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東漢末年:李世民重生少帝劉辯
東漢末年:李世民重生少帝劉辯 連載中

東漢末年:李世民重生少帝劉辯

來源:google 作者:劍南安撫使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世民 蔡琰

貞觀二十三年含風殿內太宗皇帝李世民在人生彌留之際,發出「願再世為君!」的懇切願望後意外穿越來到四百年前的東漢末年成為了少帝劉辯此時正值何進被誅,袁紹、袁術、曹操等率軍攻打皇宮,誅殺十常侍劉辯被迫逃出雒陽,百官唯有盧植、閔貢尋駕而來屯兵夕陽亭的董卓傭兵自重,企圖挾持天子入主雒陽劉辯醒來,能否改變歷史軌跡……展開

《東漢末年:李世民重生少帝劉辯》章節試讀:

漢中平六年九月初一

雒陽城中熙熙攘攘,雒陽宮變剛剛爆發過去兩天後,城中只有稀少的百姓走動出門,雒陽集市和街道缺少了往日的繁榮景象。

漢例每月初一及十五朝廷會舉行朔望朝會。

此時雒陽百官都迫切希望通過朔望朝會了解到天子的信息及以後朝堂形勢。

特別是在經歷雒陽之亂後天子劉辯的狀況,他們急切把太平的願望皆寄託到這位剛滿十五歲的大漢天子身上。

隨着昨日連夜由太傅府與尚書台共同傳出下達了暫停每月初一的朔望朝會詔令。

同時四道天子劉辯的詔諭由太傅府、尚書台共同傳出曉諭百官及京師,使得百官及雒陽百姓皆感到這位昔日夾雜在何太后與大將軍之間的十五歲天子而感到些許顫動。

百官間從詔令中皆相互推測出天子在經歷宦官和外戚亂權之後,打算自己親自掌控軍隊,也有人推測未來袁氏必是百官之首,士族之望,更有推斷從詔命中看出劉辯已具有人主氣象,未來必是英明之君,

私下百官之間竟也相互串門,迫切想要了解到朝局裡的最新情況。

尚書台及太傅府傳出的四道詔命為:

其一,暫停初一朔望及五日一朝的常朝朝會,並於九月初十在百官朝會殿召集六百石以上京師文武官員群議朝政,屆時所有官員無論官職輕重,皆可當堂議論朝政時事,提出自己的建議條陳。

其二,原涼州治下武都、隴西、漢陽、安定、北地、金城六郡劃為雍州,設雍州牧。

其三,由丁原、黃埔嵩、朱儁負責整合京師原有兵馬,整兵範圍包含皇宮禁衛、北軍五營、西園八校尉及何進、丁原帳下部眾。

其四,盧植護駕首功,進太師錄尚書事;衛尉張溫、太尉崔烈特進侍中,參與內朝;董卓領涼州牧、二品撫軍大將軍;執金吾丁原加二品鎮軍大將軍。

任命中還有左將軍黃埔嵩為從二品輔軍將軍;右將軍朱儁為從二品鎮軍將軍;尚書侍郎鄭泰為尚書令;閔貢升任京兆尹。

劉辯所下四道詔令皆由尚書台擬定,加蓋天子印,並由太傅、三公府共同下達傳示,隨即任命詔書分別傳至盧植、丁原等人手中。

三公府屬官聽聞詔命後,皆到自己所屬的三公府中,希望打聽出天子下達詔命的目的及推遲朝會的意圖。

一時間雒陽城中百官相互議論,最後由官員傳至太學、百姓口中。

百官私下皆言天子雖年少,但親政後已然可以看出具有明君之風,大漢未來中興有望。

盧植府內。

自盧植昨天單獨與劉辯交談並升為太師之後,已有諸多官員前來拜門求見。

盧植避之不及,只得匆匆退客閉府,此刻在後院中,盧植單獨與黃埔嵩、朱儁二人交談私會。

盧植與黃埔嵩、朱儁先前皆參與平定黃巾之亂,三人關係匪淺,且都在漢庭中各具聲望,其中以盧植聲望最高,弟子門下中走出了劉備和公孫瓚皆在漢末爭霸中留下傳奇一筆。

盧植卧坐堂中上位,黃埔嵩、朱儁則坐在堂下左右。

朱儁對堂上主位的盧植言道。

「盧公救天子於危難,如今雒陽之變已平,天子親政,盧公更進太師之位,當真是可喜可賀!」

盧植聞言卻是推脫:「公偉(朱儁字)此言差矣,勤王保駕本是為臣本分,更何況此次勤王實乃天子親舉,吾從伴左右而已,實無大功。」

盧植對堂下朱儁及黃埔嵩說道。

黃埔嵩對盧植拱手:「盧公不必推脫,此番陛下自歷經雒陽宮變,性格不似從前,從他陣前退董卓,如今又詔命雒陽整軍來看,已有人主氣象明君風範!」

「如今且任用賢能,以盧公為太師之位與太傅袁隗同為三公之上,看來亦懂朝堂制衡。將來必不會專袁氏而自大,我等且隨盧公之後盡心協力共扶大漢社稷!」

黃埔嵩一番言論說出,右側朱儁亦表示同等態度。

盧植亦表示當鞠躬精粹輔助天子劉辯中興大漢天下。

三人開懷暢飲,直到落日。

劉辯自下達暫停碩望朝會後,又詔示十日內宮門緊閉,如非絕對大事內外朝官員皆不得入宮。

一來劉辯希望所有朝中大臣皆安心在家書寫條陳。

二來劉辯也可以放心琢磨接下來朝政實施等問題。

自返回皇宮後,劉辯在呂布及張遼羽林、虎賁的護衛下安靜休息了兩夜。

第二日清晨,劉辯起身後便走出寢宮,幾個宮女卻是一早等候在寢宮外等候,並稟報劉辯何太后在崇德殿召見。

劉辯在去往崇德殿的途中詢問宮女太后返回皇宮後這兩夜睡的可還安穩,女官回稟李世民,太后返回寢宮後難以入睡,在唐姬的陪伴下方才睡了幾個時辰。

昨日醒後見寢宮四周已清潔如初,又知天子派遣虎賁、羽林守衛省內,心中便疏解了不少,昨日睡眠已無大礙。

未及,劉辯在女官的帶領下來到何太后寢宮,只見四周環境清幽,比起劉辯所居宮殿顯得小而精緻,四處綠植環繞,劉辯置身其中,心情亦有舒展。

劉辯進寢殿後又入側室,只見十餘名貌美宮女站立兩旁,何太后坐於榻上,兩邊數名宮女手持蒲扇微微揮動。

何太后身前一人衣着淡雅,一頭烏雲般的秀髮更顯柔弱體態,雙手扣於身前躬身而立。

略微望去似乎有些出神,劉辯大步邁前俯首躬身拜見何太后。

何太后見天子到來,頓改憂思面色,急忙起身拉起劉辯雙手走向坐榻,劉辯被何太后拉上坐榻前,便站立在何太后身前未隨太后意思坐下。

何太后望著兒子,一時間仔細打量,見天子身體無恙也露出欣慰之感。

何太后本為漢靈帝第二任皇后,本天生麗質卻出身低微,後來在靈帝的寵幸之下生育皇子劉辯,方才進為貴人。

靈帝駕崩後,何太后夾雜在兄長何進以及張讓等十常侍之間,其中幾次何進進宮請求誅殺十常侍,何太后念及昔日張讓等擁護有功,一直未肯答應,最終導致何進為十常侍所殺。

可以說這次雒陽之變,何太后的優柔寡斷也有一定的原因,在經歷雒陽之變以及兩位兄長的離世,不過三十五歲左右的何太后此時顯的卻是十分憔悴。

何太后性格本是要強之人,此次兩位兄長間接因自己而死,又差點導致劉辯皇位不穩,不覺心中時時暗自垂淚,望去臉龐顯得十分蒼老。

欣慰的是此次危機劉辯面對危機時的表現大大超乎她的預想,她自然不知道此時劉辯身體里的靈魂來自四百年後,因此看到劉辯臨大事表現出的堅決與果斷後,何太后方才一掃陰霾,慶幸自己生了個好兒子,將來也必定是漢室的好天子!

劉辯在太后宮中待了半日,隨後便在羽林衛士護衛下回到德陽殿。

返回德陽殿後的劉辯便思考着整軍後,左右羽林、左右虎賁四軍二十位統兵校尉的人選。

劉辯思考着當下京師原有的統兵校尉及何進、丁原部將。

雖然他所崇尚的漢末名將如今皆在朝中,但日後平定天下,所能夠依仗的三國時代名將,卻都還分散在各地,劉辯只得暫時將目前朝中能用之人派上用場。

《東漢末年:李世民重生少帝劉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