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都市狂梟.
都市狂梟. 連載中

都市狂梟.

來源:外網 作者:陳六合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六合

縝雲監獄坐落在華夏國西南邊境,這個監獄的名字或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 在秦城監獄裏,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巨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 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座監獄裏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隨便拖出一個人來,身上至少都背負着幾條人命,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 總之一句話,能住進這裡的,沒有一個不是窮兇惡極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 就是這麼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展開

《都市狂梟.》章節試讀:

當然能夠互惠互利也是原因之一,秦若涵起碼能解決他和小妹眼前的窘境,他自己倒無所謂,不過秦若涵有句話說的沒錯,小妹的身體不佳,體內有重疾所遺留下來的後遺症,需要昂貴的中藥去調理。 想到這裡,陳六合的眼睛忽然眯起,那一抹可怕到讓人膽寒的目光微微閃爍。 京城的那些人,小妹不說,當真就以為我不知道一年前你們到底對小妹做了些什麼嗎?她的重疾與殘腿,用你們全族的血,都洗不幹凈!陳六合喃喃自語: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我看到時候有多少人會半夜驚醒! 第二天一大早,陳六合照舊把沈清舞送去了學校,不忘感受了一下朝氣蓬勃的青春校園氣息,當然,最主要的是大飽了一頓眼福。 可不要以為陳六合是個很隨便的人,他的眼睛可不是什麼人都看,他始終秉承着一個原則,那就是誰穿的少才看誰。 等心滿意足了之後,陳六合才在無數雙鄙夷的目光下,蹬着破三輪大搖大擺的離開。 今天的陳六合沒有去大街小巷收破爛,而是直奔一個正在施工的工地,在工地上,陳六合從茫茫塵沙中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毫不起眼的黃百萬。 這傢伙正在搬水泥。 六哥!看到陳六合,黃百萬趕忙丟下手中的活計,咧着一口大黃牙小跑了過來,臟不拉幾的手掌在褲子上隨便抹了抹,從兜里掏出一包皺巴巴的軟包大前門香煙,小心翼翼的遞給陳六合一根。 嘴上還笑道:老黃我就這檔次,六哥別嫌棄。 陳六合接過,湊着黃百萬遞過來的火機點燃,猛吸了一口,那嗆鼻的烈勁是真拉嗓子,比三塊五的紅梅還拉。 老黃,你門路很廣啊,這個年代還能弄到這樣的煙?陳六合跟黃百萬蹲在工地旁吞雲吐霧。 嘿嘿,這煙便宜。黃百萬大喇喇的說道。 陳六合打量了黃百萬一眼,笑道:老黃,你說你在這干苦力,好歹也有一兩百一天,幹嘛要把褲腰帶勒的這麼緊。 黃百萬毫不避諱的說道:沒,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頭抽去了一百二,他不說,但我知道。想了想黃百萬又道:我有個小妹在離山裡有十幾公里的鎮上讀高中,我供着,苦我不要緊,不能苦了讀書人,讀了書才有大出息,不能像我。 吃得了這個窩囊虧?陳六合打趣的問道。 黃百萬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討人待見的笑容:我十三歲走出大山的時候老母親就跟我說過,吃虧是福。 陳六合沒再說話,輕輕拍了拍黃百萬的肩膀,他覺得身旁這個面黃肌瘦跟竹竿一樣的刁民,肩膀很寬,脊樑也很硬! 黃大牙,你他嗎的不用幹活啊?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錢了?這時,有個人模狗樣的中年人走過來,對着黃百萬就是一頓呵斥。 陳六合昂頭看去,臉上掛着笑容沒有出聲,黃百萬臉上更是堆滿了諂媚,道:劉經理,好哥們來了,我陪陪他,最多幾分鐘,馬上就去幹活。 劉經理看了眼陳六合,眼神中露出輕蔑的神情,旋即對黃百萬罵道:干你麻痹,還敢跟我討價還價?今天工錢減半,但活不能少干。 得得。黃百萬點頭哈腰,一點脾氣都不帶有的。 等劉經理走了,黃百萬看不出半點怒氣的對陳六合歉然道:六哥,嘿嘿,讓你看笑話了。 陳六合搖搖頭:我倒覺得你以後肯定會比那個劉經理有出息。 黃百萬咧咧嘴,問道:六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什麼吩咐? 陳六合點頭道:你在杭城混了十幾年,對這裡肯定熟悉,是有一個事情想讓你幫忙。 黃百萬丟掉煙蒂,道:那六哥算是找對人了,別的不敢說,就這杭城一塊,哪條深街小巷就沒有我老黃不知道的,說吧,什麼事,我老黃絕不帶眨眼的。 陳六合說道:我手上有這麼一個事情,有一定的危險,弄不好或許會丟掉小命,你敢不敢去做? 敢!黃百萬想也沒想,直接應承。 好,先看看這個再說。陳六合從兜里掏出一團紙條,皺巴巴的,黃百萬接過來打開看了一眼,也就分把鐘的時間,他就用打火機把紙條燒了。 黃百萬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六哥,給我多久時間? 兩天。陳六合伸出兩根手指,頓了頓,又笑問:你就不想問問我為什麼要去招惹他們? 六哥吩咐的,我老黃只管辦事,我腦子不好使,只有一膀子力氣。黃百萬說道。 你自己小心點,黑龍會不是什麼善茬。陳六合站起身。 陳六合走了沒多久,黃百萬就吐了口吐沫,站起身,直接向工地外走去,身後傳來劉經理的喝罵:黃大牙,你他嗎的死去哪?不要幹活?我看你他嗎是活膩了。 而黃百萬則是頭也不回的擺擺手,他覺得他自己就從沒有像今天這麼瀟洒過。 兩天的時間眨眼即過,兩天里,陳六合什麼也沒幹,就是整天遊手好閒,除了雷打不動的洗衣做飯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樂趣就是把破三輪騎到哪個廣場公園,看着形形色色的都市麗人與絲-襪白-腿。 陳六合對大長腿一直是情有獨鍾,當然,也少不了超薄絲-襪的錦上添花,他一直認為,絲-襪是人類智慧的結晶,偉大的創造,具有無比巨大的殺傷力。 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銀行,當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頭上,但都有着征服的效果! 兩天里,秦若涵給陳六合打了無數個電話,但每次陳六合都是漫不經心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氣得秦若涵幾次都想衝過來咬死這個混蛋王八蛋。 也不知道那娘們現在對陳六合是不是已經徹底心灰意冷,但這些,陳六合絲毫不去在乎,不慌不忙、不急不緩。 值得一提的是黃百萬,這傢伙已經有兩天兩夜沒回來過了,也沒有任何消息。 陳六合倒也不擔心,如果黃百萬連這點事情都做不了的話,那活該這輩子只能苦苦掙扎。 交給黃百萬的那點事情,如果他自己出馬的話,自然是能夠輕鬆搞定,但黃百萬既然想活出個人樣,那麼自然需要付出,陳六合不是雷鋒,不會施捨。 機會他已經給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黃百萬自己的本事。 這晚,正當陳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飯的時候,消失了兩天的黃百萬終於回來了,只不過此時此刻黃百萬的樣子有些狼狽。 蓬頭垢面嘴角淤青不說,破舊的衣服上還沾了鮮血,幾條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 看着黃百萬,陳六合沒有起身迎接,讓黃百萬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沒有言語,更沒有多問,默默的回到房裡,出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個醫藥箱。 雖然遍體鱗傷,但黃百萬從走進院門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着笑,他從懷裡掏出幾張相片,放在陳六合眼前:六哥,這些或許對你會有用。 陳六合沒有去看那些相片,而是打量了一下黃百萬身上的刀口,從沈清舞手中接過醫藥箱,道:我幫你處理下傷口。 黃百萬身上的刀口不輕,有一處可以見骨,陳六合拿針線幫黃百萬縫上的,沒有麻藥,院內自然響徹着黃百萬那殺豬一樣的慘嚎。 不過這看似弱不禁風的漢子倒也算是個硬骨頭,就着一口烈酒,楞是扛了過去。 處理完傷口後,黃百萬的臉色發白,嘴唇都在顫抖,點燃一根煙狠狠抽了一口,對着陳六合咧嘴直笑。 陳六合問道:這兩天沒少吃苦頭? 跟我當年在湖北那邊行騙的時候差遠了,三天兩頭被人追着滿街砍。黃百萬說道。 陳六合點點頭,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親密甚至淫-穢的畫面看得陳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張,男主角是同一個人,女主角卻有三四個。 黃百萬在一旁講解道:這傢伙就是周雲康,這癟犢子風流的很,兩天換了四個娘們玩,那些娘們長得是一個比一個水靈,看得我都想上去給那些娘們一炮子。 黃百萬接着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這周雲康不但好 色,而且色膽包天,說出來六哥估計都不相信,這狗東西不光玩良家,還玩少婦,甚至連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過,簡直是做多了孽,可謂是百無禁忌。 哦?陳六合來了興趣。 說起這事,黃百萬也是渾身來勁,指着一張相片上的風韻婦人道:這奶-子大屁股圓的大娘們看到沒,她其實是黑龍會會長張永福的二 奶,可在暗地裡,跟周雲康也有一腿,你說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

《都市狂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