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修真豪婿
都市修真豪婿 連載中

都市修真豪婿

來源:google 作者:一往如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往如水 都市小說 陸軒

【都市修真+贅婿+神豪+靈氣復蘇+一點點搞笑】陸軒因得系統的幫助,在都市積累了大量財富,但某天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原來,世上還有武者的存在正好系統升級,陸軒隱世修鍊,當他以贅婿身份歸來之時,這個世界的面紗被緩緩揭開來自異空間的異獸,本土星球的武者家族,修真家族,各門派……紛紛登場,更有暗處勢力,在覬覦這座星球,與此同時,靈氣逐漸復蘇,星球各處暗潮洶湧,是混亂的時代,也是揚名立萬的時代展開

《都市修真豪婿》章節試讀:

如果陸軒在這裡聽到兩人煞有介事的分析,一定滿臉問號:「我什麼時候想那麼多那麼遠了?」

不科學!

「對了,聯繫一下獵頭,看有什麼好的人才推薦,讓夏思雨挑一挑。」

「舊人去,新人來!」

「準備大換血了,這事倒是緊急一點。」

何知難又道。

高景同點點頭。

別墅內,陸軒伸手抓向了一柄飛刀,讓人奇怪的是,陸軒的手,離飛到起碼有兩米的距離。

然而更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即使陸軒的手離飛刀有兩米的距離,飛刀依然隨着陸軒的手而起,隔空取物!

陸軒隔空抓着飛刀,用手划了幾下,隨後不斷控制飛刀飛來飛去,直到最後,陸軒手猛的一甩,飛刀扎到一塊十公分厚的木板上,木板應聲炸裂!

陸軒點了點頭,對沒有盡全力表現出來的威力還算滿意。

不過好巧不巧的是,有一塊炸裂的木板飛了起來,正好撞在吊燈之上,吊燈搖搖晃晃,然後砰的一聲掉到地上碎了。

陸軒看地上吊燈的慘狀,好像似曾相識。

就兩天前,一樣的吊燈,一樣的位置,也是死的這麼慘!

「糟了,等下老婆大人回來看到就麻煩了。」陸軒臉色一變,立即坐的士出去買同款去了。

車上,陸軒一直在思索着自己下一步該如何做。

之前已經積累了足夠的財富,可是一件事,深深觸動了他,使他暫時放棄大量的財富去到孤山苦修。

一年前夏思雨意外闖入,加上系統沒有動靜,陸軒以為時機到了。誰知重回都市一年多,也未見有異常,陸軒只能放棄打打殺殺的念頭,看看思雨養養眼。

「算了,別想太多,靜待天下有變吧。」陸軒雙手交叉,枕在腦後。

那一件事,就是兩個武者的交鋒!

陸軒當時根本沒想到,兩個看起來再普普通通不過的人,竟有開山裂石的能力,兩三噸重的汽車,在他們手裡,就像玩具一樣被扔來扔去!

陸軒大受震撼,認為自己即使有再多的財富,也不如武者般瀟洒。

正好那時系統發佈任務,讓他修鍊,陸軒便退隱山林修鍊起來。

直至夏思雨的到來。

「您的信用卡在淮揚市精品燈飾消費……」夏思雨的屏幕忽然亮了起來。

夏思雨點開一看,覺得這個店名太熟悉了,頓時想起來這不是陸軒兩天前消費的店嗎?

「這傢伙,真不讓人省心,一定是又把燈搞壞了!」夏思雨笑了起來。

此時她一點氣都沒有,一個吊燈而已,萬把塊,爛就爛了。

本姑娘現在心情好,哪怕你拿十個八個吊燈來砸當樂子,本姑娘也允了!

夏思雨心中暗想,嘴角不自覺上翹。

夏思雨進入公司之後,立即忙碌起來,她首先想開除那些倒向夏元振的中高層,不過在權衡利弊之後,覺得一下子開除太多的人,會引起人心不安,便暫時作罷。

此時,高景同的電話打了過來。

「夏總,何總讓我介紹幾個獵頭給你,他說你一定會用得上。」高景同直接表明來意,沒浪費時間在客套上。

夏思雨微微一愣,何知難看得真遠,自己還沒準備好,他已經在計划下一步了。

這讓夏思雨隱隱有些不安。

「替我謝謝何總,我正好缺一些獵頭的資源。」

夏思雨沒有拒絕何知難的好意,雖然她還是對何知難有所提防,可如果直接回絕,難免讓何知難生疑。

「何總,看來夏總還是不太信任我們。」高景同向何知難道,果然,老闆就是老闆,想問題總是能想得深一層。

「那去準備吧,協議可以私底下給她看,公開的話要遲一些。」何知難似乎早就預料到了,說道。

自己表現這麼積極,難免不會讓夏思雨覺得自己這是在趁火打劫,趁着夏家人心不穩的時候安插自己的人,好奪取夏家的產業。

「是,何總,我立刻回去跟法務部的人擬定協議,同時做好保密工作。」高景同不住點頭。

夏思雨在公司將近一個小時以後,整理出一大疊資料,最重要的,就是那些中高層的簡歷了。

夏思雨整理出來,看哪些中高層是跟隨夏家很久的人,看哪些是剛進來不久。

這些人中,有些是隨波逐流或是明哲保身,也許可以留下,有些則是認定非夏元振不可,這就不可留了,留下估計也會跟自己唱反調,導致下一步工作難以進行。

夏思雨篩選了一遍,發現可留下來的人實在是有點少。

「罷了,索性來個大換血,長痛不如短痛!」夏思雨思考了一會,眼神逐漸變得堅定!

以前的她,還顧及家人的身份,現在,她只想好好管理夏家的產業!爺爺既然把夏家的產業交給了她打理,她不希望,等爺爺清醒之後,看到一個滿目瘡痍,千瘡百孔的夏家!

陳家,陳天尚正恭敬的站在自家老爺子陳跡年面前。

陳天尚回來之後,就這麼一直站着,陳跡年也就這麼一直讓陳天尚晾着,話也不說。

保持約有兩個小時之後,陳跡年才緩緩開口:「聽說,你想娶夏家的那個小姑娘?」

陳跡年一邊說一邊擺弄茶几上的茶具,慢悠悠喝了起來。

「普洱,就是要陳。」陳天尚剛想開口,陳跡年忽然又來了一句。

陳天尚心中一驚,難道,自己的表現不夠沉穩。

見陳跡年沒有再開口的意思,陳天尚道:「爺爺,是的。」

陳跡年道:「她有過婚姻,跟你在一起,並不合適。」

陳天尚道:「爺爺,夏元振說她是假結婚,我認為夏元振說得對。」

豈料陳跡年微微搖頭:「不,我說的是她自己太有想法!能想出假結婚的把戲,她心裏的想法不多?」

太有想法?這是在暗指自己?陳天尚心中嘀咕。

抿了一口茶後,陳跡年又道:「她既然能做到這一步,就算和你結了婚,你確定她會跟你同心同德?」

「不要以為爺爺老了,思想守舊,接受不了結過婚的孫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