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僅此一劍!吾可斬神!
都市:僅此一劍!吾可斬神! 連載中

都市:僅此一劍!吾可斬神!

來源:google 作者:縹緲問豪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洛羽 縹緲問豪 都市小說

神又如何!帝又如何!?我洛羽只此一人一劍,便可將你們屠盡!殺盡黃泉碧落,哪怕背後是天淵吾也當一劍斬之!其中融合有多元素,不只是異能,還有修神、喪屍、異性、科幻等多種元素!只有你們想不到的!異能者大戰喪屍、鎧甲勇士打異形、武道宗師干飛船,是不是想想就感覺興奮,記得給個好評呦!展開

《都市:僅此一劍!吾可斬神!》章節試讀:

隨即,從口袋中掏出一瓶子酒精就往他的傷口上倒去。

「啊……」

酒精順着他的身體在地面,他吃痛一聲,酒精的刺痛感讓他痛不欲生,甚至差點昏了過去。

酒精消完毒,蕭柔撕下自己身上的一塊布料進行了簡單的包紮。

「哥,你傷口太嚴重了,你不要亂動,我去采些草藥。」

「柔兒,謝謝你……」洛羽低着頭輕喃一聲。

蕭柔溫柔的笑了笑,「我們之間還這麼客氣,你傷了肺部,說話會牽動氣管,盡量好好休息。」

說完,便走出了山洞。

看着蕭柔離去的背影,他慘笑一聲,回想這一輩子,就像是活在一個監牢裏面,每天受着別人的嘲諷、謾罵,人人都看不起他。

越想他自己就覺得這一生有多可笑,只是個被強大存在保護住的小丑罷了。

這時,他想起了之前殤天放映的熒幕,思緒萬千,熒幕中的人很強大,而且還是讓浩劫免於古城的英雄,他腦海中一直迴響着殤天對自己說的一句話,如果我說熒幕中的少年是你呢?

那個人究竟是誰……

還是說城主為了保住我所偽造的?

強大的力量是這世上的人都嚮往的,尤其是這個以力量為尊的世界,沒有力量那你就是階下囚,有了力量那你就是主宰。

可為什麼,我會是個連覺醒三層都突破不了的廢人……

他的眸中盡顯蒼涼。

一個小時左右,蕭柔回來了,後背之上背了一個大大的簍筐,她將簍筐放在了地上,簍筐之中裝了滿滿的草藥,都是在荒地中採集的。

洛羽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胳膊上,只見本來潔白如玉的胳膊,沾滿了鮮血,一道五厘米的傷口觸目驚心,皮肉外翻。

「啊!」蕭柔連忙將袖子擼了下去,對着洛羽笑了笑,說道:「沒事,一點皮外傷,採藥的時候不小心划到的。」

「哥……你出古城打算去哪?」蕭柔坐在洛羽身旁,拿了了一塊手頭,將籮筐中的草藥一顆顆的碾碎。

「……」洛羽沉默了一會兒,道:「我找個深山隱居吧。」

「深山……」蕭柔也是沉默片刻,一對桃花眼,含情脈脈的看着他,玉口輕開,「我陪你,一起去深山生活,不問世事。」

「柔兒……」洛羽輕聲呼喚了一聲她的名字。

蕭柔一把將他抱住,眼中淚光閃閃,軟聲道:「那日,你成婚,我真的很心痛……」

「我也不想,但父親堅持讓我娶她。」洛羽拍了拍蕭柔的後背,輕聲道:「從今以後我只有你一個人。」

噠噠噠噠!

這時,一陣細細碎碎的腳步聲傳出,緊接着是一陣粗獷的男音。

「都給我搜仔細點,必須給我把他找出來。」

這讓兩人的神情一滯。

「哥你先在這獃著不要亂動,我去把他們引開。」

蕭柔起了身,洛羽把她拉住了她的玉手,「一切小心。」

「嗯,我會小心的。」蕭柔柔情的笑了笑,便跑了出去。

「蕭柔,蕭然的女兒,快追!」厲喝聲傳出,腳步聲離山洞越來越遠。

洛羽靠着後背的石頭,閉上了雙眼,傷口的疼痛使他非常清醒。

不知過了多久,洛羽睜開雙目,眸光中流露着擔憂。

柔兒去了這麼久,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從洞外傳出。

「柔兒。」洛羽面露喜色,隨即面容凝重,「不對……」

可以聽出,這腳步聲不止一個人,至少有十人左右。

他撐起身子,緩慢的挪動到了石頭後面。

腳步聲越來越近,他的心弦一直緊繃。

十二個人,其中為首的是一個面容極美的女子。

洛羽緩緩探出頭,看到女子的面容一驚。

她正是葉家長女,葉語夢!

這葉語夢與洛羽本是有婚約的,一個月前,婚禮當日,這葉語夢竟在交杯酒中下毒,好在救助及時,沒有出現生命危險。

至於原因,葉語夢卻說,自己死也不願意嫁給一個災星、一個廢人!

他的父親正是葉家大長老葉澤恆,與洛羽的父親蕭然是結拜兄弟,他們之前約定過,若以後自己的子嗣是同性那就結拜為兄弟姐妹,若是異性,那便結成夫妻,雖洛羽只是蕭然的義子,可葉澤恒生平最重承諾,即便這只是個義子、即便這義子再不堪,他都不可能違背承諾。

當時,洛羽也是不願娶葉語夢,一個原因是他與葉語夢素未謀面,一個就是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葉語夢比洛羽大兩歲今年正好二十,雖說年齡不大,可她的異能卻據說已經達到了鑄玄五層,這無疑是天才,乃至整個寧遠,能在二十五歲之前達到鑄玄五層境界的那都是被譽為天驕級別之人,更何況她才二十歲。

她不但天賦驚人,容顏更是國色天香,是炫燭古城公認的第一美女,有權有勢的青年沒有一個不想得到她,登門提親之人都能從炫燭古城的東門排到西門。

敢問這樣的人,怎會願意嫁給一個廢人、災星?

可蕭然不願,他多次求他取消婚約,可蕭然死活不願,他也沒有辦法,只好妥協。

就這樣,兩個相互不喜歡的人被硬生生的撮合到了一塊,於是就發生了葉語夢大婚當日下毒的那一幕。

猶記得葉語夢喂自己喝毒酒的那一幕,葉語夢猙獰的面容浮現在他的眼前。

他緩緩將頭縮了回來。

「少主,這裡生了火,估計他們來過這。」一個青年走到葉語夢身前說道。

她沒有回應青年,目光落在了一塊大石頭後面,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就在即將發現洛羽之時,一道火刃朝着她飛射而來,她抬手一揮。

那火刃就如玻璃酒杯一般,破碎。

她緩緩轉過頭,映入眼帘的正是蕭柔。

此時,蕭柔氣喘吁吁,嘴角帶着一縷鮮血,死死盯着葉語夢,手中的熾焰早已凝聚成一柄長劍,遙指葉語夢。

「哼!」葉語夢冷笑一聲,從背後拔出一柄長劍,同樣是劍,一把是異能所凝聚出的,一把是實實在在的真劍。

兩劍,迅速碰撞!

那熾焰所凝聚出的劍,不敵長劍,直接被斬斷。

趁此時機,葉語夢一腳揣在她的腹部,直接把她踹飛了出去。

緊接着,葉語夢身影一閃,迅速閃至了蕭柔身前,劍刃指着她的咽喉,「說,洛羽在哪?!」

「他早就被我父親送出城了,你們找不到他的。」蕭柔撇頭,冷聲道。

「出城了?」葉語夢戲虐一下,劍鋒一偏,一縷秀髮被斬下,「再給你一個機會,人在哪?否的下次斷的就是你的頭顱了。」

「我說了,出城了。」

「找死!」葉語夢眼神冰冷,劍鋒正準備刺下去。

「住手!」就在這時,躲在石頭後面的洛羽撐着自己傷殘的身軀,走了出來。

剩下十一個人眼見洛羽出現,都拿起自己的武器朝着他劈砍而去。

他們之前已經得到了命令,只要見到洛羽,不必遲疑,當即斬殺!

此時!

蕭柔趁葉語夢不注意,逃離了長劍的掌控,手中升騰起一股熾焰,將距離洛羽最近的一個敵人燒成了灰燼。

接着熾焰化劍,將剩餘的十人全部斬殺!

她熾焰之劍立於身前,將洛羽死死的護在後面。

「哥,我拖住她,你快走!」蕭柔轉頭說道。

隨即,熾焰長劍刺去!

而洛羽並沒有走,他深知,自己的妹妹絕對不是葉語夢的對手,就算死,今天也要死在一塊。

之前的那一幕再次重現,熾焰之劍輕鬆被長劍斬滅,蕭柔整個人倒飛出去。

「柔兒!」

洛羽連忙上前,將蕭柔從地上扶了起來。

一陣破空聲傳出,長劍迅速朝着他的胸膛刺來。

就在長劍即將刺中他時,他的胸口出現了一道類似於屏障的東西,那長劍寸寸崩裂,葉語夢被這屏障震退了數步。

《都市:僅此一劍!吾可斬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