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渡劫之王
渡劫之王 連載中

渡劫之王

來源:外網 作者:無罪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無罪

王離是玄天宗的修士,帶着他修行的師姐在渡劫失敗之後腦子就出了些問題,以至於王離的修行之路也變得有點不太正常起來展開

《渡劫之王》章節試讀:

修真者將最適合自己生存的大陸稱為中神洲。
在中神洲最高的一座山峰頂端,再往上三千丈的寂寒虛空之中,始終有一團青黃色的元氣在翻滾。
這團元氣的中心,有一座黑色的法殿。
這座黑色的法殿巍峨古樸,充滿着難言的仙韻。
能夠真正落足這座黑色法殿之中的修真者,才會看清這座黑色的法殿是由無數細小的黑色螞蟻堆積而成。
這些螞蟻沒有一隻相同,姿態各異,就像被驟然凍結在時空之中。但它們組成的地面卻是比鏡面還要平整和光滑,沒有絲毫縫隙。
法殿里沒有絲毫的聲音,絕對的死寂。
在它的中心,有一團青黃色元氣凝成的法座,法座上坐着一名身穿黑袍的修真者。
他的對面,懸浮着一張巨大的黑色畫卷。
黑色的畫卷里有許多明亮的光點,當他的目光落在某一個光點上時,這個光點會在他的瞳孔之中不斷的擴大,演化出無數山川河流,變成根本看不到盡頭的洲域。
光亮來自於這些洲域之中的修真者。
這些是修真者最為密集,擁有控制權的洲域。
但這些散落在這張巨大的畫卷上的洲域,在這張畫卷上只佔很小的一部分。
除了這些明亮的光點之外,這張畫卷上有更多的散發著黯淡的灰色光焰的光點,還有始終纏繞着黑色氣焰或是朦朧的灰色氣焰的光暈。
這些分別意味着混亂之地、絕境之地,以及未知之地。
這些在這張畫卷上也絕非主角。
這張畫卷上的主角,是那些不斷變化的黑色,偶爾閃現的奇特光線。
這些意味着更多沒有和這個世界接觸的位面和法則。
一個細小的明亮光點驀然倒映在了這名修真者的眼瞳之中。
有一朵金色的劫雲在那個光點之中生成。
這點異樣的金色只是在這名修真者的眼瞳之中出現了短短的一瞬,並沒有引起他的特別關注。
……
圍繞着中神洲,東南西北四方,靈氣不俗的洲域約有七十餘個。
那個光點對應的是小玉洲,那張黑色畫卷上,它在中神洲的東面,在所有那些明亮的光點之中,它位於很邊緣的地帶。
它被許多灰色和黑色的氣焰纏繞,似乎很快就要徹底熄滅在黑色之中,但它卻始終一如既往的明亮。
小玉洲的修士也從不妄自菲薄。
雖說在這七十餘個浩瀚無邊的洲域之中,小玉洲的靈氣充裕程度位列倒數第八,但在有據可考的修真史中,小玉洲地界內出過不少真正的大人物。
此時,小玉洲某處荒山上空,一艘一丈來長的核舟靜靜的懸浮在一朵白雲之中。
這艘核舟煉製的時間已經至少有數百年,通體都包裹着一層由靈氣浸潤而成的厚重紫紅色包漿。
這核舟上一共有兩個人,前方舟頭是一名身穿烏衣道袍的老道。
這名老道鬚髮皆白,面容清癯,仙骨道風。
他的身後,是一名身穿着青色法衣的靈秀少女,她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長,還有些稚氣。
這老道原本一臉嚴肅的看着下方的連綿荒山,目光微微閃動,也不知在想些什麼,但突然之間,他的身後卻響起了喀嚓喀嚓的異音。
他轉頭一看之下,眼珠子都頓時鼓了起來,「靈秀,你在作甚?」
少女在砸核桃。
要是好好的砸核桃也就算了,但是這名少女卻是兩條手臂
垂在舟外晃蕩,卻是在用自己的下巴在砸核桃。
看上去真是說不出的怪模怪樣。
「砸核桃啊,還能作甚?」
看着見鬼似的老道,少女卻是絲毫不以為意的樣子,「核舟上砸核桃,不是很正常。這是三師叔送給我的靈台核桃,你要吃不要?」
「不要!」老道越看這少女越是無語,「何靈秀啊何靈秀,遍數我華陽宗門人資質,五百年來以你為最,今日通惠老祖若是無法破丹結嬰,今後華陽宗成就元嬰的希望就落在你一人身上,你要自重,不要沒事就如此怪狀。」
他話才剛剛說完,這名名為何靈秀的少女喀嚓一聲,又用自己的額頭砸了顆核桃,有氣無力般說道:「我這哪裡算是怪狀,最多算是童真?」
「你……」
這老道乃是華陽宗長老烏陽真人,在方圓三千里地界也算是狠人,尋常華陽宗弟子在他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出,但他此時對何靈秀卻是着實無奈,「就你這年紀,還能和童真扯得上干係?」
「我五歲便入門,接下來這十幾年裡我至少有八成的時間都在修行,刨去這些時間,我最多也就相當於八九歲的心性,怎麼不能算童真了?」何靈秀一邊挑着核桃肉吃,一邊說道。
烏陽真人忍不住又搖了搖頭,也不想再和她辯駁。
「師尊,你說這天劫有沒有可能發生些誤判?」何靈秀卻是突然又嚴肅起來,看似好像完全換了個人。
烏陽真人大皺眉頭,「你又在胡思些什麼?」
–>>
何靈秀認真道:「一名修士可以有不同的很多面,師尊你都看不懂我,或許天道法則也看不懂?」
「不要異端邪說!」烏陽真人臉色已是一片冰寒,「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寂滅、大乘這七層大境,每一層都要面對一次對應的天劫,這是最本源的天道法則,從沒有例外,就像正常人不會去思索為什麼魚在水中游而不是在天上游一樣,你不要將時間浪費在這種胡思亂想上。」
何靈秀點了點頭,似乎是同意他說法的樣子,但嘴裏卻還是嘀咕了一句,「但凡事或許有例外,就像我知道北冥洲不是有種叫做鯤的魚飛在天上?」
「這最多說明我舉例不當!」烏陽真人頓時被挑撥的有些怒火中燒。
「不說這些了。」何靈秀卻是擺了擺手,好像對自己挑起的這個話頭反而沒有絲毫興趣的樣子,「等會通惠老祖渡劫失敗,是到底想讓我乘機收集些什麼雷罡,還是收集他的某種獨特法寶殘片?」
「你……」烏陽真人頓時氣結。
何靈秀也知道他此時心中所想,反而嗤笑一聲,「師尊,我們之間不用藏着掖着了,明人不說暗話,我華陽宗雖說位列小玉洲七十二仙門正統,但小玉洲在諸多洲界什麼地位?我們華陽宗原本就是中神洲地肺山分支,五百年都沒有人成就元嬰了,整個華陽宗連適合渡劫的靈地都沒有,還怕浩蕩大劫壞了山門諸多法陣,通惠老祖選擇這樣一處野地偷偷渡劫,恐怕還要怕被人乘機算計。掌教特許你帶我來看他渡劫,當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讓我來儘可能收取些好處。」
烏陽真人眼中怒意徹底消失,他聽完默然片刻,道:「既然你想得如此透徹,若是通惠老祖真是渡劫失敗,他其餘東西你倒是不用放在心上,但有一把陰雷傘,你卻是一定要入手。」
「陰雷傘,傳說中落在我們華陽宗的靈寶,只是華陽宗都似乎從來沒有人見過,原來通惠老祖手中還真有這樣一件靈寶。」
何靈秀點了點頭,面上似笑非笑
,「不過,師尊,你不是說華陽宗只有你我二人前來?」
烏陽真人微微一怔,他順着何靈秀的目光望去,只見左側前方一朵白雲里驟然泛出些青色,一隻碧玉色的大葫蘆就像是從虛空中憑空透了出來。
大葫蘆上一共站了六人,其中一名是身穿金色法衣的圓臉老道,其餘五名都是比何靈秀年紀略長的年輕男女。
「這麼巧,烏陽師弟也在此處?」
這圓臉老道看着烏陽真人和何靈秀滿臉堆笑,只是神色多少有些尷尬。
他是青陽真人,也是華陽宗長老,身後那五名年輕男女都是他的真傳弟子。
青陽真人自身修為略遜於烏陽真人,但他入門時間卻比烏陽真人早了數十年,而且他這些年所收的真傳弟子在華陽宗也是極為出色,若論修行進境,何靈秀是當之無愧的華陽宗第一,但在何靈秀橫空出世之前,華陽宗鍊氣期修士之中的佼佼者,便是此時他身後的這五名真傳弟子。
他這五名真傳弟子在何靈秀入門之前,甚至已經有華陽五子的名號,所以在烏陽真人有了何靈秀這個真傳弟子之前,青陽真人在華陽宗的地位,倒是還在烏陽真人之上。
烏陽真人臉色有些難看,還未來得及說話,何靈秀卻是已經笑嘻嘻的衝著青陽鎮人行了一禮,道:「青陽師伯好。」
青陽真人沒想到何靈秀對自己如此客氣,臉上剛剛泛出喜色,何靈秀卻是已經又衝著他身後那五名真傳弟子,道:「我不管你們是如何得知通惠老祖在這裡渡劫,不過一會要是和我搶奪東西,熟歸熟,我客氣是不會客氣的。」
「喀嚓」「喀嚓」兩聲脆響。
她說完這些話的同時,手裡又捏碎了兩個核桃。
華陽五子的涵養功夫都是不錯,聽着她如此赤裸裸的威脅,卻都只是微微一笑,五人之中的大師兄齊剪燭含笑道:「何師妹,我們只是恰好遇到老祖出關,這才知道…..」
「所以你們意思是路過偶遇?」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何靈秀打斷,這個一個呼吸之間都可以變幾張臉的少女伸手點向周圍的天空,譏諷道:「那這恰好路過的人也實在太多了點,難道我們宗主有什麼獨特癖好,就喜歡將本宗的隱秘偷偷告知別人?」
「什麼意思?」
烏陽真人等人都是一愣,轉眼之間,天空之中雲氣不斷變化,明鏡般的天空里出現了無數縷細小的電光,四周的天空之中,卻是有一團團華光伴隨着變化的靈壓不斷出現。
一朵朵金色劫雲不斷出現在高空,以這些金色劫云為中心,更高的虛空之中似乎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漏斗,不斷的卷吸着四面八方的空氣,恐怖的吸力使得天空之中出現了無數道肉眼可見的罡風。
罡風的沖刷下,四周天空里的飛遁法寶不斷顯現,華光閃爍,至少有數百之數,從遠處望來,就像是有一片星海突然沉降在了這片荒山周圍。
烏陽真人和青陽真人有點頭皮發麻。
追劫者亘古有之。
一名大修士的隕落,意味着無數天地精華重歸天地,就像大海之中的鯨魚死後形成鯨落一般,往往能夠給恰好在場的修士帶來莫大的好處。
有些修有獨特手段的修行者能夠提前預知天劫,哪裡有天劫,他們便馬上趕去等待好處。
但按常理而言,一名金丹修士隱秘渡劫,在天劫真正降臨時,最多有個十餘名追劫者能夠趕到便已經不錯了,哪裡可能會有這麼多人提前出現?

《渡劫之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