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 連載中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

來源:外網 作者:陳六合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陳六合

展開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章節試讀:

家裡水管暴了,會修嗎?
聽到這個悅耳甚至帶着些許誘惑的聲音,陳六合又是虎軀一震,這特么的還是個嬌俏小娘們啊。
不過他總覺得這個聲音好像有點熟悉,似乎在哪裡聽到過,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掛了電話,陳六合趕緊屁顛顛的出了門,現在他和小妹都快揭不開鍋了,不多賺點外快怎麼活兒?
梨園小區是杭城的一座中檔小區,能在這裡買得起房子的,最起碼也得是小資。
剛走進這座小區,陳六合的心情就沒來由的舒暢了起來,他最喜歡跟有錢人打交道,殺豬完全沒壓力啊。
來到指定樓層,敲開防盜門,出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個美艷動人的女人。
女人面容精美、五官端正,白皙的皮膚嬌嫩水亮,一雙杏桃般的美眸中若有秋水盪動,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像是兩把扇子一般動人心弦。
標準的瓜子臉、彎月眉,一頭酒紅色的波浪長發慵懶的盤在腦後,露出了光潔飽滿的額頭,修長的脖頸下,是波瀾壯闊的起伏,特別是在絲質睡裙的遮掩下,內里黑色文胸似乎都若隱若現,簡直讓人血脈噴張。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啊,而且還是那種最容易誘人犯罪的類型。
可看到這個女人的臉蛋時,陳六合一點艷福不淺的想法都沒有,反倒瞪大了眼睛:怎麼是你?
女人斜睨了陳六合一眼,嘴角翹起一個嘲諷似的弧度,一副傲嬌語氣道:怎麼?看到我很吃驚嗎?為什麼不能是我?
陳六合苦笑了一聲,難怪他覺得電話中的聲音很熟悉,原來這娘們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那個被碰瓷的倒霉女。
上下打量了這娘們一眼,陳六合說道: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錢就可以,春宵值錢時間寶貴,我們還是抓緊時間開搞吧。
聽到這亂七八糟的話,秦若涵的俏臉瞬間抹上了一層紅暈,她怒瞪着陳六合道:嘴巴能不能放乾淨點?
陳六合這才發現自己口誤,打了個哈哈笑道:誤會誤會,哈哈,美女,我這話雖然糙,但理不糙,你上十里八鄉打聽打聽,我陳六合不但服務周道,而且活好,事後保管讓你渾身舒暢,讚不絕口。
越說越離譜,氣得秦若涵滿臉紅嫩,她惱火的看着陳六合:滿嘴胡言亂語,再敢說一句放肆話,就立馬給我打哪來滾哪去。
陳六合訕訕一笑,掂着工具箱就向衛生間走去,心裏卻是暗笑,小娘皮,就憑你這點道行也想跟哥們劃道道?還嫩着呢,哥們分分鐘放倒你。
來到衛生間,一看裏面的情況,陳六合傻眼了,這特么哪裡只是水管暴了?簡直是特么的整個衛生間都被拆了好吧?
只見那水管起碼有三四處缺口,都在往外噴水,而且馬桶都被鈍器砸破了,洗臉池也是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水噴的到處都是,都快滿出客廳了。
更讓陳六合無語且又氣血上涌的是,在衛生間內,還掛着幾個衣架,衣架上全是女性的貼身私物,有蕾絲半透明的文胸與小褲褲,還有超薄的肉色與黑色連褲絲襪,被水浸濕的情況下更具別樣誘惑。
讓人忍不住聯想到美女房主穿上這些貼身衣物時的場景,令人口乾舌燥。
好吧,做為一個非常正常的男人,陳六合很不爭氣的有了反應
跟在陳六合身邊的秦若涵也注意到了陳六合的目光,她氣急的說道:眼睛往哪看呢?再瞎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掉!饒是她這種常年遊走在風月場合的女人也是有些羞惱,都怪她自己剛才太衝動,沒來得及把貼身衣物先收起來就先把衛生間給毀了。
我說大姐,你這種情況不應該找我吧?你應該去找裝修工才對啊。陳六合黑着腦門說道,都禍害成這樣了,讓他怎麼修?
怎麼?你不是號稱全方位家政小能手嗎?這點活兒你就吃不下了?秦若涵冷笑的說道:要是這樣的話,我可得提醒你,這誤工費得算你頭上?
陳六合眼睛一瞪:誤工費?小爺都還沒開工呢,有哪門子的誤工費?
秦若涵揚着下巴瞥了陳六合一眼:是你打着全方位家政小能手的牌子招搖撞騙,現在我找上你了,你又做不了,這衛生間我可正等着用呢,你說你這不是耽誤我的事嗎?難道不需要對我做出賠償?我還沒告你帶有欺騙性質呢。
我靠!陳六合罵了句:我說大姐,就算你看我不順眼也不用這樣來整我吧?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下午收了你幾百塊錢嗎,有這麼招人恨嗎?為了整我,你不惜把自己家的衛生間都毀了?
這特么明擺着是人為,這娘們簡直就一神經病啊,陳六合現在極度懷疑衛生間慘案就是這娘們一手製造的,目的僅僅是為了給自己找麻煩。
我樂意,你管得着嗎?別那麼多廢話,就一句,到底能不能修好?秦若涵心中有些小小得意,這幾天正心煩着呢,恰巧這小子撞槍口上來了,不拿他撒氣拿誰撒氣?
小爺不伺候你了,該幹嘛幹嘛去,愛告就去告,哥們雖然讀書少,但我還就不相信就這樣的破事還能立案受審了?陳六合忿忿說道。
秦若涵穩坐釣魚台,道:那就試試唄,我還可以告你私闖民宅啊、入室搶劫啊、強-奸-未遂啊,你進了我這個門,我就有太多理由了。
陳六合心中那個氣啊:我說小妞,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有病啊?有本事你去找那個碰瓷的人啊,你揪着我不放幹嘛?
我樂意,你管的着嗎?看着陳六合的氣急敗壞,秦若涵就是一陣解氣。
可陳六合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志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窩囊氣?當即就把心一橫,提着工具箱就要離開。
喂,110嗎?我要報案一聽到秦若涵打電話,陳六合就炸毛了,趕緊回奔,奪過秦若涵的電話,道:你牛,得得得,我修還不成嗎?你真他娘的是姑奶奶,老子惹不起。
在秦若涵的淫-威之下,陳六合只得妥協,雖然他不怕秦若涵報警,這樣的小事就算去了警局到最後也會不了了之,可陳六合沒那閑工夫啊,可不想惹麻煩上身。
看着衛生間的狼藉,陳六合悲憤嘆息,這工程之浩大,估計半夜都回不去了。
這樣的小型維修對陳六合來說,可以說沒有任何難度係數,連飛機大炮潛水艇他都修的來,何況區區幾根水管?
好在這個小區的物業很靠譜,一些裝修常用的材料都有備着,打了個電話讓物業送上來,為陳六合省了不少的事情。
在滿心屈辱之下,陳六合直接把衣架上的那些女性貼身私物拽下來充當抹布,還別說,這些小玩意兒手感真好,絲滑絲滑的,不免讓人心生漣漪。
卻是氣得秦若涵滿臉通紅,敢怒不敢言,如果手中有兇器,她相信自己絕對會在陳六合的後腦勺上敲上一記。
花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把水管全都換上了,陳六合呼出一口氣,從兜里摸出連掃大街的大爺都不稀罕抽的劣質紅梅煙叼上點燃。
完事兒了,至於你的馬桶跟洗臉池,我是無能為力,你明天還是去賣洗浴用品的地方買新的吧,他們應該會上門安裝。陳六合提着工具箱,走出衛生間,對着正慵懶窩在客廳沙發上的秦若涵說道。
不等對方說話,陳六合就伸手要錢:結賬吧,八百,給你打個九點九八折一共是七百九十八塊四毛,按四捨五入計算,還是八百。
聽到陳六合的話,秦若涵差點沒吐血,她從沙發上蹦起來道:八百?你怎麼不去搶啊?這下三濫的無賴貨色真敢開口。
八百還貴?特么的上門做個全套服務也要八百塊啊,我這一晚上累死累活的,不比全套累啊?陳六合沒臉沒皮的說道。
秦若涵氣的那叫一個狠,她今天就是為了整陳六合出氣的,哪裡會給錢?眼珠子一轉,就道:那我也要好好跟你算算,我晾在衛生間的那些內衣跟絲襪已經被你毀了,那些可都是國際名牌貨,加起來至少也得兩千多,我看你窮酸樣就當可憐你,給你折半,算你一千二,你還要倒找我四百。
啥?陳六合眼珠子都瞪出來了,惱火道:那幾塊破布加起來還沒我的褲頭布料多,要兩千多?你比老子還心黑啊?
陳六合怒不可遏道:娘們,別跟哥們磨磨嘰嘰,趕緊拿錢完事,不然你別看哥們慈眉善目的,哥們心狠着呢,發起火來連我自己都害怕。
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個狠法。秦若涵冷笑着,她在灰色地帶混了這麼多年,什麼沒見過?哪裡會被陳六合這樣的土八路給嚇着?
陳六合色厲內荏,努力裝出一副兇狠模樣逼向秦若涵,他只覺得今天是倒了八輩子霉,怎麼就碰上這麼一個無賴娘們?
本來還以為下午輕輕鬆鬆小賺幾百塊錢,可現在一看,這明顯是禍不是福啊。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何沈輕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