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低聲誘哄,腹黑沈少你快住手!
低聲誘哄,腹黑沈少你快住手! 連載中

低聲誘哄,腹黑沈少你快住手!

來源:google 作者:沈膩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冉靈靈 沈煜幽 現代言情

上一世,冉靈靈為家族推算運勢,卻被至親認為是巫毒,被推入洶湧波濤而死這一世,她推演卦算,準備抱緊那個運勢最強的大腿世人都說他冷傲孤高,殺伐決斷,極難應對氣得冉靈靈大喊:「死都要抱上這個大腿!」卻不想這話竟然被他聽去了,眼中滿是玩味「抱大腿有什麼意思」話說罷,就將她抵到了牆角,低聲輕誘:「想抱哪裡,直說還是說,你想要更進一步?」他好不容易才等到這個小丫頭,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把她放跑了世人都以為沈少無情,卻沒想到他也會在嬌妻面前悄聲說蜜語甜言展開

《低聲誘哄,腹黑沈少你快住手!》章節試讀:

天空陰鬱,灰濛濛的,眼看着就要落大雨。冉家書房的窗戶被狂風吹得發出古怪的聲響。

「你怎麼還這麼神神叨叨的!」冉旭惡狠狠地拍着桌子,「你姓冉,不是跟你媽姓周!不要給我搞這種東西!」

說罷,將冉靈靈剛才給他的簽文扔回來,好巧不巧,正扔到了冉靈靈的臉上。

這一幕又正巧被進來的後媽劉燕琴看到了。她姿態萬千地走到冉靈靈跟前,撿起簽文,拿在手上晃了晃,奚笑說:「靈靈,早就跟你說了,你爸爸不喜歡你做這些。再說,你說再多,也是要嫁到錢家去的。」說完,將簽文塞回冉靈靈的手上,眼白一撇,妖嬈地走向丈夫冉旭,柔若無骨地替他倒了一杯茶。

冉靈靈卻倔強得很,「我媽姓周,她是周氏唯一的傳人,她走了,那就必須由我來傳承這些。」

冉旭臉色大變,抄起手邊的茶盞猛地往冉靈靈身上砸去。

冉靈靈躲避不及,名貴的瓷器在她耳畔落下了一道傷痕,鮮血如注,滴到了她的裙子上,扎眼得很。

劉燕琴虛掩住自己的眼睛,輕聲抱怨:「嚇死人了。」

冉旭見自己妻子受到驚嚇,一臉怒氣地喝退冉靈靈,「還不快走!一臉倒霉相!再不嫁到錢家去沖沖喜,我都怕會被你剋死!」

冉靈靈捂着自己的臉,臉色慘白。只好回屋擦去鮮血,隨意地上了些葯。

門口的鎖突然有了動靜,她連頭都懶得轉,必然是她那兩個愛看熱鬧的姐姐。

一個冉曼,一個冉菲。冉旭在婚前就和劉燕琴生了這一對女兒,兩個女兒長的都像劉燕琴,冉旭把他們當心尖肉供着。

而冉靈靈,長得像媽媽周夢。冉旭從來就看她不順眼。

冉菲進屋看見冉靈靈受了傷,藏不住臉上的笑意,幸災樂禍地說:「我早叫你不要把那簽文給爸爸看,怎麼樣,挨罵了吧?」

冉曼作為姐姐,沒有冉菲那麼膚淺,只輕淡地說了句:「去看看醫生吧,傷口看着不小。如果留下疤,那就不好了。」

冉靈靈將手裡的紗布放下,眼神茫然,「反正是要嫁我去錢家沖喜的,何必在乎我容貌呢。」

冉曼撇了一眼冉靈靈,「如果你這副樣子去錢家,怕是要被退婚,不要連累我們。」

說罷,兩姐妹就在冷嘲熱諷中退出了冉靈靈的房間。

冉靈靈想起錢家那個大少爺,又胖又丑。身邊不知道圍了多少女人,每天為女人花出去的錢也是大把大把!他還放話說自己是逼不得已,說什麼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既然**鞋,那濕個身又有什麼關係?

簡直無恥到了極點!

冉家早就想和錢家聯姻,但是礙於錢家這個少爺實在是不堪入目,冉曼和冉菲都不願意。

只好讓冉靈靈做這個替死鬼。

冉靈靈為自己算了卦,下下籤。她本來想求父親網開一面,卻沒想到父親已經對自己厭惡到了極點,壓根不想聽她說話。

晚餐時,冉靈靈灰心喪氣地坐到餐桌邊,卻意外地發現除了冉曼之外,其他人突然對她笑意盈盈。

尤其是冉菲!竟然還給她夾菜!

冉菲諂媚地笑着,恨不得跟冉靈靈臉貼臉!

「靈靈,你看啊,錢家那個婚約你要是真不喜歡,就不去了吧?」

冉靈靈頓時不知所措,一旁的劉燕琴也幫腔:「就是就是,靈靈你今天受傷了,來,阿姨給你燉了湯!大補!多喝點,臉上可別留疤了。」

一碗燉鴿子湯馬上擺到了她眼前。眾人催着她趕緊喝,連冷淡的冉曼都看了她好幾眼。

冉靈靈總覺得哪裡不對,但在父親急切的催促下,還是喝了一小碗。

「好孩子!一會兒吃完飯回去睡一覺就好了。」

劉燕琴像個慈愛的母親,一臉堆笑。

「好……」冉靈靈剛想回答,嗓子卻說不出話,眼前的一切開始模糊。

昏倒前她只聽到一句,「快把她扔出去!不能讓她嫁給錢家二少爺!」

二少爺?錢家不是只有一個少爺嗎?

冉靈靈昏昏沉沉,手腳都不聽使喚。眼前的一切開始模糊,像喝醉了酒一般,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意識在飄忽,好像有很多隻手把她抬了起來,眼皮很重,不受控制,依稀間似乎被裝進了一個黑漆漆的地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眼前又有了一點光亮,偶爾能看見天上的一點星星。恍恍惚惚間,感覺到了一陣大風,還帶着絲絲鹹味。有人扶着她不停往前走,腳下沒有穿鞋,被石頭硌得生疼。冉靈靈有氣無力地喊了一句「疼…」,那人像沒聽見似的,一直拽着她往前走。海風越來越大,走了幾步,總算停住了。緊接着,背後傳來一股力量,將她往前一推。身子忽然凌空,耳邊炸起巨響!一股冰涼刺穿了她的骨骼!

海水不斷灌入她的身體,她想掙扎,卻無能為力。任由着海水淹沒她的心肺,壓迫她的大腦。

生死一線之際,一道白光閃過,種種回憶如走馬燈一般回閃。

媽媽周夢笑着對她說:「傻孩子,本事是為自己長的,給那些人占什麼卦。」

忽然胸口一陣刺痛,她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縮緊成了一團。再睜眼,自己竟然又躺在了床上。

一看手機,兩天前。

冉靈靈有些發懵,再看一眼時間,十點。

記憶撥回到兩天前,午飯時冉旭會通知她嫁到錢家的事。想起自己掉入海里的冰冷,冉靈靈拳頭越攥越緊,直攥得骨節發白!

媽媽說過的話再次迴響在耳邊。

不行!她得逃!

冉靈靈火速在手上掐算了一把。

今日吉位在東。

日出東方,好兆頭。

還有一個多小時才到吃飯時間,得趕緊走!

冉靈靈偷偷摸摸地走出別墅,瘋了似的往東邊跑!

沒跑多遠,身後就傳來了冉菲的聲音。

「媽!冉靈靈跑了!!!」

冉靈靈心臟突突跳個不停,沒命地往前跑!

這裡的巷子很窄,冉靈靈不常外出,只能像個沒頭蒼蠅一樣亂鑽。

眼淚和雨水含混不清地在臉上流淌,她要跑!發了瘋一樣的跑!

離開這個家,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什麼錢家大少爺二少爺!跟她有什麼關係!

忽然一雙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冉靈靈還來不及尖叫,就聽那雙手的主人說,「想活命就跟我走。」

冉靈靈不知怎麼的,被這聲音給蠱惑了。

低沉,帶着些許的顆粒感,還有些懶懶的味道,話語中不經意透着胸有成竹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