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超級戰神/戰神
都市超級戰神/戰神 連載中

都市超級戰神/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張龍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許佳人 都市小說 齊崑崙

文能提筆興國運,武可持劍平四方華國唯一的五星戰神齊崑崙,為復兄長的血海深仇,重歸故里展開

《都市超級戰神/戰神》章節試讀:

齊崑崙這一次可是不留力了,這一下抽過去,呂華整個人都從地上飛了起來!

呂華被抽得一咕嚕滾到了剛到的女人腳下來,滿臉是血,差點昏迷過去。

「糟了,完蛋了!」

蔡強忍不住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這會兒,齊崑崙怕是真的走不出風城了。

「你……」女人猛然抬頭,而後臉上就浮現出了驚恐的神色來。

齊崑崙淡淡道:「是你。」

來人正是呂嫣然,這個呂華,就是她的弟弟!

齊崑崙走了之後,許家也沒有臉再讓宴會繼續下去了,匆匆結束。

呂嫣然本是憋着一肚子火來的,想把宴會上受的氣全部在這裡撒出來,但沒有想到,這才跟齊崑崙分開沒多久,這就又見面了!

「姐,就是他打我,你得幫我報仇啊!」呂華很是難受地說道。

呂嫣然不由怒道:「為什麼要為難我弟?」

齊崑崙神色如常,漠然道:「他不當人,自然該打。」

呂嫣然身後還有一個短髮男人,這個男人目光凌厲,穿着很簡單,此刻眯着眼睛,帶有一絲絲殺氣。

「試試他!」呂嫣然退後了一步,在短髮男人的耳邊輕聲說了一句。

這個男人點了點頭,雙手垂在兩腿邊上,此刻,手指微微動彈了起來。

「你們現在道歉的話,或許還有點機會。」他緩緩地開口了,語氣冰冷。

「好,道歉,你們想讓我怎麼道歉,我就怎麼道歉!但我有一個條件,你們放過我姐,還有我兄弟,讓他離開風城。」蔡強甩開了張君雅的手,沖了出來,大聲說道。

「我們要找的,可不是你這個小雜魚!你覺得你算什麼東西?我需要接受你這種螻蟻的道歉么?」呂嫣然陰沉道。

齊崑崙看到衝動的蔡強,不由哭笑不得,心中又有些小小的感動,揮手讓破軍將他給拉了回來。

「道歉?你至少弄清楚這裡發生了什麼,再讓我們道歉吧?!」齊崑崙背負雙手,平靜地說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們是怎麼回事,我只知道剛剛你下重手打人,這就夠了!」對方冷笑道。

齊崑崙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這個男人的手指動彈起來的頻率更高了,非常的靈活,他的手指,像是擁有什麼奇妙的魔力一樣。

破軍卻是搖了搖頭,對這個男人說道:「你不會想要這麼做的!」

對方卻是二話不說,猛然抬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裡已經多了一把槍。

「軍用1911,朱雀拔槍術,你是朱雀戰區直系部隊的人?」齊崑崙的眼中閃爍一道冷光,淡淡地問道。

對方不由一怔,這一槍並沒有開出去,而是將槍口對着齊崑崙,說道:「你知道就好!我今天聽說你在宴會上的狂妄了,只不過,你是沒有碰到我罷了。現在,你的運氣很不好!」

呂嫣然不由微微一笑,這兩個人再能打,莫非還能打得過槍不成?白可作為部隊當中的神槍手,名聲可不是吹出來的,已經連續奪得好幾屆的打靶冠軍了。

「軍人的槍,是用來保家衛國,對付外敵的,不是用來瞄準自己人的!」破軍在這個時候冷冷地說道。

白可冷哼一聲,說道:「你們惡意傷害呂華,行兇作惡,莫非我還不能用我手裡的槍制裁你們?」

齊崑崙搖了搖頭,有些無可奈何的意思,道:「按規矩辦吧。」

破軍點頭,脊骨微微一抖,竟發出鞭炮般的脆響來,這一瞬間,他如同一枚待發射的炮彈。

正在此時,有一個三十多歲,身穿迷彩服的男人大步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揮手道:「等等!等等!」

白可看到此人的時候,不由一怔。

「這人是誰?」齊崑崙不由看了破軍一眼,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之前看到他從武直上下來,但一直沒露面。」破軍搖了搖頭,說道,「估計是二十四師的人吧。」

白可驚道:「叔叔,你怎麼來了?」

這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上去就直接把他的手給摁了下去,然後一把奪了他的槍,一個大嘴巴子就抽在他的臉上。

「將……」中年男子回過頭來就下意識要敬禮,但卻看到破軍那嚴厲的目光,立刻把剛剛抬到一半的手放了下去,「蕭先生,鄙人是駐風城二十四師師長白炫,這是我的侄子白可。」

白炫也意識到,像破軍這樣的軍中大佬秘密出現在風城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恐怕有什麼絕密任務,所以,他也不敢暴露。

破軍沒有說話,而是看了齊崑崙一眼。

白炫也不由跟着破軍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齊崑崙之後,他的瞳孔猛然一縮,心中震顫:「莫非……此人就是那位?!」

「你侄子學的本事,是用來對付我們的?」齊崑崙不咸不淡地問道。

「先生……我……」白炫說話都忍不住磕磕巴巴起來了,他已經確定,眼前此人,就是傳說中的那位!

白可惱火道:「叔叔,剛才這人行兇打人,之後還狂得無法無天的!我這是在做正義的事情!」

白炫聽到這句話之後,轉頭又是一巴掌扇在白可的臉上,面目猙獰,怒吼道:「你做的什麼正義的事?啊?你擅自用槍對着別人就是正義?我把你送到朱雀戰區內部去學本事,就是用來干這個的嗎?!給我跪下!」

白可被這一巴掌打得懵了,捂着自己的臉說不出話來。

從小到大,最關心他的人可就是叔叔白炫了,但是,對他最嚴厲的同樣也是白炫。

於是,白可低着頭,咬着牙在白炫的面前跪了下來。

「別整天跟這這些不明不白的人鬼混,自己連是非對錯都分不清了?!」白炫怒聲呵斥道。

白可怔住,捂着自己的臉頰,眼淚水在眼圈裏面打轉,他不知道,白炫為什麼對這件事會如此的憤怒。

「以後,不許跟這樣的人來往!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回家去!這個假期,你不準再外出!」白炫喝道。

白可委屈地撇了撇嘴,然後沉默地轉身走了。

「齊……先生還沒發話,你就讓他走了?!」破軍神色冷漠地問道。

「算了,小孩子不懂事,交錯了朋友而已。」齊崑崙笑了笑,並不在意地說道。

白炫聽到齊崑崙發話之後,立刻鬆了口氣,要是真的追究起來,白可肯定要被收拾,而他,說不定也會受到牽連!

這從頭到尾,蔡強和張君雅都看得真真切切,兩個人目瞪口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蔡強心中更是難以置信,暗想:「崑崙在外面做了什麼大生意?居然連駐風城部隊的師長都要這麼給他面子!不可思議!」

「多謝齊先生諒解。」白炫哆哆嗦嗦地說道,眼前這位的身份,讓他有些不敢正視。

齊崑崙微微點頭,道:「白師長要引以為戒才行。」

白炫鄭重點頭,然後走到了呂嫣然的面前,厲聲說道:「以後,不要再靠近我家白可!不然的話,我不保證會不會對你們呂家做出些什麼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這個道理,白炫是很明白的,只不過,之前覺得白可已經長大了,接觸什麼人,做什麼事,心裏應該有個數,所以也就沒管。

但今天,白可險些犯下滔天大錯,這讓他不敢再像現在這樣放任了。

呂嫣然被白炫當面呵斥,不由臉色一白,驚怒道:「白師長這麼說話,是不是太放肆了一點?」

白炫冷笑道:「你不信的話,就試試好了!」

呂嫣然被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白炫要真的發起怒來,她還真是惹不起。

而今已有一個不明身份的齊崑崙站在了對面,若是再給許家招惹來一個白炫,那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白師長,你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啊,是他們打了我,白可才準備出手的!這種惡人,難道就這麼放過了?」呂華說道。

「你是什麼東西?」白炫直接一個大嘴巴子抽在呂華本就青腫不堪的臉頰上,「你有什麼資格說別人是惡人?」

呂華被這一巴掌打得懵圈了,站在原地,咬牙切齒着,但是又不敢說什麼狠話。

「白師長,我們齊先生他姐姐的腿不慎摔斷了,正要做手術呢,這位呂大少卻是說什麼都不讓醫生動刀吶!」破軍在這個時候開口了,冷冷地道着,「白師長,你看,應該怎麼處理才好啊?」

白炫聽到這裡,冷汗都差點流出來,還好來得及時,不然白可真卷進去了,那就是粉身碎骨啊!

「這……斃了吧?」白炫果斷地說道。

聽到白炫這話之後,呂嫣然等人都不由猛然把眼睛瞪大了,呂華更是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倒在地。

破軍看了一眼齊崑崙,而後齊崑崙才淡漠地開口道:「便宜他了。」

白炫道:「那您安排!」

齊崑崙看着呂華,微笑道:「你不是想讓韻芝一輩子躺在床上嗎?」

呂華臉色煞白,嘴唇哆嗦。

「明天早上,還請呂小姐親自帶人讓呂大少跪到我家門口來,當著我的面把他雙腿打斷。」齊崑崙微笑着說道。

眾人心中頓時就是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