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半妖怪談
都市半妖怪談 連載中

都市半妖怪談

來源:google 作者:老狗不擋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也 陳小北

當神話傳說中的六翼熾天使降臨、當古時代威嚴的黃金瞳睜眼……平凡的世界裏,隱藏着這樣一群人,他們隱姓埋名、卻功勛卓著平凡的世界裏,隱藏着這樣一種存在,他們可搬山滅世、可蠱惑人心,他們,被稱為妖當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掀開它神秘的一角,那隱藏在光陰長河中的真相又究竟是什麼?展開

《都市半妖怪談》章節試讀:

正如警員口中所說,他們真的只是來了解一下老城區居民的情況,目前還沒有鎖定嫌疑人。

雖說好歹是三條命案,可這被殺的三人,本身就是窮凶極惡之徒,被殺的原因也很可能是被黑吃黑或者再次作案途中被殺,屬於死有餘辜。

再加上本身案情複雜,大概率是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詢問也不是很嚴格,例行公事而已。

真要深究來,**也不是萬能的神,不可能樁樁案件都能夠查明,只能說盡人事,安天命。

單是盡職盡責,不枉顧人倫顛倒是非的**,就已經是一個好**了,何必再要去要求更多呢?

每一年每一天,全國各地都在發生惡劣的案件,真正該注意的,是那些影響國家安定的大案,而不是這種類似狗咬狗導致的慘劇。

要論人命,那被稱為母親河的黃河中上游,每年無名的屍體那麼多,真要查的話怕是得把人都累死……

一番詢問過後,眼看着陳也臉不紅心不跳的就快把這事敷衍過去了。

然而就在警員即將要結束詢問的時候,一個扎着小辮,帶着莫名氣質的中年男人卻兀自走到陳也面前,轉頭跟那位警員示意了一下之後對陳也道:

「小夥子,天快黑了也別在這站着,咱要不進屋聊聊吧。」

「你也是**?」

陳也疑惑的看了眼剛剛詢問他的那位警員,又把注意力轉移到中年男人身上。

這大叔一臉滄桑感,稜角分明的臉上掛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明明隨意至極,卻讓陳也感到很不舒服。

「他就我們隊長一朋友,閑着沒事看我們**執法呢,你要不想答應他也沒事。」

旁邊警員回答道,給了陳也拒絕的機會。

然而陳也卻點了點頭道:「家裡有點亂,大叔你別介意。」

「大叔你吃飯了沒,沒的話跟我們一起吃點?」

王慶觀察着眼前熱情的少年,自己找了位置坐下,一點不客氣的說道:

「是有點餓了,不用太費事,煮碗面就成,對了記得加個蛋。」

廚房裡,陳也正要燒水,陳小北卻鑽了進來,一把拿過陳也手裡的鍋:

「哥,你就別給他下面吃了,我給你們倆下面吃。」

陳也手臂有傷,按理說做點小事也不影響,不過陳小北這兩天倒是把什麼活都包了,也不是什麼大事,陳也想了想就同意了。

打開冰櫃,陳小北麻溜的掏了兩個雞蛋出來。

眼看着外面那個不請自來的大叔已經翻箱倒櫃的自己找到袋瓜子磕了起來,不住的小聲抱怨了一句:

「真不要臉,還加雞蛋呢,怎麼不把你噎死。」

客廳里,王慶磕瓜子的動作頓了頓,一時之間磕也不是,不磕也不是,看到陳也過來了,索性乾脆停下了動作。

「叔你來我家,是想問我們倆那三具屍體的事吧。」

陳也不住的感嘆道:「聽人說死的是挺慘的,有個連全屍都沒了,也不知道誰這麼心狠手辣。」

王慶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這個臉不紅心不跳的少年,要不是自己知道真相,怕還真得被這小子忽悠過去。

看着陳也滔滔不絕完全沒有停下的樣子,王慶乾脆往後躺在沙發上,靜靜看他表演。

「叔你也是**吧,特警?

感覺也不像,那就是**請來的外援了,偵探什麼的嗎?」

「沒,就普通一社會閑散人士,剛好跟一**有點關係,像你們這種學生娃還有一些老人,他怕**待太久會有不好的影響,就拜託我來多了解了解。」

「這樣子啊,那他給你發工資嗎?

你這種算有編製的嗎?」

陳也兩句話算是把王慶給噎住了,然而王慶楞了楞,也只能氣懨懨的吐出兩個字:「沒有……」

「那叔你真是個好人。」

說話間,陳小北端着兩碗熱氣騰騰的面上來了,陳也和王慶的面上,都各自卧着一個煎得酥黃的煎蛋。

陳也撈起筷子拌面,又在碗底看見只雞腿,眼看着旁邊大叔一邊狼吞虎咽一邊不住的誇讚陳小北的手藝,陳也想了想,先沒有動筷。

吃完面,王慶掏了張紙巾隨隨便便的把嘴擦了擦,一改慵懶隨意的氣質,挺直了腰桿望着陳也道:

「也不跟你這小子拐彎抹角了,我這次來的目的只有一個。」

此刻,陳也也忍不住認真起來,只見王慶雙眸漸漸變得堅毅且霸道起來,嗓音也變得彷彿有魔力般。

被這股氣質所吸引,陳也不得不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王慶身上。

「小子,你聽說過妖嗎?」

不等陳也回答,王慶便開始侃侃而談:「古籍有載,名為《三海經》,其上記錄了數目繁多的異獸奇珍。

民間更是源遠流傳着諸多帶着奇幻色彩的妖魔誌異,白蛇水淹金山寺、石猴聚天地精華而生有滔天威能、傳說中的妲己乃是九尾狐所化……」

「這些傳說如今已然融入了人們的日常當中,被視為古人幻想之精華,亦或者哄小孩睡覺的睡前故事,但若是……」

王慶神情虔誠,語氣渾厚,說話間臉都快懟到陳也身上來了:「如果我告訴你,這些不是傳說,而是實實在在真實發生過的事,你會相信嗎?」

王慶說的話很有信服力,不論是神情,動作,還是語氣都把握的恰到好處,讓人不由自主的就要信服。

如果不是他那卡在牙縫裡的一片菜葉子,這場面估計要更震撼一點。

「叔,妖不妖的咱先不談,要不然咱就是說,先把你牙縫裡的菜葉子挑一挑?」

一片寂靜。

片刻後,陳也認真起來,開始好好的回答王慶。

「其實有沒有妖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只是個平凡人罷了,只想賺點小錢好好生活,供我和我弟讀大學。

然後攢點錢給他買房子娶老婆,就這點小事已經讓我焦頭爛額了,我實在是沒有精力也沒有能力去摻和這些事。」

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妖?

別人或許會對這個問題嗤之以鼻,可是陳也不會,他自己背上那一對有着神秘莫測力量的翅膀,就是最好的證據。

這個大叔所述說的那個世界,或許就是他之前所揣測過的世界,那是一個隱藏在平凡世界下的另一個世界。

那個世界,有古傳說中的存在,有超凡脫俗的力量。

很精彩。

但也更危險!

陳也不願意去摻和那檔子事兒,縱然那可能會讓他擁有更強大的力量,更容易獲得地位和金錢,可也一定伴隨着更多的危機。

自己明白自己,陳也深知自己根本就不是什麼有大志向的人啊,他不過就是一個從小被父母拋棄的孤兒,然後運氣好遇到了陳小北這個弟弟,從此兩人相依為命……

他有什麼願望呢?

無非就是讓生活變得好一點罷了,不要太好,也別太壞,平安喜樂,這就是最幸福的生活。

眼看着再復讀一年,到時候又有四十萬進賬,然後他跟陳小北就要雙雙進入大學深造,到時候想要的生活唾手可得。

只要陳也把自己隱藏好,就不會有人發現他是個異類。

眼看着從小就渴望了那麼久的生活就要到來,這時候有個人突然跳出來說,其實一直以來你所認識到的世界都不全面,跟我來吧,我帶你前往另外一個世界,那裡更精彩,更適合你。

或許真的有人選擇前往,但陳也拒絕。

眼看着陳也並不感興趣的樣子,王慶話鋒一轉:

「手上的傷還沒好吧?」

圖窮匕見!

在這一刻,對方終於顯露出他的崢嶸,他知道,他什麼都知道!

陳也心裏一緊,眼神卻變得更冷靜,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這個看似無害的中年人。

「你想幹什麼?」

「別這麼緊張,放心,我不會說出去。」

王慶瞧着眼前這個突然就神經緊繃的年輕人不由得覺得有點開心,終於算是讓他有點反應了,不容易啊。

「還有,別再自責了,你殺掉的三個人是被人用禁術控制了,有沒有你,他們都會死。」

「我不強迫你什麼,只是我希望你認真的聽我講述完這個世界的另一面,然後再下決定。」

「好。」陳也答應了。

接下來,王慶講述了關於妖族的一些情況,同時,也講述了另一個存在「封妖師」

妖族大多兇殘暴虐,動輒殺人,如果放任不管多半要釀成大禍,而人類中與之對抗的存在便是「封妖師。」

封妖師屬於人類的變種,擁有強大的血脈傳承,幾代流傳下來,可以利用妖體內的結晶變得更加強大,因此也被稱為「半妖」。

王慶此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接納陳也進入封妖師組織。

得知了這一切,陳也對自己身體上產生異變的原因終於有了答案,但即便如此,讓他加入封妖師組織,與那些窮凶極惡的存在搏命,他依然沒有多大興趣。

「當宿命降臨,命運也就不由自主了。」

王慶嘆了口氣,也不因為陳也拒絕苦惱,好心說道:

「你不加入我們也沒事,有時間了可以來找我,我會推薦你進入總部學習一些關於妖與封妖師的相關知識和戰鬥技巧,以後再遇到前幾天那樣的事,你也可以更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

「嗯,我會考慮的,謝謝您。」

陳也由衷道謝,對方不僅沒有強迫自己,相反幫自己打消了心中的那份愧疚,是帶着善意的人。

「行了,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你慢慢考慮,這是我的聯繫方式,有事隨時找我,南城這塊,都我管的。」

「我送送您。」

兩人一路到門口,臨別之際,王慶突然苦着臉小聲抱怨:叫你家兄弟以後別那麼小氣,一個雞蛋而已,摳摳搜搜的,我聽的見……

陳也尷尬的應是。

回到屋裡,陳小北已經又做完半張卷子了。

「小北啊,以後來客人,客人吃啥我就吃啥,不用給哥多加個雞腿,人家看見心裏會不舒服。」

「好的哥,我錯了。」陳小北認錯迅速,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語氣都低了些。

「哎……」

陳也嘆了口氣,揉了揉陳小北毛茸茸的頭,他實際也沒指望陳小北會聽進去,自己這弟弟,認錯不帶考慮的,改不改卻全看心情。

對陳小北來說,別人心裏舒服不舒服關他屌事,他們又不是哥。

面已經有些坨了,不過味道還是很好,陳也這時候才開始吃,一點沒浪費的把陳小北給自己加的雞腿啃了個乾乾淨淨。

「好久沒吃你下的面了,手藝見長啊!」

聽到誇獎,陳小北嘿嘿嘿的傻笑。

……

夜晚,在自己的房間里,陳小北感覺到陳也睡了後,忽然如同鬼魅一般爬起來站在衣櫃里嵌着的鏡子前。

「你說過不會打擾我跟我哥的生活,那幫東西卻找了上來,怎麼回事?!」

此刻,陳小北語氣冷漠至極,不帶絲毫感情的對着鏡子責問,這一幕顯得詭異而神秘。

「情緒不要這麼激動嘛,我的好弟弟,陳也那傢伙遇到的事跟我沒關係。」

恐怖的是,鏡子里竟然真的出現了一道人影和陳小北對話。

「我怎麼信你?」

「你只需要知道,如果我要殺他,他根本不可能活着就行了。」

鏡子里的人影修長而健壯,語氣帶着滿滿的不屑,臉上的面具混雜着黑白二色,如同白日孤魂一般蠱惑人心。

「而且,你的血脈已經快要覺醒了,到時候你自然會回到我身邊,我又何必多此一舉讓你我之間生出間隙呢?」

人影說完便消散的無影無蹤,彷彿剛才的一切只是幻想,只留下陳小北一人如同精神病般獨自站在鏡子前。

靜靜的站了片刻,也不知道陳小北在想些什麼,卻見他緩緩的抬起手,將眼睛裏的黑色美瞳鏡片摘了下來。

剎那間,恍若古龍般莊重的威嚴散發開來,金光瀰漫四射,眼眸中彷彿有無窮無盡的符文閃爍,竟是如同神靈般的黃金瞳!

默然了片刻,陳小北失落的把鏡片又戴上。

這是連陳也都不曾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