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星辰傳說
都市星辰傳說 連載中

都市星辰傳說

來源:google 作者:鴨架燉馬鈴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易塵 都市小說 鴨架燉馬鈴薯

在霓虹璀璨的都市中,流傳着一個傳說,有一群背負宿命之人,在不為人知的黑暗裡,與敵人進行着殊死的搏鬥他們個個身懷絕技,卻從不肯在人前顯露,這群人有一個共同的稱號:星衛3023年,當人類終於通過蟲洞捕捉到了宇宙大爆炸瞬間的畫面,所有科學家都驚呆了沒有所謂的質點,也沒有驚天的爆炸,有的只是一條憑空出現的裂縫,和從裂縫中伸出的半隻龍角無盡的能量從裂縫中洶湧而出,凝結成萬千的星辰展開

《都市星辰傳說》章節試讀:

易塵很早以前看過一套關於二十八星宿的漫畫,也曾關注過二十八星宿的相關知識。但那畢竟已經是多年前的事情了。能記得井,鬼,柳,星,張,翼,軫屬於朱雀七星已經是很勉強,其餘內容幾乎已完全忘記。

而當易塵看到組成各個星宿的星星所分佈的位置時,輕輕的吐出一口氣

"果然是這樣,組成張宿張月鹿的星星的位置分佈與美女額頭上的星輝分佈完全一致,而星宿星日馬的星星位置與冷峻青年右臂的星輝位置也完全相符。最後大叔左臂上的星輝分佈與井宿井木杆的星星位置相同。所以大叔在星衛中的稱呼應該是井宿。 "

其實這個想法在大叔稱呼美女為張宿的時候已經就已經出現在了易塵腦海之中。只是各個星宿的星位分佈圖易塵着實記不住,所以這個想法一直只停留於猜測。直到看到網上的星圖以後才算驗證了自己的猜測。

易塵看着星圖,組成翼宿的二十三顆星星那熟悉的分佈位置,也是一聲輕笑。

"看來如果我加入星衛的話,翼宿的稱號就要歸我了。人生真是奇妙,似乎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被規劃好了的。 "

輕咬舌尖令自己恢復平靜,易塵繼續在網上尋找關於星衛的信息。可這次並沒有再找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這並沒有出乎易塵意料。如果自己隨便在網上翻翻就能找到有用信息的話,那星衛的後勤保障部門真的就該集體辭退回家了。

隱藏自己的星輝位置暫時並不着急,畢竟只要自己衣帽整齊就不會擔心暴露,像井宿與星宿也是只用衣服覆蓋而已。

最後就是休息了,這確實是當務之急。上次自己在另一個世界待了將近十二個小時,最後以至於自己身心俱疲,靠着意志力撐了下來。這次一定要吃飽睡足,以避免重蹈覆轍。

想到這裡,易塵便收拾了一下,準備到外邊吃些早飯,順便把一天需要的食物全部買回來。

柏海市內,一輛黑色邁巴赫中

"井宿,你似乎早就知道翼宿不會立馬加入我們 "

張宿邊開車邊問向後邊坐着的井宿。

讓張宿開車也實屬無奈,井,張二人都已經受夠了星宿那脫韁野馬般的駕車方式,而且這是在白天的市區,為了不給**叔叔找事做,二人合力將星宿扔進了後車廂。而井宿本來就已經精疲力盡了,經過昨天晚上一晚的顛簸,現在還能清醒的講話就實屬不易,最後司機的重要角色就着落在了張宿身上。

睡眼朦朧的井宿聽到張宿的問題,用最後的力氣回答道

"星衛的選擇與星宿本身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雖然我們如今並不清楚星衛人選的具體標準和規則,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星衛的性格與星宿本體基本一致,你想想翼宿的本體是什麼,就清楚我為什麼肯定他不會立即加入我們了。 "

剛說完井宿就已經陷入了昏睡當中。

"翼宿,翼火蛇,陰險狡詐 神出鬼沒,沉着冷靜,謹慎多疑。嗯,總感覺很不好接近的樣子。 "張宿邊開着車邊嘀嘀咕咕道。

易塵吃完早餐,重新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內,進行了一番洗漱後便躺回了床上,如果這次依舊是凌晨十二點穿越的話,自己還有十五個小時可以用來休息回復精神。

十五個小時看似很長,用來休息可以說是眨眼即過。

到了即將穿越的時間後,易塵在床上選擇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躺好,很快微微地眩暈感與不可抗拒的睏倦再次襲來。易塵的意識再次陷入黑暗。

緩緩睜開雙眼,易塵輕咬舌尖讓自己恢復清醒,自己如今又趴在了裂縫之前。

這次穿越過來易塵至少不是兩眼一抹黑,一切全靠自己猜測了。井宿對自己說的話至少為自己點明了來到這裡的目的是吸收一股能量,但什麼能量沒有說,怎麼吸收也沒有說,這些還要靠着自己去發現。

從地上慢慢站起身,易塵順着裂縫中的石梯慢慢下行。岩漿炙熱的溫度迎面撲來,使易塵感覺身處火爐之中。

隨着台階的繼續下行,易塵感到呼吸也越發困難,岩漿蒸騰出來的氣體含有硫,吸入太多會使身體中毒。但是眼看台階即將到底,易塵狠下心來直接下到台階底部。

易塵如今站在一個小小的平台之上。平台離岩漿湖的湖面的距離只有兩三米,可以說岩漿湖中不斷濺出的火星都有可能燒到易塵的腳。

在平台的前方,立着七根石柱。每根石柱都深插到岩漿湖中,石柱連成一道虛線,相互之間有着兩米的間隔。

石柱的頂端是桌面大小的平台,而在最後一根石柱之上,一團燃燒的火焰漂浮其上。

"這應該就是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了。 "

易塵想到。可想到是一回事,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種布局不用考慮也知道是想讓自己跳過去,但是兩米的距離在平地上還勉強可以,在這種環境下易塵着實有些膽怯。

可是如今自己中毒越來越深,呼吸也越發困難,如果再不趕快做決定自己或許就要掛在這裡了。易塵輕咬了舌尖,迫使自己平靜下來,快速的思考如何應對眼下的局面。

既然想要出去必須得到那團火焰,那就肯定要跳過去。

既然跳過去是唯一的出路,那就不可能是死路。

如果自己選擇強行跳過去,以腳下的平台的寬度可以給自己助跑的空間,但是等跳到石柱上後就沒有空間再助跑了。

除非跳到第一個石柱上之後不減速,在石柱上的平台繼續奔跑,然後跳到第二個平台,接着是第三個。

如果以這種方式跳到最後一個平台之上的確可以碰到那團火焰,但是自己那時速度以餐桌大小的面積不可能再減下來,掉入岩漿是必然的。

這時井宿的話出現在了易塵腦海之中 "將能量拿到手以後便可以自己選擇回歸,具體的做法到時候就知道了 ",易塵眼神一亮,

"在得到那團火焰後我立即選擇回歸,在跌入岩漿池以前穿越回現實世界就可以了。

岩漿池距離火焰平台只有兩三米的距離,自己必須在兩秒之內完成吸收能量,得到回歸方法,完成回歸操作。 "

想明白了其中所有的關鍵,易塵便不再遲疑,開始在平台的助跑。在快要跳躍的前一瞬間易塵輕咬舌尖,讓自己從淡淡的恐懼之中恢復冷靜,起跳!

在空中,易塵清楚聽到身後的平台在自己起跳的瞬間便開始碎裂的聲音。易塵再次輕咬舌尖,不讓恐懼影響到自己分毫。

在第一根石柱上着陸以後,易塵的速度沒有絲毫減少,一步誇在平台的邊緣之上,繼續起跳,咬舌尖,着陸。而第一根石柱也步了上一個平台的後塵。

易塵在一陣陣的隆隆聲中,終於來到了第七座平台。速度已經很高的易塵直接合身撲到了那團燃燒的火焰之上。

火焰在易塵欣喜的目光中融入了後者的身體,同時後背上左側肩胛骨位置的血痣傳來灼燒之感。

沒時間感受身體變化的易塵迅速尋找回歸之法,這時易塵的身體已經滾到了石柱邊緣,並且石柱也已經開始了崩塌。不出意外的話自己會在兩秒鐘內跌入岩漿湖。

這時易塵腦海中忽然多出一段信息,而得到信息的易塵頓時對井宿破口大罵。

"說話不說明白,你TND害死勞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