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第一戰神
第一戰神 連載中

第一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一夜帶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一夜帶匪 玄幻魔法

展開

《第一戰神》章節試讀:

寧嘯說罷冷哼一聲,拉着李璇走向了上方的舞台。
舞台上,燈光四溢,寧嘯和李璇並肩而立,主持人舌吐蓮花,逗笑全場。
而寧嘯和李璇父母端坐在上,看着這一對璧人,笑得十分滿意。
不過帝風掃視全場,都沒見到寧家老爺子寧狂和李家家主李建東。
李璇父親李雲通笑道,「寧劍,你生了一個好兒子啊,一表人才,紳士風度。」
寧劍擺擺手道,「老李你也太客氣了,你女兒也很優秀啊,冰清玉潔,獨立能幹,是我寧家之福,哈哈。」
「下面,我們有請準新娘的父親,李雲通給新人祝福,大家歡迎!」
主持人道。
李雲通笑着走到舞台中間,朗聲道,「非常歡迎大家蒞臨小女的訂婚宴,眾所周知,璇兒是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女,所以老爺子特意讓我帶話,把這間龍騰酒店,作為璇兒的嫁妝!」
「我擦!這麼大方?」
李雲通此話一出,眾人皆是驚呆,龍騰酒店啊,價值好幾個億,李老爺子可真是大方。
寧劍和寧嘯父子對視一眼,皆是笑了,李家的確是捨得啊。
台下一些單身的青年更是嫉妒到爆,如果準新郎是自己該多好啊?
李家的嫁妝已經攤牌,接下來,眾人更加好奇的,便是寧家的聘禮了。
作為男方,起碼不能比女方小氣吧?
寧家能拿出什麼比龍騰酒店更值錢的東西嗎?
但最期待的,應當屬在場的李家人了,畢竟他們才是得到聘禮的一方。
寧家越大方,李家在清海也就越有面子。
角落裡,帝風摸了摸鼻子,笑得意味深長道,「接下來,就是見證驚喜的時刻了。」
台上,李璇看向寧嘯,笑問道,「寧家,準備了什麼驚喜?」
寧嘯趁機握住李璇的手,十分得意道,「一個大驚喜,保證讓李家倍有面子。」
「好,我等着。」
李璇笑道。
「下面,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準新郎的父親寧劍上台講話!」
台下掌聲轟鳴。
寧劍穩步上台,拿過話筒,笑道,「寧嘯是我唯一的兒子,他的婚姻大事乃是我寧家最大的喜事!為此,寧家準備了一份厚重的聘禮!」
「有多厚重啊?」
「比這酒店值錢嗎?」
台下有人起鬨。
「容我賣個關子,」寧劍笑道,「來人啊,上聘禮!」
命令一下,就看到六個穿着西裝的大漢推着一個碩大的花車到了舞台中間。
花車之上,還蓋着一塊大大的綢緞。
這下,台下眾人就更加心痒痒了,這寧家,搞得真是神秘。
「是什麼啊,快讓我們瞧瞧啊!」
「我等不及了!」
寧劍笑着看向李璇和寧嘯,道,「這個驚喜,還是你們新人來揭曉吧!」
「好。」
李璇嫣然一笑,和寧嘯一起,走向了花車。
「一起?」
「好。」
寧嘯和李璇各自抓住一角,輕輕一拉,綢緞就被拉開了。
「我靠!」
「我特么!」
綢緞拉開的一瞬間,整個酒店大廳發出了此起彼伏的驚叫聲。
「棺材!」
「寧家送了一口紅色的棺材?
!」
除了帝風,在場所有人都一臉懵逼。
尤其是寧家和李家之人。
李雲通和李璇此刻的臉色驟然黑了下來!打死他們也想不到,寧家居然會在這麼重要的場合給李家送一副棺材…..暴怒的情緒瞬間升騰。
「寧劍!」
李雲通紅着臉喝道,「這特么就是你給我李家的大驚喜?
!」
李璇亦是震怒,「寧嘯,寧家這是什麼意思?
咒我李家死嗎?
!」
就算不願意送嫁妝,也不至於如此羞辱吧在訂婚宴上,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而寧劍和寧嘯對視一眼,都是一臉懵逼。
寧嘯怒道,「爸,這是怎麼回事?
你不解釋一下嗎?」
「你問老子,老子特么問誰?
!」
寧劍反應過來,更是狂怒,他看向那六個穿着推花車的大漢,冷聲喝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子早上交給你們的,可不是一口棺材!」
六個大漢你看我我看你,也很懵逼。
「老爺,我們沒動,也不敢動啊。」
為首的大漢差點沒哭出來,他們只是負責押運而已啊。
「那特么是誰幹的?」
寧劍看向眾人朗聲喝道,「懦夫,敢做不敢當嗎?」
「嘖嘖嘖,到底是誰敢做不敢當啊?」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天而降,鏗鏘落在舞台之上。
此人穿着一件迷綵衣,腳上蹬着軍靴。
渾身肌肉結實緊繃,虎目如炬,臉上還有一道淡淡的刀疤。
「卧槽,是他!」
「棺材,我早該想到的!」
台下,周劍喃喃自語道,台上之人,他印象太深刻了,正是一招制服他兩個保鏢的悍將白虎!他不由得將目光看向角落裡的帝風,明明這傢伙才是主人啊,為什麼是一個手下出面?
此刻,帝風正悠悠抽着煙,深邃的眼眸看着台上寧李兩家人的反應。
喃喃自語道。
「好戲,正式開始!」
白虎雄壯的身影落在舞台上之後,現場一片死寂。
今天可是清海大族李家和寧家的訂婚宴,誰也預料不到,會出現這麼一幕。
不過,他們更期待的,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你是何人?
竟敢破壞寧家和李家的訂婚宴,存心想找死嗎?」
寧劍臉色威嚴,怒聲質問。
李雲通也是站了出來,眸子中閃着火光,「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李家將你碎屍萬段!」
訂婚宴上送棺材,這是赤果果的挑釁尊嚴啊。
李璇和寧嘯也是狠狠盯着台上之人。
此人選在他們訂婚宴,清海無數名流齊聚之時出手,顯然是謀劃已久。
李璇心思細膩,想到帝風剛剛跟自己提起帝家之事,心中頓時有種強烈的預感。
此人,很可能跟帝家有關係。
而剛剛那個男人,也很有可能跟帝風有某種關係。
一想到自己剛剛還跟他調情,李璇就感覺脊背發涼。
白虎背負雙手,臉色的表情冷淡而戲謔。
一舉一動,都有虎將之風。
「別急,我今天來,就是慢慢跟你們算賬的!」

《第一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