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二九一四
二九一四 連載中

二九一四

來源:google 作者:仚人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華義 奇幻玄幻 鐘樓

未來終將到來從遊獵到農業,之後到工業時代,每個時代都對前一種形成因資源利用率差距產生的全方位碾壓一切發展都朝着人的慾望而去,那理所應當的來到了生物時代,然後窮苦的人民淪為了實驗資源由於「善良仁慈」的大人們忍無可忍,於是到達了道德時代大人們為了實現和而不同,誕生了一個職業——道德師他們在四州擁有自我獨特的制度下,用智慧維持着四州的道德展開

《二九一四》章節試讀:

第二次來到陽城,鐘樓還是無比緊張,空蕩蕩的地鐵就只為他一人而開。

地鐵走到中途,突然前方一個綠色光幕穿透地鐵掃描而來,鐘樓見怪不怪,想起昨天道德師考試還有個人掃描後被光幕標記成紅色,是沒有參考資格混進來的,最後下車時被機械人直接帶走了,也不知道會有什麼處罰。

就在綠色光幕快到時,金屬球突然朝前發出了一片透明的流動光幕,然後那綠色光幕就被流光吞噬掉,等過了鐘樓後,金屬球往另一邊一照,那綠色光幕才又出現了。

鐘樓並沒有察覺到這一切,他現在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思考後面會發生的一切可能,全是沒有根據的思考,也不知道想來有什麼用。

但不想不行,因為小道就只說了一句看似有哲理的話:「服從我的安排,等你到位了,未來的事件會把你自然地卷進去。」

下了地鐵,鐘樓按照小道的指示,來到了一個偏僻的牆角站着面壁,沒錯,就像個傻子一樣面對着金屬牆。

真的,鐘樓有一剎那懷疑是被大人捉弄了,但餘光看到小道一直發著光照射着牆面,這才堅持了下來。

鐘樓數着時間,過去了三十七秒,本無縫的牆體一轉就將他的身體猛地帶了進去,這是一個3米乘3米的立方盒子,裏面燈光明亮空氣清新,四壁上有着光紋流動。

鐘樓還在好奇下一步會是怎樣時,小道就飛到了他的臉前道:「對了,你可能要扶着點好哦!」

「謝……啊!」鐘樓本來還想謝謝小道關心,但這一開口就咬到了舌頭,因為這盒子噌的一下就往上衝去,速度快到他膝蓋腿都彎了,正當他要扶住牆的時候,這盒子突然往後一衝,頓時兇狠地讓鐘樓來了一記惡狗撲食。

「哎呀!」

他剛想爬起來,又感覺被小道看着撅屁股也丟臉,就索性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算了,你大爺的,本來出門前還仔細燙了燙的衣服,這套裝算是白燙了。

噗!

走廊的一塊金屬牆壁快速旋轉,一個人被噴了出來。

鐘樓狼狽地迅速爬了起來,回頭惡狠狠地看着那金屬門,還好不像是鋼的,他自我安慰道。

低頭看着凌亂的正裝,鐘樓直接把外套脫了,把襯衣也從腰部抽出來,對着反光的金屬牆一頓整理,看着牆上反映的帥氣自己,想着成功的未來,情不自禁的笑了笑,趁着沒人還風騷地擺了幾個帥氣的姿勢。

「哥哥!哥哥!你真聰明啊!」一聲嗲嗲的聲音驚嚇到了鐘樓。

鐘樓猛然轉身,低頭一看,一張膚如白玉,面如桃花,瓜子臉帶着些許嬰兒肥,一頭柔順的黑髮,鏤空的劉海下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星光灼灼,撲閃撲閃的正抬頭看着他。

好可愛好精緻的小女孩啊!難道是哪位大人的女兒?鐘樓擠出自以為最陽光的笑容說道:「小可……」

突然,小女孩的臉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直到超過了他,然後低着頭看着他。

什麼情況!這個小可愛竟然比他還高出半個頭。

小女孩看着面容尷尬無比的鐘樓,捂着嘴卟卟卟直笑個不停。

「小妹……姐,你好!」臉與臉的距離不過三十厘米,鐘樓仰着頭紅着臉,想要保持禮貌卻話都不會說了。

娃娃臉的小妹…姐?就一邊笑着一邊用修長纖細的手指不停的點着鐘樓肩膀。

石化了,怎麼還動手了呢,快給我住手啊!

這時,小道檢測到鐘樓手足無措,就飛到了兩人之間。

「哇!竟然是南教州最新版的智腦耶!才限量100台,我搶都搶不到……」娃娃臉先喜後悲,嘟着嘴不開心的用手指又點着金屬球。

「對了,我要測試下……啊?哥哥你們別跑啊!」

鐘樓被小道在眼前一晃,一回過神來連忙提腿就跑,尷尬無比的他跑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直到轉了好幾個彎角才停下來大口喘氣。

呼!呼!男女授受不親,男女授受不親。

「哥哥真壞!竟然走後門。」娃娃臉在牆角斜着把頭探了出來,鼓着嘴不悅道。

鐘樓被嚇得氣都忘了喘:「後門?她怎麼知道的,難道大人?不可能啊,怎麼會?怎麼辦?該怎麼辦……」

娃娃臉舉起食指豎在宛盈的胸前道:「我知道了,嘻嘻嘻!」然後把細長的手指放到嘴前,靠近鐘樓耳朵旁輕輕道:「哥哥!我們嚇唬他們對吧!」

嗚嗚嗚!鐘樓感覺自己腦袋都在冒煙了。

十年孤僻一人寒窗苦讀的他,哪裡有接觸過女人,更別說離得如此之近了!

他感受着耳邊的熱氣。

控制不住啦!一個魚躍直接撲倒在地,瘋狂做起了俯卧撐。

「哥哥?你幹什麼呀?」

鐘樓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做俯卧撐,是本能在展現嗎?

「快點起來,嘻嘻,我們去嚇他們。」說完,娃娃臉走到鐘樓身邊,一隻手就把他提了起來。

「姐,大姐快放我下來,我自己走!自己走!」

「噓!」

鐘樓感受到耳邊的暖風,還有陣陣的奶香味,整個臉紅得跟猴子屁股一樣。

這炙熱的情好溫暖,好喜歡啊!

娃娃臉打開了一側小門,蹲在地上鬼鬼祟祟的像鴨子走着,鐘樓身體被提在了半空,腳拖在地上。

突然,娃娃臉跳了起來,把鐘樓整個人垂直的杵在地上,大喊一聲:「哈!」

碩大的房間,階梯型布置的桌子,似乎只是個平常的教室,這裡就是道德師新人的科室,裏面已經有了七個人,很好區分,兩個金髮,兩個紅髮,兩個白髮,還有一個黑髮。

那兩個金髮和一個白髮都散發著貴族氣息,在一起優雅的或坐或站着,他們撇了一眼側門後,各自的雙手又與空氣溫柔的互動起來。

那兩個紅髮直接躺在長桌上睡覺,聽到喊聲還是沒有半點反應。

右邊的那黑髮正一手托着太陽穴,一手手指在桌上點出節奏,聽到喊聲後,閉上了眼睛,嘆了口氣。

也就剩下那一個乖巧地低着頭坐着的白髮小男生,他被嚇得站了起來驚恐的看着娃娃臉。

「哈哈哈!弟弟被嚇到了,哈哈!是我哦,不用怕了呀,哈哈哈。」娃娃臉捧腹大笑。

白髮小男生聽到笑聲後連忙低着頭坐下,兩拇指一直扣着食指,滿臉寫着緊張兩字,腦海中全是:「你不要過來啊!!」

娃娃臉提着鐘樓走到白髮小男生面前,一隻手不停在白髮小男生頭上揉搓,看着他口中念念有詞,高興道:「弟弟真可愛,真的是在外面就看到了大聰明哥哥呢!太棒了。」

「哥哥!這是弟弟,弟弟這是哥哥……」

這介紹讓鐘樓和白髮小男生突然都升起來不好的預感。

兩人連忙介紹自己道。

「鐘樓!」

「曙光。」

然後兩人提防地看着娃娃臉。

娃娃臉被堵住了想好的話,一臉失望,但很快又驕傲地自我介紹道:「我的名字是周淼,周是周淼的周,淼是每個人都離不開的水的那個淼,哥哥弟弟好!」

兩人同時鬆了口氣,這可不想第一次見面就成為了一家親人,這過家家的遊戲對他們大男人來說可沒興趣玩。

當周淼眼睛在軲轆軲轆轉,不知道又要想什麼鬼主意時,地上突然升起了幾個大架子,每個架子上都掛滿了各式各樣各種武器裝備。

接着。

前面的牆被打了開來,一眼看到底,足足有一公里多深,左右一看,裏面竟是有一平方公里大的巨型場地。

咻一聲。

一顆飛彈帶着狂躁的火焰向著這邊飛奔而來。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