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仙婿
都市仙婿 連載中

都市仙婿

來源:google 作者:都市仙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呈 趙晴雨

上門女婿的張呈,因為在趙家被害受傷,腦子也出了問題成天發獃,無奈之下回故鄉養傷,再次回歸都市,他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且看他如何逆襲成為王者展開

《都市仙婿》章節試讀:

  趙志權一臉詫異之色,至於他旁邊的兩個小迷妹則一臉疑惑。

  聽着他這話,張呈心中怎麼可能不怒?以往他也許會忍,但現在自己有實力了,再忍那不就是烏龜了?

  「年輕人不要太張狂,容易跌絆子的。」

  「你怎麼跟我說話呢!」

  趙志權聽到張呈這句話,當即勃然大怒,這個以往自己隨意拿捏的軟蛋活來了不成?當真是不知死活!

  張呈聳了聳肩。

  「作為你姐夫,好歹也算半個長輩吧?這樣說話有問題嘛?」

  「去你么的!要不是你爺爺那老不死的當年抗美時仗着級別高,臨死前還命令我爺爺這個警衛員把女兒嫁給他兒子,今天你都沒有資格和我說話!」

  趙志權不僅侮辱了張呈,連帶他爺爺也侮辱了進去。

  一瞬間,張呈怒了。

  「你再胡說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他眼睛直直的盯着趙志權,聲音冰涼無比。

  張呈心中清楚的知道,當年趙老爺子和自己爺爺是戰友,而且是趙老爺子主動提出婚約的,不過後來自己爺爺壯烈犧牲,原本是父親的,不過那短時間父親忙着葬禮,也就沒聯姻。

  而三年前可是趙老爺子主動提出要把孫女許配給張呈,以完成自己和老戰友的心愿。

  此時趙志權如此說,無異於顛倒黑白。

  「你么的,撕爛我的嘴?你腦殘的程度又嚴重了吧!」

  趙志權說著,來勢洶洶的走向張呈。

  他旁邊的那兩個女的彷彿能料到接下來張呈的慘狀,一個個就差吶喊助威了。

  她們可是知道,趙志權在學校的時候加入的就是跆拳道社,聽說都能和社長打個不相上下。

  趙志權走過去,按照以往的習慣,直接一巴掌向張呈打去。

  讓趙志權沒想到的是,張呈竟然抓在了自己手腕上。

  使勁的抽了下,竟然沒掙脫張呈手指的束縛。

  不應該,這小子怎麼有這麼大的力氣?

  趙志權正在疑惑是,張呈的另一隻手直接一巴掌甩在了他臉上。

  趙志權的臉蛋上瞬間浮現一個泛紅的手掌印,他整個人都懵住了,獃獃的看這張呈。

  似乎是不敢置信張呈竟然敢掌摑他。

  「你…你….你……」

  趙志權氣急攻心,正要開口。

  沒想到就在這時,張呈又扇了他一耳光。

  至此還沒完。

  「我讓你胡說八道!」

  一巴掌閃了上去。

  「我讓你侮辱我爺爺。」

  一把掌又打了上去。

  「我讓你罵勞子是殘廢!」

  張呈沒說一句,便打趙志權一耳光。

  那邊,之前趙志權帶來的兩個少女已經徹底愣住了,張大了的嘴巴估計都能生吞一個雞蛋了。

  張呈每打趙志權一耳光,這兩個少女眼角就一抽搐。

  終於,張呈鬆開了趙志權。

  此時的趙志權臉腫的大了好幾圈,嘴角都流出了鮮血,原本還算帥氣的頭髮也亂的不像樣子。

  張呈一舉手,趙志權渾身都抖動了一下。

  「打人也夠累的,我就搓一下手而已,你至於這個激動嘛?」

  趙志權連忙後退了好幾步,現在的張呈給他一種非常陌生的感覺,看着那雙眼睛,他心中莫名的有種恐懼,可能是被打怕了。

  但要說就這麼白白挨打,那絕對不是趙志權的性子。

  終於離遠了一些。

  趙志權戾色外露,恨聲說道:「你…你給我等着!你給我等着!」

  隨着他咆哮兩聲,離開了。

  那兩個少女也連忙跟了上去。

  張呈對於趙志權的威脅毫不在意。

  這傢伙在趙家本來就是一個囂張跋扈的紈絝子弟,而且死要面子,估計也不會給家裡人說自己打了他的事情。

  最多就是聯繫些外面的朋友來教訓自己。

  張呈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很自信的。

  沒把趙志權的事情放在心上,悠哉游哉的回到了別墅。

  剛從冰箱里拿出一罐冷飲,點上了一支煙,正打算好好放鬆一下呢,便看到小姨子趙晴雅穿着睡衣,迷迷糊糊的從二樓走了下來。

  看這情況是剛剛睡醒。

  張呈暗自搖頭,現在的人吶……

  正在暗自吐槽,沒想到小姨子下令了。

  「喂,你去御餐軒給我拿些菜和飯來,我餓了。」

  「你打電話叫他們送來不完了嘛。」

  張呈只覺莫名其妙。

  「那要你幹什麼?」

  「我是你姐夫,又不是你家員工。」

  「……」

  張呈和小姨子拌了一會嘴,終於,小姨子屈服了。

  準確的來說是餓的不行了。

  沒一會功夫,便有人送來了飯菜。

  等吃完飯,小姨子上去穿好了衣服,也沒和張呈再有什麼交流,便離開了別墅。

  這時,劉峰打來了電話,說監控的廠家找來了,讓他連忙去一趟監控室。

  張呈連忙前往。

  等去了監控室經過廠家人倒騰,以往的監控視頻還真找到了,但恰巧張呈需要的那一段視頻的監控被刪除了。

  監控被刪除了,絕對是有人動了手腳,但這麼長時間過去想找的動手腳的人,那簡直比登天還難。

  張呈悶悶不樂的回到了別墅。

  當年那幾個劫匪基本上都已經進了監獄,張呈想着明天一早就去警局。

  問問當年那幾個劫匪的家庭情況,只能從那幾個劫匪的家人入手調查了。

  自己現在好歹是趙家的女婿,而劉峰似乎和**局的人很熟,應該能查到那些劫匪的家人。

  想到這,陸遊兒直接打電話給了劉峰。

  說明了自己的意思,並且告訴他,趙晴雨的事情自己解決,絕對不會把他開除。

  劉峰聽此當即心中大喜,答應了下來。

  讓張呈沒想到的是,劉峰的速度很快,還沒到明天,下午的時候就那了一份有關當年那幾個劫匪的資料來到了別墅。

  「給,這就是你要的那些人的具體資料,大小姐的事情還望你吹吹耳邊風。」

  張呈看了看這些資料,很完整,心中一喜。

  「放心吧,我怎麼說也是趙晴雨的老公,我的話他還是會聽的。」

  「好好,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

  劉峰喜笑顏開,隨後離開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小姨子回來了,她心情似乎很不錯,也沒找張呈什麼事,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一早,張呈離開了麗菀園區。

  他第一個目標是一個名叫李寶峰的家人。

  這李保峰便是當年綁架他人中的一個。

  「滾!我沒有那樣的兒子!你給我出去!」

  張呈臉色尷尬的走了出去,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已經是第三家了,還是這樣的結果,什麼有用的事情都沒查到。

  張呈對最後一個也沒有信心了,難道真的要到監獄裏去見那這幾個當年綁架過自己的劫匪才能問清楚?

  微微嘆息了一聲,張呈來到了最後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