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毒後重生計
毒後重生計 連載中

毒後重生計

來源:google 作者:紅丸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季莨萋 季靨 穿越重生

十二年虐待,八年顛沛,二十年冷宮禁錮,整整四十年,季莨萋都在凄涼中苟延殘喘前世的她,耗盡身心,助夫君爭奪天下,對姐妹親切有禮,最後卻落了一個屍骨無存,淪為藥引,求死不得的凄厲下場既然你不仁,我又何必有義?老天憐憫,讓她再來一世,這一次,她有怨抱怨,有仇報仇!主母奸佞,她以牙還牙,斬了你的羽翼,再順路送你上西天姐妹惡毒,她以眼還眼,毀了你的貞潔,看你如何以色媚人渣男狠辣,她直面挑釁...展開

《毒後重生計》章節試讀:

季莨萋確定沒被發現,心情大好,掃了司蒼斂身上一圈兒,最後目光聚焦在他腰間綉着竹葉纏枝,正散發這宜人清香的翠綠色香囊上,「公子若是真覺得不好意思,那作為回禮,我就取公子這個香囊,公子可捨得?」
「這個?」
司蒼斂掂了掂香囊,先是一愣,突然自嘲一笑,隨手一扯,扯了下來,「你若喜歡,給你就是。」
季莨萋接過香囊,愛不釋手的把玩兩下,才仰頭對他道,「既然銀貨兩訖,那公子慢行,我先走了。」
說著,直接轉身就要離去。
司蒼斂皺了皺眉,不自覺的喚住,「等一下。」
「公子還有事嗎?」
她回頭,精巧出塵的小臉上,仍舊一派天真。
司蒼斂黑眸盯了盯她手上的香囊,最終眯了眯眼,還是搖了搖頭,「無事,你走吧。」
「那告辭了。」
這次,她不再回頭,步履輕快的一路走到拐角,隨即消失不見。
而等她嬌小的身影徹底不見了,司蒼斂才好似失笑般勾起唇角,無奈的搖搖頭,眼底閃過幾縷意味不明的陰霾。
若是以這樣的方式丟了那香囊,似乎,也是一種好事,只是那孩子可就要倒霉了。
而被他預言就要倒霉的季莨萋,剛過了院子拐角,就順手將那沁着幽然清香的香囊直接丟到樹叢里,隨後拍了拍手,眼底沒有半點可惜的轉過身,繼續往自己的破爛院子走去。
她記得,這個香囊是司蒼斂的貼身之物,從他十二歲開始就隨身攜帶,只因,這是皇后親手縫製的,而裏面的香料,也是皇后定期派人給他送去替換的,只是那香料雖然可貴,卻對人的身體有害無益,甚至長久佩戴,還會使人筋骨酸軟,逐漸四肢僵難,最後,便是個全身僵死的下場,雖然不知皇后為何給自己的親生兒子這種東西,但多年後司蒼宇的確是靠這個香囊,勝了司蒼斂一場大仗,順道抓到了司蒼斂一個大把柄。
今日她心情好,而且司蒼斂又是司蒼宇的絕世大敵,只要是能給司蒼宇造成阻滯的事,她都樂意做,不管司蒼斂知不知道這香囊的壞處,反正,她很高興能替他解除一個障礙,況且以後回到京城,她恐怕與這位太子殿下,還會有不少交際呢。
這麼想着,她的臉上的表情不禁變了變,這個秦家她已經厭煩了,而她的仇人,可都在京都,看來以後的動作,可以加快點了。
第二天,季莨萋起得很早,如平時的每一天一樣,走到大院子里,等着管事媽媽給吩咐活計,這位新來的管事石媽媽沒有程媽媽那麼惡毒,但是也絕對不是個好說話,她明明知道季莨萋的身份不是普通的丫鬟,但分配她的工作,也和其他丫鬟無異,只是相比起來,比起程媽媽的虐待,冬天冷水洗衣,夏天燒火砍柴,石媽媽的確已經算仁慈了。
季莨萋相信,這些或許不是石媽媽的本主意,可是上頭卻下了死令。
她不得不佩服自己,前世的她可是在十五歲離開秦府之前,都被程媽媽打過來的,但她居然還有命活下去,不止如此,她替司蒼宇擋刀擋劍不死,助他謀逆叛亂不死,被挖了心頭肉,暴打一頓也不死,孤獨冷宮二十年,同樣沒死,無疑,她的命,真的很硬。
而今生今世,她絕不放過那些傷害她的人,連帶與那兩人有關係的,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秦府,只是個開張。
大院子里,石媽媽吩咐完了活計,冷淡的看了季莨萋一眼,道,「你,去給程媽媽送飯。」
季莨萋一笑,乖巧的答應,「是。」
羅玉眼睛一紅,送飯可說是最輕鬆的活計,自從石媽媽管事,這個季莨萋居然越來越好過了,這怎麼行,她和乾娘接連的受到無妄之災,這個小賤人憑什麼還能笑這麼開心?
她才不會讓她好過。
羅玉捏着拳頭,立刻跳出來,楚楚可憐的道,「石媽媽,程媽媽是我乾娘,我去送飯吧,我也好看看她老人家,您不知道,我這幾日,天天晚上夢到她。」
石媽媽猶豫了一下,看了季莨萋一眼,見她低眉順首,可憐兮兮的樣子,有些不忍,轉而道,「那季莨萋,你就和羅玉一起去。」
憑什麼要和這個小賤人一起?
輕鬆的活計本就該她一個人做,羅玉表情一變,就想拒絕,可看到石媽媽嚴厲的臉,她又生生咽下這股怨氣,咬着牙,哼了一聲,往廚房走去。
季莨萋看着她的背影,低笑一聲,跟了上去。
這個蠢貨,居然自己往槍口上撞,倒是省下她不少功夫。
羅玉到廚房,看到桌上有兩碗粥,一碗是白粥,一碗是加了什麼紅紅的,像是肉丁的,她立刻端起那晚肉丁粥,轉頭吩咐季莨萋,「你端着。」
季莨萋酬酢的提醒,「大夫說,程媽媽只能喝白粥。」
「胡說,我乾娘根本不喜歡喝白粥,你們是想故意虐待她吧?
她一個病人,連一晚肉丁粥都喝不得了?」
羅玉立刻大叫。
季莨萋皺了皺眉,眼底有些無奈,卻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端起肉丁粥,放在托盤裡。
兩人剛出了廚房,還沒走兩步,季莨萋突然停住,難受的道,「玉姐姐,我肚子不舒服,想去趟茅房。」
羅玉回頭,惡狠狠的瞪她一眼,沒好氣的道,「不舒服,有什麼不舒服的?
你這小賤貨,乾娘說得沒錯,成天就知道躲懶子,一點正事不幹,滾吧滾吧,看到你就礙眼。」
她嘴裏不耐,心裏卻想,就讓這賤丫頭去偷懶吧,她回頭就去石媽媽那兒告狀,看這臭丫頭怎麼死。
季莨萋將她眼裡的情緒看得一清二楚,把托盤遞給她,轉身匆匆的就跑了。
果然,下一刻羅玉就端着餐盤,直接往大院子走,遠遠看到石媽媽,她笑眯眯的走過去,「石媽媽,乾娘前幾日就念叨着您了,說想見見您,方才人多我沒好意思說,石媽媽能不能抽個空子,與我去一趟?」
等到了房間,她就和乾娘一起說季莨萋的壞話,石媽媽不信她的話,總要信乾娘的話吧,哼,到時候季莨萋就徹底完了,她就喜歡看到那個小賤人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樣子。
PS:我與各位古言大神聯合網站創立了公眾微信號,大家搜索賬號昵稱「東方宮主」或者微信號「yqsd-dfgz」就可以找到我,在公眾號上會不定時推送古言古風類內容以及作者個人動態,近期還會推出抽獎贏幣活動,歡迎大家關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