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二狗的妖孽仙途
二狗的妖孽仙途 連載中

二狗的妖孽仙途

來源:google 作者:踏夢碎山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翠蘭 奇幻玄幻 張二狗

【凡人流】萬年前,仙界妖帝率領百萬部將與神界展開曠世大戰,最終卻無一人生還,殘存的一縷仙火遺留在鄞州大陸一萬年後,辛山村刁民張二狗,被春陽散人接引上山,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仙火認主,踏上修仙之路這是一個神魔仙佛共存競爭的世界,這也是諸天萬界最混亂的年代張二狗就此踏上妖孽般的修仙征途……展開

《二狗的妖孽仙途》章節試讀:

說實話,張二狗心動了。

一直以來他都對徐大路在村裡的名聲很不服氣。

雖然徐大路已經去世了,但依然擋不住村裡人對他的誇讚。

原因就是徐大路曾經打了兩隻野豬,作為聘禮將劉翠蘭娶到手。

村裡人閑暇之餘,對這件事總是津津樂道。

張二狗不服氣的地方就在於,人們在談論徐大路的時候,不單單只是說徐大路的勇猛。

他們還會順帶着拿徐大路和張二狗作比較。

同樣作為獵手,張二狗只能打一些野雞野兔之類的,雖然每次張二狗打獵回來都會分給眾人一些。

但還是避免不了村裡人對他的看低。

單純的辛山村人,更看重的是一個人的勇猛程度。

這個時候,打野豬的機會就在眼前,張二狗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這是一次很好的向村裡人證明自己能力的機會,張二狗可不想機會就此錯過。

「你等等,我換身裝備,馬上就好。」

張二狗沒有猶豫,立刻答應道,遇見野豬的機會可不是常有的。

沒一會兒,張二狗便換了一身打獵裝備走了出來,跟着李大壯向後山走去。

李大壯和自己的哥哥已經商量好,在後山入口處匯合。

走到後山口,張二狗就看到李大勇和一個青年已經等在了那裡。

「這不是刁民張二狗嘛,大壯,你怎麼叫了這個傢伙?」

站在李大勇身旁的那個青年首先開口道。

「這傢伙除了會偷雞摸狗外,還能幹什麼,你怎麼會找他!」

青年一臉不屑的看着張二狗,說出的話是一點兒不給張二狗留面子。

李大壯一臉為難的看了看張二狗。

他沒有料到自己哥哥叫來的是張二狗的死對頭——林子聰。

林子聰對劉翠蘭這個村裡的村花一直也存在非分之想,但劉翠蘭從來對他不假於辭色。

卻和吃百家飯長大的張二狗關係不錯。

雖然最後劉翠蘭嫁給了徐大路,但林子聰對張二狗的厭惡從來沒有間斷過。

「林子聰,說得好像你很能似的,是誰被一隻野山羊追的滿山跑的?」

張二狗可不會慣着他,出口譏諷道。

「你!」林子聰被氣得啞口無言,這簡直是他的人生污點。

每次和張二狗鬥嘴的時候,這傢伙都會拿這件事堵住自己的口,自己又毫無辦法。

因為這是事實,雖然那個時候,林子聰才十歲。

「好了,不要吵了,既然人到齊了,咱們就出發吧,一會兒去遲了,可能就見不到野豬了。」李大勇出聲道。

在這個組合里,李大勇擁有絕對的權威。

不僅僅是他的年齡最大,也是因為他是村裡最厲害的獵手之一。

這個時候,村裡一些人忙於農活,抽不開身。

李大勇才叫上無所事事的林子聰,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叫林子聰和張二狗之流的。

顯然,李大勇的話是具有絕對的震懾力。

張二狗和林子聰兩人乖乖的閉上嘴巴,跟着李大勇向後山走去。

「噓!別動!」忽然走在前面的李大勇停住腳步說道。

張二狗止住腳步,順着李大勇指着的方向看去。

原來他們已經走到了後山**,李大壯所說的那隻野豬赫然就在前方不遠處。

此時的野豬正卧躺着,初升的陽光照射在它的身上,野豬一動不動,享受着陽光帶來的溫暖。

「現在怎麼辦?」張二狗抬起頭,看着李大勇問道。

李大勇沒有回頭,盯着不遠處的野豬,慢慢俯下身子:「都悄悄蹲下,千萬不要發出聲響,不要驚動了那畜生。」

張二狗幾人聽了,也都慢慢俯下身子,跟着李大勇的動作,準備蹲下去。

「咔嚓!」不知是誰踩斷了一根枯枝,發出聲音。

李大勇他們立刻緊張的看向野豬,那野豬聽見聲響也是瞬間站起身來,向著周圍張望起來。

眾人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張二狗感覺冷汗順着自己的脖子流了下來。

可他不敢抬手去擦,他怕野豬發現自己。

野豬張望了一會兒,沒有發現敵情,疑惑的轉了一會兒,然後又回到原來躺着的地方。

野豬又躺了下去,張二狗他們鬆了一口氣。

「咔嚓!」這時比剛才更大的一聲響了起來。

原來是林子聰看到野豬又躺下去,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抬起了踩着枯枝的腳,才又發出聲音。

「快,大壯你和二狗抓住繩子的這頭,往山坡上跑!」

再次被驚動的野豬已經朝着張二狗他們沖了過來。

李大勇迅速分配任務,他和林子聰一起,朝着和張二狗他們相反的方向跑去。

張二狗兩人趕緊拿起專門用來捕獵的特製的繩子。

迅速的朝着山坡上跑去,邊跑邊看向追來的野豬,野豬此時已經發現了張二狗他們。

喘着粗氣,野豬豎著兩隻尖銳的獠牙,改變方向就朝着張二狗追來。

野豬對於突然闖入自己陣地,並驚擾它休息張二狗他們很不滿,所以一上來,它就卯足了勁。

眼看着就要被野豬追上,張二狗趕緊招呼李大壯扔掉手中的繩子。

此時的繩子已經沒有任何作用,野豬並沒有按着李大勇預想的方向追去。

說著張二狗扔掉繩子,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鐵叉,準備等野豬到了近前後給它一叉子。

李大壯也迅速扔掉繩子,他的手裡則拿着的是一根鐵棒。

高高的掄起,李大壯和張二狗嚴陣以待,兩人邊退邊等待着衝過來野豬。

李大勇和林子聰看到野豬衝著張二狗他們衝去,也連忙回身。

「這個畜生,為啥就偏偏衝著咱倆來!」

張二狗怒罵道,對於野豬的選擇,他有些不忿。

好在兩人此時已經站在了半山腰,野豬是從下面衝上來的,它的速度也變慢了許多。

眼看着衝到眼前的野豬,張二狗拿着叉子就刺了上去。

可這隻野豬很狡猾,看到張二狗刺來的叉子,它硬挺挺的一個急剎車,躲過了張二狗的一擊。

兩人對野豬的靈活表現很詫異。

一擊落空,兩人更加謹慎起來,野豬也停下腳步,瞪着雙眼看向張二狗他們。

張二狗試探性的向前走了一步,野豬也謹慎的向後一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