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極品醫仙
都市極品醫仙 連載中

都市極品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星落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星落雲 林浩 都市小說

落魄小子林浩,被女朋友拋棄後,偶得醫仙傳承從此人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手醫術起死回生,一身功夫專治不服紈絝大少遞上千萬支票求放過林浩隨手扔進垃圾桶:「我的小弟是全國首富!」高冷女神想要住進一號別墅林浩果斷地搖搖頭:「別墅里的女神個個比你溫柔!」展開

《都市極品醫仙》章節試讀:

缺少靈珍草!

只是林浩不願意麻煩人,擺擺手笑道:「葉家主費心了,小事情我自己能解決!」

「那行,我陪你一塊去看看你父親吧!」

「這……」

葉家主身份高貴,怎能進那種貧民窟呢?

林浩剛想阻止,卻見葉雄已經推開車門下來:「林兄弟引路吧。」

「這……好吧!」

葉雄如此平易近人,一點架子都沒,林浩不由得心生敬意,於是帶着他走進去。

昏暗的燈光勉強照亮兩間屋子。

葉雄對林正然一陣噓寒問暖,林正然得知是葉家家主下意識要起身,卻發現自己的下肢依舊不能動彈分毫。

隨後葉雄再次給黃院長打電話,讓他無論如何要給林浩的父親騰出一間貴賓房,找最好的護理,費用全免。

黃院長雖然滿肚子的氣憤和牢騷,但也要找對人才能發泄,對於葉雄的命令,必須無條件遵從,他可不想回家養老。

送走葉雄之後,林浩隨便把東西收拾了下,至於傍晚時扔出去的東西,他直接當廢品了。

今時不同往日,父子倆也能過上好生活了。

收拾妥當後,林浩盤腿坐在床上,閉目養息修鍊,同時參悟了《逆生九針術》的第二式:九

星聚陽針。

第二天一早,黃院長親自來接林浩的父親,有專業的人員進行轉移,林浩放心多了。

臨走時,黃院長再三保證,林正然一定得到最好的照顧。

林正然出來時一直嚷嚷着要帶什麼洗漱的東西,到了醫院的貴賓房一陣驚呆,這哪裡是病房,完全就是一應俱全的高級賓館好嗎?

海州大學校門口。

衣着鮮艷的帥男靚女提着大包小包紛紛返校,一輛紅色跑車快速駛來,在人流涌動的門口依舊車速不減。

尖叫聲四起,眼疾手快的人迅速扔包躲避,門口的保安敢怒不敢言。

邁進校門的林浩下意識回頭,跑車猛然剎車,一個黃頭髮少年滿臉戾氣,他叫黃宇,探出頭來怒吼:「眼瞎了嗎,不知道這是我們陳少的車嗎?」

林浩目光一凜,望向這輛飛揚跋扈的跑車,定睛的一刻如同被雷劈了一般,怔在原地。

后座里一男一女正在有說有笑,打情罵俏,男的一身名牌,後背頭,那一張臉時刻彰顯着貪婪和霸道。

女的側臉看到前方的林浩之時,眼中是濃濃的不屑和嫌棄,這女的正是和林浩分手的許靜。

許靜旁邊的男生叫做陳順,是海州大學最有錢的富二代,仗着有錢有勢,在學校里橫行霸道,其他學生見了唯恐避之不及。

眾人看到林浩竟然不躲不閃,直呼完蛋,因為車裡的人就算校長見了也要客客氣氣的。

林浩看着車裡的兩人,拳頭緊握,眼中滿是悲憤。

黃宇見林浩紋絲未動,打開車門耀武揚威地走來,不屑一顧道:「小子,想死滾遠點,別髒了我們陳少的車!」

林浩穩下心神,皮笑肉不笑道:「大糞都嫌臟,你感覺我會往上撞嗎?」

此話一出,剛才被驚嚇的眾人齊刷刷望向林浩,這小子不要命了嗎?

黃宇眉頭微皺,回味片刻,陡然暴怒道:「小子,你竟然說我們陳少的車連大糞都不如,你是不是活膩了?」

「活膩?」

林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的命還長着,反倒是你再不消失,還能否站在這裡我可保證不了!」

頓時,觀眾場一片炸鍋!

「這小子是誰啊,是吃錯藥了還是腦子出問題,黃宇都敢惹?」

「是啊,太狂了吧,看穿的窮酸樣敢和黃宇叫板,真不怕進醫院?」

「我記得那小子好像叫什麼林浩,是咱們金融系最窮的那一個,難道是窮傻了?」

一個個瞪大眼睛看向林浩,震驚的同時還有輕蔑和嫌棄。

海州大學實力強橫,門檻極高,能進這所大學的只有兩種人:有財和有才。

只是才華極高的人一般都很窮,所以很少有人看得起。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敢在我面前裝蒜,信不信我讓你滾出這所學校!」黃宇滿臉猙獰,威脅意味甚濃。

車裡的陳順皺着眉頭下車,敢擋他的路還若無其事,這是對他的挑釁。

「陳少,你怎麼下來了,一個臭小子我能擺平!」黃宇立馬換上一張笑臉,低頭哈腰。

陳順打量一眼林浩,冷笑一聲:「勸你十秒內馬上消失,不然這輛車可沒長眼睛!」

車裡的許靜也走下來,一臉嫌棄道:「林浩,看在你舔我那麼久的份上,我給你求個情,趕緊離開,陳少不是你能惹的!」

林浩對這個女人僅存的感情瞬間蕩然無存,神色峻冷道:「行,看在你給我洗內褲的份上,這份心意我收下,以後互不相欠!」

唰!

所有人把目光投射給許靜,大美女給一個窮小子洗內褲,聽着都新鮮!

許靜的臉頓時紅一陣白一陣,這要是默認了,以後形象一落千丈。

而此時陳順和黃宇也都目光灼灼盯着她。

她是真沒想到林浩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揭露自己的醜事,柳眉倒豎,怒喝一聲道:「林浩,你給我站住,把話解釋清楚!」

林浩置若罔聞,繼續往前走,前塵往事隨風散,一刀兩斷。

許靜一臉委屈的看向陳順道:「陳少,你要為我做主啊,人家的形象都要被毀了!」

陳順眼中閃過一抹陰狠,自己的女朋友給別的男生洗內褲,不管真假,這話說出來就是對他的不敬,羞辱。

轉頭向黃宇使了一個眼神,黃宇立馬追上去,攔住林浩道:「我們陳少讓你走了嗎?」

「怎麼?要被我打一頓他才讓我走嗎?」林浩撇撇嘴,語氣相當不屑。

黃宇登時怒目圓睜道:「小子,我勸你回去跪下來給陳少道歉,否則後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威脅,林浩這輩子最討厭威脅!

他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容,說道:「確實挺麻煩,萬一被我揍成豬頭還要去醫院呢,你說是吧?」

「你……找死!」

黃宇一股怒火衝上頭腦,爆喝一聲,提拳轟砸向林浩的面門,這就是在自己和陳少面前囂張狂妄的代價!

林浩目光一凜,腳步挪動,側身閃過,一掌拍向黃宇的胸口,勢大力沉,如有排山倒海之勢,足足將黃宇震飛三四米。

黃宇在空中慘叫一聲砸在陳順的面前,胸口似乎被堵住,呼吸很不順暢,一張臉瞬時間憋得通紅,脖子上青筋跳動。

陳順想都沒想便把許靜拉在自己身前以求躲避,許靜嚇得雙手護頭,發出一聲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