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獨寵嬌妻:陸總追妻100式
獨寵嬌妻:陸總追妻100式 連載中

獨寵嬌妻:陸總追妻100式

來源:google 作者:解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夏 現代言情 陸靳寒

【獨寵,無狗血無誤會,女主不白甜】娛樂圈二線女明星溫夏有顏值有身材有演技,卻不溫不火圈子裡有人想潛規則,溫大美人微微一笑,「你完了」後來那位徹底銷聲匿跡,溫夏資源卻好到逆天,紛紛傳言溫夏被潛直到有一天,拍戲路透,京都那位隻手遮天的大佬竟然半跪在地上給溫夏系鞋帶!陸靳寒面露委屈,「知知什麼時候給我個名分?」網友猜測之際溫夏:男朋友@陸靳寒陸靳寒:未婚妻@溫夏全網癱瘓!但這怎麼覺得陸總有億點着急呢?黑子:野雞飛上枝頭後來B大研究院:恭喜溫同學@溫夏華國唯一高定品牌LILAC:恭賀老闆新婚快樂!@溫夏陸氏集團:恭喜總裁追妻成功!!!@溫夏@陸靳寒全網:!!!陸靳寒自多年前對溫夏一見鍾情,暗戀多年,剋制隱忍,終於他的光照進了他的世界展開

《獨寵嬌妻:陸總追妻100式》章節試讀:

到達漣漪的時候剛好五點半,比這倆人約定的時間還早了半個小時。

漣漪是Grace的個人工作室。

溫夏知道陸靳寒的要求高,給女伴準備的禮服肯定也不會差,但是萬萬沒想到竟然請到了Grace!

Grace是世界是非常著名的女設計師,也是目前唯一一個國際獎項**的女設計師,其作品一金難求。

有消息傳她回國,她的作品在上流圈子幾乎被搶瘋了。

溫夏感覺自己有點飄是怎麼回事?

Grace渾身散發著知性的氣息,是短髮幹練的樣子,看上去更像一個職場高管而不是設計師。

「這位就是溫小姐吧?」

出乎意料的,Grace說話很溫柔,不像傳聞中那麼高傲。

溫夏上前握手,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溫夏有個特點就是,看見**姐走不動道!

陸靳寒看着二人交握的雙手竟然有點吃醋,他還沒跟知知握上手呢!而且他這麼覺得這小姑娘看見女的比男的更高興啊?

如果溫夏知道他的想法一定會翻個白眼,漂亮姐姐不香嗎?

Grace拿給溫夏試的衣服明顯是她自己的得意作品,溫夏有點好奇Grace和陸靳寒是什麼關係了。

溫夏一眼看中了那件黑色的長裙,優雅高傲,卻又簡潔大方,沒有什麼特殊點綴,金絲線勾勒出玫瑰花的圖案依附在裙子上,很合溫夏的口味。

Grace到是沒想到溫夏會選擇這件,隨即微微笑了,看向陸靳寒:「陸總真是好眼光。」

溫夏莫名其妙地看向Grace,她眼光好挑的衣服關陸靳寒什麼事?

陸靳寒淺笑不語,他的眼光當然是獨一無二的。

溫夏進去換衣服,陸靳寒在外面沙發上耐心等着,什麼都不幹目露柔和地就看着樓上的方向。

周熙撇撇嘴,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望妻石呢,高冷碎一地。

四十分鐘後,二樓的門緩緩打開,女孩一襲黑色長裙側開的設計露出白皙的長腿,搭配黑色紅底高跟鞋,透露出高貴的氣息,金色玫瑰攀附在女人腰肢上,平添幾分冷艷。

長發綰起,幾縷髮絲滑落耳畔,露出佩戴着白色珍珠耳飾的小巧耳朵。

陸靳寒屏住呼吸,生怕驚走了這夜間最美的黑色精靈。

一步步的高跟鞋踏在樓梯上,似是走在男人的心尖。

女孩走到男人面前他方回過神來,原本清冷的不食人間煙火的眸子此刻深沉的很,帶着驚艷與佔有慾。

溫夏很滿意男人的表情,能將站在神壇的男人拉下來,似乎很有成就感呢。

「很美。」

毫不猶豫的讚歎,陸靳寒永遠不吝嗇對溫夏的誇讚。

溫夏勾起紅唇,「謝謝陸總。」

陸靳寒眼神暗了一下,但是這樣美好的人兒真的很不想讓別人看到。

工作室其它人同樣被面前的「暗夜精靈」驚艷到了,都是見過不少美人的,但是總感覺溫夏身上有股別人沒有的感覺。

隨後,溫夏脖子上多了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

「陸總,這是……」

切割完整的鑽石,水滴般的形狀,周圍是簇擁着「王」的小鑽石,被戴在完美鎖骨上,相得益彰。

「永恆之淚,很配。」

沒說配什麼,但是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溫夏也是個千金小姐,父母兄長也送過不少好東西,但是莫名覺得都沒有這一件貴重。

算了,就當是帶着給他長臉了,結束之後再還給他就行了。

陸靳寒看她沒反對,愉悅地彎了嘴角。

去宴會之前陸靳寒先帶溫夏去了一家私家菜吃晚飯,畢竟宴會這種地方不可能吃飽。

車上溫夏看向陸靳寒,總覺得他似乎和傳言中不大一樣,也沒有那麼惜字如金不近人情啊。

陸靳寒感受到旁邊傳來的打量的目光,身體不由得坐的更直了些,有點激動是怎麼回事,知知看他了。

點菜的時候陸靳寒紳士地讓溫夏點菜,暗中記下她的喜好,隨後自己再「裝模作樣」添了點。

其實溫夏最愛吃的就是蝦,但是她不愛剝蝦,最煩弄得滿手都是。

但沒想到陸靳寒就添了一道菜就是白灼蝦。

溫夏內心糾結死了,面對自己的最愛卻不能動筷的痛苦誰能懂?嗚嗚嗚

陸靳寒一直關注着溫夏,自然知道這小姑娘的眼珠子都快落到那白灼蝦上了。

不由得暗自好笑,隨即拿起一次性手套開始剝蝦。

當嫩白可口的蝦肉放到溫夏面前的盤子里時,小姑娘有點懵,excuseme?

陸靳寒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邊剝蝦邊說:「我不是很愛吃蝦,溫小姐如果不吃就浪費了。」

你不愛吃你點它幹啥?溫夏沒敢問,老實地將蝦仁沾了醬放到口中,整個味蕾都在跳動,嗯,我這是不浪費糧食。

但是耳尖突然紅了是怎麼回事?

低着頭也不敢看男人,支支吾吾地說:「陸總直接叫我溫夏就可以。」,畢竟是剝過蝦的交情,一口一個溫小姐總感覺彆扭。

陸靳寒沒想到給小姑娘剝個蝦還能有這待遇,面上自然極了:「溫夏。」,什麼時候能正大光明叫知知啊,「那溫夏也不用叫我陸總。」

不叫陸總叫啥?溫夏抬起頭看向男人的眼神透着迷惑,「陸靳寒?」

就不能把姓去了嗎?陸靳寒感覺有點委屈,但又不敢說,只能低低地應了一聲。

一頓飯就在這麼和諧又奇怪的氛圍中結束了。

陸靳寒忙着觀察小姑娘,又忙着剝蝦,一頓飯也沒吃多少,但是內心出奇的滿足,至少他和小姑娘之間的關係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