在家中被呵護的太好的方勉勉,自然要向長輩討主意。

「聽弟子們說,日光山向來守備森嚴,沒有一天懈怠的。雖然偶爾有些風吹草動,卻也沒有什麼大事發生。」

「咱們一上山,就有弟子被害,讓我怎麼能安心呢。走,咱們去看看吧。」

七婆慌神:「小姐要去看死人?這可不行,會嚇着的,你從小到大連只死蒼蠅都沒見過。」

「我既做了日光山的弟子,就該學着頂用些,就算我這病治不好,好歹要儘力不辱沒日光山的聲名。」

方勉勉起身,在七婆的攙扶下離開。

她眼角掃到的藏在花房裡的身影,始終一動未動。

——

停屍房中,方勉勉一邊聽負責看守的小弟子介紹死者的情況,一邊眼神示意七婆去檢查。

三名弟子都沒有受內傷,致命原因,是脖頸處被防野獸的夾子勒住,有的失血過多,有的窒息而亡。

日光山後山有猛獸出沒,是人盡皆知的。

但老山主吩咐不讓殺生,所以獸夾都做的小,基本只能傷了野獸的腿腳,再放生後它們就生了警覺,不會下山來擾。

方勉勉聽弟子比劃完獸夾的大小,怎麼都覺得除非有人故意掰開獸夾,而被傷者毫無反抗的把腦袋伸進去,才可能會造成眼下的狀況。

「這些弟子,武功如何?」

「武功尋常,不過他們都是經常巡山的,對獸夾的位置應該十分熟悉才對。」

小弟子回完,方勉勉假裝已經體力不支。

七婆趕緊回來攙住小姐,把人帶到外面。

「有什麼發現?」

七婆的父兄都是大夫,耳濡目染也識得一些癥狀。

「確實看不出別的外傷,但從他們的眼睛來看,應該是死後才中了夾子。」

方勉勉正出神,有小弟子過來請,說是三師兄已經在晨曦堂準備好了一切,就等方勉勉去過正式入冊日光山為弟子的儀式。

儀式簡單肅靜,除了方吳,就是四師兄和林拽男做了見證,說是其他閑人都去後山驅野獸了。

方勉勉遵從方吳的安排,只是在寫名字時,把「方綿綿」寫成了「方勉勉」。

「弟子更名明志,往後願與大家一道守護日光山的榮耀,雖力量微弱,也想勉力為之。」

方勉勉解釋罷,方吳的面上露出老父親般的關懷,四師兄也在一旁歡迎了小師妹。

林凌零雖然沒說什麼好話,但神色比前幾次見面,明顯溫和了很多。

他可不是聽了當面的空話,就會轉變態度的人。

看來,先前在後院花房裡的身影,多半是這位了。

方勉勉只當沒留意到,關切的問方吳:「三師兄,姓宋的小廝,審的如何了?」

方吳一笑:「他什麼都不說,我就讓他回去了。」

「這怎麼成呢!」

方勉勉顯得有些焦急惱怒,轉而看着林凌零,道:「我看,不如就交給掌管規罰的林師兄審問吧。千萬不要顧我的薄面,要是查不清楚,我怎麼好意思待在日光山呢。」

「好啊!」

不等方吳表態,林凌零已經大步出去了。

望着那個背影,方勉勉突然有點替宋預擔心。

——

晚間,七婆送飯來時,轉達林凌零的話:「嘴硬能扛,今天不招,明天接着審。」

「你去看過了沒,林師兄下手輕重如何?」

「我去送的飯,遍體鱗傷的,吞咽困難,什麼都用不下。」

七婆氣呼呼的講完,方勉勉皺眉,送到嘴邊的雞湯有些咽不下了。

她只是想拿宋預試試眾人的態度,林拽男,還真是不客氣。

「走吧,拿上雞湯,我們去看看。」

「啊?」

七婆不明白,大小姐為何對這個小轎夫屢次關注。

「他要是再不開口,被打死或一直被關着,誰都難下台。咱們方家的人,我能真丟給外人不管嘛?」

「哦。」

七婆心裏,七上八下。

從前的大小姐,可是連吃穿都由着別人安排,一味看書寫字從不關心旁的,怎麼一上日光山,突然能主事了呢。

宋預被關的地方,是一處空置的靜室。

他也沒有被綁手綁腳,面目還算潔凈。

但衣裳被鞭子抽破的地方露出的血痕,說明林拽男確實下了狠手。

方勉勉冷眼相看,心裏道:「好啊,林凌零,你可真是儘力而為!」

「大小姐。」

靠在牆角坐着的宋預,見方勉勉到來,準備起身行禮,卻一頭栽倒在方勉勉的腳下。

方勉勉甩開搭在腳面的手,走得遠些。

「如果人是你殺的,早些承認,我可以請三師兄賞你個痛快,好過在這裡慢慢受苦。若跟你無關,有什麼不能說的,非要鬧到這般地步。難不成,你是偷看男人洗澡去了?」

方勉勉帶着成見,話說出口,就有點臊。最後一句,可不像是富家大小姐說的話。

「我……我看到……」

「看到什麼?」

宋預仰望着方勉勉,又拿眼神瞟了一下窗外。

方勉勉伸手,接過七婆盛好的雞湯,蹲下親自餵給宋預。

藉此機會,宋預低低道:「我看到有個黑衣人,在大小姐的窗外偷窺,然後他就一路往後山去了,我就一路跟着……」

「然後呢?」

「後山林深,我沒敢跟進去。」

「這有什麼不能直說的。」

方勉勉起身,宋預仰望着大小姐:「那人……」

還沒細說,林凌零推門進來。

「師妹,我有負所託,看來他還是聽你的話啊。」

宋預看到林凌零,再用力看一眼方勉勉,垂頭縮回牆角。

剛才那一眼,方勉勉就明白了,宋預口中的黑衣人,應該疑似林凌零。

先前他不說,應該是因為不確定嫌疑人。

「太晚了,我得去歇息了,林師兄不去沐浴嗎?」

林凌零冷冷淡淡笑着,看着方勉勉,這位大小姐還真是一點都不知羞。

方勉勉深知,對付拽人,就要有比他更拽的心態。她甜甜施禮:「辛苦林師兄,我先告辭。」

走到門口,方勉勉回身看一眼受傷小狗樣蜷在牆角的宋預,道:「有勞林師兄,別讓他今晚死了,否則……」

四目對視,各自有恃無恐。

離開靜室,方勉勉問七婆:「他也沒傷到不能進食啊。」

「可先前他明明……」

方勉勉頓住腳步:「他裝的?」

七婆不服:「能瞞得過老婆子這雙眼,一個小轎夫……不應該啊?」

「或許,他並非一個普通的小轎夫,反而心思頗深呢。七婆,送消息給家裡,我要知道宋預的全部底細。」

「是。」

方勉勉並不回端方居,而是往後山走去。

「小姐,太危險了!他們的人死了他們查去,小姐何苦做這些不相干的。」

七婆扯住方勉勉的袖頭來勸阻她。

「就宋預一張嘴說話,誰信?要撇清我們,還得找到更多證人。」

「那也不能半夜去啊,萬一有個閃失,老婆子可怎麼交代。」

「半夜去,才好遇見半夜出沒的人。」

方勉勉一意孤行。

她知道,男人還沒碰一個,自己應該還死不了。

果然,深林邊的果樹上,影影綽綽掛着一個人。

《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