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群俠傳1開端
都市群俠傳1開端 連載中

都市群俠傳1開端

來源:google 作者:姜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一郎 姜維 都市小說

在喧喧鬧鬧的都市中,隱藏着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一類人他們既要適應當代的生活,又要完成遠古家族的使命世世代代的守護着適應着不知道是上天選擇的幸運兒,還是地獄選擇被詛咒的人展開

《都市群俠傳1開端》章節試讀:

夜裡12點,健身房早下班了,有一個人靜靜的站在**的私教室裏面,燈已經全部關了,只剩下一個個的應急燈靜靜的亮着,這個人赫然就是姜一郎。下班後他換上了一個寬鬆的長袖,褲子和鞋子倒是沒換。只見他環顧着四周一臉漫不經心的樣子,眼睛卻已經變得炯炯有神。突然之間他右手抬起來,袖子里竟然有一把匕首,只見他往臉上一橫,竟然一顆子彈硬生生的被劈成兩半,更奇怪的是那子彈被劈中的一瞬間彷彿違背了慣性,竟然生生的垂直落了下去。而他的眼睛彷彿沒看到剛才發生的事情,直直的看着一個地方的黑暗處。這時只見從裏面緩緩的走出來一個人來,赫然是劉飛宇。

只見劉飛宇臉上也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邊走邊笑着說道:「厲害啊!老薑。」姜一郎也不吃驚,接茬到:「必須的必啊,不過你這槍一開,是不是身份已經暴露了,這世上可是只有一種槍打出來是沒有聲音的喲。 ”劉飛宇說到:「瞧你這話說的,我這是故意告訴你的,你說的沒錯,這把槍現在在我這裡,我只是提前告訴你一聲,免得你胡亂猜疑。畢竟這應該是你目前最頭疼的武器吧。」姜一郎這才吃驚道:「既然你得到百變槍的認可,那你是暗影會的?」劉飛宇依然笑着說道:「你說是就是吧,畢竟百變槍在我手上,也算是一種默認,但是暗影會的事兒我一般不摻和的,我感興趣的只有我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比如說你。」姜一郎也笑了起來:「那你現在想怎麼樣?」劉飛宇突然笑道:「三天後就會有人過來找你了,你準備一下吧。」說完又消失在黑暗中。姜一郎看着心想整的跟靈異片一樣,誰還不知道後面浴室有個後門能直接走一樣。朝着後門喊道:「吉普森不錯,明天上午十點預約一下!」說罷搖搖頭,轉身也從正門走了。

等到姜一郎也走了以後,又有一個黑影從黑暗中出來,靜靜的站在中間彷彿記錄著什麼,又消失在黑暗中。

次日上午10點,姜一郎準時踏進了健身房。遠遠的看到劉飛宇已經在吧台擦杯子了。他擦的是那麼仔細,彷彿世間的事情都跟他沒有關係一樣。姜一郎慢慢的走到吧台前坐下來。劉飛宇停下手中的動作順手遞過來吉普森,說道:「今天是帶酒精的喲,喝酒沒有酒精跟人沒有靈魂有什麼區別。」 姜一郎笑笑說到:「現在的人各種凡事纏繞,又有幾個有靈魂的。」劉飛宇哈哈一笑,接着問:「說吧,有什麼事兒想知道的,我保證對你肯定知無不言。也算是感謝你昨天晚上的準時赴約。」姜一郎正色道:「兩個問題。」「請講」劉飛宇也正言道。「第一個問題,我父親中毒跟你們有沒有關係。」「有」「什麼毒?」「不知道。」

姜一郎沉默了一下,接着問:「中毒的後果是什麼?」「毒會一直附着在骨頭裏面,然後慢慢的腐蝕骨頭。然後一周以後斃命。如果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骨癌晚期,查不出具體原因的。但是這是慢性毒,你還有一周時間想辦法。」姜一郎眼神凌厲起來,說道:「一周時間病發這叫慢性毒?」劉飛宇像沒看到姜一郎的變化一樣,依然笑着說:「有快的,立即斃命,要不要了解一下?」姜一郎不再說話,劉飛宇見姜一郎不說話,補充道:「友情提示一下,你父親中毒這是第四天了,據我所知他可能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姜一郎暗暗吃驚,家裡的事兒我都不清楚他怎麼知道這麼清楚?隨即應道:「好的,多謝你的提醒。」劉飛宇接着問:「第二件事兒?」

姜一郎喝了一口酒說道:「你說兩天後會有人過來讓我準備,什麼意思?」劉飛宇疑惑問道:「你真的是六年前驚動整個江湖的那個人嗎?」姜一郎嘆了口氣說道:「那都是被人瞎傳的,你現在看到真人了,我還是很笨的。」劉飛宇一邊搖頭:「你要說你是笨蛋,那讓我們整個怎麼辦?」他頓了頓,接著說:「因為三天後是你父親中毒的第七天,為了預防你會有什麼動作暗影會會派一個人過來纏住你的。」姜一郎說道:「你覺得會有人纏得住我嘛?」劉飛宇無奈的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會是誰來纏着你,其實原本這是暗影會安排給我的活,我是最合適的,但是我給回絕了,所以暗影會只能安排別人了,再說只是過來纏住你的,又不是正面交鋒,躲在暗處放冷箭就行,至少在我看來這事兒挺簡單的,你的能力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找個能對症的人應該不難。」姜一郎心想要真是面前這個人的話還真是有點棘手,隨即問道:「你不是幫會的人嗎?為什麼回絕了?」劉飛宇答道:「我說了暗影會的事情我一般不管,我只做我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看姜一郎又陷入了沉思,劉飛宇隨即說道:「跟你說的事兒肯定都是真的,不必考慮真實性,如果我不想告訴你,只要靜靜的看着事情進行就可以了,沒必要跟你講任何事情的。」姜一郎問道:「為什麼要幫我?」劉飛宇說到:「說了我現在感興趣的是你,沒有為什麼。對了順便跟你說一下,這件事情結束前,我有消息都會樂意和你分享的。」姜一郎接着問道:「聽你意思還有後面的事情?」劉飛宇神秘一笑,不再說什麼。

姜一郎知道劉飛宇已經不想再說什麼,道了一聲謝準備回去,卻被劉飛宇叫住:「原本這些事情都是昨天晚上說的,你知道為什麼我當時沒說嗎?」姜一郎淡淡的說道:「因為還有別人。」這回劉飛宇吃了一驚:「你怎麼知道的?」只見姜一郎腳步沒停說道:「我猜的。」劉飛宇聽後大聲笑了出來道:「我還以為你的眼睛什麼都能看到呢。」姜一郎接著說道:「我還知道你動物本能不錯。」

出了會所回到家裡,思索了一會兒,姜一郎重重的嘆了口氣,還是撥通了二哥姜海傑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