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修仙玄醫
都市修仙玄醫 連載中

都市修仙玄醫

來源:google 作者:水木清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銘 秦朔雪 都市小說

外賣騎手張銘獨自辛苦撫養腦癱女兒,因為意外車禍離世,卻巧遇修仙高人渡劫失敗,將一縷殘魂封於其體內,因而復活並繼承一身玄門醫術「沒有我張銘治不好的病,只有我不想救的人」「任你達官貴人還是市井百姓,在我這隻有緣分」——張銘展開

《都市修仙玄醫》章節試讀:

張銘也認出了秦朔雪,剛剛他見秦朔雪眉宇間有災煞之氣,略一推算便知她在前面有生死大災。

因為秦朔雪對小洛洛好,他心生好感,不忍她死於非命,故而出手相救。

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快找到自己。

他隨意笑了笑說:「舉手之勞,不足掛齒,秦總不必放在心上。」

唐月此刻看着張銘滿是驚恐,想要上前道歉又不敢,縮着脖子一動不敢動。

郭元彪看着二人眼睜得溜圓。

這……怎麼回事?

秦總叫他大師,他是什麼狗屁大師?可是看他們關係好像很親密啊。

他心中暗暗有不好的預感。

秦朔雪笑道:「大師的舉手之勞,於朔雪可是生死攸關,我請你吃飯吧,聊表謝意。」

秦朔雪盛情,張銘也沒必要拒絕,說道:「那好,秦總稍等一下,我在討要我的工資。」

秦朔雪頓時一凝眉,側頭看了眼郭元彪。

她剛剛看見郭元彪對張銘叫嚷,叫他不服去告。

精明的她,瞬間明白其中原委,這是要坑騙員工工資啊。

雖然她不明白這樣的高人為什麼會成為一個外賣員工。

但是竟敢坑騙她的救命恩人,真是找死。

她立刻俏臉盛怒,對郭元彪嚴厲道:「你要打官司是嗎?好,從現在開始,我就跟你打官司,打到你這公司倒閉為止。」

啊!

郭元彪頓時嚇得魂不附體,襯衣瞬間濕透。

他這破公司去跟千雪集團打官司,那可是十幾億的大集團啊。

人家丟個一千幾百萬出來,天天跟你打,他這破公司分分鐘破產。

他立刻哭喪着臉哀求起來:「秦總,誤會,都是誤會。我不知道張哥是你朋友啊,我這就給他結工資,醫藥費也一起結了。」

他是做夢也想不到,張銘那小子,竟然跟秦朔雪這種人物關係這麼好。

「張哥,你昨天報給我的帳我全部結給你。」然後他滿臉諂媚,把錢轉給張銘,一口一個張哥叫得張銘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張銘收了錢,秦朔雪道:「大師,這人怎麼處理,要生要死全憑你一句話。」

張銘冷冷地看了郭元彪一眼,敢辱罵他女兒,這人決不能輕饒。

「我不想再在江城看見他。」張銘淡淡說道。

「唐月,這事交給你處理,讓他立刻消失。」秦朔雪威冷說道。

「是,放心,秦總。」唐月回道。

啊!

郭元彪瞬間一股涼氣從腳後跟直衝腦門,心肝都止不住顫抖起來。

秦總這意思是要對他趕盡殺絕啊。

噗通!

他直接朝張銘跪了下去,大聲哀求:「張哥,我錯了,求求你,給我次機會吧。我以後做牛做馬報答你。」

他做夢也想不到,一個曾經唯唯諾諾的員工,竟然瞬間能決定他的生死。

早知道,他要把張銘當祖宗供着啊。

眼下只有求得張銘的原諒,他才有活路。

可是張銘看都沒看他一眼,對秦朔雪道:「秦總,請。」

二人並肩走出大廳,郭元彪如一灘爛泥一樣癱倒在地,他知道他完了。

秦朔雪道:「大師,你剛剛在我這玉佩上點畫是不是做了什麼手腳?」

說著挺了挺傲然的胸脯,摸了摸那塊玉佩,說了剛剛車禍的事。

張銘淡然笑道:「我給你刻了一個護身法陣。」

秦朔雪大喜,笑顏如花說:「大師真神人也。我這塊玉佩能永遠保我平安了?」

張銘笑着搖了搖頭說:「這法陣只能用一次,你這玉佩材質還不足以刻畫永久法陣。」

秦朔雪聞言有點失望,但是對張銘由衷感謝。

唐月則一直誠惶誠恐跟在後面,張銘現在於她就如神仙般,她根本不敢靠近。

走到邁凱倫旁邊,秦朔雪打開後排車門,剛準備上車。

突然一手捂着肚子,臉色驟變,額頭甚至滲出顆顆汗珠。

唐月連忙跑過來:「秦總,又開始疼了,你等會我去給你買葯。」

秦朔雪臉上很痛苦,艱難地點了點頭。

唐月正要離開,張銘說道:「秦總你是痛經吧,如不介意,我有辦法給你根治。」

嗯?

秦朔雪抬頭驚喜地看着張銘,這痛經可是折磨她好多年了。

痛起來要命,能緩解就謝天謝地了,哪裡敢奢望根治?

「大師還懂醫術?」 她驚奇說道。

張銘點點頭說:「秦總這是以前沒注意,寒氣入體,只要驅除寒氣,自然痊癒。」

秦朔雪更加欣喜,很多老中醫就跟她說她這痛是寒氣所致,只不過這寒氣縈繞在腰腹氣血之中極難驅除,因而無法治癒。

大師莫非有什麼辦法能驅除寒氣?

她當即努力笑道:「大師有什麼良法,還請給我治療,朔雪感激不盡。」

張銘看了眼邁凱倫說:「秦總請在車上躺一下,很快就好。」

秦朔雪聞言,徑自上車靠在後排座椅上。

張銘把小洛洛遞給唐月,讓她幫忙看着一下,隨即鑽上車。

唐月牽着小洛洛站在外面。

張銘上車,秦朔雪斜靠着車門,玉腿緊緻修長並排在座椅上。

因為疼痛,她眉頭微蹙,呼吸淺而急促,傲然雙峰隨之起伏。

秦朔雪不僅是一個極美的女人,而且是一個極魅惑的女人。

張銘以前忙於工作很少跟女人接觸,現在一個如此的絕世尤物如此地近距離接觸,他也不禁有些呼吸急促。

「秦總,我需要在你的腰腹處按摩一下,如有冒犯還請見諒。」張銘深呼吸了一口氣壓着煩躁的心情說道。

秦朔雪見張銘這表情,心中暗笑這傢伙還會害羞?真是個稀世珍寶了。

臉上莞爾一笑,說:「大師不必過慮,請為我治療吧。」

張銘又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指點在秦朔雪小腹處。

丙火訣。

丹田圓盤紅色部分亮起。

五行術訣之丙火訣,火為太陽,至剛至陽,驅除寒氣,無往不利。

「啊!」

秦朔雪止不住一聲嬌呼。

她只覺一股溫熱從小腹湧入,頓時整個腰腹間一片溫熱亂撞,那冷痛被漸漸驅散,舒爽至極。

張銘手指在秦朔雪小腹移動了幾個穴位,轉而點在她後腰。

「啊!」

秦朔雪再度一聲驚呼。

她的腰極是敏感,就是唐月平時觸碰到都**難耐,更是從未被男人觸碰過。

那一股暖流讓她全身都沉浸在舒爽之中,腰間的**讓她條件反射地躲避,邁凱倫也跟着搖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