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獨家暖婚:顧少,請低調
獨家暖婚:顧少,請低調 連載中

獨家暖婚:顧少,請低調

來源:google 作者:碗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七 宋白 現代言情

七年前,安七離開了顧南風,從此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七年後,新婚一年的丈夫出軌閨蜜,他來到了她面前面對重重誤會,她終於隱忍不住,「既然不愛那就放我離開」直到她再次離開,他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錯了風言風語嘲笑他,他不在乎,這一次沒有誰能阻止他追回她展開

《獨家暖婚:顧少,請低調》章節試讀:

第七章 為什麼不告訴她

看到安七離開,呆在門外待命的阿誠有些疑惑不解。

”少爺,您為什麼不告訴她? ”

阿誠從小陪伴在顧南風身邊長大,知道這七年來他經歷的一切。

雖然,阿誠對惹少爺傷心的安七打從心底的不喜,但他不忍心少爺付出的心血不被知道。

那個女人,又一次傷害了少爺的感情。

顧南風沉迷於日記,沒有回答。

心中一直都有他自己的判斷,她說謊了,她是愛過的。

雖然她掩飾的很好,可這本日記出賣了她。

只是七年過去,世事變遷,人也會變。

現在的安七,眉眼裡滿溢着如水般的溫柔。

是在他身邊時未曾展現的模樣。

她心裏早就沒有了他的位置。

如今,她不願意麵對他,就連說句話的耐心也沒有,開口每句都如尖刀扎在他心頭。

不然他也不至於交代阿誠將她打暈了帶來。

他冷笑一聲,暗自嘲笑着自己太傻。

如今,她已經不愛了嗎?

安七,你從來都不知道,我究竟在乎什麼。

總有一天……

————————————————

等到宋白付完錢追下樓,已經尋找不到安七的身影。

他坐在擁擠的客廳里,滿地堆放着鮮花蠟燭,他睜大眼睛無助望着四周。

今天是他們結婚一周年的紀念日,他根本不記得,連同婚禮上許諾攜手渡過每個周年的話語也被他拋到就腦後。

聽到安七要去外地出差的消息,他的思緒立刻飄到了另外一個女人身上,盤算着和秦可心二人世界的計劃。

沒想到昨晚好事被安七撞見了,宋白有些惱火,還有些後怕,害怕安七到奶奶面前告狀。

老人家最是袒護她,到時候只怕他被奶奶打到殘廢,都不能解奶奶的心頭之恨。

電話撥過去,都是正在通話中,顯然他已經被拉黑了。

宋白焦慮不安地盯着天花板發獃,醒來時天空已經透出了微弱的光亮。

等了一夜沒有等到她回來。

提前去她公司樓下等她,打卡時間過了,都沒有看到她的身影。

這就有些意外了。安七對這份工作特別重視,從來沒遲到過。

難道是請假了。

他不認識安七的同事,不知道該找誰打聽。

等會有個重要客戶臨時約見,商談下一季度產品合作。

宋白沒有時間再等下去,腳下用力踩下油門,車子飛快駛離。

早晨的陽光雖然不那麼炙熱,迎着太陽的方向開車還是很刺眼。

宋白頂着陽光陷入了沉思。

他與安七相識在大學校園裡,安七入校那年,他在迎新晚會台上,無意間注意到坐在台下人群中的安七,對她一見鍾情。

後來再見到她,是在奶奶的壽宴上。

他不敢相信,自己尋覓已久的女生認識奶奶。

安七的母親陶舒和他奶奶是多年街坊,曾在一起共事多年,彼此知根知底。

老人家有意撮合他們兩人,私下暗示過他好多回。

從那開始,他就踏上了漫長的追求道路。

不管他如何示好,安七對他的態度始終不咸不淡。

四年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安七始終沒有同意和他交往,甚至乾脆了當地拒絕過他幾次。

這四年他沒有氣餒,處心積慮地討好她周圍的朋友,打聽她的喜好。

兩年前,安七大學畢業了。

出乎他意外的事發生了,她竟然答應了同他交往的請求。

沒追到手的時候,她就是他人生道路上難以攻克的路障,他很享受追求她的過程。

等追到手了,反而失去了樂趣。

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了。

宋白深刻感受到了這句話其中蘊含著的味道。

熱戀的新鮮勁過去沒多久,宋白內心抑制不住的蠢蠢欲動,目光很快就轉移到了安七身旁的好閨蜜秦可心。

當初為了打聽安七的消息,他沒少在秦可心身上下功夫。

秦可心總是格外熱心的為他打聽安七的動向,作為回報,秦可心要求他每周請她吃頓飯。

他同意了,一方面秦可心給他的情報的確很有價值,另一方面他發自內心欣賞秦可心。

一來而去兩個人就彼此熟悉了。

秦可心是個與安七類型截然不同的女生,她有野心知道自己要什麼,會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擇手段。

當時他只想着把安七追到手,並沒有理會秦可心對他變現出的「熱情」。

甚至有時他還利用秦可心對他的喜歡,來打探更多消息。

自從宋白將目光轉移到秦可心身上,面對着秦可心三不五十的溫柔關懷,很快就繳械投降了。

他自覺,沒有哪個男人沒有花花腸子,

他是個正常男人,他不過就是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而已。

遊走在兩個女人之間沒有被安七發現,這也讓他鬆了口氣。

順利交往一年後,他的事業開始穩定了,愛情事業雙豐收。

在奶奶的安排下,婚禮有條不紊走上了日程。

秦可心第一時間從安七那得知了他要結婚的消息,找上了他。

和電視劇爛俗的情節一致,秦可心想要小三轉正嫁進宋家。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別說奶奶不會同意,就是他自己也從沒有想過要娶秦可心。

這樁婚姻他很滿意,安七是個合適的結婚對象,老實本分,將來肯定是個賢妻良母。工作上能力也很強,常常能夠給到他幫助。

他的事業以後只會越來越好,需要安七這樣賢惠能幹的妻子為他撐門面。

雖然安七的母親在醫院需要大筆錢治療,但是有好心人的捐助,剩下的錢以安七的收入也足夠應付了。

至於秦可心,他還是會一如既往的寵愛她。

但是,他絕對不會娶她!

好不容易尋了個借口安撫好了秦可心,婚禮這才如期順利舉行。

回憶起往事,宋白內心煩悶,深吸了一口煙,吐了個煙圈,心裏舒服了些許。

抽完最後一口煙,他將煙蒂順手丟出了窗外。

回去該好好想想辦法哄安七開心。

女人嘛,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只要他願意耐着性子哄她,她肯定會原諒。

秦可心以前總使手段吊他胃口,如今不還是被他吃的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