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方晟
方晟 連載中

方晟

來源:外網 作者:仲雲峰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仲雲峰 都市言情

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展開

《方晟》章節試讀:

「你怎麼來了?」方晟很吃驚。
趙堯堯沖朱正陽點了下頭,示意方晟走開幾步,遞來一個包裹:「喏,小容寄的海鮮,我怕耽擱久了會變質。」
方晟失笑道:「她在搞笑么?我就在海邊工作,什麼海鮮吃不到?還隔那麼遠迢迢寄過來。」
「千里送鵝毛呀,」她明亮的眼睛在他臉上一掃,微微遲疑道,「你注意到沒有,最近三個月小容只寄了兩個包裹。」
「是啊,有問題嗎?」方晟表面裝作不在乎,心裏卻是透亮,不單是包裹,近來兩人之間的短訊、QQ互動也明顯減少,通了幾次電話總不咬弦,每次都不歡而散。
距離根本不可能產生美,距離產生的是冷淡。
這樣下來終究有一天會有人主動提出結束,方晟希望不是自己。
「沒,那就這樣。」趙堯堯果斷結束話題,象來時一樣急馳而去。
看着車子背影,朱正陽道:「美女主動上門,好兆頭啊。」
方晟急忙擺擺手:「別誤會,上次就說過只是普通朋友,幫我和女朋友傳遞包裹而已。」
「真這麼簡單?她專程跑三灘鎮這趟來回,汽油費比包裹還貴吧。」
「越說越扯,快進去吃飯!」
方晟也解釋不清,只得拖着朱正陽進了食堂。
幾天後,縣城方面突然傳來爆炸性新聞:原縣委書記被雙規,市裡緊急空降一位姓韓的書記,所有人事調整全部凍結。
「好險,幸虧趕上那趟末班車。」朱正陽心有餘悸道。
正值周末,鎮領導們都無心上班,紛紛坐車去縣城打探消息——新領導的思路、風格,對前一輪人事調整的看法等等,需要在第一時間揣摩、分析。朱正陽也搭車回家團聚。
凌晨一點多鐘,方晟被手機鈴聲驚醒,只聽了一句便驚得坐了起來:
「小晟,我是方華,爸夜裡突發心臟病,已經送到省中醫院了!」
「現在情況如何?」方晟趕緊問。
「很糟糕,剛從呼吸機下來,大夫說要儘快做心臟搭橋手術,否則隨時有生命危險……」
「那就做吧!」
方華不滿地說:「你說得倒容易,省中院病床緊張,這會兒爸還躺在走廊里,而且大夫說心臟搭橋手術要預約,估計要排到兩個月後……」
方晟失聲道:「啊!」轉念一想這種情況在省中院正常不過,兩年前媽媽做了個膽結石小手術還排了三個星期,「可是媽就在衛生服務站,本系統還說不上話?」
「省中院會把這種小單位放在眼裡?上個月臨秀區副區長老婆生病還在走廊睡了兩天才等到床位,」方華在電話里深深嘆了口氣:「媽讓你趕緊回來看看爸,防止……」
「我明白,我這就動身!」
方晟第一反應是打電話給朱正陽調配車輛,隨即想起所有公務車都跟鎮領導們去縣城了,總不能跟領導搶車吧。緊接着打電話給鎮上的幾輛黑面的,司機聽說去省城均一口拒絕,擔心被查出非法營運。無奈之下方晟說先把我送到縣城行不行?到那邊再想辦法找正規的士。黑面的司機說最近省城對外地的士查得很緊,動輒罰款停運,估計沒人敢觸霉頭。
說不定是見父親最後一面,可自己竟然沒法趕過去!方晟放下電話瞬間感到深深的悲哀。
在屋子轉了兩圈,陡地眼睛一亮:趙堯堯不是有車嗎?儘管平時跟她不熟,一年多來說的話不超過二十句,緊要關頭或許她能看在周小容的面子上幫忙,再不濟就等明天去省城最早的班車。
方晟立即打電話叫來黑面的趕往縣城,路上司機聯繫了七八位縣城裡開夜間出租的,答覆都是不去省城。方晟嘆了口氣,硬着頭皮撥打趙堯堯的手機,還好,沒關機,不過顯然熟睡正酣,響了十多聲都沒人接聽。
糟了,她設置的是無聲!
正準備掛斷,對方突然接通了,緊接着傳來一聲帶着濃濃鼻音的嬌憨的聲音:「嗯?」
跟平時清冷而有距離感的聲音判若兩人,方晟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急忙說:「深更半夜打擾你真不好意思,現在情況是這樣……」
他將父親病重住院的事講了一遍,然後說,「縣城的士都不敢去省城,能不能把車借給我用一下?」
一氣說完後他緊張地等待她的反應,手機好像沒信號了,半晌聽不到她說話,方晟有點泄氣,打算說「不方便就算了,我另想辦法」,這時趙堯堯才說:
「你什麼時候學的車?不經常開吧?」
「在大學裏學的,偶爾也……開過幾次。」
「夜間駕駛要求更高,你又不熟悉我的車,」說到這裡方晟以為是委婉的拒絕,誰知她接著說,「我開車送你。」
「啊!怎能辛苦你開長途?我找駕駛員!」
趙堯堯淡淡地說:「我已經決定了,你直接到我家會合。」說完便掛斷電話。
方晟獃獃看着手機屏幕,司機在一旁悠悠地說:「人家小姑娘看上你了。」
「別亂說,我有女朋友。」
「結了婚還能離婚呢,何況只是談戀愛,」司機大笑着幫他分析,「方主任你想想啊,如果是普通朋友關係,人家願意夜裡開三個多小時的車陪你去省城?」
「她,她是我女朋友的朋友,也算有點交情……」說這句話方晟自己都覺得沒有說服力。
快到縣城的時候,趙堯堯又打來電話要他把父親的姓名、病情、掛哪個科急診、目前的狀況等發短訊給她,方晟雖不知何故也依言而為。
黑面的把他送到她所住的望海小區門口,趙堯堯已站在車邊等待。月光下她一襲紫衣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長發披肩,眉目如畫,皎潔的月光灑在臉上反襯出象牙般聖潔的白色,精緻的腳踝上套着纖細的白金鏈,晚風吹拂,衣袂和長發微微飛揚,彷彿翩翩起舞的仙女。
方晟第一個念頭是:這麼短的時間她居然來得及打扮一新?
第二個念頭是:她為什麼打扮一新?
事實上第二個念頭更他感到不安。
趙堯堯見他過來也不說話,直接上車發動,「轟」,猛踩油門急馳而出。剎那間方晟心臟如被猛擊,忙不迭繫上安全帶,強笑道:
「沒想到你開車挺霸氣。」
「不是趕時間嗎?」她輕描淡寫道,接下來按說要聊些關於他父親的病情之類,可她一言不發,兩眼直視前方專心致志開車。
鼻際間縈繞着女孩子車上特有的溫馨的香氣,方晟心裏覺得非常愧疚:他與周小容從大二開始談戀愛的,三年間出入她宿舍上百次,對包括趙堯堯在內的其他三位舍友基本無視,從沒正眼打量過,也從沒了解過她們的情況。到黃海工作後,綜合周小容零星介紹來看,趙堯堯的家可能在省城,但母親可能住在黃海,趙堯堯可能為了陪伴母親放棄在省城找工作,她父母可能很早就離了婚……
一連串可能,說明周小容對這些信息並不確定。
方晟打破沉默說:「這趟太辛苦了,到省城後我幫你找個賓館休息一下,明天或後天你先回黃海,我那邊時間沒準,到時坐班車回來。」
隔了會兒她淡淡說:「我正好回家看看,到時通知我。」
方晟注意到她決定的事就不容商量,不便拂了她的好意,遂笑着問:「你父母都在省城工作?」
趙堯堯抿了抿嘴,搖搖頭,不知道是表示父親不在省城,還是母親不在省城,或者父母親都不在省城。
車速極快,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個超速,平常三個多小時的路程只用兩個半小時,開到省中醫院門口時方晟與方華聯繫,問父親是不是在急診病房外的走廊,誰知聽到方華興奮的聲音:
「爸已進了手術室!」
咦,幾個小時不是說心臟搭橋手術要排隊等到兩個月後?難道母親或哥哥又設法疏通了關係?
方晟想了想,說:「那我先過去,你早點回家休息,今夜的事真麻煩你了。」
「天快亮了,怎麼睡得着?我也進去看看。」趙堯堯出人意料說。
方晟滿腦子問號,也沒多想,當即兩人直奔急診手術室休息區。進了大廳他才意識到趙堯堯的位置很有講究,身體保持半臂距離,稍稍落後他小半步,看起來既和他一起,又不顯得過於親密。
方華站在休息區門口,方晟一見他便問:
「手術有多久了?」
「一小時前進去的,胸外科葛主任親自主刀,心臟搭橋手術的頂尖高手,省城第一把刀。」方華說。
說話間肖蘭和任樹紅從裏面迎出來,目光均投向他身側的女孩,任樹紅嘴快,搶先問:「這位是……」
女朋友的朋友?
方晟覺得這樣說有點夾生,正猶豫間,趙堯堯徐徐說:「各位好,我是方晟的校友。」

《方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