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地獄島阿修羅
地獄島阿修羅 連載中

地獄島阿修羅

來源:google 作者:陳行者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秦不餓 陳修

在這座孤島上有一個比地獄還要恐怖的地方,在這裡關押着窮凶極惡的罪犯和頗具影響力的展開

《地獄島阿修羅》章節試讀:

大夏,東海。
無盡海域**,一座冰冷的孤島懸浮。
方圓千里內,一片茫茫深海。
這裡,被稱為死亡三角區。
所有附近的漁船,但凡靠近此島嶼,都會莫名的撞礁,而後沉船。
甚至,就連飛機也無法從高空中飛行穿越。
因為整片海域上空,長期陰雲密布,電閃雷鳴。
幾乎無一人,能靠近這片恐怖的海域附近!
一切,彷彿無形中有一隻死神的黑手,在操控一般。
而,就在這死亡三角區**,卻…漂浮着一坐巨大的海島。
傳說中…它被世人稱為......十八層地獄!
這,是大夏國度最為神秘的監獄。
整座島嶼之下,是十八層恐怖森寒的重型囚牢!
關押着數千名恐怖的國際重犯!
這裡,是屬於惡魔的墳墓。
整座島嶼的最深處,地獄第十八層。
一間陰暗的金屬鐵房間內。
一名身穿白襯衫,皮膚白皙的青年,正平靜的盤膝坐在地上,手中淡淡翻閱着一本書籍。
而,讓人感到可怕震駭的是。
就在房間門外,一整個團的兵力,24小時日夜駐守!
每個戰士手中,都荷槍實彈,配備有突擊步槍,這是,A級作戰戒備!
一切,似乎都只為…駐守看管,鐵牢房間內的那個青年?

而,更讓人震駭的是。
在距離鐵牢房間數百米的位置,還架設着一台,漆黑冰冷的反應堆大炮!
這,是洲際核武彈頭!
這枚彈頭的發射方向,正應對着那間鐵牢房門!
也就是說…這枚核武,是用來…震懾對付鐵牢內的那個青年!

這,簡直!

那間小小的鐵牢房間內,究竟關押着何等存在?
竟要,讓一整個團的戰士,A級警戒駐守!
而且,還需要配備戰略級的核武彈頭,進行防禦震懾?


...... 與此同時,地獄島內。
一名制服女子踩着高跟鞋,胸前抱着一疊厚厚的假釋文件,疾步朝着島嶼最深處最方向走去...... 女子身着正裝,肩上…別著特殊部門的肩章,足以見得她的尊貴銜位。
地獄一層,一路走下至地獄十八層。
每一層,都關押着極其恐怖的犯人。
這些關押的犯人,一層比一層恐怖!
第一層關押的,還只是普通的國際通緝犯。
而第二層…關押的則是兇殘殺手...... 第三層,關押的…是恐怖的天才物理學家,以及那些超級特工...... 至於第十六、十七層關押的,簡直就是轟動全世界的恐怖梟雄!
這裡的每一尊囚犯,若是放出去,都足以,震驚整個世界!
八岐鬼煞、冥王哈迪斯、血手人屠...... 一個個震顫世界的名字,他們曾轟動世界,令全世界聞風喪膽。
引起世界巨震!
而今,這些恐怖人物…都只成為了這地獄十八層中的一員,被永久的囚禁在其中,永世不得超生 這簡直,是地獄惡魔的聚集之地!

這座地獄島,是多麼恐怖禁忌的存在?

穿過地獄十七層,女子緩緩踏入了傳說中最恐怖的......地獄十八層。
可是當她踏入這傳說中的十八層,卻震驚的發現…整座地獄十八層…只有一條漆黑狹長的走廊。
更讓她震駭的是…走廊盡頭,只有一間孤零零的鐵牢。
傳聞......是真的。
地獄十八層**…設立着唯一的一間鐵牢。
裏面…囚禁着整個地獄島最殘暴的生物!
女子美眸凝重,深吸了一口氣。
她伸手,摸了摸腰間的那柄槍械,確認上膛後,這才小心翼翼,朝着走廊深處走去...... 漆黑的走廊盡頭,是一間嚴密封鎖的囚牢。
牢門,用鈦合金鍛造。
整扇囚門根本就沒有鎖具,為了防止裏面的人越獄,囚牢門被金屬鐵水焊接,與牆壁焊接成了一體。
在囚牢門外,輪流駐守着一整個排的戰士!
三十幾名士兵,配備一挺挺突擊步槍,荷槍實彈!
穿過陰森漆黑的走廊…她終於來到了這間孤零零的鐵牢門前。
制服女子來到了囚室前,將手中一疊文件遞給武營士兵。
隊長上前,凝重的接過文件,仔細翻閱。
「真的......打算釋放?」
長官面色凝重問道。
「是,這是上頭的意思。」
制服女子俏臉鄭重的點頭。
隊長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確認文件…層層複核。
這才最終下令…開囚門。
由於整扇鈦合金囚門都被鐵水澆灌融合,所以…只能用液壓切割機切開。
當這扇厚重的金屬大門被切割開啟的瞬間…在場三十名士兵紛紛舉槍,數十柄突擊步槍全部鎖定瞄準了囚門…!
囚門…被打開。
女子目光朝着那鐵牢內望去......緊接着她的目光微微一凝…帶着錯愕?
透過鐵牢一根根粗厚的欄杆望去......只見一名儒雅的青年正坐在鐵獄中。
面容乾淨白皙,微長的黑髮披在腦後…臉上沒有一絲鬍渣。
他穿着一件乾淨的白襯衫,與整個冰冷陰森的監獄顯得格格不入。
青年坐在地上,手裡捧着一本《聖經.舊約》,目光柔和平靜,彷彿與塵世隔絕。
他…就是地獄十八層......最殘暴恐怖的生物?

女子美眸帶錯愕不敢置信。
面前這個青年如此儒雅,就像一個文弱書生一般…他怎麼可能…是整個地獄島的禁忌生物?

制服女子站在囚室門口,美眸複雜凝重,小心翼翼地開口,「死…神?」
陳縱橫沒有理會她,繼續低着頭…緩緩翻閱着手中那本《聖經.舊約》。
空氣沉默了幾秒鐘,女子的軍禮並未放下,她繼續敬禮道,「屬下奉BOSS之命前來,懇求......死神閣下出手,執行一樁S級任務。」
女子說完,卻發現陳縱橫依舊理會......她只能硬着頭皮繼續說道,「西方暗黑世界的殺手,大量潛入大夏江南,肆意執行暗殺任務…組織派遣的特工…全都有去無回。
因此…BOSS想請您出......」 「滾。」
陳縱橫根本不給她說完的機會,直接冰冷的飄出一個字。
氣氛變得有些安靜,藍可盈遲疑片刻,俏臉帶着鄭重道,「BOSS讓我轉告您…入侵大夏的暗黑殺手中,發現了『聖經』的人…!」
唰?

這一刻,空氣瞬間死寂。
突然…整個走廊監獄內彷彿時間禁錮了一般…瞬間陷入冰寒驟冷!
漆黑走廊中…幾盞壁燈閃爍着,氣溫急速下降。
藍可盈整個人錯愕,她有些反應不過來…四周,發生了什麼?
就在此時,一直低頭看書的陳縱橫…氣息漸漸波動…似猛獸,復蘇!
他,緩緩抬頭!
那白皙的面容,此時此刻,卻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滔天戾氣!
如同一頭遠古猛獸,從無盡歲月中復蘇!
那雙如惡魔般的瞳孔…血絲蔓延!
一股煞氣洶湧爆發…!
嗖......!

一道可怕的風聲掠過!
他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瞬間…移動?

藍可盈心臟猛地一顫......她根本沒反應過來,更沒看清眼前的畫面......陳縱橫的身影已瞬移至她面前。
藍可盈美眸一顫,根本來不及躲避反應!
她下意識的,猛地從後腰掏槍!
可她,剛掏出槍械,還未來得及開槍…那柄槍械,便突然一陣扭曲,直接被一隻白皙的手掌,捏成了金屬碎屑!
這?

徒手,捏爆槍械?


藍可盈美眸瞪大,整個人完全獃滯傻眼了!
與此同時,一隻白皙的手掌…狠狠掐住了她的脖頸,將她整個人懸空提起,卡在了鋼筋鐵欄前。
門口的武裝士兵們也面色驟變,三十柄突擊步槍全部瞄準鎖定他…!
「區區三十一柄56式突擊步槍,便想奈何我么?」
陳縱橫聲音冷漠,帶着不屑,「別緊張…我懶得殺你們…」 這支三十人的武裝排兵,在一年期間全天二十四小時輪守囚牢。
那只是因為陳縱橫懶得殺他們,他若要動手…一年前,這支號稱秘密特種大隊的武裝排士兵,早已橫屍遍地了。
陳縱橫目光冷冷盯着藍可盈,彷彿惡魔之視。
「重複一遍,你剛才的話?」
藍可盈整個人被卡在鐵欄前,俏臉煞白,驚恐!
她只感覺自己的脖頸都快被掐斷了,那種窒息的死亡感瀰漫全身。
「BOSS讓我轉告您…潛入大夏的暗黑殺手中,有『聖經』的人…」她聲音顫抖驚恐,俏臉完全煞白,「BOSS頒佈任務......擊殺『聖經』強者......」 轟......!
當,聽到『聖經』這兩個字時!
陳縱橫的雙眼血紅,一股滔天殺氣,瘋狂湧現!
兩年前,為了找出這個組織......他,血屠了整個西太平洋!
血染太平島,屍骨飄滿海。
兩年後,這個名字…再次出現在了大夏!
「任務,我…接了!
!」
陳縱橫手一松,毫無憐香惜玉的,直接將藍可盈丟飛了出去。
「呯。」
藍可盈的嬌軀,狠狠撞在身後的一堵牆上,整面牆壁都被撞得凹陷,龜裂!
陳縱橫面色森寒冷漠,如同一尊人形猛獸般,身軀猛地朝着鋼筋鐵牢撞擊而上!
「框…轟——!
!」
整個鋼筋鐵牢瞬間被撞得扭曲炸裂!

他就這麼如同人形坦克般,直接跨出了那間號稱全亞洲最銅牆鐵壁的地獄十八層囚牢!
在場,三十柄突擊步槍瞬間鎖定了他!
可,他的身影…快若閃電!
瞬間消失在原地!
只有一陣恐怖殘影,急速掠過!
「鐺鐺鐺......!」
一陣恐怖的金屬炸裂聲!
數秒鐘後。
他的身影,緩緩朝着漆黑的走廊外走去...... 而,那三十名戰士,他們手中的突擊步槍,齊齊…被他徒手,砍成了四分五裂,只剩下滿地的金屬槍械殘渣!
徒手,劈碎金屬槍械?

這!
望着那道漸漸遠去的身影......在場所有戰士的面色,無比難堪,煞白!
這一剎,這群戰士們,終於明白了。
這些年來,並不是…這個青年無法逃離十八層。
而是…他根本,懶得離開!
他若要離開,恐怕......就算是那顆百米外的核武彈頭,都攔不住他!
...... 昔時人已末,今日水猶寒。
地獄十八層囚禁了他整整一年,而今 死神,出籠。
當陳縱橫走出地獄十八層的那一刻,整座地獄島…沸騰。
關押在地獄島中的各路重犯如釋重負,所有人都彷彿經歷了漫長的劫後餘生。
地獄十八層的那尊惡魔生物…終於離開了…!
藍可盈跟着走出了地獄島,她渾身仍處於那驚恐後怕之中,身上的軍裝早已被冷汗所打濕。
那個青年,太過恐怖。
方才那一瞬間,她彷彿從陰曹地府中走了一圈回來。
那個男人的威壓氣息,讓她窒息到靈魂顫慄。
他......究竟恐怖到何種地步?
他的離去…竟能讓整座地獄島都沸騰~?

那種威壓,簡直無法想像...... 藍可盈心中滿是震驚駭然…一個年僅二十多的青年,白皙儒雅的氣質......可,卻成為了地獄十八層最兇殘的生物?

而他的代號,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死神——!

「兩年…753天。」
陳縱橫抬頭望着蒼穹,烏黑髮絲之下,瞳孔…閃過一抹悲涼追憶: 陳縱橫伸手撫摸着掛在胸前的那顆子彈掛墜......這,是從她眉心中取出的那顆子彈。
這顆子彈,奪去了她的生命。
也奪去了整個大夏科學院......最優秀的軍工博士!
任婕的屍體被懸在長城之上......身上的軍裝千瘡百孔…血漬斑斕。
她,是被聖經組織用機槍掃射殺虐而亡。
陳縱橫找到她的時候,是用顫抖的雙手…一塊一塊將她的身子拼起來的…!
大夏課學院,軍工博士…任婕!
英勇就義於嘉峪關長城,生前…僅28歲。
這等兇殘爆虐行徑,不僅僅是抹殺了大夏的一位軍工博士,更是在挑戰泱泱大夏的鐵血軍魂!

陳縱橫將這顆子彈留了下來......掛在胸前。
那年四合大院,那個稚嫩背影...... 那年軍工學院,那道被月光斜斜拉長的倩影...... 青梅竹馬,卻最終天人相隔。
陳縱橫這輩子都忘不掉她那銀鈴般的笑聲,那聲音永遠在腦海中回蕩,成了他這兩年唯一的信念。
此仇不報,誓不超生!
整整兩年,他從未忘記胸前的子彈…!
血屠太平島,追殺聖經組織!

「小婕,我會屠盡『聖經』的每一尊天使,滅盡世間每一個『聖經』組!
我會撕下聖經天使的羽翼,用惡魔天使的血,祭奠你的亡魂!
!」
陳縱橫身軀四周,無盡空氣驟降冰寒,如同化身地獄!
洶湧的殺機充斥在空氣中,如劍輕嘯!
藍可盈俏臉煞白,嬌軀都忍不住一顫!
此時此刻,她彷彿......見到了一尊可怕的凶煞惡魔,從地獄囚牢中,破籠而出!
「閣…閣下!」
藍可盈輕顫着…掏出一疊資料袋,小心翼翼遞給了陳縱橫。
「這是本次任務的關鍵人物…!
組織調查,聖經要對付的目標,就是她!
秋氏集團總裁,秋伊人!
接近她,便能找到聖經組織!」
陳縱橫眸光冰寒入魔,他緩緩接過了資料,身影如惡魔一般…緩緩朝着地獄島機場走去… 那裡,一架軍用直升機正停候,飛行員一身迷彩軍裝,肩上別著一塊特殊銜位的勳章!
也唯有此等勳章的成員,才配資格…迎接這尊凶魔出獄!
...... 同一時間,帝都京北…某神秘辦公室。
一名銀髮蒼蒼的老頭坐在辦公椅前,他眼眸深邃緊閉…手指輕輕敲擊着辦公桌面...... 『叮鈴鈴!
』 突然,辦公桌面前的那台紅色專線電話響起!
銀髮老頭睜開眼睛,目光掃視了一眼專線電話機上的來電顯示:0002!
唰~!
老頭的面色肅然凝重!
整個北方數十個專線電話中…能以『2』作為專線號的,僅一人!
老頭猛地從椅子上起身,肅穆的接起電話。
「你真的打算…放他出來?」
電話中,傳來一個深邃沙啞的男人聲音。
「稟BOSS,是。」
老頭握着電話,面色凝重道,「這個任務,只有他能完成。」
電話中,那位人物沉默了幾秒鐘…沙啞的說道,「一年前,他闖下的禍端…你忘了么?
如今整個西方都在通緝他。」
「所以,這個任務…才應該由他來執行。」
老頭雙眼深邃,舉着着電話凝重道,「怪物,應該交給怪物的同類去對付。」
電話那頭,再次陷入了沉默。
許久,電話中的那位人物才緩緩開口,「張宇宙,記住…若是再捅簍子,組織不會第二次出面清理爛攤子。」
老頭握着電話,鄭重點頭道,「是!
請BOSS放心!」

《地獄島阿修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