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督主說我是他的小仙女
督主說我是他的小仙女 連載中

督主說我是他的小仙女

來源:google 作者:溫柔沐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溪 謝安

[系統+抽卡+種田+復仇+雙處]林希意外穿越竟然有了一個簽到和抽卡系統可惜非酋體質,一直不溫不火的過日子沒想到意外遇見的一個小乞丐,竟然是個世家子還以為這一生就平平淡淡的過了,卻不知不覺融入了進去謝安剛一重生就面臨絕境追殺,竟然又一次被逼入宮……絕望中竟然有了新的生機再見小仙女,他要牢牢的抓住她,這是他的救贖和重新開始展開

《督主說我是他的小仙女》章節試讀:

「嗷~」的一聲,林希嚎了一嗓子,同時往小門邊急急後退了幾步。

看着那個黑影慢慢的爬了過來,光影從茅草棚的缺口照射進來,撒在了他的身上。

凌亂的頭髮,看不清的五官,破舊骯髒的衣衫。

最出彩的就是那雙眼睛,怔怔的看着自己。然後,慢慢的沉靜了下來,不再是野獸般嗜血的兇狠目光,反而如同深淵般寂靜。

黑影停在了一米以外坐下,再沒動彈。

林希拍了拍自己自己跳的過快的心跳,差點讓這傢伙送走。

忍不住瞪了那個乞丐一眼,看了看手,得了,她現在也是個乞丐似的。

「喂,你不知道人嚇人會死人嗎?」

沉默。

對面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不會是聾了吧?那也太可憐了。

林希看看手裡的大白兔奶糖,可能是被這個吸引過來的,奶香味太濃了。

林希三兩下剝了兩顆塞進嘴裏,剎那間口腔里充滿了甜滋滋的奶味,令人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這是辟穀丹完全無法滿足的味蕾感官。

林希再一次仔細的看了看草棚里還有沒有人。之前外面鬧,裏面安靜,還以為就她一個人。

還好,還好。看來看去,就這一個貌似耳朵聽不見的小乞丐。

林希嚼了嚼奶糖,看在對面的人雖然一直盯着,但沒來強搶的份上,分他幾顆也不是不行。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林希撿了6顆,遞過去。看他還是怔怔的愣在那沒反應,往前遞了遞。

謝安看着眼前這個小姑娘,她髒兮兮的臉上滿是不解。

不過一會兒,就不耐煩的一把拉過他的手,把東西塞進了他的手裡。

他,不是死了嗎?這是什麼?

現在是怎麼回事?謝安垂下頭,想起死後看見的情景,猩紅瀰漫了眼眶。

崔氏!

在他屍首前耀武揚威,說她是害得他母親難產而亡,然後嫁進謝家。

如何派的人調開他的部曲,追殺他,把他一步步逼進了宮。

後面又是如何在宮裡一步步迫害他。讓繼弟謝信一肩挑兩房,娶了他的未婚妻,吞了他母親的嫁妝。

這個惡毒女人流的血脈,竟然還在外族肆虐之後,結束了王朝末年登上帝位。

害我母親,害我性命,奪我家業……

恨!

恨!

恨他自己,怎麼不早早發現這個蛇蠍婦人的歹毒心腸。

恨他差一點就認殺母仇人做親人。

恨他自己拼盡全力,卻還是落下個身敗名裂,死不瞑目的下場,讓仇人逍遙法外。

崔氏,崔氏!我和你不共戴天。

林希奇怪,對面的乞丐怎麼收了奶糖,就低頭盯着奶糖捏的緊緊的。

真是笨啊,這也不會吃。

謝安眼前猩紅一片,嘴裏都是咬出的血。

忽然,抓的緊緊的手被一隻小手用力的掰開:「你怎麼這麼笨,看我怎麼吃的。」

林希從他手裡拿走了一顆奶糖,兩邊擰了一下,糖紙就鬆了。再一打開,白白的奶糖就放在糖紙上攤平在黑乎乎的手上。

林希看他還是怔怔的看着自己,怎麼這麼呆啊。

林希把手舉到他的嘴邊,示意他張嘴吃掉。至於身上的臭味,反正她臭他也臭,大哥不要笑二哥了。

謝安回過神來,眼前是盯着自己瘦脫了型的大眼睛,烏溜溜的看着自己。好像在嫌棄手舉累了,一直往前催促碰觸到了他的嘴唇。

謝安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嘴,低頭輕輕的含下了奶香的糖。甜滋滋的牛乳味在嘴裏流淌,壓下了滿嘴的血腥味。

這時,門口傳來一陣喧鬧聲。

「大人呀,大人,您行行好,就收了我家妮子吧。買了她賞口飯吃就行。什麼活都會做。只要兩貫錢,兩貫錢就好,再不給她吃的就餓死了。」婦人嘶啞哀求的聲音響在棚外。

這是……原主母親的聲音。

原來,她把原主騙來是要賣掉她的女兒啊。

「去去去,一邊去,也不看看瘦成啥樣。我買了還要花錢調理,還不如買個好的。」這是連人牙子也看不上她。

林希瞅了瞅這細胳膊細腿,實在是無語了。

外面的聲音在遠去,那個賣女兒的婦人纏着人牙子一路追過去哀求。

林希覺得境況不太妙啊,肚子不餓了,要準備點防身的東西。要是真的在古代被賣做奴婢,那是什麼權利都沒有,會很悲慘很悲慘的。

原來對面的小兄弟也是被賣的,真的是同病相憐啊。

現在只有5個積分了。雖然每天只有1個積分,也還是需要精打細算啊。

林希吃着奶糖,打開搜索防身武器,為防外面來人,不知道等下是原主母親,還是人牙子來帶她走,一定要找到防身武器。

林希快速的翻了翻。什麼辣椒水,報警器……

就這個吧,買一送一,防狼電擊棒,一頭是小刀,一頭是電擊的。實用小巧,才巴掌大,也好藏身。

至於還有4個積分……

「宿主,新手期運氣超好的哦,要不要再試一試抽獎?」有一點苗頭就開始引誘她的系統。

林希抬頭看了看四周,搓了搓手。

想了想,把掉到草堆里的礦泉水挖出來。

遞給對面的乞丐。

謝安看着眼前完全透明的瓶子困惑,這是什麼?

「對,就這樣。你現在幫我倒水,我要洗洗手,把我在天界的寶貝召喚回來。等下要是有了好處也分你一份。」

「誰叫你和本仙女有緣分呢,我是特意來拯救你的。」

「你要聽話,我說不定能救你脫離苦海哦。」

「只是——本仙女下凡來,現在法力盡失。你現在要聽我的,保護好我,我這可都會為了你哦。你看我們這麼有緣相見,千萬里一線牽……」林希循循善誘碎碎念,不管人家是不是耳聾還是啞巴。

林希拉着小乞丐的手,打開瓶蓋,稍稍傾斜。一束清泉緩緩傾瀉而下。

小乞丐的身量頗高,他捏着瓶子倒水,林希就蹲在一邊伸出手仔細的洗了洗雙手。洗完手指洗手背手心,手腕也搓了搓。

手洗好,皮膚還挺白的,林希看見左手手腕內側有一個紅點,嫣紅嫣紅的,還怪好看的。

這個就是空間格嗎?

林希洗好手,甩了甩,晶瑩的水滴在陽光下發出七彩的光芒。

林希雙手合十,虔誠的禱告了一番。

「系統,來吧!給我抽卡。」

「好嘞。」

眼前是炫目的洗牌效果動畫,展示過後20張牌再次停在了眼前。

林希透過屏幕,看見對面的小乞丐在研究礦泉水瓶。

「第一張。」

金色的卡牌背後是——

幻影符:滴血認主,可憑藉主人精神力構建幻境。讓其他進入幻境的人把幻境當真。新手滿級作品。恭喜你。

噢耶。滿級作品~棒棒噠。

林希看向剩下的卡。

選哪一個呢?哎,我這個選擇困難症。

對了,我給對面那個乞丐六顆糖,他就吃了一顆糖,還剩下五顆糖。那就第五第六吧。

金卡反轉。

第二張卡牌是——

大力丸:藥師不穩定成品。有時候有巨大的力氣,無法控制,會造成物品損壞。請注意賠償。有時候憋着吃奶的勁,也使不出力氣。我就是忽大忽小大力丸,靠山山跑,靠人人倒。不要以為吃了就好,奉勸你一句:靠自己最好。

我……。

話越多,牌越差。

要你何用。

這個算是抽廢了。

所有路過的天仙地仙,一定要保佑最後這次抽一張好牌。

林希狠狠的一閉眼睛,點開了第六張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