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地獄之手
地獄之手 連載中

地獄之手

來源:google 作者:濛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芸玥 陸澤川

有人問她,「為什麼要打電競?」她無奈的擺了擺手,「被某個混蛋忽悠進來的」有人問他,「為什麼相信她來當你的指揮官?」他笑着看了眼她,「我說是一見鍾情,你信不?」展開

《地獄之手》章節試讀:

這傷的不輕啊。」大夫碰了碰芸玥的傷口,「你帶她去醫院吧。」

芸玥疼的直哭,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陸澤川幫芸玥擦了擦眼淚,又在路邊叫了一輛的士,帶着芸玥朝着市人民醫院趕去。

兩人到達醫院已經快十二點了,大部分大夫都已經下班了,所以陸澤川直接把芸玥帶到了急診室。

急診室的大夫看着芸玥的傷口拿起一旁的醫用酒精,不斷往她的傷口裡澆着,芸玥痛的直咬着牙。

索性,大夫處理完後直接就拿紗布把傷口包紮了起來,又給她打了針破傷風血清。

「傷口不算太深,就不用縫合了。」大夫在紙條上寫了幾筆隨後遞給了陸澤川,「拿着去抓藥,以後定時換藥,一周就差不多了。」

「謝謝大夫。」陸澤川到前台付了款,抱着芸玥出了醫院。

芸玥眼睛紅紅的,眼圈比以前高了不少。

「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陸澤川看了看懷裡的芸玥,隨後有些惱火的說:「怎麼弄的?」

芸玥被陸澤川看的有些不自在:「屋子裡太黑了,我找不到開關,只能摸黑去找…」

「以後小心點。」陸澤川伸手攔了輛的士,「畢竟疼的是你自己。」

疼,對於芸玥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芸玥上小學時可是幾乎打遍了學校里所有男生的存在,當時有一個男生不服氣帶着好幾個孩子把芸玥堵在了衚衕里,雖然說到最後芸玥稍微挨了幾拳,但她還是把那幾個男生打趴下了。

她只是氣自己今天運氣不好…

陸澤川一路抱着芸玥回到了基地,剛一下車就看到了路邊等車的ORE的隊長羅晉在路邊蹲着。

「你蹲這幹嘛呢?」陸澤川把芸玥放了下來,小心攙扶着她。

「等你們呢。」羅晉抽了口煙,你去看看微博,你們的新人被人拍到了。

陸澤川一愣,看着了羅晉身邊,「他們幾個呢?」

「在你們基地宿舍里睡覺呢,今天太晚了就在這睡了。」

陸澤川看着羅晉:「進去睡吧,都這麼晚了。」

說完便攙着芸玥朝着屋裡走去。

羅晉抽着煙,看着陸澤川的背影,輕輕的「嘖」了一聲。

「這小姑娘長的還挺漂亮。」

第二天一大早,陸澤川就挨個房間叫醒了眾人,當他走到芸玥的房門前,準備叫醒芸玥時,他突然想起芸玥的傷口。

他心裏想着,「要不然就讓她多睡一會?」

門突然打開了,芸玥從裏面走了出來,她今天穿了條短裙,修長的**露在外面,與之不相符的是那腿上包着的紗布,上面還染上了些已經幹了的血跡。

「腿還疼嗎?」陸澤川看着她腿上纏着的紗布,「我扶你下樓?」

芸玥聲音軟軟的:「我自己能下樓了,謝謝你。」

說完芸玥就走出了宿舍,順着樓梯下了樓。

芸玥走了兩步,感覺傷口也不是那麼疼了,她緊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

客廳的茶几上板板正正的擺放着七份早餐上面還標着他們幾人的名字。

芸玥直接走向了訓練室。

訓練室內空無一人,一台粉紅色的電腦上已經標好了芸玥的名字,顯然這台電腦就是她訓練要用的。

蔣勛此時咬着一個包子走了進來,看着站在電腦前發獃的芸玥,他愣了下。

「教練好。」芸玥看到了蔣勛,十分乖巧的側了側頭。

蔣勛心都快化了,這麼可愛的學生他恨不得馬上把自己的畢生所學都教給她。

馬龍喝着牛奶,打開了訓練室的電閘,七台電腦同時亮屏顯現出金光閃閃的TNG三個大字。

這七台電腦是TNG在拿了全國冠軍後特意給TNG定製的,性能強的離譜。

芸玥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粉紅色的鏤空機箱上還閃着七彩的小燈,花花綠綠的格外好看。

芸玥看着桌面上的地獄之手圖標,隨後點了兩下。

芸玥掃了一眼周圍,卻發現只有陸澤川的座位是空着的。

芸玥想着想着就發起了呆。

「芸玥。」陸澤川提着她的那袋早餐走進了訓練室,「你沒吃早飯?」

芸玥搖了搖頭:「我還不餓,不想吃。」

陸澤川並沒有過多言語,走到芸玥面前把早餐放下,隨後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等會還要吃藥,少吃兩口免得胃疼。」

「哦。」芸玥打開袋子拿了杯牛奶出來,插上吸管喝了一口,甜甜的,她也蠻喜歡的,

接下來的一上午蔣勛都在教着芸玥指揮官控制頁面的一堆快捷信息和專有名詞,而芸玥也是很仔細的聽着,認認真真的做起了筆記。

可其他幾人就不怎麼幸運了,在進行了日常三小時的槍法訓練後,又開了將近五個小時的直播。

芸玥突然感覺自己的指揮官位置也蠻好的。

就這樣的訓練持續了兩天,芸玥也迎來了自己入隊的第一次比賽,雖然只是場訓練賽但她還是有些期待。

這場訓練賽是TNG和ORE之間的日常訓練,兩隻戰隊屬於兄弟戰隊,私下裡也相處的十分融洽,兩支隊伍常常還互相蹭飯。

和ORE的訓練賽被定在了晚上八點,為了湊直播時長,陸澤川還特意打開了直播,直播間人氣依然是十分旺盛,他們還是頭一次觀看這兩支兄弟戰隊的日常訓練賽,所以顯得格外興奮。

早在昨天,一個人到洗手池邊洗臉的芸玥就被TDK的一名粉絲拍到了,並且還上傳了微博,頓時掀起了一陣波瀾,因為芸玥長的的確蠻漂亮的,有人已經開始猜測芸玥未來在TNG的地位馬上就要超過陸澤川成為TNG的門面了。

雙方老闆提前通了電話,ORE的老闆也十分和善,說芸玥第一次上場,可以讓蔣勛稍微幫着點,可芸玥卻死活不幹,她想試着了解一下職業選手的對戰思路,然後在給自己現在的實力評個等級。

隨着八點的鐘聲敲響,雙方的比賽正式開始,在比賽開始前顧俊就發揮了自己超凡的經濟頭腦,提前弄了猜那隊贏的活動,頓時顧俊就掙了不到五千塊錢,笑嘻嘻的說晚上聚餐。

戰鬥其實並不這麼激烈,ORE指揮官根本都沒用什麼戰術,芸玥則是順水推舟,見招拆招,最後兩方打到最後彈藥全打光了也沒分出個誰勝誰負。

所以結果就是雙方認為沒有再打下去了,所以就判了個平局。

這一下顧俊賺的就更多了…

比賽結束,陸澤川今天要水的時長也到了,便關了直播,顧俊建了個微信群把兩邊隊友都拉了進去,至於名字,顧俊直接取了個相親相愛一家人,因為顧俊覺得這樣兩邊隊友才能打成一片,成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ORE的後勤保障兵蘇絡在群里直接@了芸玥:「可以啊芸妹妹,能和周濤打個平手!」

芸玥飛快的回了個微笑表情。

陸澤川拿着一卷紗布,朝着芸玥走了過來:「該換藥了。」

蔡斯一愣,看着陸澤川問道:「老大,發生什麼了?」

陸澤川白了他一眼,隨後蹲在芸玥旁邊,小心翼翼的揭開芸玥腿上的紗布,可剛揭到一半,就聽見芸玥「嘶」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時陸澤川才發現紗布已經死死粘在了傷口處。

一旁的蔣瑜看的芸玥腿上的傷口,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過了片刻才憋出一句話來:「怎麼搞的?」

芸玥咬着牙,艱難的回復着他:「不小心摔了一跤。」

明明是兩跤好嗎?

芸玥小時候住的城市很小,有些道路上坑坑窪窪的,小芸玥騎着自己的腳踏車在路上連着摔了五次,摔的鼻青臉腫,可她到家愣是一滴眼淚沒掉,直到鄰居老奶奶把她帶到了診所時,她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那才是最真實的她,她也想別人把她當成掌上明珠,可她沒有這個資格,只能披上尖刺來保護着自己內心的軟弱。

她一直都這樣。

終於,陸澤川替她換好了紗布,芸玥疼的直冒冷汗,尤其是給傷口處消毒時,芸玥乾脆直接閉上了眼睛。

TNG忙碌的一天即將要結束了,在休息前,蔡斯還把白天錄的戰隊里的每一個人的日常視頻發到了微博上,其中還有陸澤川蹲下給芸玥換藥的那段。

TNG的微博再一次火了起來。

「霸道陸老大給弱小女隊友換藥欸!」

「好甜好甜,這就是TNG的日常嗎?」

「這一對進展怎麼樣了,有哪位知情者透露一下嗎?」

此時一個叫「性感猛男蔣勛勛」的人在下面留了言。

「老子在戰隊的時候天天就只有訓練,訓練訓練還是訓練,為什麼我以前的時候就不是這樣啊!」

芸玥讀着評論笑的都岔氣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蔣勛一個肌肉猛男怎麼會在微博起了個這麼娘炮的名字。

她不理解,但卻大受震撼。

芸玥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卻發現自己床邊新安裝了個開關,她坐在床上,忍不住笑了出來。

「還蠻細心的。」

這時,另一間宿舍里的陸澤川打了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繼續滑動着鼠標。

芸玥躺在床上,看着床邊新安的的開關,嘴角向上勾起,隨後蒙好被子,找周公敘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