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之巔峰狂少
都市之巔峰狂少 連載中

都市之巔峰狂少

來源:google 作者:江邊儺送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周沖 武俠修真 蘇寒

石碑降臨,地球危難文化傳承,武道崛起小人物蘇寒有大情懷,保家衛國,征戰魔窟,覺醒武帝傳承,一步步登臨巔峰,拯救全人類展開

《都市之巔峰狂少》章節試讀:

兩碟小菜,一壺老酒。

周家覆滅以來,這是老馬最開心的日子。

蘇寒回家了。

不可一世的瞿海跪在地上。

老馬壓抑心中的惡氣吐出來,臉色恢復一點榮光,頻頻勸酒,大笑道:「老子當年便看出來,你小子非池中之物,總有天會有大出息。」

馬曉在旁倒酒,看一眼俊朗的寒哥哥,口中埋怨道:「爸,身體不好,別喝太多。」

「老子開心!」

老馬抓着蘇寒的手,關心道,「你回江城,有什麼打算么?」

蘇寒淡笑道:「報仇。」

老馬愣住。

馬曉欲言又止,俏臉擔憂。

蘇寒說的報仇,自然是要對付瞿家。她們不是不想報仇,周家的覆滅,與瞿家有直接關係,現在周家的產業都在瞿家手中,無時無刻不想拿回來。

但可能嗎?

以瞿家現在的地位,比以前周家更強大,據說背後還有省城的大人物撐腰,想要報仇談何容易。

蘇寒舉起一杯酒,對着夜空,聲音鏗鏘有力,道:「叔叔,我回來了,周家失去的,我要瞿家百倍償還,敬你一杯。」

感覺到蘇寒散發出來的霸氣,老馬受到感染,豪氣頓生,大笑道:「說得好,失去的,百倍拿回來!老周,我也敬你一杯,願你在天上安好!」

「爸!」

馬曉搖搖頭,心中嘆息,寒哥哥剛回來不清楚江城的情況,應該攔住才對,老爸卻跟着起鬨,萬一害了寒哥哥怎麼辦。

瞿家真不容易對付。

「小子,我想好了,接下來一段時間,咱們躲在暗處,慢慢跟瞿家算賬,總有一天覆滅瞿家。」

老馬不傻,雖然早想報仇,但一年來一直隱忍着,現在蘇寒回家,覺得有必要制定計劃。

蘇寒搖頭,說道:「無妨,我這次回來,不但要拿回屬於周家的東西,還要讓所有參與害死周叔叔的人陪葬,瞿家,四大家族將成為歷史。」

他說的很平靜。

江城五大豪門,彷彿不值一提,隨手可以覆滅。

老馬色變,獃獃看着蘇寒。

剛才沒聽錯吧。

蘇寒想要同時對付江城五大豪門,等於與整個江城為敵,即便是省城裡的那些大勢力,估計也不敢直接對上,忌憚三分。

「謝家,還記得嗎?」

蘇寒輕輕抿了一口茶水,望着老馬的眼睛,問道。

老馬緊緊握着酒杯,想起謝家的所作所為,眼睛露出悲傷,悶聲道:「當然記得,謝家是瞿家的幫凶,你叔死後,瞿家迫不及待打壓周家殘餘,謝家跳得最囂張,前陣子一個遠方親戚靠上江城稅務局,但回家的路上遭遇車禍,就是謝家做的。」

其實很多打壓周家殘餘的事情,瞿家沒有直接出手,謝家才是劊子手。

老馬對謝家的恨意,不弱於瞿家。

「謝家不簡單,實力比以前更強,想要扳倒謝家,需要從長計議。」

老馬這是在提醒蘇寒,謝家不是那麼同意對付的,千萬不能衝動。

老馬還要勸說,蘇寒擺手,失笑道:「你們放心,我不會亂來。」

亂來嗎?

區區謝家,讓蘇寒記得已經是極大的榮耀,有何資格讓他亂來!

他只是不想老馬參與。

蘇寒起身,伸懶腰,一副悠然之色,笑道:「丫頭,陪我散散步吧。」

馬曉跳起來,歡喜道:「好呀。」

說完,蹦蹦跳跳跑進房間。

沒多久。

馬曉換了一套清新的運動裝,身材高挑,面若桃李,夜涼如水,彷彿玄女下凡,難怪瞿海不擇手段的想要娶了她,如今少了瞿海的威脅,加上蘇寒回家,整個人如同嬌艷的小花,怒放起來。

望着離去的兩人,老馬抽着旱煙,幽幽的望着夜空,露出擔憂之色。

瞿海還在下跪,受盡屈辱,按照瞿家對周家的行為,不值得同情。

但老馬擔憂瞿家的報復。

蘇寒真可以擋得住?

老馬長嘆口氣,暗道,老周,我之所以活着不是貪生怕死,而是想給你報仇呀,現在蘇寒回來,或許,咱們有機會再相見嘍。

煙雨湖畔。

馬曉像是歡快的百靈鳥,嘰嘰喳喳的,說著這些年的事情,有學校的趣事兒,還有周家覆滅後的生活,酸甜苦辣,一股腦兒倒出來。

離別五年,卻沒有疏遠兩人的關係。

蘇寒看得出來,瞿家對周家之人趕盡殺絕,連一個遠方親戚不放過。

丫頭過得很辛苦。

若不是瞿海私心作祟,老馬家不會活到現在。

自己也不可能再見到曾拿着掃帚保護他的丫頭。

涼風襲來。

水波微動。

蘇寒停下來,問道:「丫頭,你在聖賢石碑前悟得什麼?」

馬曉愣怔了一下,見蘇寒神色認真,道:「高三的時候,教育部給我每個學生去聖賢石林悟道的機會,我可是學校能找到氣感的三個人之一呢。」

說起來,馬曉天賦很好,只可惜被家裡耽誤了。

「李清照的如夢令。」

氣感,是成為武者的先決條件,屬於大秘,如果讓對手知曉,沒成長起來,很可能會被針對,修鍊毀於一旦。但馬曉對蘇寒絕對信任。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珠簾,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馬曉輕聲念叨,進入意境之中,想着當時面對聖賢石碑,腦海中浮現出與蘇寒在一起的歡樂時光,蘇寒離開後,滿是思念之情,便有了這首如夢令。

境由心生。

石碑共振。

隨着馬曉念完,身上的氣質變化,好似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為伊消得人憔悴。

此時,故人在前,情緒非但沒有消失,反而更加濃郁。

轟!

意境升華,情感迸發。

馬曉身體發生了巨變,眉心處一道微光閃爍,血氣和精神瞬間提升了十倍。

蘇寒目光一閃,露出訝異之色。

他低估了馬曉的天賦,本想要趁機提點一下,誰想對方心有所感,從准武者晉陞到一品武者。

別人花費大量精神藥物,焚香沐浴,處理心境,才能晉陞一品。

丫頭卻毫不阻礙。

有意思。

蘇寒望着沉浸在如夢令意境世界裏的丫頭,若有所思。

楓樹下。

一株沉睡的海棠悄然綻放,盛開出最艷麗的芬芳。

不知道過了多久。

馬曉醒來,發現身體變化,驚喜道:「寒哥哥,我這是……」

「挺好。」

蘇寒摸着馬曉的腦袋,滿是憐愛之色,說道:「你與如夢令意境契合,晉陞很快,相信要不了多久,便可以精神具現,沒想到我家的丫頭竟然那麼厲害。」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

馬曉仰着腦袋,得意笑道。

蘇寒彷彿又看到了兒時那個梳着羊角辮,憋着嘴巴,追着他滿屋子打的俏麗影子,不禁笑了起來。

這一笑。

馬曉卻是看得痴了。

寒哥哥好英俊啊。

蘇寒看着馬曉天真浪漫的笑容,跟着開心起來,他回到江城,除了替周叔叔報仇之外,不就是想要保護這些在乎的親人嗎?

電話響起。

馬曉低頭一看,急忙掛掉。

但電話又響起。

馬曉無奈之下,接通道:「芙蓉,我真沒空去參加侯哥的生日宴會,現在有事,先掛了啊。」

「馬曉!」

一輛停開在路邊紅色的法拉利GCT4,傳來一個不爽的聲音。

跟着。

一個穿着火爆的女孩兒下車,朝這邊走來,晃了晃手機,無語瞪着她。

馬曉俏臉微紅,故作詫異道:「芙蓉,你怎麼在這裡?」

芙蓉走過來,一把拉着馬曉,忙道:「還什麼要緊事情,居然在散步,快走,大家都在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