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連載中

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來源:google 作者:江夕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黎九 齊北晏

她用一輩子,證明了人這一生,真的可以只愛一人可是,臨終之時,收到了卻只有對方簡短一句「其實死了也好」重活一世,黎九隻想平平靜靜地好好生活可是誰能夠告訴她上輩子那個從來沒有說愛她的男人,卻日日纏,天天寵……展開

《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章節試讀:

看來這北晏哥還不知道黎九那小賤人跟別的男人上過床。
看着醫院門口正要上車的矜貴男人,她加快腳步追上去,「齊哥哥,剛才我妹妹說的話你別在意,她最近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經常早出晚歸的,昨晚還不知道跟哪個野男人睡了一覺才回來,你……」
「滾。」
陰沉的冷喝響起,齊北晏頓住腳步,冷冽出聲,低沉的嗓音帶出十足的殺氣。
黎彎彎被嚇了一跳,雙腿發軟地退了一步,砰地一聲,男人進入車裡,重重地甩上門。
黎彎彎心有不甘,又踩着高跟鞋砰砰砰地倒了回去。

後背受了傷,沒辦法躺着休息,黎九側着身,正打算睡一會。
砰地一聲,門被人一腳踹開,黎彎彎怒氣匆匆地走進來,惡狠狠地看着她,「黎九,你個賤人,你到底用了什麼下.流的手段,讓北晏哥非娶你不可?」
只要一想到,她長得還比小賤人好看,從小到大學習成績也比那小賤人好,那齊家的老頭子卻非要齊北晏娶這個賤人,黎彎彎就更恨不得千刀萬剮了她。
黎九眼底閃過一絲不悅,「別把什麼人都當做你。」
黎彎彎的怒火當即刷地一下騰燒了起來,「你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黎九冷冷道,「你要想嫁給齊北晏,你該找的人是他才對,在我這裡大吵大鬧算什麼?」
「哼。」
黎彎彎不屑冷哼了一聲,「要不是北宴哥是個孝順的人,齊家老爺子又非得逼他娶你,你以為我想見到你?
!」
她巴不得她死了才好呢!
有這個賤人在,借用古代的話,黎家的小姐她就永遠是個庶的。
關鍵是她還比這個賤人歲數大,她又是黎家的親生女兒。
人家一眼就看出來她媽是小三上位的。
跟那些千金小姐逛街,談到這事,別提多丟人了。
黎九淡漠道,「那你剛才也聽到了,我不想嫁給他,是他非得娶我。」
這句話在黎彎彎聽來無疑就是炫耀,還是氣死人不償命的那種。
她恨得牙痒痒的,「既然你不想嫁給他,那你現在就去跟齊老爺子說清楚,你不想嫁給他。」
「怎麼?」
黎九挑了唇,「你以為我跟齊北晏取消了婚約,他就會娶你?
!」
潛意思就是,你想嫁,人家看得上你嗎?
黎彎彎氣結,「你……」
黎九不想跟她吵,按了一下旁邊的服務鈴。
很快,一名女護士走了進來,「您好,黎小姐,請問有什麼吩咐?」
黎九平靜道,「她太吵了,打擾到了我休息。」
女護士走到黎彎彎的跟前,溫柔道,「這位小姐您打擾到我病人休息了,請您出去。」
「黎九,你別太得意。」
黎彎彎拿着包氣沖沖地離開了。
這個賤人總有一天會遭報應的。

下午的時候,黎九睡醒,接到了閨蜜陳忻妍的一通電話。
她來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怎麼了?
傷哪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住院?」
陳忻妍跟她從小一起長大,前世,她家中發生變故出了國,自從她離開之後,她的身邊就再也沒有親近的人了。
黎九眼圈泛紅,「我沒事。」
她心中泛起一絲暖意,「只是不小心跌在了床下,壓到玻璃碎片了。」
看她沒多大問題,陳忻妍鬆了口氣,忍不住責備,「怎麼好端端的,壓到玻璃碎片了?」
黎九垂下眼眸,安靜了片刻沒出聲。
沉默一瞬之後,道,「忻妍,你身邊有不有男的,活的,單身的,還能夠立刻結婚的。
我想找個人儘快跟我結婚。」
門外,正準備推門而入的欣長身影腳步猛地一頓。
「結婚?」
陳忻妍下意識地摸了摸她的額頭,沒發高燒啊,「你不是一直喜歡齊北晏?
如今好不容易跟他訂婚了,怎麼現在……」
「我已經想通了。」
低弱的聲音從口中溢出。
其實死了也好。
前世臨終前,那一句話,又重新浮現在了腦海。
黎九心臟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既然要斷,那就要斷得徹徹底底,「不是我的東西,強求也強求不來。」
這是她花了近三十年才明白過來的道理。
勉強的幸福太痛苦了。
陳忻妍看着她蒼白如紙的臉龐,想問些什麼終究沒問出口。
她握住她的手,「這件是交給我。
你想要什麼樣的類型都沒問題,正好,我身邊有一個朋友開了間婚姻介紹所,我可以叫她幫你留意。」
門外,男人危險地斂了眸。
很好,這個女人做得真的是很好。
為了擺脫他,居然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自己給嫁出去了。
骨節分明的大手鬆開了門柄,男人慢慢地轉過身,往醫院外的方向走。
吳祺看着他那辨不出情緒的俊臉,小心翼翼地問了句,「先生,不進去了嗎?」
男人眼眸冰冷,卻是答非所問,「傳我的話下去。
黎九是我齊北晏的女人。」
他倒要看看,A市有那個不要命的男人敢動。
看來這北晏哥還不知道黎九那小賤人跟別的男人上過床。
看着醫院門口正要上車的矜貴男人,她加快腳步追上去,「齊哥哥,剛才我妹妹說的話你別在意,她最近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經常早出晚歸的,昨晚還不知道跟哪個野男人睡了一覺才回來,你……」
「滾。」
陰沉的冷喝響起,齊北晏頓住腳步,冷冽出聲,低沉的嗓音帶出十足的殺氣。
黎彎彎被嚇了一跳,雙腿發軟地退了一步,砰地一聲,男人進入車裡,重重地甩上門。
黎彎彎心有不甘,又踩着高跟鞋砰砰砰地倒了回去。

後背受了傷,沒辦法躺着休息,黎九側着身,正打算睡一會。
砰地一聲,門被人一腳踹開,黎彎彎怒氣匆匆地走進來,惡狠狠地看着她,「黎九,你個賤人,你到底用了什麼下.流的手段,讓北晏哥非娶你不可?」
只要一想到,她長得還比小賤人好看,從小到大學習成績也比那小賤人好,那齊家的老頭子卻非要齊北晏娶這個賤人,黎彎彎就更恨不得千刀萬剮了她。
黎九眼底閃過一絲不悅,「別把什麼人都當做你。」
黎彎彎的怒火當即刷地一下騰燒了起來,「你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黎九冷冷道,「你要想嫁給齊北晏,你該找的人是他才對,在我這裡大吵大鬧算什麼?」
「哼。」
黎彎彎不屑冷哼了一聲,「要不是北宴哥是個孝順的人,齊家老爺子又非得逼他娶你,你以為我想見到你?
!」
她巴不得她死了才好呢!
有這個賤人在,借用古代的話,黎家的小姐她就永遠是個庶的。
關鍵是她還比這個賤人歲數大,她又是黎家的親生女兒。
人家一眼就看出來她媽是小三上位的。
跟那些千金小姐逛街,談到這事,別提多丟人了。
黎九淡漠道,「那你剛才也聽到了,我不想嫁給他,是他非得娶我。」
這句話在黎彎彎聽來無疑就是炫耀,還是氣死人不償命的那種。
她恨得牙痒痒的,「既然你不想嫁給他,那你現在就去跟齊老爺子說清楚,你不想嫁給他。」
「怎麼?」
黎九挑了唇,「你以為我跟齊北晏取消了婚約,他就會娶你?
!」
潛意思就是,你想嫁,人家看得上你嗎?
黎彎彎氣結,「你……」
黎九不想跟她吵,按了一下旁邊的服務鈴。
很快,一名女護士走了進來,「您好,黎小姐,請問有什麼吩咐?」
黎九平靜道,「她太吵了,打擾到了我休息。」
女護士走到黎彎彎的跟前,溫柔道,「這位小姐您打擾到我病人休息了,請您出去。」
「黎九,你別太得意。」
黎彎彎拿着包氣沖沖地離開了。
這個賤人總有一天會遭報應的。

下午的時候,黎九睡醒,接到了閨蜜陳忻妍的一通電話。
她來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怎麼了?
傷哪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住院?」
陳忻妍跟她從小一起長大,前世,她家中發生變故出了國,自從她離開之後,她的身邊就再也沒有親近的人了。
黎九眼圈泛紅,「我沒事。」
她心中泛起一絲暖意,「只是不小心跌在了床下,壓到玻璃碎片了。」
看她沒多大問題,陳忻妍鬆了口氣,忍不住責備,「怎麼好端端的,壓到玻璃碎片了?」
黎九垂下眼眸,安靜了片刻沒出聲。
沉默一瞬之後,道,「忻妍,你身邊有不有男的,活的,單身的,還能夠立刻結婚的。
我想找個人儘快跟我結婚。」
門外,正準備推門而入的欣長身影腳步猛地一頓。
「結婚?」
陳忻妍下意識地摸了摸她的額頭,沒發高燒啊,「你不是一直喜歡齊北晏?
如今好不容易跟他訂婚了,怎麼現在……」
「我已經想通了。」
低弱的聲音從口中溢出。
其實死了也好。
前世臨終前,那一句話,又重新浮現在了腦海。
黎九心臟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既然要斷,那就要斷得徹徹底底,「不是我的東西,強求也強求不來。」
這是她花了近三十年才明白過來的道理。
勉強的幸福太痛苦了。
陳忻妍看着她蒼白如紙的臉龐,想問些什麼終究沒問出口。
她握住她的手,「這件是交給我。
你想要什麼樣的類型都沒問題,正好,我身邊有一個朋友開了間婚姻介紹所,我可以叫她幫你留意。」
門外,男人危險地斂了眸。
很好,這個女人做得真的是很好。
為了擺脫他,居然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自己給嫁出去了。
骨節分明的大手鬆開了門柄,男人慢慢地轉過身,往醫院外的方向走。
吳祺看着他那辨不出情緒的俊臉,小心翼翼地問了句,「先生,不進去了嗎?」
男人眼眸冰冷,卻是答非所問,「傳我的話下去。
黎九是我齊北晏的女人。」
他倒要看看,A市有那個不要命的男人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