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斷·緣
斷·緣 連載中

斷·緣

來源:google 作者:褚冥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地爾 褚冥漾 都市小說

這份緣是我為自已牽起的緣,一切的一切來自於選校而你,帶領了我把緣,結下到各處這份緣到頭來,是空想是我輾斷了它我以為,你會撿起,從新的再一次結下這,是我對你最後的信任也是最後的緣分或許,這只是短暫的緣分是時候,「斷緣」展開

《斷·緣》章節試讀:

五年後 冰炎視角 那年,我們知道了自己失去了甚麼,也認知了自己的實力不夠,無法判別對或錯的事,五年前……我終於回首面對自己的感情。 那之後的三個月,夏碎突然的對我提出分手,我並沒有反對,因為那時他跟我說,他想通了……我們是該面對自已的感情。 而不是一昧的逃避,夏碎自己表示我們會在一起是因為默契很合得來,所以才有互相吸引的感覺,並沒有所謂的情字可言。 五年了,你在哪,褚? 當時我很後悔自己所做的,沒想到換來你最後的話語,使我們永不想見,這是你想要的還是說是你給我的懲罰? 我那時失魂的回到了黑館,光神的貓眼,賽塔朝向了我走過,於我禮貌性的鞠躬,並有些悲傷的說著「冰炎殿下,你好。」 我也跟着回她,然後沒心情的正要走上自己的房間,這時身後的古老精靈輕輕的開了口「大氣精靈,正在吟唱生命的殞落……」 聽到這番話,我又更加的肯定,賽塔在說的事什麼。但也還是沒有回頭繼續的走着。但賽塔繼續接下去剛剛沒說完的話。 「但,有一個生命從新的復生了呢!到時必然會相逢的。」賽塔的話越來越小,但聽到她說出這番話的我,立即回頭要詢問賽塔。 但誰知,他已經離開了。 但……相遇,會是必然的嗎? 原世界 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陽光灑入翠綠的草。樹梢上頭有些麻雀正高聲歌唱……但是,這番沒好的景象總是不如意的持久。 突然有一到聲音怒吼的從城市叢林中的一棟小獨立的小樓房傳出。「安地爾你給我過來!」是的,這個聲音就來是於一位散發出成熟穩重的年輕男子口中。 「嘿嘿!別那麼氣啦,千冬歲小朋友。」可惜的是這位厚臉皮的人並沒有任何反省的意思,還在那嘻嘻哈哈的捉弄着千冬歲。 雖說過了那麼多年,但千冬歲似乎並沒有任何太大的改變,最多就是外貌變的更加成熟了,不如以前都帶着那厚重的眼鏡阻擋了那清秀的外貌。 「安,別玩了。」而一直坐在那裡安靜喝着奶茶的長髮少女,喔不。是長發青年。見他放下了手中拿着的杯子,開口說話。 雖然話有些少,但口氣卻有着淡淡的柔和,然後他又接著說「歲,走了,要遲到了。」他一臉平淡的說著,絲毫沒有要遲到的種神情。 而千冬歲和安地爾接到了那人的話後,也停止了剛剛的吵鬧。然後再回去原本自己得座位,做自己的事。 「冥,好了。」千冬歲準備好了自己的還有他口中的冥的東西後遞給她。而冥呢,一直有些許的熟悉感。 是的,這長發溫柔的青年正是,褚冥漾。闊別五年再次看到他,有着與五年前完全不同的感覺與氣息。 「嗯!謝了。」褚冥漾乖乖的接過千冬歲拿的包包。然後一個響把原本自以的樣子遮了起來。原本千冬歲的金紫曈變了成黑色,頭髮也是。 而褚冥漾也變了個樣子,原本修長的頭髮變短了,那無神的雙眼也因法術而遮掩了起來。 「安,看家。」褚冥漾離開前對着屋內說著,然後才關上了門。至於為甚麼安地爾會在褚冥漾這,這又是另一個故事。 冰炎視角 雖然五年了,我跟夏碎分手四年多,但我們依舊還是搭檔。而我們也有了個共同得目標,找回我們失去的。 「冰炎,這個。」我坐在椅子上,然後看着遠方。夏碎從我的身後走了過來,並遞上了任務的單子。 我看了看隨即皺起眉頭,然後抬頭詢問着拿給我這張任務單的搭擋「這是什麼?到原世界上學,這算哪門子的任務。」我有些抱怨的說。 畢竟,所謂的任務就是要剷除鬼族,或着是送那些亡零回歸安息之地等等之類的事情,但如經卻接到了這樣上學的任務,實在是認人覺得怪怪的。 「這是公會指定要我們去做的,而發出任務的是扇董事。」話一落下,夏碎看着冰炎說著,臉上得笑意越來越深,好似狐狸一樣。 「老太婆?該不會……是褚他們在那?」冰炎想是抓到某些關鍵字一樣,有些驚訝的說著。既然是扇董事所發出的任務,而又是指派我們。 也直有某種可能性……那就是褚他們正在原世界中。 「夏,我們走。」彈指一下,地上布圖的旋轉着移動陣的陣法,我們都走了進去,不知何時臉上又充滿着淡淡的微笑。 這次……我們一定要找回他們。 而扇董事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任務給他們呢?答案就在他們的身後,扇不知道從哪裡走了出來,看着冰炎他們離開。 小嘴開口呢喃的說著「小傢伙,機會只有一次、只有一次阿!把握好。」

《斷·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