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渡厄陰師
渡厄陰師 連載中

渡厄陰師

來源:google 作者:大鯽大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芷妍 許無缺 都市小說

江湖門檻一樣不落,行走江湖如魚得水未知先識卦中事、相因福禍了存亡出生在頂尖的玄門世家,我樂於此道,願渡盡良善之人脫苦厄……展開

《渡厄陰師》章節試讀:

正月十五,我在院子里剛打完一套拳,突然間感覺有事會找上門來。

早飯煮了一碗湯圓,按照習俗也應個景,元宵佳節嘛。

剛剛放下碗,院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我開門後見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抱着一個瘦弱的男孩。

話還沒有多說,這個女人作勢就要給我跪下,還好我功夫大有長進,眼隨心至,趕在她跪下前阻止了她。

老話都說,女本柔弱,為母則剛。能讓一個母親放下面子給我這個少年下跪,看來這事不小。

「許少爺,我是經劉老太介紹找到您的,她說您是我兒子最後的希望,求您給看看。」

也許是她口中的劉老太很厲害,她對劉老太很信任,她有點低聲下氣的說道。

不過我們風水相師不僅要靠真本事,察言觀色也極為重要,我還是從她的表情里看出,她有些不太信任我。

不過我也沒有不快,畢竟我還差幾個月才十六歲,人家這麼想也是情有可原。

我仔細想了想,我真不認識也不記得什麼劉老太,不過也不好問她,畢竟人家這麼捧你,這麼一問多傷人。

我畢竟從來沒有給人辦過事,心裏多多少少有點忐忑,不過更多是興奮,一味的研究,終於迎來了實戰的機會。

畢竟是紙上談來終覺淺,方知此事要躬行。

看着孩子痛苦的表情,我心一下也揪了起來。

將她們帶到客廳,我知道這個母親心裏有多着急,也不故作客套,沒有倒茶水,直接進入主題。

我沒有多說話,直接走到男孩面前,摸了摸男孩的額頭,提起一口氣,一股淡淡的元氣透過指尖傳到男孩體內。

隨後在他後腦勺上拔了一根頭髮。

我沒有搭理她的一臉茫然,指尖掐着那根頭髮,坐了下來。

她正要說話,好像看到兒子稍稍露出了一絲舒適的笑容,然後也靜靜地坐下。

我其實心裏也打鼓,這時才鬆了一口氣。

剛剛看似沒什麼,實則是兵行險招。

我觀男孩的氣場有一股微不可查的陰力存在,所以剛剛我疊了一層許家秘術中的鎮靈訣,用一股淡淡的煞氣來衝擊男孩體內的陰力。

我並沒有絕對的把握,因為畢竟是依照許家秘術的描述來判斷他氣場中存在一絲陰力。

玄學而言,人的氣場影響人自身的健康、運勢。而影響氣場的力量五花八門,但萬變不離其宗,終究分為陰穢之物產生的陰力、自然環境形成的煞力、人為運用修鍊形成的元力也就是一般人認知中常說的靈力。

三者可互消長,也可制衡。

現在,我心裏有底了。

自信感十足。

我坐着,凝神靜氣,將思維放空,仔細感受着。

命理推演的訣竅就在於取一件與被推演人息息相關的物件。因為這物件與被推演人關係密切,冥冥之中,這物件會通過時空穿梭交迭。這就是命理推演,冥冥之中註定。

心中起盤,是為心盤。經過一番繁複的計算,我站起身來。

看我像是有了頭緒一樣,女人正要說話,我就打斷了她。

「吳素英阿姨,周輝的情況我大概了解了。」我平淡的開口了。

她卻驚了一跳,可能因為一開始的焦急,或許忘了,她一直沒有給我說過她和兒子的姓名。

昨夜找劉老太也是突然去的,今天早上就直接來找我了,劉老太家裡沒有電話,以老太那顫巍巍的腳步也不可能提前給我跑這麼遠通氣。

「您這是算出來……」她還是沒忍住,驚訝的口氣問了出來。

「嗯」我漫不經心的回道。

看着她先是驚訝的表情,隨即又喜上眉梢。畢竟面前這個少爺有真本事,兒子的病就有希望了。

我看似老神在在,其實一直在觀察吳素英。

心想:這女人真聰明,又擔心兒子,還能想這麼多。不過我接下來的事也就好辦了。

爸爸給我說了很多玄門高人辦事的事迹,我總結出,給一般人辦事要懂得放,所謂放,也就是顯,顯露,讓事主看到你的本事,讓他對你產生依賴,接下來給事主辦事事來,他才會在意你說的話,這樣會省很多麻煩,起碼事主別給自己添亂。

所以叫破她們母子的名字是我有意為之,這是父親教我的江湖手段。

玄門中人所行之事涵蓋多種,有替人排憂解難的風水師相師,有堪輿山川大地水土的地師,有占卜預測的卦師,有觀星問道的占星師等等。

我們許家以風水相師為根基,千年以來,在各代祖先的擴展下,對於絕大多數類別均有所涉獵。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糾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就是爾虞我詐,真本事是里子,而江湖手段就是尖子。

江湖話說的好,正所謂里中尖,吃遍天,尖中里,賽神仙。這話說的就是有真本事還要有手段,不然也枉談。

華夏曆經幾千年的封建統治,那些極少數為官者固然可以光宗耀祖、封妻蔭子。但更多的普通寒門青衣依舊靠自己的努力在世上爭得一席之地。

江湖也就系統的形成了八大流派。這八大流派並非宗教幫派一樣的組織,而是江湖中人認可的行事手段。

分為內八門和外八門,而外八門又細分為上八門和下八門。其中,內八門多指江湖行事的機巧和手段,而外八門多是細分了江湖人的一些職業行當。

江湖八門便是指內八門,即驚、疲、飄、冊、風、火、爵、要。

而外八門奉金、皮、彩、掛、評、團、調、柳為上八門。上八門所作所為雖然都是一些養家糊口的手藝人,地位雖然多有些地下,卻無傷大雅,不會惹人生厭。下八門就不同了。

下八門為蜂、麻、燕、雀、花、蘭、葛、榮。下八門多與行騙、盜竊、巧取豪奪、賭博有關,因此不僅為世人輕待,江湖中人也打心底里瞧不起這類人。

驚門被稱作是江湖八門之首,主要是研究吉凶禍福、給人指點迷津這麼一類,因而我許家與驚門牽扯至深。

老祖宗傳下來的江湖術-驚門門檻十二道半,俗話說的「驚門門檻十二道半」,所謂門檻就是做事的機巧與花樣,包括捶、抬、興、借、撤、盤、滾、抖、穿、釣、托、留、扣等,一系列做局的手段使完了還能留下埋伏,所以叫做十二道半門檻。

江湖手段千變萬化,但江湖門道萬變不離其宗,無非是門檻術、天梯術、盤局術等幾大類,就看各人用的是否巧妙了。

而我一語道破她們母子的名字就是用的用的驚門術中的『捶』字訣,『捶』理解為驚嚇,也就是引出一個令對方吃驚的話題。

其實『捶』字訣很常見,當然也很實用。最為常見的就是,你走過算命先生的攤子時,也許會聽見他來一句,先生(女士)請留步,我觀你怎樣怎樣,近日必有大事發生在你身上。

其實其中的門道也很簡單,但他偏偏十有八九能做成你的生意。

算命的不一定有多高明的本事,但江湖手段一定差不到哪去。要是遇見有本事的你該慶幸,不然就純粹是被忽悠了。

江湖卦師一般有固定的擺攤地點,他擺攤的地方一般不會選在人群的必經一路,甚至有些偏僻。

他在這種地方擺攤,到那的人要麼就是奔着卦師去的,要麼下意識心裏有事,到了那裡。卦師只需察言觀色,這話一出,無論你信不信,心裏都會打鼓,他再有話兩頭說,一頭堵一頭留個活扣,你不是被拿的穩穩的。

或者卦師靈活一點,在特定的地方觀察人群,選出特定的人一『捶』一個準。

還記得去年快畢業的時候,有一次從學校回家就親眼見到了一個高明的老卦師。

我們中學附近有家銀行,我路過時看見一個手持竹幡的算命先生。花白的鬍鬚,戴着一副大黑框墨鏡,穿着整潔的黑褂子,頗有老神仙的意味。

我在不遠處看見他,覺得他不一般,就多看了他一會。

見他很淡然的用竹幡探路,慢慢的走着,他是不是得扶一下墨鏡的鏡框,這讓我有些好奇,心想他十有八九不是瞎子。

很快,銀行里出來一個滿臉笑容的胖乎乎的中年男人。

正與老人擦肩而過時,老人緩緩說道:「恭喜恭喜,先生最近要發筆財,不過,也要小心……」

男人放慢了腳步,沒走幾步就拉着老人在隔壁的茶攤聊了起來。

很快,我看見老卦師半推半就的接過幾張十塊的鈔票往大褂兜里裝。

那個男人走後,老卦師依舊坐在那喝着茶,沒一會,看他推了推墨鏡,裝模作樣的又故意與一個剛出銀行的女人相遇。

那女人一臉愁容,老者小聲叨叨着什麼,接着直接被她又拉到茶攤聊了起來。

一會,老人又是幾張鈔票進了口袋。

一會兒就是好幾十塊,我在學校大半個月的飯錢都夠了。

我正好在老人的視野盲區,過了一會發現他果然不是瞎子。

算命這個職業,眼盲不僅能讓人放下戒備,還能說成幫助他人,泄露的天機太多遭到了報應。所以常見的很多卦師都是盲人。

老卦師也是人家的手段,即使被當場撞破,你也沒話說,人家也沒說自己是盲人嘛。

……

我根據推算的結果問了吳素英一句:「你兒子衝撞了不該惹的東西,是不是春節那天做了什麼?」

她疑惑的看着我。

許久,她突然說:「那天我讓小輝搖了椿樹。」

我恍然大悟,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渡厄陰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