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毒醫重生:美人凶煞不可欺
毒醫重生:美人凶煞不可欺 連載中

毒醫重生:美人凶煞不可欺

來源:google 作者:薄荷很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綾曦 裴淵

【重生女強男強爽文甜寵雙潔神醫病嬌偏執】青鸞前世慘遭渣男欺瞞陷害,報仇未捷身先死一朝重生回到十三年前,成了太傅嫡長女沈綾曦,是個連被退婚兩次的花痴草包女真是冤家路窄,前任未婚夫竟是前世背叛她踩着她屍身登上皇位的仇敵!重生而來,她要救師父,護家族,將那些害她之人統統踩在腳下可這個皇帝身邊的佞臣是怎麼回事?明明彼此立場敵對,勢不兩立,他卻屢伸援手沈綾曦:你圖什麼?某佞臣:「圖你!」某人跟班OS:我家主子是個大冤種,自從遇到了沈家小姐,就妥妥的受虐狂,為了拯救主子,我捨身取義闖敵營,很不幸的是,我也栽了展開

《毒醫重生:美人凶煞不可欺》章節試讀:

儘管被他掐得透不過氣,沈綾曦卻笑的得意又囂張:「再說,我不是沈綾曦,我又是誰呢?侯爺最好別動怒,否則只會加速毒血流竄的速度!」

裴淵怎會沒有察覺,他鬆開了沈綾曦,頃刻間又恢復了神色,冷笑道:「你以為這麼做就能讓本侯隱瞞你的欺君之罪!?」

沈綾曦揉着被掐得快斷氣的脖子,嘲弄地神色倏然變得幾分黯然和自嘲:「當時傷馬是萬般無奈之舉,侯爺若想助紂為虐,偏幫那群作惡之徒,我也只能以死謝罪!」

她漆黑深邃的眼中滿是狡黠威脅之色,「只是可惜了侯爺也得隨小女英年早逝。所以啊,若想活命,查找兇手一事,還得是侯爺多多費心了!」

縱橫朝堂江湖十數載的裴淵生平被一無恥女子暗算,簡直奇恥大辱,心中殺意不減反增。

他眯起眼冷冷問道:「這麼說,你不知道是何人要害你?」」

沈綾曦嗤笑:「笑話,我爹是太子太傅,若是我知道誰下毒害我,還會坐以待斃?!」

裴淵不置可否,繼續問她:「本侯問你,可知道神醫宗無涯?」

他奉皇命一直派人監視着沈府,這小丫頭能在玄武司眼皮子底下裝瘋賣傻不被察覺,其中定有蹊蹺。

而神醫宗無涯一直是皇帝下了密令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之人!

再聯想到神醫宗無涯和這丫頭的生母生前有過頗多糾葛,莫不是宗無涯一直隱藏在京城?

他懷疑的神色閃爍不定,目光緊緊盯着少女的眼睛。

沈綾曦乍然從此人口中聽到『宗無涯』三字,心中猛地一沉,垂在身側的手微微一顫,隨即被她攥緊成拳。

她微沉思緒,仰着美麗的臉龐滿是純然無辜地說:「侯爺問得好奇怪,莫非這是京城的名醫?可是我從未聽過?」

裴淵眯眼瞧着她完美無瑕的天真假面,冷笑道:「沈小姐有所不知,你身中的毒,出自西南五邑族,而宗無涯就是出自五邑族。若你想自救,最好用你這聰明的腦袋想一想,以往究竟接觸過什麼人?」

「多謝侯爺提醒,小女一定會好好想想,我也不想死啊。」

寂靜的黑暗中,莫名的情緒在發酵,男人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好似一抹來去無影的幽靈。

沈綾曦倚着靠枕回想前世種種,她八歲跟隨宗無涯,一直到十四歲那年為他收屍。

她對師父宗無涯的過去一無所知,但是她可以肯定這個時間,宗無涯還在萬里之外的風陽關。

裴淵意有所指下毒之事與宗無涯有關,她卻嗤之以鼻,別說師父不在這裡,就算以性命要挾他,師父也斷然做不出這等傷天害理之事。

下毒一事,另有他人!

可惜在原主混沌的腦子裡,根本找不出有用的線索。

只不過,她倒是明白裴淵為何這麼執着宗無涯的行蹤,在太極殿第一眼看見皇帝時,就清楚了緣由。

皇帝有病,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隱疾,若是不行夫妻倫常還能平安到老,偏偏他後宮三千,這個病只會越來越重,不僅子嗣斷盡,自身更是日漸衰頹無葯可醫!

原來,從這麼早開始,皇家就盯上了宗無涯!

同一片迷離夜色下,有人倚窗夜難眠,有人深宮泣血無人知。

偏僻的冷宮裡,守候在宮門外的內侍看到前來之人,恭敬行禮,悄然無聲地退下。

園中荒草凄凄,殿門外兩盞宮燈在夜風裡輕輕飄搖,忽明忽暗。

殿門輕輕『吱呀』被推開,被關在裏面的女人似受驚的小鹿般驚慌失措從桌案下飛快地爬到了最深暗的角落,努力的用帷幔將自己包裹起來。

別過來!

求求你別過來!

滾燙的眼淚從她枯瘦的臉頰滑落,乾涸的唇翕合著想要尖叫,卻還是被理智壓制,用手緊緊捂了起來。

來人似乎很了解她,走向床榻的腳步一轉,閑庭漫步的姿態緩緩朝她這邊走來。

退無可退,她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歐陽昕風,求求你…別碰我!」

皇宮之中,大概也只有她敢直呼這個名諱。

當今的皇帝——歐陽昕風。

男人走到她面前,伸手拉住她細瘦的雙臂往上一提,輕而易舉地打橫抱在懷裡,往床榻走去。

「不要,不可以,放我下來!」

女人雙手似已殘廢,無力掙扎,只能用牙齒髮狠般咬着男人的肩膀抵抗。

皇帝將她丟在了床榻之上,意味不明地輕笑一聲,眼中滿是深深的佔有慾:「為什麼今天不可以?嗯?」 他灼熱的氣息噴在她唇邊,「是因為他嗎?因為他今日進宮了?」

女子的淚水滾滾滑落雲鬢之中,咬着牙將頭偏到一邊,避開了他的動作。

皇帝眼中陰戾之氣愈濃,他狠狠鉗住她的下巴扳了過來,強迫她看着自己,在看到女子美麗的眼眸中那的刺目的恨意,他竟暢快的笑了起來。

他的聲音冰涼而充斥着譏諷:「他今天為了你們的女兒第一次向我下跪求饒,你知道嗎?」

女子淚眼婆娑,哀戚絕望:「…歐陽昕風,殺了我,求求你,讓我死吧!」

「你說過會永遠陪在朕身邊保護朕,你難道都忘了嗎?」

皇帝將她一寸一寸揉進懷裡,輕柔地拭去她的淚水,灼熱的唇畔吐着冰冷刺骨的話語:「霜兒,你不敢死,你若死了,朕會讓整個太傅府為你陪葬!」

女子睜着麻木空洞的眼睛,淚水已經乾涸,比起身體的痛苦折磨,心臟彷彿被無形的魔掌掏空,只剩下一個血淋淋的空洞。

困在樊籠,求死不能,如墮煉獄,無助又絕望。

——

翌日清早,香芝興高采烈地給沈綾曦報信:「大小姐,你知道嗎?那王瑾被陛下責罰打三十大板!」

沈綾曦眉也不抬,顧自挑揀着藥材,語氣嘲諷至極:「侮辱朝廷命官,聚眾毆打大臣官員家眷,就三十大板?我們的陛下還真是寬宏仁慈的皇帝啊!」

香芝聽得出大小姐不高興了,急忙補充:「聽說那王瑾被打得半身是血,抬回府時都進氣多出氣少了。」

沈綾曦冷笑一聲,若是她能早些恢復武功,也輪不到這種渣滓在她面前叫囂。

奈何她前世修鍊的『無相心訣』到了沈綾曦這個廢柴身上,始終突破不了第一階,沒辦法修鍊內功心法,遑論飛檐走壁的輕功了!

為今之計,只能抓緊時間多弄點葯出來取長補短!

「好了,從今日起,你在門外守着,沒有我的吩咐,誰也別來打擾我。」

香芝從小伴着她長大,這些日子也察覺出自家小姐忽然的轉變,不僅說一不二,變得十分有主見,還鼓弄起了藥材。

不止她一人這樣想,這幾天整個芳華苑的人都在悄悄議論和觀察沈綾曦的言辭舉動。

幾個忠心的老嬤嬤覺得是夫人在天有靈,懇求神明為小姐開了心智,有了慧根。

且看如今的大小姐儀態風姿,與夫人未出閣時簡直是一模一樣,紛紛喜極而泣。

而香芝是個活潑開朗的單純性子,覺得現在的小姐真的很好,若是早些醒悟改變,小姐也不會吃那麼多苦難!

她是打心眼裡高興,根本不會想太多。

「好,奴婢知道了。」她滿心歡喜地領命退了出去。

就在這時,外間小丫鬟匆匆走了進來,「小姐,夫人和三小姐來看您了。」

這個繼母從她重生至今還未露過面,今日突然造訪,莫非和昨天進宮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