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逍遙醫聖
都市逍遙醫聖 連載中

都市逍遙醫聖

來源:google 作者:小野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大山 蕭天奇 都市小說

神秘少年身負精湛醫術,妙手回春,背負極其神秘而又重要的使命而入紅塵,至此賺最多的錢,喝最烈的酒,環抱最美的妞!展開

《都市逍遙醫聖》章節試讀:

「你這是讓什麼給咬了?」
屋子裏面,蕭天奇示意李二蛋把腿抬起。
「也就米粒兒大小,那麼大蟲子,偏往這兒咬,讓我一巴掌呼死了,然後就……哎呦,你咋直接就動刀了?」
原來,蕭天奇只不過是分散對方的注意力而已,話說到一半,只見刀光一閃,一團龍眼大小的爛肉直接就被挑了起來,還沒等李二蛋感覺到疼的,一張膏藥,已經啪的一聲拍了上去。
「再給你幾付膏藥,每天換一次,換藥期間不能洗澡,不能行房。」
蕭天奇將那把奇特的金屬刀擦了擦,轉過身,衝著屋子裏面說了一句。
「英子,收他五十。」
李大山守在門口,也就不到一個鐘頭的功夫,蕭天奇至少已經是治好了五六個病人,個個都是愁眉苦臉的進去,一臉輕鬆的出來。
此時鎮子口的位置傳來了幾聲,汽車的喇叭動靜。
李大山條件反射一般從椅子上蹦起來,踮着腳尖兒往門口看。
兩輛黑色的轎車緩緩駛向診所,打眼一看就是高檔車。
「來了……」
李大山一邊往門口的位置跑,一邊揮手,車子還沒來到跟前兒呢,就連連點頭哈腰。
車子剛剛停下就跑到后座的位置拉開車門。
「趙公子,在這等您半天了,老爺子來了嗎?」
下車的是一個,不到30的年輕人,中等身材衣着考究,一看氣質就絕不是普通人,看到李大山皺了皺眉。
「你們這兒的這個醫生架子可真大,非得讓我們老爺子親自上門,你最好保證他有真本事。」
「這個您放心,您瞅見這隊伍了嗎?
這都是附近城慕名而來的,您信我就對了。」
年輕人點了點頭,隨後繞到了另外一輛車子旁邊,親自打開了車門。
李大山看到一個鬚髮花白的老頭子,在那年輕人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走了下來,旁邊一個類似於保鏢的壯漢,馬上就遞過來一根拐杖,態度十分恭敬。
「看樣子還要等一陣子?」
車子的另外一邊走下來一個20歲左右的年輕女子,身姿妙曼而且面容清冷,看向略顯寒酸的小診所和門口的人群,臉色不太好看。
「要是別人來了,肯定是要老老實實的等着,這是蕭大夫的規矩,不過咱們都是自己人,直接跟我進去就行。」
李大山知道這車上下來的幾位都是大人物,親自在前面引路,一臉的春風得意。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當初把蕭天奇留在這裡,早就已經打好了如意算盤,而今天就是自己收穫的時候。
診所的門被輕輕推開,裏面坐着的是一個臉色蠟黃的中年婦女,看到一下子走進來,好幾個人,神色有些慌亂。
「李鎮長,沒見我這給病人瞧這病呢嗎?」
蕭天奇眼皮子都不抬,語氣當中帶着責備。
「我知道,這回來的可不是一般人,你給通融通融,插個隊唄?」
李大山腆着笑臉商量。
「我這裡只有病人,沒有什麼特別不特別,想瞧病外面等着去。」
蕭天奇依舊進行自己的動作,伸出手掌,在中年婦女的後背上不斷的揉捏。
「你好大的架子,真把自己當人物了?」
跟着李大山走進來的年輕人語氣不善,已經是要發火了,旁邊的保鏢上前一步就準備動手。
不過蕭天奇充耳不聞,左手隨意的在桌子上摸了一把,只見到銀芒一閃,兩根細長的銀針已經是刺入到了中年婦女的喉頭位置,速度快捷無比。
那鬚髮花白的老頭子,原本眼神渾濁,但是看到了這一幕,立刻就閃過了一抹亮光,輕咳了一聲之後,已經準備要動手的壯碩保鏢立刻向旁邊退開。
一臉尷尬的李大山剛準備再勸,蕭天奇伸出手掌,極為迅捷的在那中年婦女的後背,輕輕拍了三下。
「咳咳……」
中年婦女的臉色立刻就脹紅起來,喉頭急速涌動之下,張嘴就吐出了一大口的濃痰,落在地上,已經是帶着烏黑的血絲,緊接着便大口的喘息起來。
「啊呦,蕭大夫,你可真神了,我這胸悶咳嗽的毛病已經有好多年了,從來沒覺得喘氣兒這麼順溜,現在連頭都不暈了,真是太感謝你了。」
明眼人都能夠看的出來,這中年婦女的氣色比剛才可是好了,不止一星半點,臉上的漲紅漸漸褪去,卻也不似方才那般蠟黃。
「不用客氣,你這是以前染了風寒留下的病根,最近有沾染了毒氣,一會兒拿了方子去抓藥,按時服用,記得以後不要太操勞,燒柴火的時候遇到長着紅色木耳的木頭,記得一定剔除。」
中年婦女愣了一下,隨後連連點頭。
「你這麼一說,我還想起來了,前一陣子家裡頭沒柴火燒,隨便在山上撿了一些,真的是有長紅色木耳的。」
「嗯,那種木耳喜歡長在背陰性寒的地方,就算是燒着了,也會產生寒毒。」
說話的功夫,中年婦女喉頭上的兩根銀針,已經被蕭天奇取了下來,隨後伸手拍了拍窗戶,馬上又有其他人走了進來。
「喂,你小子差不多得了,這是省城趙氏集團的趙老爺子,趕緊給人家把病瞧了。」
李大山氣得都不行了,生怕這個脾氣古怪的蕭天奇,把自己的**爺給得罪了。
聽到趙氏集團幾個字,蕭天奇原本穩定的手悄然握緊,狹長的眸子當中閃過一抹寒光,不過卻稍縱即逝。
「如果現在出去排隊的話,天黑之前沒準還能夠趕得上。」
「給你臉了是吧,別說是你一個平庸小醫,就算是國醫妙手,見到我爺爺也都得畢恭畢敬,你算個什麼東西?」
那名年輕男子再次發怒,伸手就向蕭天奇的後脖頸子抓了過去,速度很快。
蕭天奇卻依舊沒有回頭,只是做了一個動作,將原本放在桌子上的那把造型奇特的小刀,夾在了手指縫當中,手肘微沉。
「不得無禮!」
那位趙老爺子一聲斷喝,年輕男子瞬間把手收回,眼睛卻一直死死地,盯着蕭天奇手指縫當中的那個小刀,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是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一絲危險。
老頭子氣息有些不暢,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旁邊那個面容清冷的女孩趕緊上前,伸手在老者後背拍了一陣,這才順暢些。
「既然是來瞧病的,當然要守人家的規矩,這位小友,老爺子我身體欠佳,受不了這山風,能不能在你這地方坐一會兒?」
不管是李大山,還是老爺子身邊的幾個人,臉色都變得非常怪異,尤其是剛才準備動手的那個年輕人。
要知道,自己的爺爺就算是在大城市,也都是跺一跺腳就會引起不小震動的人物,老爺子一生叱吒風雲什麼人沒見過?
怎麼偏偏就對這個無名小子如此客氣?
蕭天奇終於是轉過身來,臉色平淡不起波瀾,與那老頭子目光對碰心中早已盪起驚濤駭浪。
「他就是那趙萬重了,比我想像當中來得還要快啊……看樣子計劃要提前進行了……」
眼前老者,年逾70上下,雖然遭受病痛折磨,已經是略帶憔悴,不過那雙眼睛當中卻暗藏着歷經風霜的深邃與淡然,渾身上下油然而生一種上位者的氣勢。
「如果你願意等的話,讓其他的人都出去吧。」
說完這句話,蕭天奇,再一次轉過身去,專心給其他人瞧病。
老頭子衝著身邊的人,點了點頭,年輕男子馬上帶着身邊的隨從退出門口,只有那個女孩兒接過了李大山遞過來的一把椅子,扶老人坐下。
門口,李大山被那年輕男子罵的,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心裏頭恨死了蕭天奇,而屋子裏面那老頭則是靜靜的注視着蕭天奇的一舉一動目光變得深邃。
旁邊的那個女孩一直未發一言,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卻對眼前那個膽大包天的年輕大夫印象大為改觀。
剛開始還覺得蕭天奇只是故弄玄虛,擺架子,但是看到蕭天奇平均不到十分鐘就能夠治癒一名病人,而且還都是那種,一看就知道是積勞成疾,難以根除的病症,不由得開始有些佩服自己爺爺的眼光和選擇。
老頭子一直等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這個時候已經接近下午。
蕭天奇甚至都沒有詢問病情,只是隨意的將兩根修長而又穩定的手指,搭在了老爺子的脈搏之上,幾秒鐘的功夫就直接開口說道。
「老爺子的病,想要快治還是慢治啊?」
「你這是什麼屁話?
到底瞧出什麼沒有?
要是敢糊弄,我保證讓你後悔一輩子。」
年輕女孩兒似乎是終於忍受不住,見到蕭天奇竟然如此草率,立刻發火。
『女孩子不要動不動就發脾氣,而且給你一個忠告,那個地方別勒的太緊,不然的話你胸口憋悶的癥狀會越來越嚴重的。

「你怎麼知道的?」
女孩子有些吃驚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最近半年的確會經常有憋悶的癥狀,可是自己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