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放鶴歸舟
放鶴歸舟 連載中

放鶴歸舟

來源:google 作者:迷路的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原司舟 汀鶴語 現代言情

身價地位在國內數一數二的企業家汀鶴語,職場得意情場的錯過卻讓她一直耿耿於懷……小時候的諾言怎麼變成了現在這樣....一心想要成追隨他的腳步,卻在畢業那年錯過越走越遠,是越長大越無法做出抉擇嗎?職場的算計,身邊人的背叛,都壓地汀鶴語久久喘不過氣來,無依無靠……「鶴語,你為什麼要騙我」「我已經不再是7年前的那個人了......」展開

《放鶴歸舟》章節試讀:

收到車禍行車記錄儀的姜臨澈安排秘書調取路況監控記錄錄像資料,查找可疑車輛蹤跡,終於找到線索。

但還是疑雲密布。

"總裁,您的意思是? "秘書問道,他知道總裁已經懷疑這件事是一次蓄謀已久的犯罪。

姜臨澈點點頭: "恩,我的懷疑就是這次事件的轎車失控的原因。 "

"失控的原因? "

"恩,你去查這段時間所有的高檔轎車的車牌號,以及所有汽修廠和汽修廠的車型號、車型型號等信息,還有查一下這裏面有什麼車內部改過 "

秘書恭敬的回答: "好的,總裁,我立刻着手調查。 "

"恩,去吧。 "

姜臨澈大汀鶴語4歲,但已經是事業碩果累累,從小他的父親就教他經商之道和管理公司之道。姜臨澈在21歲那年就接任鴻生資產總裁的職務,並且在4年間把整個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

他的父母與汀鶴語媽媽是一塊起家,小時候姜臨撤就很喜歡這個妹妹,很疼惜她,但由於出國深造,加上公司的事,一直沒機會見汀鶴語,這是他成年以後第一次見汀鶴語,但他卻發現汀鶴語變化太多,以至於不敢認了,但是這個妹妹卻依舊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最珍視的人。

汀鶴語看見原司舟又坐在家門口等他,這次他把他叫進了門,坐在沙發上,拿出一杯熱牛奶遞給原司舟。

原司舟看到牛奶,眼睛一亮,她知道自己最愛喝熱牛奶了。

他拿起杯子就喝了一口。

原司舟喝完,還滿足的咂咂嘴巴

"味道怎麼樣?好喝嗎? "汀鶴語一直盯着原司舟

"好喝!你終於肯搭理我了」原司舟那雙清澈見底的眸子像是落了一整個夜空的星星,明亮又耀眼神,閃爍而溫柔。

"是啊,這幾天忙着處理媽媽交代的事情,一直沒顧得上和你聯繫,你不會怪我吧? "汀鶴語有些愧疚的問。

"哪裡會呢,雖然你不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但你不想說我就不問,只要你不嫌棄我,我就已經萬幸了! "

原司舟說話的聲音很輕。

「司舟,過幾天就要出國了,你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嗎」汀鶴語一邊說著一邊將原司舟的杯子拿去廚房清洗

「嘿嘿,你還是關心我的,我都收拾好了,現金,我還給我們兩個辦了漫遊電話卡,還有葯!國外買葯很難的,我怕你吃不慣國外的飯,還特意帶了很多調料,還有火鍋底料啊十三香啊,辣椒醬啊,那邊買這些可是非常困難的,你不用擔心,全都交給我,我讓阿姨都準備齊全了,帶不過去的就寄過去,保證讓我們舒舒服服 "原司舟聲口輕快,看他的樣子他也很憧憬跟鶴語去國外的樣子。

汀鶴語看着眼前這個陽光帥氣,對她百般呵護的男孩兒,心中暖流涌動,她很慶幸能遇見這麼一個優秀的男孩兒,也感到幸運。

但是......

她想到這裡不禁黯然神傷,眼眶不爭氣的紅潤起來,她的淚水已經奪眶而出,滴在地板上。

原司舟一見這陣勢嚇了一跳,趕緊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輕輕拍撫她的肩膀,關切的問: "鶴語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原司舟一臉焦急

"沒..我只是很慶幸能夠遇見你 "她擦掉眼角的淚水,勉強擠出笑容

"傻瓜!這有什麼值得慶幸的! "原司舟將她攬在懷裡,輕輕拍着她的背,輕聲說: "我永遠都是你堅實的臂膀,不管你在哪裡我永遠都陪伴你 "

"司舟,謝謝你 "「好了,別哭了,給你留時間去準備準備你想帶的東西」原司舟輕輕幫她拭去又流下眼角的淚珠,看着她說。

"嗯,好 "

"那我先回去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原司舟擺擺手,擺出一個鬼臉便出了門。

"哈哈!」汀鶴語被這一幕逗笑了,她看着原司舟離開的背影,眼中儘是不舍。

這時電話聲響起,是姜臨澈打來的,汀鶴語接起電話:「喂,臨澈哥,是有什麼進展了嗎」

「你知道陳氏集團嗎,我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但是伯母車禍前你知道要去幹嘛嗎」姜臨澈的聲音中充滿擔憂

"是,我知道,她想要和一位朋友談一筆石油產業生意,但我媽媽臨時改變了行程,說是公司有事 "

"石油產業?據我所知陳氏集團最近也在往這方面發展,伯母說的朋友應該是主要投資人,陳氏集團找過他,但由於伯母給的點更高,就pass掉了陳氏,陳氏集團最近的資金鏈也出現了不少問題,他想靠這個項目填補。 "姜臨澈分析着說。

"到底什麼事讓我媽改變行程 "

"鶴語,你不要太擔心,我會儘力幫你找出漏洞,你好好照顧自己! "

"我知道,我也希望我媽媽平安無事!謝謝! "說完,她掛斷了電話,眼睛盯着窗外的風景。

陳氏集團,陳氏集團,如果真是你們,我絕對饒不了!

離出國的時間越來越近,汀鶴語就越緊張,她還沒想如何跟原司舟說,他會怎麼樣,會覺得我是個騙子?他會不會不再理睬我了?他會不會再也不會來找我?會不會恨我?

她一想到原司舟的表情和態度,她就覺得很恐懼,害怕,擔心。

她知道這次出國是她和原司舟唯一的機會,如果不能出國,她失去的將會是原司舟……但是為了母親,為了母親的心血,她不得不放棄,這是她的痛,她已經沒有父親沒有奶奶了,母親是她唯一的親人唯一的依靠。

汀鶴語叫來管家陳叔:「陳叔,如今我媽在醫院躺着,明天幫我收拾一下,我要搬去金陵路那邊住,那是我爸留下來的。」

「小姐,你不打算出國了嗎?」陳叔有些擔憂的問。

"我現在的身份是鼎鶴集團的總裁,我媽在醫院,她就我一個親人了,我要是出國了,她可怎麼辦啊?我不能丟下她不管。 "說完她深吸一口氣

陳叔聽她這麼一說,心中也很難受,他嘆了一口氣,說: "好吧,我去收拾行李,但是你可要注意安全,那原少爺那邊怎麼說? "

"明天就是他出國的日子,他來問你就告知他我已經不想出國了,覺得沒意思,叫他別找我,其他的不必多說 "汀鶴語簡單扼要的回答。

"好,我知道了,你也要保重身體 "陳叔囑咐道

"好了陳叔,我會的!您也早些休息吧 "汀鶴語說完,關閉電腦,關燈睡覺。

這晚她輾轉反側……