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絕品神醫
都市絕品神醫 連載中

都市絕品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三好先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齊瑾鈺 齊藥典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的直播間」「我叫齊藥典」「百草堂三代傳人」「今年二十一」「打小就天賦驚人」「三歲築基,六歲聚神,八歲出竅,二十歲金丹」「啥?為啥有十二年的空白?」「我那十二年空白乾啥去了?」「當然是潛心學醫去了!」「不然我早已飛升仙界,位列仙班你們就在直播間看不到主播了哈!」展開

《都市絕品神醫》章節試讀:

第十章

「嘿,大師姐。」

齊藥典小跑出百草堂,就看到齊瑾鈺已經坐在停在門口轎跑的主駕位。

笑着和齊瑾鈺打個招呼,麻溜地鑽進副駕位。

問道:「咱這是去哪兒?」

在齊藥典看來,齊瑾鈺不會搭理他,怎料出乎意料的,齊瑾鈺竟然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帶你去商場給你買幾套衣服,另外我約了幾個同學一起吃晚飯,我介紹給你認識。」

「好的啊!」

這件事還是齊逸陽為了兩人磨合感情,提出來的,不過齊藥典婉拒了,現在齊瑾鈺主動提出來,明顯是主動和他約會的節奏。

齊藥典想都沒想就點頭答應下來。

「系好安全帶。」

齊瑾鈺淡淡的哼了一聲,便發動引擎,揚長而去。

「大師姐,你這跑車不便宜。我聽大師爺,你從小到大的壓歲錢都拿去做了善事,你哪來的錢買這麼好的跑車?」

在路上,齊藥典主動挑起話題。

齊瑾鈺淡淡道:「朋友送的。」

卧槽?

朋友送的?

齊藥典猛地一呆,心下立馬變得緊張起來:「這車我在抖音上看到過,少說也還百八十萬,啥朋友啊,出手這麼闊綽?」

齊瑾鈺道:「涼梔去年送我的生日禮物,怎麼,你有意見?」

涼梔?

原來是歐陽涼梔那個小娘皮送的,我還以為是哪個追求者送的。

聽到齊瑾鈺的話。

齊藥典暗戳戳鬆了口氣,忙附和道:「沒意見,沒意見,我能有什麼意見,我就是單純好奇心作祟,隨便問問。」

「哼……」

齊瑾鈺似乎洞悉了齊藥典內心的真實想法,輕哼一聲道:「涼梔是我最好的閨蜜,我才收下她送的這輛車不然你以為是誰送的?」

「嘿嘿……」

齊藥典當然不可能說出心中猜想,只是乾笑兩聲,也沒說話,打算矇混過關。

「對了!」

齊瑾鈺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我了解涼梔的性格,她肯定不會你提出的醫法。我問你,你是怎麼說服涼梔同意了你的醫法。」

「這個嘛……」

齊藥典沉吟了幾聲,決定如實相告:「我和歐陽涼梔立下了一個賭約,如果治不好她的白血病和幫她恢復容貌,就自挖雙目,以償還她的清白。」

「噢……」

齊瑾鈺恍然的點了點頭,心裏暗自嘀咕道:「原來如此,這才像是我認識的歐陽涼梔嘛……」

不過轉念一想。

儘管齊藥典是太師爺的親傳傳人,但是她還是有點擔心,萬一……

萬一齊藥典不能醫好歐陽涼梔,豈不是要自挖雙目。

如此想來,齊瑾鈺不免又有點擔憂,只是又裝作漫不經心道:「齊藥典,說說你具體醫法,我好先給我閨蜜把把關。」

「不過區區白血病而已,又不是啥重症。」

齊藥典成竹在胸道:「我開出的葯浴配方,是太爺爺從道藏里尋出的洗髓丹的藥方,只是其中有幾味藥材如今早已絕跡。太爺爺經過研究,將其中缺失的兩味葯,替換成現有的藥材,改良成了適合葯浴的洗髓液。」

「洗髓液有洗髓伐經,強身壯骨的功效。」

「我就是泡着洗髓液長起來的,無論筋骨還是體魄都遠超常人。」

「當然,單憑葯浴並不能一次治好歐陽涼梔的白血病,不過我再輔以「神藏十三針」激發出歐陽涼梔體內潛藏的身體機能,兩者齊下,保管治好歐陽涼梔的白血病。」

「???」

「神藏十三針?」

聽到齊藥典說到神藏十三針,饒是性情清冷的齊瑾鈺,也不由驚呼出聲:「你竟然學會了神藏十三針?」

「那當然!」

齊藥典注意到齊瑾鈺的表情變化,悠哉哉道:「太爺爺常說,我於醫道之上,無論天賦還是悟性,都是他老人家生平僅見,甚至超過了他老人家。」

「我於醫道上成就,將來會遠勝他老人家。」

「哼!」

齊瑾鈺盯着典型小人得志的齊藥典,譏諷道:「小人得志,你只是運氣好,有太師爺親自傳授你醫道,否則,充其量就是二把刀。」

「啊,對對對!」齊藥典只是丟給齊瑾鈺一個你說什麼都對的白眼,也不辯駁。

閑聊一路。

齊瑾鈺最終帶齊藥典來到一家綜合商場,給後者買了幾套換洗衣服,出了商場,就趕去和同學事先約好的川菜館。

在迎賓的引領下, 二人來到事先訂好的包間。

推門進去。

齊藥典看到包間已經到了五個人,三男兩女,此時正圍坐在八仙桌品茶閑聊。

「瑾鈺……」

「瑾鈺……」

「瑾鈺,你可算來了,就等你了。」

見到齊藥典和齊瑾鈺推門進來,正閑聊的五個人全部站起身,向齊瑾鈺打招呼。

其中。

坐在正中間的那名身穿白紋雪絨衫,長相清秀的女孩子,幾步來到齊瑾鈺身前,邊打量齊藥典,邊問道:「瑾鈺姐姐,他就是你和我在微信上說的小師弟,齊藥典?」

”嗯! ”

齊瑾鈺輕輕點頭。

清秀女孩見此,大大方方向齊藥典伸出小手,笑嘻嘻道:「藥典哥哥你好,我叫楊詩蘊,嘻嘻,說起來,我還是你名義上的小師妹呢?」

「嗯?」

「小師妹?他不是只有六個師姐嗎?哪裡冒出來的小師妹!」

齊藥典不由一呆,不過還是出於禮貌,伸手和楊詩韻伸出的小手握了握:「你好。我叫齊藥典。」

這時候,齊瑾鈺對齊藥典說道:「太師爺早年在拳術上,點撥過詩蘊的爺爺。不過太師爺並沒有收楊老爺子為徒。」

「原來如此!」

齊藥典瞭然的點點頭,沒想到楊詩韻和他還有這次關係,於是看向楊詩蘊的目光,更是多了幾分善意。

「各位,他是我小師弟齊藥典,以前一直住在長白山跟隨我太師爺學醫,前兩天剛來燕京。」

「她是我在燕京中醫藥學院的同學,施月卿。」

「他也是在燕京中醫藥學院的同學,蘇陽。」

「他是……路孟。」

「他是……王澤。」

這時候,其餘四人圍了過來,作為聚會發起者,齊瑾鈺為彼此做了簡單介紹,眾人便分賓落座,叫來服務生點菜。

等菜上齊,眾人觥籌交錯間便開始暢談起來。

齊瑾鈺作為發起人,坐在主位上,左右是齊藥典和楊詩蘊。

再就是施月卿,蘇陽,路孟,王澤。

此時,齊瑾鈺正和施月卿聊着近來生活中和以前學校中的趣事。

常年在長白山上和虎熊為伴,齊藥典還是第一次社交,再和在座的三名男士喝過幾杯之後,就一直安靜的聽齊瑾鈺聊天。

「藥典哥哥。」

正當齊藥典聽得入神,就聽到楊詩蘊隔桌喊他。

齊藥典會以微笑,問道:「有事?」

楊詩蘊笑嘻嘻道:「人家剛和爺爺說起你來了燕京,爺爺跟我說,等咱們吃過飯,一定要讓人家請你和瑾鈺姐姐去爺爺那裡坐坐。」

齊藥典沉吟了幾聲,道:「那時候會不會太晚了?打擾到養了楊老先生休息?」

「不會不會。」

楊詩蘊見齊藥典猶豫不決,忙擺手道:「我爺爺說,你出生和滿月以及周歲時,他工作忙,實在抽不出時間去看你,後來聽說你被送去了長白山。我爺爺說他當年老遺憾了。」

「現在你來了燕京,我爺爺說一定要讓我今晚一定請你和瑾鈺姐姐去我爺爺那裡坐坐,以補早年的遺憾。」

「這……」

齊藥典有點糾結。

按說有楊老先生和他太師爺的那層「授業」關係。

他作為後生,該備上好禮,主動登門拜訪楊老先生。

可是等他們吃完飯,要到深夜了,也不好準備禮物。

第一次登門,就兩手空手去。

以他在長白上受到教育,不允許他那麼做。

這時候,一旁聽過兩人對話的齊瑾鈺,一句話就替齊藥典作出決定,對眨巴着大眼睛的楊詩蘊說道:「你告訴楊爺爺,就說我們吃過飯就過去探望他老人家。」

「好耶……」

楊詩蘊豎起小手,對正糾結的齊藥典比個耶:「藥典哥哥,既然瑾鈺姐姐都說了,那就這麼愉快的說定了。」

「那好吧。」

既然大師姐都這麼說,他還能駁他大師姐的面子?

齊藥典只能點頭答應下來。

「瑾鈺姐,我和藥典哥哥先走一步,你先送送他們哈……」

等聚餐結束,出了川菜館大門,楊詩蘊就迫不及待的拉着齊藥典,上了她的小寶馬,揚長而去。

齊瑾鈺在川菜館門口,和幾位同學寒暄幾句,送走幾位同學,才開車趕去楊家。

……

此時,路上緩緩行駛的奧迪車后座。

路孟問身邊的蘇陽道:「蘇陽,你不是一直在追求齊瑾鈺嗎,有進展嗎?」

蘇陽搖頭道:「我幾次想約瑾鈺出來吃飯,她都直接拒絕了。」

「嗐……」

路孟嘆了口氣道:「蘇陽啊,天涯何處無芳草,你說你也是,你身為蘇氏葯業的大少爺,想要什麼的女人沒有,怎麼就偏偏跟着魔了一樣,對齊瑾鈺那個冷美人,痴心一片?」

蘇陽道:「你不懂。」

路孟嘆了口氣,道:「嗐,懶得管你的事!我和部門同事有約,你讓司機在下個路口放下車就行。」

蘇陽點點頭。

「回見……」

「回見……」

到了路口,路孟先一步下車,向蘇陽揮揮手,就朝不遠處的一家酒店走去。

前一刻,還文質彬彬的蘇陽,當路孟轉身離開那一刻,突然目光陰鬱,低喃道:「如果不是家裡老爺子的命令,我會想舔狗一樣去舔齊瑾鈺那賤人?」

說罷。

蘇陽對司機冷聲道:「開車,去下個路口的四季酒店。」

「好的少爺。」

司機應聲,朝下個路口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