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都市:假面同行
都市:假面同行 連載中

都市:假面同行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丶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天丶穹 遊戲動漫 陸言

帝騎中所謂平行宇宙匯聚,都是擁有各自傳說騎士的宇宙,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還有遺漏的宇宙……這個宇宙原本沒有屬於自己的傳說騎士,還是說還沒來得及誕生……帝騎館的死亡游戲裏被困在時空縫隙的逢魔時王真的被消滅了嘛?還是說已經找到所謂的「替死鬼」了……這是個原本很平和的世界,直到某天一顆流星划過……展開

《都市:假面同行》章節試讀:

「奔雷掌!!!」

夜空中,嬌喝聲響起。

黃天雪雙手拍向伽多拉腦袋兩側。

「卜嘰咕噠啦!!」

(古朗基語:戰士不懼傷痛!!)

伽多拉嘴裏吼出黃天雪聽不懂的語言,下一刻竟然直接無視了黃天雪的攻擊,右手握拳一拳轟向黃天雪腹部。

「!!!」

半空中,黃天雪臉色驟變。她根本就沒想到伽多拉會無視她的攻擊。

如果此時陸言還醒着肯定會大呼一聲莽撞!

伽多拉可是戰士,以身上的傷疤為榮耀,這種攻擊只會激起他的瘋狂戰意。

「咔嗞嗞!!」

「嘭!噗!」

一聲悶響,黃天雪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伽多拉半跪在地,耷拉的腦袋兩側此時青煙裊裊,散發著刺鼻的焦糊味。

「庫加卟吉卡。」

(古朗基語:是我贏了。)

伽多拉忍着腦袋裡的轟鳴聲,站起身走向不遠處跌落地上的黃天雪。

「隊長!!」

台下的戰鬥人員立刻從腰間掏出改良的「佩塔槍」進行射擊。

「砰砰砰!」

「砰砰砰!」

然而槍聲過後,幾名隊員面具後的神色變為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一點用都沒有!」

「佩塔槍連異種獸都可以打傷,對這個怪物居然沒用!」

「不好!散開!」

突然其中一人爆喝一聲,只見空中伽多拉的鎖鏈飛了過來。

雖然有人提醒,可依舊慢了半拍。

「嘭!嘭!」

有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鎖鏈撞的倒飛出去倒在地上沒了生息。

舞台上,伽多拉走到黃天雪身前。

此時的黃天雪只能癱卧,動都動不了。伽多拉那一拳的勁她到現在還沒緩過來。

更糟糕的是,她右手掌心的圖案再次變回了紫色的小毛蟲,並且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

伽多拉右手伸向黃天雪的脖子,它要單手掐死她,它最喜歡這種感覺。

「**!」

就在這時候,突然響起的掌聲打斷了它的動作,伽多拉轉頭看去。

只見台下不知何時多了一道黑袍身影,那異常刺耳的掌聲正是那人發出的。

「咕咂咔?」

(古朗基語:什麼人?)

伽多拉的語氣變得凝重,它從面前這個人身上感受到了以前達古巴給他的壓迫感。

黃天雪也明顯聽出了伽多拉的語氣變化,艱難的轉頭看向黑袍人。

「沒想到以前被空我完虐的你還能有這一天。」

低沉的嗓音從黑袍下傳出來,話語中儘是蔑視。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到此結束了。」

黑袍人伸出右手,遙指舞台上的伽多拉。

【時空驅動器】

【時王!】

極其洪亮的聲音從虛空傳來,響徹在廣場上。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透明的時鐘錶盤浮現在黑袍人身後,鐘錶行走聲在夜空里響起。

舞台上伽多拉右手召回鎖鏈,嘴巴微張,一臉兇相。

「變!」

「身!」

【叮噹!叮噹!!】

【騎士時刻!!】

【假面~騎士~時王~!!】

旋轉的巨大的能量錶帶緩緩消失,黑白相間的一階時王的身影出現。

舞台上,伽多拉此時愈發的暴躁,他很想衝下去可心裏總有一個聲音在說,快點逃!

快逃!

可是他是一個戰士,不戰而逃絕不可能。

「對付古朗基,當然是要用空我了。」

這時,意有所指的話語再度響起。身影右腳一踢,腳旁邊面朝下昏迷的人影被翻過來。

不是陸言又是誰。

只見時王緩緩蹲下,右手放在陸言腰部上空。

「空我的力量,我就收下了。」

話音落下,紅色的能量粒子從陸言腰部飛出,開始在時王右手掌心匯聚。

【空我!】

半個呼吸後,一塊主體紅金色的錶盤出現在時王手裡,上面刻畫著的正是空我的頭像。

「吼!」

舞台上,伽多拉再也抑制不住了。狂吼一聲衝下舞台,向著時王飛奔而來。

時王緩緩直起腰,將手裡的錶盤插入時空驅動器的另一端,轉動驅動器。

夜空中,洪亮的聲音再度響起。

【空我!】

【騎士時刻!】

【假面~騎士~時王!】

【裝甲時刻!】

紅金色的裝甲部件沖向伽多拉,將已經衝到近前的他給撞飛出去。

隨後,迅速回到時王身旁,各自依附在各自的位置。

【空~我~!!】

【時王!!空我裝甲形態!!!】

當最後的吟唱聲落下,原地黑白的身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上半身有着紅色胸鎧、臂鎧以及頭頂出現金色衝天角的身影。

舞台上黃天雪有些目瞪口呆,此刻的她也只能從眼睛部位判斷出這道身影還是剛剛之前那道黑白相間的。

「結束了。」

低沉的聲音響起,只見空我裝甲形態的時王,右腳下金色印章顯現,半個呼吸後一躍而起。

「騎士!踢!!!」

地面上,伽多拉剛剛爬起來,便看見一道身影從高空向著自己踢來。

「嘭!!」

碰撞聲響起,兩者交錯而過。

「呃……呃……啊啊!…」

「噗咚!」

伽多拉身體浮現金色印章,他喉結滾動,隨着體內的悶響,他緩緩雙膝跪地倒了下去。

落地的身影對於身後的事情充耳不聞,伸手取下腰間的錶盤。

隨着錶盤取下,解除變身,黑袍人的身影再次出現。

「哈,屁股擦乾淨了。」

伸了個懶腰,他轉身看向舞台上的黃天雪。

「你是什麼人?」

此時,黃天雪平緩呼吸看着他問道。

不過,很明顯,黑袍人並不想回答。

隨着一道光柱出現,黃天雪下意識閉上眼睛等她再睜開的時候,黑袍人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

時空裂縫。

伴隨着光柱出現,黑袍人的身影從中走出。

下一秒,黑袍人猛然彎腰。

「呼!」

木棍擦着他的衣袍而過。

「你幹什麼?」

綳直身體,黑袍人平靜的開口。

只見他的身後拿着木棍的身影,正死死盯着他。

「你不是說,出不去嗎?!」

身影話語中充滿暴躁,眼神看着他。

「啊,我也是今天才能出去的。」

聽着這玩笑般的語氣,持棍的黑袍人徹底怒了,一把扯下身上的黑袍舉着木棍。

「你騙我!!」

蛇皮上衣,栗色頭髮,眼裡充滿着暴躁,淺倉威再也忍不住了。

「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只要你讓我離開,你要做什麼我都可以幫你。」

淺倉威壓在心底的煩躁,盡量用平靜的口吻。

隱藏於黑袍下的眼神看向淺倉威,沉默幾個呼吸後,話音響起。

「也行,不過你的實力有些弱,這樣吧。我先送你去一個地方,你去拿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淺倉威眯着眼問道。

「哈,能提升你實力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