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帝少寵入骨(書號:8065)
帝少寵入骨(書號:8065) 連載中

帝少寵入骨(書號:8065)

來源:google 作者:白清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精緻 現代言情 白清淺

簡介:記者採訪那個高冷邪魅的男人:「請您評價一下您太太!」「窮兇惡極!」「是她脾氣不好?」記者不解展開

《帝少寵入骨(書號:8065)》章節試讀:

聞言,白清淺精緻的小臉上划過一絲勢在必得的笑意。

「請給我準備好香水,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話落,現場又是一陣唏噓。

深邃的眸子閃過一抹愕然,霍天麟本以為白清淺會知難而退,以羞愧退場,沒想到不但不畏懼,反而渾身透露出一股自信。

「來人,照她說的做!」

霍天麟眸中的玩味愈來愈濃,吩咐着。

很快,就有保鏢將所有材料準備完畢,放在白清淺的面前。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白清淺的身上,有不屑的,看好戲的……

白清淺彷彿置身事外,絲毫不受影響,拿起混在一起的10種香水,往空中微微一噴。

偌大的房間,迅速被一股清香淡雅的香氣圍繞,白清淺閉上眼睛,感覺着。

霍天麟從始至終視線一直落在白清淺身上,見女人被雨淋濕的頭髮和衣裙已經慢慢變干。

原本烏黑柔軟的長髮乖順的垂在胸前,映襯着女人膚如凝脂,唇如嬌艷的玫瑰花,讓霍天麟眸低閃過一絲驚艷。

白清淺靜心在腦海中分析香水的成分,隨着空氣中的香味漸漸變淡,現場的氣氛也逐漸凝固起來。

都在等着白清淺的回答。

空中的最後一絲香氣也消失了,白清淺這才緩緩睜開眼睛,看到霍天麟正盯着自己,狹長的眸子里高深莫測。

白清淺微愣了一下神,才調整好心態,面含笑意道,「首先,RUM不愧是名副其實的製造香水的頂級者,不管從色味,成分,調製時間,還是留香程度,都讓我由衷佩服。」

說著,白清淺停頓了一下,眸子看向坐在主位的霍天麟,紅唇勾起一抹弧度,自信滿滿。

「但還是讓我聞出來了!」

一句聞出來,再次讓周圍嘩然,霍天麟淡漠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深邃的眸子緊盯着她。

白清淺也不賣關子了,繼續道。

「從香水散落在空氣中進入我鼻子里的那一瞬間,香味是由濃到淡,可以分辨出用哪幾種玫瑰材質的區別,再從香味保留在空氣中的時間來看,可以分別出是前調中還是調後中的區別……」

白清淺不急不緩,將混雜在一起的十種香水分析了出來,讓不少人愕然,一些看好戲的人漸漸轉為佩服!

說完,白清淺面含笑意的看着霍天麟,期待他宣布她過了初審。

然而,事實證明,有時候你對某一件事期待越高,它給你的失望就越大。

「不錯,你是從製作工藝上分析出了十種香水,但……」

霍天麟故作高深的停頓,讓白清淺心有些不安。

見白清淺眸底不安起來,霍天麟這才滿意的勾唇道,「你必須準備說出這十種香水的名字,才算過關!」

「天啊!要說出名字,這怎麼可能啊!」

「是啊,這些香水的氣味聞起來差不多,怎麼分辨啊!」

周圍也不禁響起各種驚呼,都覺得不可能。

但,白清淺不僅不慌張,反而很淡然,她就知道這個男人絕不會這麼好心罷休,以為他會出什麼問題來刁鑽她,沒想到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

她既然能分辨出香水的做工材料,自然也就知道名字,誰讓她天生對香水有着獨特的嗅覺和靈敏度。

在都覺得不可能說出香水名字時,白清淺淡然一笑,紅唇微微勾起,看着霍天麟一副胸有成竹。

「它們分別是RUM春季推出的一款名叫『春天之吻』的香水,還有夏季的一款……」

十種香水名稱,白清淺一字不錯的說出來。

聞言,霍天麟坐在主位上,一雙黑眸閃着探究性的目光看着白清淺,默不作聲。

坐在他一旁的年長的女面試官,見白清淺成功分析和說出香水,滿含讚賞的宣布。

「恭喜白小姐,你的初審過了!」

直到走出RUM,被太陽刺眼的光線照着,白清淺這才回過神來。

她終於過了出審!

太高興了!

白清淺只要一想到只要再過了複試,她就可以在她夢寐以求的RUM上班,她就覺得天下最大的快樂,莫過於這個了。

「喂,清雅,我告訴你我終於過了RUM的初審……」

白清淺給死黨林清雅打了電話,準備去酒吧慶祝一下。

夜晚,水天一色酒吧。

水天一色是雲城名副其實的銷金窟,有錢人的天堂。

看着豪華奢侈的酒吧,白清淺不禁愕然,一把抓住閨密林清雅的胳膊,「清雅,你丫的怎麼有水天一色的會員卡?如實招來!」

在她印象里,林清雅的家境一般,怎麼可能會有這裡的會員卡?

林清雅神秘一笑。

「好了,我實話實說吧,這卡是我借昔日一個富豪同學的,你今天不是過了初審嗎,這麼值得慶祝的事,幹嘛糾纏這卡呢,走我們慶祝去!」

見此,白清淺也沒糾纏這卡的來路,任由林清雅拽到吧台,點了一排酒。

酒過三巡,白清淺頭腦開始昏昏然,胃裡被一股濃重的酒氣包圍,甚是難受。

「清雅,我先去個洗手間,你在這兒等我啊。」

「嗯,那你慢點啊。」

白清淺剛繞過人群,正準備去洗手間,手腕卻被猛然拽住。

「誒?小姐一個人要去哪啊,要不要哥哥我陪你一起啊?」

被突然拽住,白清淺腦中的酒醒了一半,看清面前站着兩個笑得一臉猥瑣的男人,一股嫌惡感油然而生。

「放開我,然後給我滾開!」

說著,就要掙扎,卻被兩個男人攥得更緊。

「呦,口氣還不小,讓老子滾開,你知道老子是誰嗎,惹怒了老子,老子把你先奸後殺都沒人敢管!」

聞言,白清淺心裏一陣後怕,掙扎得更猛烈了些。

這時,猛然抬頭,透過人群,她一眼就看到男人那傲人的身姿以及就算身在喧鬧的酒吧里,身上那股與生俱來的貴氣依舊不減。

讓人一眼識別!

是他!

那個三番兩次為難她的男人!

白清淺不知從哪來的一股勇氣,突然就掙開了束縛,跑到男人面前,緊緊抓住男人的胳膊。

「救救我,他們想對我圖謀不軌!」

霍天麟本來到酒吧來談生意,準備進去包廂,這時突然看到白清淺被圍,這才停在原地。

「放開!」

他一向不喜歡女人主動靠近自己,眉頭微皺,俊美的臉上似覆了一層寒冰,冷得讓白清淺下意識鬆了手。

這時,那兩個混混趕上來,見到霍天麟面生,仗着人多勢眾,沒把他放在眼裡。

「哪來的小白臉,還敢跟老子搶女人,知道老子的是誰么,陳國富知道么,雲城的市長我爸,勸你趕緊給老子滾開,別妨礙老子!」

霍天麟不為所動,淡漠地看了眼白清淺,無視那求助的目光,竟然轉身離開了。

看到男人那淡漠的神情,那絕然的背影,白清淺這一刻的心都涼透了。

猥瑣男見人離開,兩人將白清淺公然一拽,也沒人敢阻攔,出了酒吧。

漆黑的小巷內。

涼風習習,靜寂無人的街道里,白清淺被拽到這裡,一顆心漸漸被恐懼籠罩。

「你們想幹什麼!你們還有沒有王法了!快放開我!」

白清淺的話,讓猥瑣男笑得猖狂,不屑一顧。

「哈哈,你說我能幹什麼!哈哈,小美女,老子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