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第一名媛凌霄盛莞莞凌霄
第一名媛凌霄盛莞莞凌霄 連載中

第一名媛凌霄盛莞莞凌霄

來源:外網 作者:南蕁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南蕁

展開

《第一名媛凌霄盛莞莞凌霄》章節試讀:


這時一直默默落淚的陳由美也忍不住開口了,「凌珂,你剛剛那般羞辱我,現在被人當眾拆穿謊言還不知錯,依然這麼囂張跋扈,真是欺人太甚。https://www.zuox.net」
說話的時候,陳由美緊緊抓着顧南城的手,像只受了驚卻又憤憤不平的小鹿。
顧南城很心疼,畢竟她受的委屈都是因為他,他目光銳利的看向凌珂,「還不道歉?」
凌珂冷笑,「道歉?顧總要我向誰道歉?」
趙佳歌怒道,「凌珂,別揣着明白裝糊塗,你剛剛污衊了誰,羞辱了誰,你自己心裏清楚。」
陳菲菲說,「凌珂,我看你今天不是出來玩的,而是故意來鬧事的,還不快跟藍俏和由美道歉。」
藍俏的閨蜜薛纖纖一臉憤怒,「凌珂你剛剛太過分了,快向俏俏道歉。」
他們一個個都叫凌珂道歉,就連一起跟過來玩的幾個名媛公子也開始為藍俏打抱不平。
厲寒司看着成為眾矢之的凌珂,沒有絲毫同情,不參與也圍護,反正她經常跋扈慣了,沒少得罪人。
藍俏眼眶通紅,態度強硬,「凌珂,你今晚不道歉,休想從這裡走出去。」
這時顧北城看向了藍俏,「哦?你有何本事攔人?」
陳威和宋明哲也擺明了態度,「想攔人,也得看我們答不答應。」
顧南城目光落在顧北城臉上,兄弟倆人身上燃起了一股暗涌,顧南城平靜的聲音下隱藏着驚濤駭浪,「北城,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顧北城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與他對立,這讓顧南城很不高興。
情勢一下子就形容了兩派,凌珂這邊少了幾個人,明顯氣勢有些不足。
一旁看好戲的唐逸心忖,不是慶祝盛莞莞恢復單身嗎,難道他走錯包間了?
「北城,你大哥說的對,這件事你不用插手,讓我來解決就行。」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聽到這道聲音,所有人朝門外望去,只見盛莞莞一身優雅冷艷的站在那裡,她的出現好像帶着一股怡人的春風,降去了包間內的燥熱。
「盛莞莞?」
「靠,她居然也來了?」
「剛被凌霄一腳踢開,出軌的傳聞又鬧得沸沸揚揚,這時候她不在家裡躲着,跑出門自找羞辱嗎?」
眾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唐逸看見盛莞莞眼睛一亮,主角終於來了!
凌珂一見到盛莞莞,立即就朝她跑了過去,一把抱住她,欲哭無淚的告狀,「莞莞,你終於來了,這裡有幾個女人聯起手來欺負我,你快幫我出出氣。」
凌珂指着藍俏趙佳歌等人,就是一頓惡人先告狀。
接着發現唐元冥也來了,又朝他撲過去,繼續告狀,「嗚……冥哥哥你可要為我撐腰,她們仗着人多欺負我,你都不知道我剛剛被她們欺負成什麼樣了,嗚嗚……」
藍俏幾個氣的臉色鐵青,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盛莞莞一派人,也對凌珂這行經弄得哭笑不得,卑鄙無恥。
唐元冥用一根手指頂住藍俏的額頭,以防她往他身上抹眼淚鼻涕,繃著張俊臉嫌棄地道,「我知道了,你現在離我遠點。」
凌珂小時候沒少往他身上抹鼻涕,唐元冥都有心理陰影了!
凌珂「哦」了聲,立即從他懷裡退開。
唐逸看着身姿嬌小的凌珂,只覺得這個女人古靈精怪,倒是可愛得緊。
藍俏看着一出場便艷壓群芳的盛莞莞,嫉妒痛恨又驚喜,這種時候她居然還敢出門,看來是覺得臉還沒有丟夠。
而且,她還敢跟唐元冥一起出來,難道她不知道,現在外面都在傳她和唐元冥有一腿嗎?
藍俏無比激動,她出氣的機會終於來了。
「盛莞莞又是你。」
是顧南城的聲音。
盛莞莞朝他看了過去,見顧南城黑着張臉怒瞪着她,似乎從她一出現,他就將剛剛那些不愉快的事,全部扣在了她的頭上。
又是你!
這三個字就是最好的證據。
盛莞莞對顧南城揚了揚嘴角,「是我,好久不見啊顧總,別來無恙。」
顧南城看了唐元冥一眼,對盛莞莞不屑地冷笑,「你剛剛說這事交給你來解決,你想怎麼解決?」
盛莞莞看了看陳由美,又看了看藍俏,不明所以地問了句,「顧總這是在為陳小姐出頭,還是為藍小姐出頭?」
陳由美臉色變了變。
藍俏趕緊澄清,「當然是為陳小姐。」
凌珂掂起腳尖,下巴抵在盛莞莞肩膀上,聲音可一點沒克制,「抱歉莞莞,我剛剛一時沒忍住罵了陳小三,不過這也不是我的錯,是她自己先說我的。」
說起這些,凌珂還覺得無比委屈。
陳小三。
這三個字讓陳由美委屈憤怒又不甘,剛收住的眼淚,又從臉上滑落,她緊緊攥着顧南城的手羸弱的哭泣,「我不是小三,我不是……」
顧南城心疼地握着陳由美的手,目光如把鋒利的冷箭一樣射向凌珂,「要麼跪下道歉,要麼從今以後,海城再無凌安集團。」
唐元冥冷笑,「顧總好大的口氣。」
顧南城看向唐元冥,語氣里充滿警告,「唐總剛從部隊出來,對海城的商界布局還不太熟悉,聽顧某一句勸,最好想清楚了再站隊。」
唐元冥再想開口時,盛莞莞攔住了他,他剛上任,她不想將他捲入這次的是非之中。
盛莞莞看向顧南城,「事實如何,我們這些人比誰都清楚,第三者永遠都是第三者,想讓凌珂給陳由美下跪,她受得起嗎?」
「盛莞莞,這裡沒你的事,你最好別多嘴。」
顧南城絲毫不顧及往日的情面,繼續對凌珂施壓,「我說要麼跪下道歉,要麼海城再無凌安集團。」
凌珂臉色白了白,不由自主地朝厲寒司看去。
只見厲寒司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絲毫沒有為她出頭的意思。
藍俏等人一臉得意,一副等着看好戲的模樣,趙佳歌始終清清冷冷地坐在那,像一朵不容褻讀的白玫瑰。
「我說要麼跪下道歉,要麼海城再無凌安集團。。」
顧南城的聲音再次響起,震耳欲聾,「凌珂,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

《第一名媛凌霄盛莞莞凌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