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帝贅
帝贅 連載中

帝贅

來源:google 作者:江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流 江鶴 都市小說

你不是說你老婆很厲害么,現在呢,她也要被我廢了,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奇蹟的不不不,其實,我自己才是最厲害的那個喲!展開

《帝贅》章節試讀:

嗯?!

聽到電話之中,虎哥的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譚輝本能的出現了一絲慌亂來。

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過來。

”虎哥,不要開玩笑了啦,兄弟在辦事呢。就在貴賓休息廳啊,你派來的小弟,都已經來了的。 ”

譚輝依舊帶着微笑,以為這是虎哥在和自己開玩笑呢。

畢竟,他派來的人都已經到了的。

”我去你娘咧,我的小弟都在我身邊好么? ”

虎哥破口大罵,不過很快,他好像想到了什麼。

”你說什麼,貴賓休息廳?卧槽,我進不去,剛剛被人包場了,好像是大人物啊。 ”

”什麼?! ”

這次,輪到譚輝發愣了。

進不來?

被大人物包場?!

那眼前的人,不是虎哥的?

卧槽!

譚輝整個人差點暈厥,搞什麼,怎麼出了這樣的烏龍來。

靠!

難怪,剛剛那小子的眼神就有點不對勁。

一開始,自己還以為,這小子是害怕了,直接懵逼了呢。感情,那小子是在看傻子啊。

可惡,可惡!

”你快點出來吧。 ”

虎哥說了這句話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此刻的譚輝,已經頭皮發麻了。

這是什麼地方,燕京好么。

能夠在貴賓休息廳清場的人,乖乖,那代表着什麼,他自然是有概念的。

惹不起!

不管如何,這裡都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

”那個,幾位大哥,誤會誤會…… ”

譚輝滿臉尷尬,突然雙手合十,慢慢的朝着一邊挪移過去。

”站住! ”

可是,一個保鏢直接上前,攔住了對方。

開什麼玩笑,自己可是接到命令了,來了的人,自然是不能夠放走的。

哪怕,之前聽說是一男一女兩個人。

而且,剛剛這個小子,和那個江流,似乎有矛盾。

但是!

他們可不管那麼多,一切等到他們少爺到了再說。

噗通!

可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出現了。

譚輝,此刻竟然雙腿發軟,在第一時間,跪倒在了江流的身前。

”這位少爺,都是我的錯啊,你就不要和我過不去了…… ”

”我……我就是一個小人物啊,至於吳鑫,這個女人,如果你看上了,我不參加的,以後……我看到他之後,就立馬繞着走! ”

”甚至,我都不多看她一眼啊! ”

卧槽?!

江流愣住了。

這樣都可以?

周圍的幾個保鏢也愣住了,剛剛發生了什麼,他們做了什麼么?

還是說,這個江流,還真的有這樣的厲害?

不應該啊,他們都知道了啊,江流就是一個廢物啊。

在江家,壓根就沒有任何的地位可言啊,要不然,江鶴少爺,怎麼會這樣來修理他。

可是……

眼前的這一切,該怎麼解釋呢?

”譚輝,你…… ”

吳鑫的三觀,簡直在剎那被刷新了。

譚輝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真噁心啊。

可是,好端端的,扯上自己幹嘛?

還有,這個男人,還真是可惡啊,自己這樣的厲害,之前為什麼不早說,還害的自己之前為他擔心。

哼!

果然,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你……吳鑫啊,恭喜你啊……這是你天大的造化啊…… ”

這話,還真是真心的。

他和吳鑫不同,越是知道的多,就越害怕。

能夠在這裡清場的人,哪怕只有一小會兒的時間,那都代表着身份和地位。

最起碼,自己這樣的層次,完全招惹不起這樣的存在啊。

”瞎說什麼,這是法治社會。 ”

吳鑫對於這話,有些排斥。

自己是自己的,自己的事情,自己說了算。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這樣的觀念,還真可怕。

”吳鑫,你不知道的…… ”

咔嚓!

譚輝的話還沒有說完,頓時,門被打開了。

一瞬間,江鶴帶着幾個公子哥,有說有笑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這幾個人之後,譚輝更加確定了,自己真的惹不起這小子在。

那些人,絕大部分自己不認識。

但是有一個,他見過的。

是在一個高端的酒會上,遠遠的看過一眼。

但是!

現在那個人,竟然站在了最後面,臉上陪着笑容。

一目了然啊。

譚輝渾身都哆嗦了起來,這次,自己真的跌倒鋼板了啊。

”卧槽?這是什麼情況? ”

江鶴他們看到眼前的這一切之後,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情況,有點不對勁啊。

好端端,這是演的哪一出啊。

誰能夠告訴我,這個跪着的,是哪裡冒出來的?

”什麼鬼? ”

江鶴也被眼前的一切,給弄的迷茫了。

不過他的眼光,看上了慵懶的躺在椅子上面的江流。然後看了看一般的吳鑫。

這個女人,不認識啊。

李傾雪竟然沒有來?

額,有點失望了。

不過,這女人似乎也不錯,看上起挺標緻的啊。

可是!

怎麼感覺,少了點什麼呢?

江鶴內心納悶了起來,這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啊,可是!他就是下意識的覺得,少了點什麼東西。

”各位少爺……對不起,我該死,我該死…… ”

譚輝再次跪倒了幾個人的面前,不斷的開口求饒,解釋了起來。

這話,幾個人都覺得沒毛病,但是接下里的話,卻是讓他們炸毛了。

”對不起,我不應該招惹那位少爺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我不知道,你們身份這樣的尊貴啊…… ”

”求求你們,我真的知道錯了,我願意付出一些代價的,讓我離開吧…… ”

卧槽?!

一群公子哥,瞬間領悟過來了。

而周圍的一個保鏢,剛剛也上來小聲說了幾句,大概把情況講解了一下。

”卧槽。什麼玩意啊! ”

其中一個公子哥,被氣笑了。

直接上前,朝着譚輝的胸口,就是一腳。

疼!

真的疼,對方穿的,可是皮鞋啊,鞋尖踹過來,譚輝甚至感覺,自己的骨頭都要裂開了。

可是,他只能夠忍着啊。

”奶奶滴,你個煞筆。他尊貴? ”

”呵呵……白痴一樣的玩意! ”

”少爺們過來,就是要找那小子麻煩的,你個蠢豬,哈哈哈……老子真的被你氣笑了。 ”

”是啊,我也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白痴的人啊,嘖嘖嘖…… ”

什麼?!

此刻,譚輝都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了。

自己聽到了什麼?

這群人,是過來收拾那小子的。

這些保鏢一樣的人,不是那小子的人?

卧槽!

卧槽啊!

怎麼會這樣?

那剛剛,自己如同小丑一樣的,這是……這是……這是在幹嘛啊?

吳鑫也傻眼了,因為剛剛,她也和譚輝想的差不多。

可是!

怎麼會想到,事情竟然會有這樣的翻轉的。

她看着譚輝的目光之中,帶着一股子可憐。

真的……這也太白痴了吧……

哇!

譚輝竟然忍受不住,直接怒氣上涌,內心極度的憋屈,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來。

然後,兩眼一黑,直接暈倒了。

氣暈了?!

厲害厲害!

”我去,真弱雞,這就暈倒了。 ”

其中一個公子哥,直接上前,狠狠的踹了幾腳。

”行了,拖出去吧,這樣的白痴在這裡,我都感覺滲得慌,白痴不會傳染吧?哈哈哈…… ”

周圍立馬出了兩個人,如同死狗一樣的把譚輝拖了出去。

”喂,江流是么,哦!是了,按理說,我們應該叫你一聲江少的…… ”

周圍,有公子哥主動上前,對着江流冷嘲熱諷了起來。

”既然知道,那就乖乖閉嘴,要不然,後果很嚴重的。 ”

江流很是認真的開口,同時目光朝着江鶴看了過去。

”啊?哈哈哈……江少!哦不,鶴哥,我該怎麼辦啊,江家的人,好像要收拾我啊。 ”

江鶴很是配合的開口道: ”是啊,我也好害怕啊,可是!這個江家人,能夠做什麼呢?他好像什麼都不做了的呀! ”

”哈哈哈…… ”

周圍的人,齊齊哄堂大笑了起來。

啪!

可是,這時候,一個異常響亮的耳光聲,讓周圍的人的笑聲,啞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