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第一狂仙
都市第一狂仙 連載中

都市第一狂仙

來源:google 作者:洛塵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凡 洛塵仙 都市小說

一代大帝凌凡,悟鴻蒙大道,重生少年時代,回歸地球腳踩天淵,手握擎蒼,且看少年仙帝,如何一路碾壓,橫推世間無敵!展開

《都市第一狂仙》章節試讀:

此話一出,魏子平眯了眯眼,身旁的王嬌兒,也是饒有興緻的看向凌凡,莫言君直接開口冷笑道:「小子,別給臉不要,本來給你二十萬已經是天大的恩賜,既然你不不識好歹。現在嘛,必須跪下給魏少道歉,磕幾個響頭,魏少興許能放過你。」

莫言君頓了一下,看了一眼魏子平,見魏子平神色如常,便繼續道:「小子,別怪我沒提醒你,魏少是魏家人,你得罪了魏少,整個北水都容不下你,甚至你的父母雙親,呵…」

說到這,莫言君走到凌凡身前,伸出手,想要放在凌凡肩膀上。

碰!

手還未至,莫言君便倒飛出去,砸中了一旁的桌子,桌子承受不住巨力,砰然一聲炸裂,連帶着桌子的碎屑,莫言君被凌凡一掌拍飛出門外!

魏子平瞳孔微微一縮,能一掌拍飛莫言君的,必然不是普通人。

「你,你敢打我。」莫言君趴在門外看着凌凡聲嘶力竭道:「我要你不得好死,全家…」

「聒噪。」

凌凡隨手一揮,一道靈氣掌印拍出,瞬間便將還在叫喊中的莫言君拍成粉末。空氣中連渣都不剩。

修仙者!

魏子平臉色凝重了些,想不到一個平平無奇的少年,居然會是修仙者,而且出手這般狠辣。

對於修仙者,魏子平再熟悉不過了,他爺爺,也就是魏家家主魏元天,也是一位破門鍊氣,踏入鍊氣初期的修仙者。

魏子平從小跟隨魏元天修習,自然明白修仙者的恐怖,如今他也才堪堪入門之境,連鍊氣的法門都沒摸索出來,按照魏元天的話,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前台小姐嚇的臉色蒼白,說不出話來,王嬌兒捂住小嘴,雖然沒有見血,但這比見血更加恐怖,你能想到一個活生生的人,被瞬間拍成粉末的場景嗎?

凌凡轉過身,看向魏子平。

「現在,你還要讓我讓出帝王廳嗎。」

魏子平臉色陰沉不定,變換了幾下,他爺爺現在不在身邊,憑他自己,根本無法抵擋凌凡,最終道:「不知閣下是修仙大士,多有得罪,如此,這帝王廳我不要便是。」

「不過,閣下可知道,我魏家也有修仙者,今日之事,我魏家記住了。」

說完,魏子平便拉着王嬌兒要走,「慢着。」凌凡叫住了他。

魏子平陰沉的轉過身,「閣下這是不準備放過我了?閣下可知道我魏…」

話音未落,凌凡便凌空一個巴掌,將魏子平抽飛了出去。

這一掌凌凡力度不大,魏子平緩緩站起身,臉色陰沉的滴出水來。

「不要跟我說這些沒用的,我也懶得聽,既然你魏家得罪了我,我必然會登門一訪。」

「只不過。」

凌凡語氣一變:「我沒有多少耐心,我之所以沒有一巴掌拍死你,就是讓你回去傳個話,待我踏上魏家之時。

魏家,要麼歸順於我,要麼從江南除名。

你可懂?」

魏子平聞言,眼中閃過一絲不同尋常的目光。

「敢問閣下大名。」

「凌凡。」

魏子平拱手帶着王嬌兒出了樂寶迪的大門。

出了門,魏子平便開着他的敞篷保時捷911,前往魏家,他要將這個消息帶給爺爺,讓爺爺出手定奪。畢竟這是修仙者與修仙者之間的事,凡人根本無法插手,不過,倘若那凌凡真的來了魏家,魏子平便有信心,讓他有來無回。畢竟現在是21世紀了,況且,他還得罪了臨水莫家,任他力量再通天,也休想逃出兩大世家的合圍!魏子平坐在駕駛座上冷冷的笑着。

王嬌兒在一旁不敢吱聲,她已經被嚇壞了,凌凡那非人般的手段,徹底衝擊了她的心靈,特別是說殺就殺如同惡魔般的冷漠心態,讓她不經有些擔憂,魏家雖然是北水的大家族,但是面對這麼一位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真的能抗住嗎?不過這些,王嬌兒顯然不敢說出來,畢竟在魏家,她只是魏子平的一個女友罷了,像魏子平這種大少,換女友如換衣物般,魏子平隨時可以不要她,她要做的,便是魏子平的心還在她身上的時候,多撈點好處,大不了魏家扛不住,她就一走了之,反正仗着年輕貌美,她完全可以重新找一位大少,何必掛死在一顆樹上呢。王嬌兒打定心思,便不再想凌凡的事。

凌凡隨手處理掉魏子平的事後,便刷了卡,徑直去了帝王廳。前台小姐看着凌凡的目光都顯得戰戰兢兢的,畢竟一個活人說沒就沒,實在太令人驚恐了,就連魏子平都被壓的不敢還手。凌凡自然懶得管這些,作為玄清大帝,生殺予奪,不過都在他一念之間。

進了帝王廳,入眼的豪華裝修,富麗堂皇的像個宮殿一樣,大廳中間有四根金柱,周身由黃金鑄造,奢華金貴的氣息撲面而來。前方是一排台階,台階是由純白的羊脂玉打造而成,台階下鋪了一層紅布,紅布延伸至末尾,而在台階之上,是一把龍椅,龍椅呈現黑色,把手打造成兩條龍頭,由黑曜石打磨而成,看起來與宮殿的裝修格格不入,卻又非常突出。凌凡走上台階,坐上龍椅,當抬頭的那一刻,一股來自九天恆古的威壓,撲面而來!

那是帝威,自凌凡身上散發的帝威,是作為九天之上,仙界至尊的帝威!

摩挲着龍椅的把手,凌凡不經想起他在仙界打造的由億萬神石粉末澆築而成的帝椅。

這裡的龍椅自然比不得帝椅,想起仙界的種種,凌凡不由搖頭,雖然人間不似仙界那般美好,但在凌凡看來,仙界,遠比人間要殘酷的多,這裡起碼還有法律,國家之間的制衡,而仙界,廣闊無邊,便是凌凡作為玄清大帝,也不可能事事去管,也管不過來。在仙界殺人奪寶,動則滅其滿門,比比皆是。

仙界也並沒有不許殺人一說,大家都是修道者,修的是自己的道,為了修道,殺個人,乃至屠戮一方世界又如何,就算是凌凡,也曾一怒之下屠戮了上萬個大千世界!由這上萬大千世界作為鋪墊,成功踏入仙尊的境界,以殺證道!這是仙界最平常,最普遍的事。

凌凡走下龍椅,看了眼前方足有八十寸的熒屏,拿起遙控器,打開麥克風,點了首輕柔的歌,叫了幾個公主,讓她們唱了兩曲,便興緻缺缺的準備離開了,沒辦法,到了凌凡這等境界,世間已經很難有東西可以打動他了。

不過就在這時,大廳的鑽制大門被推開,一句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

「誰叫凌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