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第一鑒婿
第一鑒婿 連載中

第一鑒婿

來源:google 作者:關東煮本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婉婷 秦漢 都市小說

唐代官窯唐三彩!清代御用冰裂紋御酒壺!周朝時期青銅簋總行了吧?勉強入眼!這個人是誰?口氣這麼大?他?楚家廢物女婿,秦漢!商業巨頭穿越到楚家廢物女婿秦漢身上,從此徹底改變了他廢物女婿的命運!打土豪,分古董,分分鐘讓富二代懷疑人生!秦漢嫉惡如仇,權財雙絕,且看他如何走到人生巔峰,君臨天下!展開

《第一鑒婿》章節試讀: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楚嘉豪的身上。

  「你別胡說八道!爺爺平時也不戴玉石,最多收藏起來,我怎麼去害爺爺?」楚嘉豪的表情十分心虛,言語中的辯解味道十足。

  「呵呵,是嗎?」

  「所以你知道爺爺不戴玉石,才以次充好,謊稱高價拍來羊脂玉,糊弄爺爺對嗎?」

  秦漢的話殺人誅心,一語道破天機。

  「放屁!你給我閉嘴。」楚嘉豪本想讓秦漢在眾人面前出醜,可卻沒想到被這廢物猜中了心思。

  「就你這樣的廢物,你懂玉石嗎?不嫌丟人?」楚嘉豪故意強調廢物兩個字來調動眾人的情緒。

  他確實做到了,也引起了周圍人的共鳴。

  「誰不知道你秦漢是什麼貨色?」

  「就是!一個吃軟飯的也懂玉石?真是搞笑!」

  「閉嘴吧!廢物!」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完後,引起全場的鬨笑。

  「今天真是熱鬧。」

  就在這時,一位滿頭銀髮,身材高大的老頭出現在眾人面前。

  眾人看到他出現,紛紛站起身來非常恭敬的微笑致意。

  在楚家,爺爺楚振山可是掌握實權,從家族到集團公司,他都是穩坐第一把交椅。

  「爺爺,秦漢這個廢物竟然說我給你買的玉是假的,剛剛被我教訓了一頓。」楚嘉豪得意洋洋的率先出招。

  楚嘉豪說完這番話後,很多人都等着看秦漢笑話。

  楚振山可是鑒寶界的泰山北斗。

  雖然楚嘉豪嘴上說秦漢冤枉他,可他卻不肯把那塊羊脂白玉拿出來給爺爺看。

  「哦?還有人敢賣我們楚家假貨?我來看看。」楚振山淡淡的說道。

  楚嘉豪沒想到爺爺竟然要當眾驗貨,這讓他十分尷尬。

  只能乖乖拿出!

  「爺爺,這塊玉確實像秦漢所說,很有問題。」楚婉婷經過剛才聚寶樓的事件,完全對秦漢深信不疑。

  楚振山微微點頭,隨手戴上老花鏡仔細的看着那塊羊脂白玉。

  就這樣看了一會,他的臉上突然呈現出不愉悅得神情。

  這讓站在一旁的楚嘉豪心中一緊,如果讓爺爺看出來自己用假貨騙他。

  或者認為他有眼無珠,那日後在楚家的日子可能就沒那麼好過了。

  楚婉婷看了一眼秦漢,其實她的內心是很希望爺爺能誇秦漢一句,這樣一來,在這個家就沒人再敢看不起他了。

  可這一切都是楚婉婷自己的想法,她的爺爺非但沒誇秦漢,反而...

  「這是一塊上等的羊脂白玉,給我好好收藏起來,這可是我今年收到最好的禮物。」說著,楚振山隨手將禮物交給身後的隨從,臉上沒有一絲絲的波瀾。

  秦漢雖然有些吃驚,可很快就明白了楚振山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

  反而楚嘉豪卻愣住了,這塊玉是什麼貨色他心裏再清楚不過了,爺爺怎麼可能看走眼呢?

  「爺爺,你還是仔細看看吧。」

  楚婉婷不相信秦漢會看走眼,沒準...是爺爺看走了眼,畢竟這關係到他的健康。

  「你是在質疑我嗎?」楚振山突然用犀利的目光看着楚婉婷,臉上由無任何波瀾轉成一臉怒火。

  「我...」

  「她不是質疑你,是在否定你的判斷。」

  哄!

  大膽!

  簡直膽大包天!

  所有人都沒想到,秦漢竟然公然的懟爺爺,這簡直是倒反天罡。

  「秦漢你竟敢頂撞爺爺?」楚嘉豪正愁過不了這關,既然秦漢公然的頂撞爺爺,這可給了他機會。

  楚嘉豪兩三步的快速來到秦漢面前,嘴角上揚,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

  「今天你完了。」

  秦漢並沒理會他,反而來到楚振山的面前。

  「爺爺,既然你這麼喜歡這塊玉,不如我給你戴上吧。」說著,秦漢從隨從的手中拿過禮盒。

  取出玉後,準備掛在楚振山的脖子上。

  「秦漢,你在幹什麼?」楚婉婷也嚇了一跳,今天的秦漢和以往大不一樣也就算了。

  可他竟然敢公然頂撞爺爺,還去挑釁。

  「怎麼了?」秦漢一臉無畏的樣子,問道:「爺爺不是很喜歡嗎?」

  「既然喜歡,那不妨戴上它,我聽說羊脂白玉可以延年益壽的。」

  說著,秦漢突然出手,直接把那塊玉戴在楚振山的脖子上。

  全場嘩然!

  楚振山的怒光始終沒離開過秦漢的身上,他也沒想到秦漢敢有這樣大不敬的舉動。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秦漢完蛋的時候,楚振山突然開口說道:「很好!那就戴着它吧。」

  噗!

  這麼一句話,差點沒讓眾人把早飯噴出來。

  「謝謝爺爺。」秦漢的臉上揚起腹黑的微笑。

  楚振山狠狠看了他一眼,隨後轉身離開大廳。

  可就在他走後的五分鐘之內,所有人都沒開口,都在靜靜的看着秦漢。

  宴會正式開始。

  再次出場的楚振山換了一身盛裝,脖子上的玉石也不在了。

  很多賓朋紛紛獻上自己的賀禮,楚振山一一笑納。

  「楚婉婷,你不是去給爺爺買禮物了嗎?怎麼不拿出給大家看看?」

  「不是東西太低賤,拿不出手吧?」

  就在送賀禮的環節馬上結束的時候,楚嘉豪盯着楚婉婷,出言諷刺道。

  楚婉婷的目光落在秦漢的身上,隨着她的目光轉移,眾人也看向了秦漢。

  可讓他們都沒想到的是,所有人都在恭賀楚振山壽辰的時刻,秦漢竟然在一旁吃的不亦樂乎。

  本以為這種場合大家都拿他當小透明,沒想到,楚嘉豪卻故意找茬。

  「他是哪輩子沒吃過啊?看你那吃相,真給楚家人丟臉。」

  「就是!」

  秦漢不慌不忙的起身,從身上拿出那個錦盒遞給楚婉婷。

  楚婉婷接過錦盒,來到爺爺身邊,剛要開口說話,卻被楚振山打斷。

  「我聽說你託人為買青銅簋,是為了給我驚喜嗎?」楚振山站在台上,前面是話筒。

  他的話,全場都聽得清清楚楚。

  聽到青銅簋這三個字,很多人都為之一驚,紛紛議論開來。

  「我...」楚婉婷剛要解釋,可還沒等說出話,手中的錦盒就被楚嘉豪搶了過去。

  「還給我。」

  楚婉婷非常氣憤,可她的話卻對楚嘉豪沒有任何作用。

  「這是什麼東西?」

  楚嘉豪打開錦盒後差點沒直接把這錦盒扔出去,着實的嚇了一跳。

  眾人的目光全落在那錦盒上面。

  錦盒內是一塊黑色的物體,外形好像木炭一樣,烏起碼黑的。

  「這就是你託人給我找的青銅簋?」

  楚振山指着那塊木炭問道。

  楚婉婷也傻了,她看着秦漢,不知所措的樣子。

  難道秦漢被人騙了?

  秦漢把最後一塊西點放在嘴中。

  「青銅簋算什麼?這可是千年罕見的寶貝。」

  秦漢的話一出口,再次引起鬨堂大笑。

  很多人甚至笑的肚子疼,這傢伙不是有病吧?

  楚振山的臉色極其難看,在場的可不止楚家人,還有很多商業名流!

  「這到底怎麼回事?」楚婉婷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她費盡心思不全為了自己。

  也是為了秦漢能在這個家好過一些,可她萬萬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卻出了這樣的事情。

  「你說話啊!快點和爺爺解釋清楚,這到底是什麼。」

  看着秦漢絲毫不在意的樣子,楚婉婷都已經急死了。

  「得了吧!楚婉婷,你倆就別在這唱雙簧了,集團周年慶典你都敢不用心,你膽子越來越大了。」楚嘉豪把握時機,趕緊添油加醋道:「爺爺,我看楚婉婷根本不適合在楚氏集團的總裁位置上,你就趁着大家都在,宣布吧。」

  楚婉婷失望的看着秦漢,任由楚嘉豪怎麼諷刺都無力反駁。

  「精彩!」秦漢拍着手,環繞四周,目光鎖定楚嘉豪,淡淡的笑道:「這場戲你排練好久了吧?」

  「放屁!」楚嘉豪再次被揭穿,趕緊反駁:「你們不關心集團,還怪被人說嗎?」

  秦漢點頭,拿過錦盒,把那塊黑炭放在手裡,輕輕的說道:「今天可能會讓你失望了,因為這塊黑莯玉能買下整個楚家。」

  「哈哈!婉婷的老公還真幽默。」

  「他不是喝多了吧?要不送他回家算了。」

  不止楚嘉豪,就連周圍看熱鬧的人,也開始冷嘲熱諷起來。

  楚婉婷的臉色更加難看,死死的盯着秦漢,恨不能現在就給他推出去。

  「黑莯玉?」楚嘉豪笑着拿出手機,在搜索引擎上直接輸入了這三個,隨後發出嘲笑的聲音:「你遍故事也遍個靠譜點的吧。」

  「這世界上根本沒有黑莯玉這種東西。」

  說著,楚嘉豪拿着手機對着人群開始展示。

  頓時引起鬨堂大笑。

  楚婉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本來對秦漢有所改觀,沒想到是自己再次的眼瞎。

  「爺爺!對不起!我本來是要送您青銅簋的,可聚寶樓的老闆打眼了,所以...」

  楚振山站在台上,許久沒有說話。

  可他的臉色非常難看。

  「滾開吧!廢物!」楚嘉豪一把推開秦漢,錦盒不慎落到地上,黑莯玉也滾落在地上,摔成兩半。

  就在黑莯玉裂開後,裏面突然閃現出一陣陣的紅光,極為刺眼。

  與此同時,從黑莯玉內發出陣陣香氣。

  香氣柔和,聞到的人感到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黑莯香?」

《第一鑒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