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帝王專寵,毒妃別跑
帝王專寵,毒妃別跑 連載中

帝王專寵,毒妃別跑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墨兮兮 嶄襲留 霸道總裁

一個現代僱傭兵殺手無意穿越到古代,兩年好不容易在古代創造了一點成就,竟然被皇帝看上要入宮為後?「呵,皇后又如何,她才不跟別人一起分享丈夫呢,真重口!」展開

《帝王專寵,毒妃別跑》章節試讀:

第四章被他帶走(一)回到包廂墨兮兮坐回自己位置。
顧憐看到她的眼睛的時候,頓時感覺不好:寶貝兒,你的眼睛怎麼這麼紅,還有點腫。」
聽她這麼說墨兮兮勉強撐着微笑說道:剛剛可能在洗手間用水洗臉的時候,不小心把水弄到了眼睛裏面了。」
說完裝腔作勢在自己眼睛部位揉了揉問:顧大寶我的眼睛真的很腫嗎?」
顧憐看她這樣沒心沒肺的樣子,因該是她說的那樣,沒什麼事。
再說這死丫頭要是有什麼事真不想說,她也沒辦法。
彥呈陽再聽到顧憐的話後也朝她看去,她紅彤彤的眼睛在加上異常明顯的微腫,一看就是剛哭過樣子,顧憐大大咧咧的好騙,他可沒那麼好敷衍。
到底為什麼呢?
剛才不還高興地跟大家玩遊戲,出去了回來,就變成這樣子了。
彥呈陽在心裏想着,時不時還觀察着她。
墨兮兮一回到包廂里,就一個人喝起了酒來。
而嶄襲留了回到包廂,就聽到翼子飛挑釁的問道:回來啦!」
你什麼時候上個洗手間也這麼久,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去解決生理了呢?
我看你是憋壞了吧!」
翼子飛淡淡調凱的語氣,他話剛落下。
嶄襲留一個眼神過去,嚇得翼子飛趕緊對他,呵呵!」
了兩聲。
襲留你看,我們都這麼久不見了。
可有想我們呢?」
問完他還屁跌屁跌地騰出個位置給他。
旁邊的南北和彥亦辰互看一眼異口同聲地說:就這點膽量」。
南北這時也開口,你這次回來還去英國那邊嗎?
還有她怎麼樣了,人是在英國還是也把她一起帶回來了。」
嶄襲留聽後沉默了沒有在說話。
裏面的四人在他沉默良久都沒有開口。
氣氛也跟着凍結,好像一提到她,大家臉上都掛着着濃濃的哀傷。
哎!
如果不出那件事的話,他現在也不會變成這樣。
兄弟三人都為他可惜。
墨兮兮這邊顧憐見她喝得有點高了,就拉着她說:別喝了,咱回去了好不好。」
可能是酒勁上來的原因聽她這麼說:墨兮兮乖巧的對她點點頭,還傻傻的笑着。」
看她這樣顧憐氣得在她頭上狠狠地一拍,哀怨道:自己怎麼就遇到了這樣的損友,沒有時間觀念也就罷了,現在膽肥了還酗酒,不她應該是在死喝。
她又在她太陽穴狠狠地戳了一下,沒好氣道:真是個冤家。」
感覺自己這輩子遇到她,像是來還債。
主要是,墨兮兮這人不喝酒還好,喝了酒完全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顧憐看着旁邊的彥呈陽學長抱歉地說:學長我就先帶寶貝走了,你看她喝得都不知道東南西北啦!」
心想着,誰知道廝等下又要鬧出什麼事來。
我看我還是早點帶她走為妙,不然誰都不能保證她等下做出來的事情。
彥呈陽看着喝醉的墨兮兮擔憂說,要不我送你們兩個回去吧!」
顧憐趕緊對他搖頭說:不用了。」
這裡還有這麼多人,你要走了怎麼行。」
彥呈陽看顧憐也這麼堅持,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看着她們走了出去。
其實顧憐知道他的心思,可想着自己地好友有男朋友,她只好在心裏默默地為他哀嘆。
顧憐把墨兮兮帶到大廳,就跟她說的:寶貝兒你在這等我下,我去把車開過來。」
墨兮兮雖然喝得有點多,但心裏還是清醒的。
對顧憐傻笑着說:大寶你去吧!
我就在這裡不動,乖乖的等你回來。」
顧憐對她點頭,走之前還不忘在叮囑她:乖乖在這裡我哦。」
可墨兮兮坐在門口等了好一會,都沒等來寶貝兒。
可能是心裏難受的原因,她這時感覺有點想吐了。
就起身搖搖晃晃來到旁邊的花壇邊嘔吐。
吐好居然就趴在花壇上睡了起來。
這時路上不知道從那裡冒出來的幾個男人,幾人看着長得水靈的墨兮兮頓時起了歹意。
這一幕剛好被從裏面出來的嶄襲留看見,嶄襲留本來是不想理的,可還是又折了回來。
每每第一次都為她破例,看來他還真是欠她的,每次見她,她都是陷在危難之中。
他來到她面前,把她拉到懷裡。
順勢就帶着墨兮兮走。
看都沒看旁邊的幾個混混。
幾人見他這樣目中無人,其中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到前面擋住他們的去路。
嶄襲留陰冽的眸光看向他說:讓開,不然我不保證你還能看的到明天的日出。」
呵呵!
你小子看來口氣還不小嗎?」
大腹便便地男子不屑的回他。
接着又說道:說小子勸你不要多管閑事,不然別怪哥幾個對你不客氣。」
不等他說完,嶄襲留一個撤踢就把那人給撂倒。
旁邊的幾人更是不甘示弱的說:有兩下子嗎?
小子。」
說完,對旁邊的幾人擺了擺手,兄幾個咱們一起上。」
那人話還沒說落音,人已經被人給踢的人仰馬翻,遍地地鬼哭狼嚎。
嶄襲留看都懶的看幾人,不屑的鄙視幾人,切,還想把他撂倒,再練十年恐怕都不行。
拉着懷裡的人,往自己的愛車走去,留下幾人鬼哭狼嚎。
墨兮兮這時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但還是眯眼看到了,只是不是很清晰。
迷迷糊糊被人連拉帶脫地拽上了車,一上車墨兮兮這廝就開始手腳不老實起來。
甚至還把手伸進了嶄襲留的胸前,剛好摸到胸肌好結實。
眯起好看的點點星眸對着他說:大叔你的胸好大哦!」
說完還對他打了一個大大的酒嗝。
打好墨兮兮還不忘低頭看看自己的胸,咦!
怎麼我的都長到你那裡去了。」
嶄襲留臉上一黑,瞪了眼墨兮兮。
恨不得把這個死丫頭給丟下車去。
還叫他大叔!」
他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敢這麼叫他,他這可是每天鍛鍊出來的八塊腹肌,怎麼到了這死丫頭嘴裏就變成胸了呢?
墨兮兮雖然喝醉了,但對上嶄襲留的眼眸還是抖了抖身子。
嶄襲留本以為她安靜了下來,暗暗的鬆了口氣。
可沒一會墨兮兮睜開眼睛,把臉湊近嶄襲留癟着嘴說到:我熱,大叔,我要脫衣服。」
還不等嶄襲留回答,墨兮兮已經把衣服領子扯開了。
他回頭剛好看見墨兮兮那白白的皮膚下若隱若現的深溝。
看得嶄襲留某個地方一緊,別過了臉不在看她。
心想:這女人真是個二貨。」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帝王專寵,毒妃別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