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重生之修真女大佬
都市重生之修真女大佬 連載中

都市重生之修真女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茉妮妮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南靈 墨焱 都市小說

曾經修真界的一方大佬,渡劫飛升之際,慘遭愛徒背叛慘死,本以為會魂飛魄散,沒想到卻帶着修真界眼紅的寶貝重生在了一位得白血病的女孩身上女孩的身世也並不簡單,剛出生就被狸貓換了太子,被假冒的母親藏在了偏遠的小鎮,還沒來得及知道真相就離開了人世沒關係,你的肉身我來接替,你的人生,我來幫你活的精彩!「你叫南靈?為何你總出現在我夢裡?」「那不是夢,是前世」展開

《都市重生之修真女大佬》章節試讀:

全老爺子滿臉的失落,卻還在極力的撐着,看的南靈想笑。她現在沒有任何的根基,初來乍到的,碰巧就遇上了他們爺孫倆,人家出手相助,自己沒什麼可以報答的,好在腦袋裡就功法多,也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東西。南靈知道自己未來的路布滿了荊棘,先不說徐燕隱藏的秘密會是如何,單從電話內容中就可以聽出,他們是挺盼望自己死的,只可惜原身雖然死了,靈魂卻換成了自己。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平淡的活着都不是南靈所追求的,在通往最高處的這個過程中,找個信得過的家族互幫互助,也不是一件壞事,即便不是大家族那又如何?那就親手助他們上位!

全老爺子幾次欲言又止,如果只給這一次洗經伐脈,學習新修鍊功法的機會,他很想懇求南靈,把機會讓給他孫子,他這個土都埋到脖子的人,無所謂,哪怕現在讓他去死,都可以。可嘗試了幾次就是無法開口。

「因為不適合。」南靈淡淡的說道,恐怕是說慢了,老頭再哭給她看,她可不會哄。

原本還一臉失落的全老爺子,突然眼睛就亮了,是不是跟他猜想的那般?

「我準備報考京城大學,下次見面再說!」南靈不是一時衝動才決定參加高考的,對她來講那一紙的文憑,不要也罷,可京城大學卻是原身的夢想,已經佔用了人家的身體,這麼一個小願望就幫她實現吧。

南靈怕什麼來什麼,全老爺子突然癟嘴,像個小孩兒似的嗚嗚的哭了起來,鼻涕眼淚嘩嘩的往下流着。

「憋回去!多大的人了,哭哭啼啼的,臟死了。」一臉的嫌棄。

這老頭,越說還越哭個沒完了呢,南靈頭疼的說道:「你再哭,我就把他們全喊進來,讓他們瞧瞧你是個什麼樣子!」

「哎!哎!不哭,不哭了。」全老爺子趕緊擦乾淨眼淚,又笑嘻嘻的看着南靈。

「小友,我在京城等着你。」

當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這棟別墅前的時候,徐燕是懵的,南靈也有點發懵,之前也沒把房本翻開看看,以為不過是個容身之所罷了,管它是什麼樣的房子,沒想到這老頭如此大的手筆。

「靈兒,這,這房子是怎麼回事啊,老先生為什麼給你這麼大的房子啊。不是咱們的東西可不能要啊,這麼大的恩情以後可怎麼還啊。」徐燕擔心的問着南靈,究竟是擔心欠了人家恩情還是擔心其他就不清楚了。

「安心住就好。」說完就走上前拿鑰匙打開了房門,也不管站在門口躊躇不前的徐燕。

三層樓,外加一層地下室,裝修很淡雅,四百多平的樣子。傢具電器一應俱全,南靈走上了頂樓卧室,打開房門,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南靈會選擇這一間,布置的更加精細,一張雙人床,一套白色帶有蕾絲花邊的四件套,鋪的整整齊齊。兩個床頭櫃,各擺了一盞床頭燈。床的四周鋪着毛絨的白色地毯,開門靠牆的位置是一個大衣櫃,打開櫃門,裏面整齊的掛滿了衣服,大多都是以休閑運動為主,吊牌都沒有拆下來,這應該是特意按照她的風格準備的了,窗邊是一張單人沙發和茶几。

從卧室出來旁邊就是書房,一進屋正對面就是一張辦公桌,桌面上堆滿了高中三年的課本,還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她哪兒會用這玩意,原主也不過就是在學校上電腦課的時候用過而已,會的也不過就是一些簡單的操作,看了兩眼便沒了什麼興趣了。總的來說挺不錯的,她很滿意。

兜里還揣着她們二人的身份證,和那張銀行卡。這才想起要把身份證交給徐燕,剛準備下樓,又想起全老爺子之前還給了五萬的現金,一起拿了出來。

走到一樓都沒有發現徐燕的影子,到門口才發現徐燕仍然站在別墅的門口,呆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為何不進來?」

聽到南靈的話,趕緊收回了思緒,擠出了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跨步進了屋。

二人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南靈從紙袋裡掏出了五萬現金,放在徐燕的面前,說道:「這個你留着家用,我這還有張卡,裏面有錢,缺錢了跟我說。」

「這,你怎麼有這麼多錢?誰給你的?孩子,你聽我說,違法犯罪的事情可千萬不能做啊。誰給你的趕緊送回去。」一下看到了這麼多錢,徐燕緊張的對南靈說著。

「噗嗤!」南靈笑了,窗外的陽光正巧映在了南靈的臉上,平時冷若冰霜的小臉,笑起來如此的明艷動人。可卻晃得徐燕不敢直視,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見到南靈開始害怕的呢?是從醫院她病危醒來嗎?還是回到家中的時候呢?

南靈笑夠了,又恢復到了之前的冰冷模樣,為什麼笑?當然是因為那句『違法犯罪』,挑挑眉看向徐燕。暫且就再給你一次機會吧。

「我的錢是辛苦助人所得,並不是你所說的違法犯罪,而且,這樣的一句話不應該從你的嘴裏說出口吧。你,在怕什麼?」平淡的話語說出不平淡的話,估計也就南靈能做到了。

「我…」

「還沒想好嗎?我可是等你的解釋很久了。那我再給你一天時間吧。」說罷,南靈站起身準備走,卻被喊住了。

「我根本就不是你的母親,而且,家裡房子被燒毀也不是偶然。」徐燕硬着頭皮說道。

南靈又重新坐回到沙發上,靜靜地等着她接下來的話。

「十七年前,我父親和哥哥因為賭債,狠心的將我賣給了**,從那時候起,我就恨透了他們,從此恩斷義絕,是死是活我都不會再管他們。可我也是自身難保,我被逼着接客,他們拍賣了我的初,夜,我在房間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時,一個姓孫的男人出現了。」

「他說他可以救我於水火,但是我要答應他一件事。為了脫身,我就只好答應了。可我沒想到,卻是那樣的事……」

「他們用紗布蒙住了我的眼睛,裝成眼睛受傷的樣子去了醫院,醫院裏的大夫有他們的接應,讓我藏在婦產科的樓道里,交給了我一個剛出生的女嬰,居然叫我換孩子。」徐燕偷偷看了一眼南靈,見她沒有反應,硬着頭皮繼續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